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将军百战声名裂

    更新时间:2016-05-25 22:54:41本章字数:4303字

    深夜,草原上一片寂静,在匈奴大单于的龙帐内,伊稚斜单于正在召开秘密的军事会议。自汉匈飞龙岭之战后,匈奴军士气高涨,军心振奋,人心思战。而反观大汉方面,名将凋零,士气低落,伊稚斜单于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情况。

    他审时度势,准备集中兵力,对南面的汉帝国再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进攻。如果能一举攻破长安,占领整个关中地区,是最好的结果。

    就算不能,也可以力争重创汉军,并进而在汉帝国的北部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劫掠,以掠得大量的人口和财富,进一步壮大匈奴的力量,从而扭转自汉匈河西之战后,匈奴对汉帝国的防守态势。

    因为此番要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所以在行动之前的谋划,伊稚斜单于不敢大意。他心里很清楚,匈奴军虽然骁勇善战,但是不注重军令,简言之,就是毫无组织性、纪律性。

    当形势顺利时,匈奴士兵在战场上就会随心所欲地进攻,当形势不利时,士兵们调转马头就跑,有谁会真正听从军令?汉军中的“军令如山”的情况,在匈奴军中是极少看到的。

    伊稚斜单于毕竟是一代枭雄,他非常清楚匈奴军队的长处和弱点。在统一蒙古高原的战斗中,匈奴军队如风卷残云般地击败了草原上无数的小部落。

    一方面的原因是匈奴军强悍的战斗力,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还没有碰到分量相当地对手。在草原上恶劣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匈奴人,身上一直都有一种狼性,既进攻性。匈奴族崇尚野狼,崇尚进攻,在他们的眼中,所有的对手,不过是他们嘴里的一块肉罢了。

    自白登之战后,在匈奴军中普遍存在着一种乐观情绪,即轻视汉人,认为汉人就是可以随意凌辱的“绵羊”。这种乐观的情绪一直延续了四十多年,直到河西之战。

    匈奴人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们眼中性格绵软的“绵羊”,竟然突然之间有了血性。当陈必达和霍去病统率的数万汉军如神兵天降般地出现在匈奴人面前时,多数的匈奴士兵都还没有睡醒,更别提组织有效地抵抗了。

    可以说,河西之战深深地打痛了匈奴人,也打醒了他们,使他们对汉军的态度,从轻视变为了恐惧。甚至一度出现有匈奴士兵在战斗前打听汉军的统帅是谁?“借问大将谁?恐是霍骠姚”,“天地皆不怕,唯惧陈必达。”指的就是这一情况。

    伊稚斜单于作为匈奴的最高统帅,他当然知道目前的形势对自己有利。他秘密召集了匈奴军中的左右贤王和左右谷蠡王等少数几个高级将领,进行商讨,以达到协调一致,统一行动。

    这次秘密军事会议,就是要进行一番周密地部署,以求能一举击破对面的汉军,实现大匈奴夺取中原的夙愿。

    匈奴的右谷蠡王是一位具有战略思想的人,他心里很清楚,虽然目前的形势对匈奴有利,但汉军的实力犹在,汉军名将辈出,实力雄厚,以目前双方的实力,基本上是旗鼓相当。

    他更加知道,匈奴不怕开战,就怕战争久拖不决。一旦开战,时间一拖,双方相持起来,匈奴军队可就难受了。因为匈奴军队向来是以战养战,平时不储备军需物资,一切所需都是靠在战斗中掠夺。

    如果匈奴的铁骑不能快速地战胜汉军,战斗打成了相持,那么汉军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汉军有稳固地根据地,有强大地战略后方,可以迅速地补充在战争中的损耗。而这一切,匈奴人是做不到的。右谷蠡王越想越担忧,眉头越皱越紧,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伊稚斜单于都看在了眼里。他笑着问右谷蠡王:“马上要开战了,你好像信心不足啊。在担忧什么啊?”

    右谷蠡王知道在大单于面前说谎话,那就是自寻死路。所以干脆实话实说,“大单于,虽然目前汉军士气受挫,但实力还在,汉军主力并未受损。眼下我军尚未全部集中,如果贸然进攻汉军,我怕……”

    听到他在大单于面前提反面意见,其他几位匈奴的高官都很震惊,大家面面相觑,都在担心大单于会突然发怒,下令把右谷蠡王拉出去砍了。

    “说下去”,大单于在龙帐中缓缓地走了几步,说道。

    “我军擅长野战,但不善于攻城。目前我们缺少向导,如果贸然进攻汉军,我军道路生疏,很容易迷路,陷入汉军的圈套之中,还请大单于三思啊。”右谷蠡王说道。

    此时的匈奴龙帐中,安静的让人有点害怕。大家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右谷蠡王身上,在大单于的御前军事会议上,公开和大单于唱反调,反对大单于的军事行动计划。这几条听起来,好像哪一条都是死罪。

    “缺少向导?不对吧,我们现在可是有一个最好的向导了。对于大汉的地形,他可是比我们任何人,甚至比汉军中的任何人都要熟悉啊。哈哈哈哈。”

    “大单于指的是……”右谷蠡王没有听明白。

    “大单于指的可是那个陈必达?”中行说一语道破天机。

    “没错,本单于说的就是陈必达。”伊稚斜单于说道。

    “我可是听说那家伙骨头很硬,怎么都不肯投降咱们啊!”左贤王有点坐不住了,着急地说道。

    中行说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站起来说道:“大单于,在下有一计,可使陈必达心甘情愿地投降咱们大匈奴。”

