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平定南越(六)

    更新时间:2015-10-29 16:46:48本章字数:2939字

    陈必达躺在床上,苦思良久,仍然没有良策来破解当前的危局。正在愁闷之时,子娴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将陈必达扶起,说道:“大将军,我给你熬了一碗绿豆汤,清热解毒的,你快喝了吧。”

    陈必达坐在床上,感到头昏脑涨,就端起子娴熬的汤,一饮而尽,突然之间,感到头脑有些清醒了。陈必达有点奇怪,问道:“子娴,为何你熬的绿豆汤我喝了以后感到精神好多了?”子娴笑了一下,说道:“大将军,你是因为劳累过度,再加上气候潮湿,导致了身体过度虚脱。我在所熬的绿豆汤中加入了一种草药,叫作‘怀梦草‘,这种草具有补气养胃,纾解疲劳之功效,所以这样熬出来的绿豆汤,自然就功效非凡了。”

    “原来你还懂医术啊,真是小看你了。”陈必达笑道。

    “你可别小看我,我懂的还多着呢。”子娴说道。

    “奥?那你说说,如今我军粮道被敌人掐断了,军中只有三个月的存粮。目前是进退维谷,而且冬天也快到了,棉衣的问题无法解决。可以说是陷入了绝境。子娴,你有何良策啊?”

    “你是三军主帅,堂堂的‘卧虎’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子娴说道。

    陈必达看了看子娴,心想:“是啊,如今我是束手无策,竟然开始有病乱投医了,请教起子娴来了。她一个女子,懂什么军国大事啊?我真是病糊涂了!”

    “不过,”子娴若有所思地说道,“以前听我阿爸说过,能战则战,不能战则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不能战’的时候了。”

    “其实我也不是非要打这一仗,毕竟征伐南越的是我大汉的五路大军。但我们这一路是主力,如果我们撤了,不是沮全军的士气么?皇上筹划多年的平南大业也必将付之东流。到那个时候,我陈必达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陈必达心有不甘地说道。

    “大将军,我们以前打猎的时候,有时会故意放跑猎物,然后在后面追他们,这样往往可以打到很多猎物的。”子娴对陈必达说道。

    “欲擒故纵,”陈必达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子娴,谢谢你,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大将军,你在说什么啊?我帮你什么了啊?”子娴有点不明白。

    “子娴,没什么,你去忙吧,我要休息了。”陈必达说道。

    望着子娴退出了大帐,一个完整的计划开始在陈必达的心中被勾画了出来。这是一个宏伟的计划,如果能成功,桂林就可以稳稳地拿下了。拿下了桂林,攻破番禹,平定南越也就指日可待了。这个计划的核心就是首先要示弱于敌,骄敌纵敌,使敌人轻视我军,主动来进攻我军。这样我军就有战胜敌人的机会了,这在战术上称为以守为攻。

    “这个计划成功的关键,就是要在两军之间互通消息,派谁打入敌人内部呢?”陈必达在思考着。

    “立刻传中郎将王成来见我!”陈必达下达了命令。

    卫兵听到后立刻就去传了,不一会儿,王成就急匆匆地赶来了。王成见到陈必达,心里非常疑惑,因为他只是一个中郎将,平时很少有机会能单独和主帅交谈,今天大将军突然召见自己,王成的心里有些忐忑。

    “王将军,快请坐,”陈必达对王成说道。

    王成心里一热,自己只是个中郎将,主帅竟然对如此客气,“大将军,召末将前来,不知有什么事。”

    “咱们都是大汉的热血男儿,我就不和你卖关子了。我直说吧,如今我军粮道被掐断,桂林郡的敌军又坚守不出,他们是要等咱们粮尽的时候再出来收拾咱们。所以我想派你去诈降,打进敌军内部。这是个九死一生的任务,你先想清楚吧。”陈必达严肃地说道。

    “大将军为什么要选我呢?”王成问道。

    “为什么选你?因为你聪明,悟性高。”陈必达走近王成,“这项任务不仅非常危险,而且极为艰难。如果我派罗威去,就他那猪脑子,能成功么?我平时观察你,发现你的脑子灵活,非常机灵,懂得随机应变。是执行这个任务的最佳人选啊。”

    “既然大将军看得起我,我王成当仁不让,我去!”王成奋然道。

    “如果要去,也不能让敌人怀疑。明天早上,你要故意迟到,我会以此为借口,把你痛打一顿,这样你就会怀恨在心……”陈必达说道。

    王成点点头,说道:“大将军,末将懂了!”

