• 第六章 不白之冤

    更新时间:2015-10-13 16:01:04本章字数:2890字

    不知不觉天有点蒙蒙亮了,陈必达一夜未眠,走回了中军大帐,只见那位匈奴姑娘靠在桌子角上睡着了。陈必达脱下外衣,盖在姑娘的身上。然后转身又走出了大帐,对外面的卫兵说:“让她睡一会吧,任何人都不要进去打扰她。”“是,大将军。”卫兵赶忙答道。

    此时副将唐蒙来到了大帐外,陈必达立刻示意他不要说话,随后拉着他远离了大帐,问道:“唐将军找我什么事?”唐蒙面露不满之色,说道:“大将军,末将以为如今大敌当前,大将军应以大局为重。此时沉迷于女色而不能自拔,恐败乱三军,后果不堪设想。”“你,你在说什么?”陈必达有些吃惊,唐蒙的话把他说懵了。但他素知唐蒙为人正派,忠义无比,是大汉的良将,所以一直非常敬重他。但没想到唐蒙突然说出这番话,把陈必达说的目瞪口呆。

    “唐将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啊。”陈必达解释道。他想一定是存在什么误会,使得一身正气的唐蒙将军对自己产生了不满情绪。

    “大将军,没有什么误会,是你自己贪恋女色,骄奢淫逸,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皇帝陛下的信任,又怎么对得起诸邑公主呢?”“你也知道诸邑公主,”陈必达更加吃惊了,“我到底做什么了,你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自己和诸邑公主只是相互爱慕,这件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的,怎么现在连唐蒙将军都知道了,还说自己贪恋女色。

    陈必达一时语塞,气的说不出话来。良久,他才对唐蒙说:“唐将军,我素知你忠义无比。你误会我,我不会怪你的。你说我贪恋女色,是不是指我大帐中的那位匈奴女子。她是昨日罗威将军送来的,我怕她受到伤害才留下了她,但我对她什么也没做过。我昨晚在大帐外面呆了一夜,你不信可以问问卫兵。我真的不想你误会我。”

    “大将军如果怜香惜玉,不忍下手,末将可以代劳。末将是个粗人,对再美的女人也不会手下留情的。”“万万不可,”陈必达说道,“因为战争,她已经家破人亡了,我不允许她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大将军,你这是妇人之仁,会坏了大事的。”唐蒙将军着急了。

    “你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你现在立刻去清理俘虏,准备把他们押回长安”。

    “押回长安?大将军的意思是要回军?”。

    “是的,我军已经大获全胜。如果再深入下去,一旦匈奴一支骑兵截断我军退路,我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了。所以我决定,班师回长安。”陈必达坚定地说道。

    “末将遵命。”唐蒙恨恨地说道。就是一夜的功夫,眼前的这位大将军怎么会突然变的如此陌生呢?这个匈奴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把大将军从誓破匈奴的大英雄变成了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的懦夫。唐蒙实在想不明白,他就给汉武帝写了一封秘奏:

    “臣唐蒙谨奏大汉皇帝陛下:臣奉陛下之命,随讨虏将军陈必达出征匈奴。仰仗陛下龙威,我军一夜之间击破匈奴部,斩杀三千余人,俘虏两万人,缴获战利品无算。然陈必达荒淫成性,竟在中军大帐之中,污辱匈奴妇女,乱我大汉军纪,坏我华夏威名。臣感痛心疾首,手足无措。恳请陛下惩淫贼以正军纪,法恶徒以警效尤。臣忠心耿耿,可昭日月。愿陛下明察。”

    汉武帝览奏大怒,对众臣说道:“对唐蒙将军的这封信,众爱卿怎么看啊?”

