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大帐论英雄

    更新时间:2016-03-26 17:19:27本章字数:3963字

    深夜,草原上一片寂静。在匈奴单于的大帐中,灯火通明,不时传出男人们喝酒划拳的声音。

    伊稚斜大单于正在和匈奴军中的高官们饮酒作乐,对于他来说,目前的形势对自己极为有利,举兵进取中原是早晚的事,而何时起兵南下,也是由他随心所欲的。

    每每想到这里,大单于的心情就非常好。今夜,他时而和部下开开玩笑,时而与大家举杯痛饮。饮宴的气氛是热烈和温馨的。

    左贤王喝的很痛快,他端起一碗酒,走到伊稚斜单于面前,打了个饱嗝,说道:“大单于,这些年兄弟们跟着你东拼西杀,南征北战,打下了数千里的江山。说实话,我从心里佩服大单于,但有件事,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还请大单于教诲。”

    伊稚斜单于笑着看着他,说道:“你这个莽汉,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说吧。”

    “大单于,既然咱们兄弟在飞龙岭已经抓住了汉朝的诸邑公主,可你为什么又把那个小娘们给放了?真是太可惜了。”

    “看来左贤王对本单于的决策有意见啊,哈哈哈哈。”大单于笑着说道,但是脸色已经有些严肃了。

    “属下不敢,”左贤王看到大单于脸色有变,赶忙说道。

    “你这个蠢货,”大单于有些生气了,“咱们匈奴骑兵再骁勇善战,也不能两线作战。在当下,我们应该集中兵力,先解决了大月氏人。”

    “去占领他们的土地,杀死他们的男人,抢走他们的财物,占有他们的女人,只有彻底征服了大月氏,才能使我军在南下攻汉时,没有后顾之忧。不然在我军南下时,如果汉军坚壁清野,大月氏的骑兵再乘机偷袭我们的后方,我们将首尾不能相顾,到那个时候,大匈奴就危险了。”

    “现在刘彻这个笨蛋已经看到了我们的这个弱点,他派诸邑公主和亲大月氏,目的就是这个,明白了么?我现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先抢了公主,再送还公主。让刘彻这个笨蛋明白,本单于对他的这个计划已经了然于胸了。换句话说,就是他想联合大月氏人围攻我大匈奴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了。哈哈哈哈,明白了么?蠢货。”

    “大单于英明,”左贤王赶忙说道,“但是对于那个汉朝的奋威将军陈必达,大单于为什么不杀了他呢?”

    “唉,”伊稚斜单于叹了一口气,“我现在问你,如果我大匈奴要南下攻汉,什么是最重要的?”

    “回大单于,当然是我们匈奴人的宝刀,那些汉猪是最怕我们的宝刀了。”左贤王有些得意地回答道。

    “真的是这样么?既然如此,在河西之战的时候,陈必达所统率的汉军怎么没有怕你的宝刀呢?难道是你当时没有带刀么,还是你把匈奴宝刀给丢了呢?”

    “这……”左贤王一时语塞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这个蠢货,对我们来说,最宝贵的是人才。”伊稚斜单于继续说道,“不只是我们,对任何统帅来讲,人才都是最重要的。你们知道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是怎么得到天下的么?”

    这个问题显然是提问给大家伙的,在大帐中的匈奴军官们通通围了过来,站在大单于的面前,听他训话。

    “当年的刘邦,实力根本是比不过那个楚霸王项羽的,但是他文有萧何,武靠韩信,智赖张良。就是依靠着这汉初‘三杰’的辅佐,刘邦才能由弱变强,最终一统天下。”伊稚斜单于说到这里,顿了顿,环视了一下周围,只见大帐中的所有人都围绕在他身边,静静地听着。

    “我想当前的形势你们也清楚,不是我们变强了,而是汉朝变弱了。可汉朝是怎么变弱的呢?”大单于说道。

    此时,一直在静听的匈奴右贤王说道:“大单于,汉朝一直都很弱,在属下看来,他们从来都是羔羊,待宰的羔羊。他们从来就没有变强过。”

