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伊人去,英雄空遗恨

    更新时间:2016-01-05 16:59:01本章字数:2769字

    夜色降临,在草原的深处,匈奴各部落的首领们正在紧张地商议着。这是自汉匈之间的河西之战后,匈奴人进行的首次集会。

    匈奴大单于伊稚斜单于正在主持会议,他长着一张长长的脸,轮廓分明。眼睛细长却又目光锐利,他是老单于的长子,身材高大,长的虎背熊腰,在战场上非常的骁勇,也正因此,匈奴老单于才确立他为继承人,并让他统帅匈奴军中最精锐的部队——“天狼军”。

    据说这支部队战斗力十分强大,只有匈奴军中最强悍的战士才有资格入选这支部队。

    有这样一个故事:在某次的汉匈之间的小冲突中,一个太监率领数百骑兵追杀三个落单的步行的匈奴战士,结果这个太监所率兵马全被射杀,太监身中数箭,侥幸逃回。回来后便将此事报告给了当时的骁骑校尉李广。“飞将军”李广得知此事,大为震惊,他料到那三个匈奴士兵没有马,步行走不远,便亲自率领部下数十骑兵继续追击。结果他所率部下也都被悉数射杀,李广本人也受了箭伤,狼狈逃回。这件事情使得整个大汉都被震动了。连大汉最出名的“飞将军”李广都能射伤,那三个匈奴士兵到底是什么人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这三个步行的匈奴战士,就是落单的匈奴 “天狼军”中的普通战士。三个普通战士就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更何况多达数千人的“天狼军”呢?这支部队就是匈奴大单于的近卫部队。

    大单于有这样一支部队在手,对外可以开疆拓土,对内则可以震慑那些心怀不轨之辈。尽管匈奴的左右贤王都手握数万兵马,但是一想到大单于手中所掌握的“天狼军”,就算他们有造反的心思,也没有那个胆量。他们很清楚大单于的“天狼军”的战斗力。不管他们手握多少兵马,只要敢造反,他们的脑袋一定会被“天狼军”砍下来送给大单于当球踢。

    伊稚斜单于用敏锐的目光扫过了全场,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匈奴左贤王的身上。这个左贤王在上次的河西之战中惨败给了汉朝的奋威将军陈必达,损失惨重,并且使得娜扎公主被汉军所虏。幸亏那个陈必达没有识破娜扎的身份,并且还把娜扎看做心腹,信任非常。如果不是这样,娜扎公主如果有事,这位左贤王的脑袋恐怕就搬家了。

    “左贤王,你看起来气色不错嘛。是不是汉朝的美女服侍的很周到啊?”

    “哈哈哈哈”众人全都大笑了起来。顿时帐篷里的氛围也好了许多。

    左贤王满脸通红,一抱拳说道:“请大单于治罪,自从上次河西之战后,我就一直厉兵秣马,我失去的尊严、荣誉我一定要向汉朝讨回来!”

    “说的好,”大单于赞赏道,“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不知道左贤王肯不肯去做啊?”

    一听大单于这样说,大家的耳朵全都竖了起来,生怕漏掉大单于口中所说的任何一个字。

    “根据我们在长安的密探所报,汉朝的皇帝已经罢免了奋威将军陈必达,而且汉朝的骠骑将军霍去病也已经病入膏肓了。‘飞麟’、‘卧虎’已经全被废了,现在就是我们进攻汉朝的最好的时机。”

    “现在我发布作战命令:发铁骑三十万,进攻汉朝的雁门关。记住,不要恋战,要大范围的机动,旋风般的横扫,打了就走。这次行动,我一定要重创汉朝。对了,听说汉朝皇帝的女儿要出嫁了,那么我们这就算给他们送上的一份贺礼吧!”

    “大单于,既然汉朝皇帝的女儿要出嫁,我看任天下那个男儿,都比不上大单于您啊。我可以另外派出一支机动骑兵,去把这位公主抢回来献给大单于。大单于,您看——”右贤王脑子灵光,赶快献殷勤地说道。

    伊稚斜单于看了一眼右贤王,微微笑了笑,低声对右贤王说道:“去做事吧,要做的漂亮。”

    “遵命!”右贤王说道。

    伊稚斜单于想了一下,问右贤王道:“不可大意了,听说这次送嫁的部队都是汉朝皇帝身边的羽林军。对了,送嫁的将军是谁啊?”