    “听着,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你要设法让郝昭相信,我军已经支撑不住了,现在要撤退,而且要撤回长安。要吸引他离开坚城,来追击我们。只要他离开坚固的城防,我就有办法在野战中把他消灭。”

    “记住最重要的一点,这个任务只有咱们两个人知道,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要绝对保密,明白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咱们军中有没有吕嘉的眼线。”

    “大将军请放心,末将一定会保密,末将誓死完成任务。”

    陈必达听到他这样说,心中有些不悦,但也不好发作,只拍拍王成的肩膀,说道:“什么死不死的,完不成任务不要紧,关键是一定要活着回来!听到没有?”

    王成眼泛泪光,又怕被陈必达看到,便转身离开了。

    望着王成的背影,陈必达心想:“兄弟,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众将前来议事,陈必达看了看众将,怒声问道:“中郎将王成为什么还没有到?”

    大堂里一片寂静,大家都大气不敢出。罗威四下看了看,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平时不是挺勤快的么?怎么今天比我起的还晚?”

    “大将军,末将派人去叫他。”老将唐蒙说道。

    “不用,他区区一个中郎将,本帅倒要看看,他几时能过来。”陈必达愤愤地说道。

    大家就一起在大堂里等着,众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都在纷纷猜测一会王成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过了好一会,王成慢悠悠地走进了中军大帐。

    “大胆王成,竟然来的这么晚,你的眼里还有没有军纪?”老将唐蒙质问道。

    “昨天多喝了几杯,今天早上睡过头了。不好意思啊,唐老将军,不好意思啊,陈大将军。”王成懒懒地答道。

    “王成,你这是什么态度?”唐蒙愤怒了。

    “你这个老家伙,要不是给你面子,早就揍你了。不就是来晚了点吗?怎么,是不是要给你磕头啊?”王成很大声地说着。

    老将唐蒙一把抓住王成的领子,准备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大家赶忙劝住,把他两人拉开。

    “啪”一声很响的声音,原来是陈必达把桌上的杯子恨恨地摔在了地上,“来人,把王成拉出去,斩!”

    “哥!”罗威吓傻了,赶忙跪在地上,“王成这是初犯,你就饶了他吧。”

    “本帅的军帐之中,没有你哥,只有大将军!”陈必达一脚把罗威踢倒在地上,大声说道,“今天谁都不许给王成求情,否则同罪!”

    “大将军,”众将一齐跪下,哀求道,“请大将军开恩!”

    “哼,陈必达,你不就是个马奴么?你不就是靠着诸邑公主的赏识才能当上大将军的么?你有什么神气的?我王成还就是不服你了!”王成大声说道。

    陈必达两眼冒火,慢慢地举起右手食指,指着王成:“左右,将这个目无军纪的王成推出去砍了!”

    “大将军!”老将唐蒙说道,“念他是初犯,惩罚一下就是了,小惩大诫啊!”

    陈必达迟疑了一下,对唐蒙说道:“老将军真是心胸宽广,刚才他那么顶撞你,你竟然还为他求情。”

    唐蒙说道:“大将军,我们都是在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吵两句嘴很正常啊。吵完了我们还是兄弟。希望大将军法外开恩,刀下留人。”

    陈必达转身看着众将,只见除了路博德之外,其他人都跪在地上,罗威这厮还抹着眼泪,冲着陈必达说道:“大将军,这小子今天是失心疯了,你就饶他一次吧。”

    “看在唐老将军和众位将军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了你。”陈必达对王成说道,“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王成拉出帐外,重打一百军棍,以儆效尤。”

    卫士将王成拉到帐外,重重地打了一百军棍。这件事震动了全军,大家都觉得陈必达有点小题大做,故意找茬痛打王成,都为王成不平。只有陈必达和王成的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陈必达有些担心,因为白天的那场戏,好像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