    “哈哈哈哈,”听了右贤王这番话,伊稚斜单于笑了起来,“那好吧,我就给大家说说汉朝是怎么从弱变强,又怎么从强转弱的吧。”

    看到大单于耐心地给大家讲解,这些匈奴军中的高官们一个个就像是小学生见了老师一样,恭敬地站在原地,静静地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

    “汉朝建国之初,刘邦也不想当羊,哈哈,谁想当羊啊?”大单于笑道。大家听后,全都笑了起来。

    “所以这个刘邦就率领汉军和咱们大匈奴在平城打了一仗,咱们的冒顿单于把刘邦围困在白登山上整整七天七夜,刘邦被吓破了胆。他终于知道不是咱们匈奴人的对手,从此才定下了和亲之策,把他们的皇室公主送给咱们。哈哈哈哈。”

    大帐中又是一团哄笑,“自刘邦以后,汉朝的几代皇帝都是奉行和亲之策的。可他们越是绵软顺从,本单于就越看不起他们,你们说对不对?”

    “对,”大帐中的人几乎是同时说的。右贤王接着说道:“就是在这个时候,咱们就开始把汉朝人当成羔羊了,哈哈哈哈。”大帐中又是一团哄笑。

    伊稚斜单于举起一只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继续说道:“到了刘彻这个小子继位后,他就开始不安分了,在马邑就想伏击咱们,幸亏当时的军臣单于看穿了他的诡计,及时离开了马邑,才免于损失。”

    “可是在河西之战中,咱们被陈必达和霍去病连续重创,损失惨重。从那时起,我发觉汉朝变强了,不是一般的强,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就是因为他们有了大汉的后三杰‘飞麟霍去病、卧虎陈必达和伏雀主父偃’。这三个人可不得了,霍去病在北疆连续重挫咱们,陈必达平定了南越国,主父偃一直主持汉朝的朝政。你们明白了吧,什么最重要,是人才。”

    “有句话可能你们不知道,但本单于是记住了,叫做‘得人者昌,失人者亡’。如果我大匈奴人才辈出,将来一统天下,那就是易如反掌的。”

    伊稚斜单于说完,眼睛环顾四周,继续说道:“现在汉朝变弱了,是因为飞麟已殁,卧虎被我抓了,现在真的变成了死老虎。目前汉军名将凋零,军心不振,所以汉朝又变弱了。可见强弱之分,不在兵力之多寡,而在于人才是否兴旺。‘人才得,霸业兴。人才失,霸业亡。’这句话大家一定要记住。”

    听完了伊稚斜单于的话,大帐中的匈奴军官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右谷蠡王上前一步说道:“大单于所言,真的使属下茅塞顿开。今后属下一定追随大单于,万死不辞。”其他人一看,也都纷纷上前,表示忠心。

    伊稚斜单于举起左手,示意大家停下,说道:“时候不早了,酒宴就到这里吧,大家回去吧。右贤王留下。”众将纷纷退出大帐,返回各自的军营去了。

    伊稚斜单于走到右贤王的面前,说道:“这个陈必达看来是不降了,可是本单于又不忍心杀了他,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右贤王想了想,说道:“大单于,属下有一个参军,名叫中行说,是个汉人,但是他在汉朝的宫廷斗争中失败了,被汉人给阉了,当了太监。此人很有谋略,而且对汉人恨之入骨,我看大单于可以听听他的意见。”

    伊稚斜单于没等他说完,赶忙说道:“赶快叫中行说过来,本单于要见见你这个‘智囊’”。

    中行说很快就来到了大单于的中军大帐之中。伊稚斜单于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汉人,他身高不足五尺,相貌丑陋,大单于心中不悦。但是考虑到此人是右贤王推荐的人才,本着爱才之心,大单于还是和颜悦色地对他说道:“中行说,本单于有一件事,一时拿不定主意,请你给本单于出出主意。”说完后,用眼色示意右贤王,右贤王点头明白。