    御史大夫韩安国上前一步,进言道:“陛下,昔日在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时,叛军二十万大军围攻长安。长安危如累卵,形势千钧一发。在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唐蒙将军身先士卒,拼死力战,身负数十创,方战退叛军,保住了长安。先帝誉之曰:忠勇无双。此人一身正气,大义凛然,对大汉忠心不二,是我大汉朝的忠臣啊。他说的话绝对可信。这陈必达马奴出身,自称来自西域。其出身诡异,来历不明,品行低劣。今方得小胜,便做出此等丑事,实在是辱没我大汉的威名。臣恳请陛下严惩陈必达,以儆效尤。”

    主爵都尉汲黯进言道:“陛下,臣素知陈必达为人。此人满腹韬略,人品端正,是我大汉不可多得的良将。臣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等丑事。但臣也相信唐蒙将军的为人,所以臣以为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臣恳请陛下明察。”

    内史郑当时进言道:“陛下,臣附议韩大人。陈必达来历不明,人品不端,此时绝不可以付之兵权,否则必为大患。臣恳请陛下先削去其兵权,然后将陈必达下狱治罪。”

    汲黯说道:“郑大人,此事尚未查明,怎么能仅评一封书信就将领军大将下狱治罪呢?”

    “此事明明白白,汲大人为何说尚未查明呢?莫非汲大人与陈必达有旧?”郑当时阴险地说道。

    “你,你休要血口喷人。”汲黯愤怒地说道。

    “好了,都不要争吵了。”汉武帝说道,“朕爱惜人才难得,所以破格提拔陈必达于马奴之中。不计较他的出身,授予他讨虏将军的称号,并让他率领大军出征匈奴。此人竟罔顾法纪,在中军大帐中污辱匈奴妇女,着实可恨。廷尉张汤。”

    张汤出列:“臣在。”

    “立刻抓捕陈必达,交廷尉署审理。”汉武帝下达了命令。

    “臣遵旨。”

    散朝后,张汤走出未央宫。还没走多远,就被一个人给拦住了。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诸邑公主。诸邑上前一步,向张汤行礼:“诸邑拜见张大人。”张汤赶忙还礼,说道:“公主殿下言重了,殿下来找下官,不知有什么事?”诸邑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张大人,唐蒙将军在信中所奏之事,绝对不会是真的。我也绝对不相信。我想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说呢?”“这——”张汤一时语塞,“张大人,你不必为难,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陈必达如果真的犯了法,任谁也救不了他。但是如果他没有犯法,谁也别想陷害他。”“公主所言极是。”张汤说道。

    “张大人,我这有一封书信,烦劳大人带去前线,交给陈必达,他看后自然会明白的。”说完,诸邑公主拿出一封信,交给了张汤。张汤接过信,告辞离去。诸邑公主眼含热泪,自言自语到:“不知道你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此时的陈必达正率领大军准备从河西走廊返回长安。忽然卫士报告廷尉张汤到了。陈必达心里一惊,廷尉在此时来到军中,不知会有什么事?他立即下马,率领众部将迎接张汤。张汤到后,宣读圣旨:

    “讨虏将军陈必达,目无法纪,败坏军风。竟在中军大帐中污辱妇女,深孚朕望,着即免去一切职务,交由廷尉张汤押回长安查办。军中事务暂由副将唐蒙代理。”宣读完毕,张汤一挥手,随张汤前来的京师羽林军将士上前将陈必达抓了起来。

    陈必达对张汤说:“张大人,我实在是冤枉啊。我绝对没有污辱妇女,请大人明察,还我清白。”“陈必达,你有什么话,等到了长安再说吧。”张汤冷冷地说道。然后一挥手,羽林卫士就把陈必达押入了囚车之中。陈必达在囚车里抬头看看天空,心想:“蓝天白云,朗朗乾坤,怎么会有这样的大冤案发生呢?”

    张汤在囚车外冷笑道:“我大汉几十年了,对匈奴从未胜过,将军率领军队深入匈奴境内数百里,大败匈奴。首战告捷,实在是可喜可贺啊。”陈必达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此时此刻,他身受不白之冤,被困于囚车之内,诉苦无路,伸冤无门。哪里还有心思听张汤的这番废话呢?张汤也不气恼,他走近陈必达,从袖中取出了一封书信,交给陈必达。陈必达展开一看:

    “必达如面:自长安一别,已一载有余矣。君亲冒矢石,挥军击匈奴;历万险千难,百死不旋踵。此情此景,雨桐感念于心。君为大丈夫,为黎民百姓计,为家国天下计,早置生死与度外。岂是他人几句僭语,可以污蔑的?雨桐在长安,日日夜夜为君祈祷,愿君早日奏凯,平安归来。天若有情,人间有爱,今生今世,唯君一人。元狩三年六月汉诸邑公主刘雨桐于长安椒房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