    “禀报大单于,这次送嫁将军就是汉朝的前奋威将军陈必达!”右贤王答道。

    “什么?是他,”大单于有些吃惊,随即便平复了,接着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这真是天助我也,攻击雁门关的行动先暂停,本单于要亲自率军,截击陈必达。”

    右谷蠡王上前一步,献殷勤地说道:“大单于,要抢夺公主,何须大单于亲自出马。这件小事,属下带人保证办妥。”

    “混账,”伊稚斜单于有些生气了,“本单于亲自出马什么时候说是为了抢公主了?你刚才没听见么?本单于要截击陈必达。你这个蠢货,来人,拉出帐外,杖打三十。”

    卫兵冲进单于大帐,把右谷蠡王拉了出去,重仗了三十,右谷蠡王哀嚎不已。

    帐内的商议还在进行,左贤王说道:“大单于,属下上次让陈必达钻了空子,输了他一仗,属下不服。这次汉朝的送嫁队伍,必经过飞龙岭。请让我部为先锋,我一定要活捉陈必达,以报河西之战的一箭之仇。”

    大单于看着报仇心切的左贤王,说道:“好吧,就让你为先锋。”

    “诺!”左贤王答道。

    陈必达所率领的送嫁队伍仍然在缓慢地行走着,陈必达的心里有些着急,照这个速度,何时能到达飞龙岭啊。也不知道去病的部队是否已经部署到位,一会要是打起来,该怎么办呢?

    路博德看着陈必达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说道:“陈将军是否有心事?为什么一路上都郁郁寡欢的样子呢?”

    陈必达心想:“让你心爱的女人嫁到西域去,你能高兴起来么?再说一会真打起来,死伤的可都是大汉的弟兄啊,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他看了一眼路博德,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是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他心里在盘算着,等到了飞龙岭,我该怎么让这些羽林军不要抵抗呢?

    一路上的风沙越来越大了,看着天色已晚,陈必达下令原地驻营休息。皇帝的羽林军围绕在诸邑公主的帐篷之外,保护公主的安全。陈必达想进帐篷看看诸邑公主,副将朱大伟站在门口挡住陈必达道:“末将奉皇命,保护诸邑公主的安全,任何人都不可靠近公主闺帐,违令者斩。”陈必达道:“我身为送嫁将军,就是想去看看公主的情况,这里我说了算!”说完就要向里进,朱大伟举起了手中宝剑,拦住陈必达道:“末将是羽林军,只遵皇命。陈将军,请你自重。若再敢向前一步,休怪末将剑下无情。”看到朱大伟如此坚决的神情,陈必达知道他不是说笑的,只好巴巴地向帐篷里望了望,转身走了。

    看到陈必达走了,诸邑公主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朱大伟说道:“末将不明白,公主为什么不见陈将军,还让末将阻拦。”诸邑公主呆呆地望着陈必达的背影,说道:“不见他就是保护他,你不会明白的。”说完转身回了帐篷。朱大伟挠了挠头,显然没有听明白公主刚才的话。

    今天夜里格外的寒冷,但陈必达的心里更冷。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突然整个大地都震动了起来,陈必达大惊,难道地震了?仔细一听,震动中竟然还隐藏着马嘶声。糟了,敌军来袭了。

    陈必达慌忙拿起宝剑,跑出帐外,结果刚出去,迎面一枝冷箭射了过来,不偏不倚,正中陈必达左臂。敌人攻过来了!陈必达拔掉箭,抽出宝剑,从容地指挥羽林军与敌人展开厮杀。但是来袭的这股敌人太强大了,很多羽林军的将士纷纷中箭,到在了血泊中。陈必达奋力砍倒了一个匈奴兵,抢了他的马,迅速向诸邑公主的帐篷奔去。只见公主帐篷外,匈奴骑兵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根本无法靠近。但陈必达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他策马冲了过去。又一支冷箭射了过来,当胸一箭,陈必达翻身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