    中行说回答道:“为大单于效劳,是奴才的福分。”

    在听完了右贤王所说的情况后,中行说笑道:“大单于,此事极易。我匈奴的北海是苦寒之地,可以把陈必达放到北海,去为我大匈奴放马。‘辱其人格以折其志,苦其筋骨以劳其心。’陈必达曾任汉朝的司隶校尉兼奋威将军,身份地位高贵。必然无法忍受北海之苦,放马之辱。待其疲惫不堪之时,大单于可以展现宽大胸怀,折节以下士。奴才保证,陈必达必降。”

    听完了中行说的一番分析后,大单于非常高兴,说道:“先生真是本单于的张子房啊,哈哈哈哈。从现在起,本单于委任你为中军校尉,随时为本单于出谋划策。”

    中行说跪下说道:“谢大单于。”

    娜扎公主正在帐外练剑,忽然一个匈奴士兵前来报告,娜扎公主问道:“什么事?”

    那士兵说道:“禀公主,右谷蠡王前日抓了三个汉人,本来要处斩,但那三个汉人说认识娜扎公主。所以右谷蠡王特派属下前来禀告,该如何处置这三个汉人?”

    娜扎公主眉头一皱,“三个汉人?会是谁呢?”她的心里有些忐忑,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三个人来到龙城,应该有重要的事情。娜扎立刻说道:“你这就带本公主去见见那三个汉人。”

    到了牢房门口,匈奴狱监说道:“公主身份高贵,不可进入牢房。来人,把那三个犯人带出来。”

    不一会儿,罗威、秦天阳和崔文轩被几个匈奴士兵押了过来。罗威是陈必达的心腹和兄弟,娜扎公主当然认得。当年在诸邑公主府上聚会时,站在霍去病将军身边的秦天阳,娜扎公主也认得。陈必达平定南越时,崔援父女出力不少,娜扎公主一直在军中,对这对父女也有印象。看到这三个人,娜扎公主不禁笑了,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几个。”

    罗威一听不高兴了,说道:“我说子娴,你不认识俺了,俺是罗威啊。你好好看看。”

    娜扎上前一把揪住了罗威的胡子,说道:“我当然认识你了,当年河西之战,就是你抓了我,要不是陈必达,你就把我毁了,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罗威一听没话说了,还以为子娴会念旧,想不到子娴记仇啊。当年河西之战,自己抓住了子娴,还把她献给了当时的讨虏将军陈必达,没想到给陈大哥惹来了一场官司,害的陈大哥坐了牢。

    现在来找子娴,是想求她看在和陈大哥往日情分上,救他出来。没想到子娴竟然翻出了旧账,罗威一时之间,竟然语塞了。

    文轩看着子娴说道:“子娴姐姐,我是文轩啊,你快救救我啊。”

    “别叫我子娴,我是匈奴的娜扎公主。”娜扎公主生气地说道。

    “还以为你会看在往日的交情上,救救诸邑公主和奋威将军,看来是我们想错了。”秦天阳恨恨地说道。

    娜扎公主看了看秦天阳,笑了:“你这个霍去病的狗头军师,坏主意你是没少出啊,现在落到了我的手里,也算是天意。”

    “来人,把这三个人押到本公主的牢房中去,本公主要慢慢地折磨他们,直到把他们折磨死。”娜扎公主说道。

    公主卫队的士兵上前,把罗威三人押回了娜扎公主的牢房里。娜扎公主走进狱监,把一锭银子塞入他手中,悄悄说道:“大单于日理万机,这种小事就不要去烦劳大单于了。这三个人我折磨死他们,就把他们喂狼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狱监赶忙说道:“属下一定守口如瓶。”

    娜扎公主笑了笑,走了。狱监吓得满头大汗,等公主走后,伸手一摸,自己的外套竟然已经都被汗水给浸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