    左谷蠡王一听此言,赶忙摆摆手说道:“中行说,你懂个屁啊,这个陈必达是又臭又硬,我们是软硬兼施,这家伙就是不投降。就连大单于的‘美人计’都……”他还想往下说,但突然打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再往下说,自己的脑袋就要保不住了。

    大单于撇了一眼左谷蠡王,没有搭理他,问中行说道:“我的军师,你有什么妙计,快快告诉本单于。”

    中行说对大单于附耳说了一会儿,大单于听后大喜,说道:“此计若成,你可是头功啊,哈哈哈哈。立刻实施中行说的计划,那家伙最爱惜自己的名声,好,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元狩八年十月,在汉匈接壤的大汉云中地区,匈奴骑兵连续攻破了汉军的七个壁垒,杀死了汉六位将军。第七位将军姜凌被俘后,两个匈奴士兵把他吊在了树上,准备用火烧死他。就在准备的过程中,一个高个子的匈奴士兵说道:“这次行动如此顺利,多亏了陈将军的引领,要不是他,咱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地就攻占了云中呢?”

    另一个矮个子匈奴士兵问道:“陈将军?哪个陈将军啊?”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汉军之前的统军大将,奋威将军陈必达啊!”高个子说道。

    “啊?原来他投降了咱们,怪不得咱们现在打仗这么轻松了,有了他做向导,咱们攻占长安,那还不易如反掌啊。”矮个子说道。

    “你以为咱们大单于就让他做向导么?我听说啊,这次进攻长安的三路大军中,中路进攻长安的统帅,就是陈必达。他已经向大单于保证了,说他一定会拿下长安。只要打下长安,他就娶咱们的娜扎公主。”高个子越说越带劲,都开始眉飞色舞了。

    “这可太好了,有了他统领和指挥,我想不出七天,咱们的骑兵就可以拿下长安了。”矮个子应和道。

    “嗯,就是就是。”高个子道。

    两个人的谈话全部被姜凌听到了耳朵里,他感到非常地震惊,同时也痛心疾首,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位对大汉忠心耿耿地将军,怎么会为了一个匈奴女人,而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那两个匈奴士兵在姜凌身边架起了柴火,正准备点火,突然响起了匈奴军中的集合的号角,矮个子说道:“这小子怎么办?要不我一刀把他结果得了。”

    高个子说道:“不用麻烦了,这小子刚才被我砍了两刀,到现在血都快流光了,反正他被绑着也跑不了,不用管他了,咱们回军营。”他俩飞身上马,狂奔而去。

    姜凌毕竟是大汉的将军,虽然身负重伤,但还有胆气。他用牙拼命咬断了绳子,挣扎着逃了出来,向着离自己最近的汉军营垒跑去。

    在他的身后,两个身影看着他狼狈逃走,一双细长的眼睛盯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丝诡异地微笑。

    只听一个雄浑地声音说道:“现在他们应该相信了吧?”

    “不,火候还不到,咱们还得再加一把火。”

    镇守云中郡的就是大汉的浚稽将军赵破虏,此时他正在军营中察看士兵的操练情况,忽然一个哨兵飞奔来报:“禀将军,姜凌将军身受重伤,前来求见。”

    “什么?”赵破虏听后很震惊,“赶快扶他去我卧室,还有,立刻去请大夫来为姜将军治伤。”

    看到眼前的情景,赵破虏几乎不敢相信。只见姜凌全身受创,血流不止,几乎成了一个血人。大夫抢救了一会后,冲着赵破虏摇了摇头,就离开了营帐。

    赵破虏上前,拉住姜凌的手说道:“姜将军,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是匈奴人干的。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的。”

    姜凌用力握住赵破虏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道:“有一个重要的,重要的情况。我必须,必须告诉你,就是,就是陈必达叛变了,他,他投降了,投降了匈奴人。现在变成了,匈奴人的走狗。这次的事件,就是他带领匈奴人干的。”

    “什么?你说的是奋威将军陈必达?”赵破虏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大汉的“卧虎”,和他最爱戴的“飞麟”霍去病将军齐名的奋威将军陈必达,竟然会背叛自己的国家,反过来帮助匈奴人。

    但是看到眼前的好似一个血葫芦的姜凌将军,赵破虏必须相信了,因为这是姜凌将军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重要情报。

    姜凌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这次匈奴人兵分三路,中路大军目标就是长安,统军大将就是陈必达。你们一定要……”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闭上了眼睛。赵破虏已经热泪盈眶了,他攥着姜凌的手说道:“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挡住他们。不,我要把这帮匈奴人全部消灭!”

    赵破虏下令厚葬姜凌,同时立刻做出部署,准备好防御工事,准备迎击匈奴军队。副将马德兴说道:“将军,末将以为陈将军一心为国,对国家忠心不二,怎么会突然背叛呢?末将真的是不敢相信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有什么误会?难道你不相信姜凌将军拿生命换回来的情报么?这个陈必达本来就品行不端,他之前的事情我也有耳闻,当时还不相信,现在看来,都是真的。”

    “赵将军,当年河西之战,末将曾作为裨将跟随过奋威将军。奋威将军不避刀剑,身先士卒,爱护战士,一心报国,末将始终还是觉得不能这么草率地下结论啊。此事尚未有定论,更不能将此事以公文形式上报皇帝陛下啊。还请赵将军三思。”马德兴说道。

    赵破虏正要发作,突然探子来报,说一队匈奴骑兵,正在城下,扬言要攻城。

    赵破虏立刻来到城上,此时天色已晚,又下着轻雾,能见度极差。赵破虏看到城下有一队排列整齐地匈奴骑兵,为首一员大将,金盔银铠,威风凛凛。跃马大叫道:“城上的汉军听着,我乃汉奋威将军陈必达,现奉匈奴大单于之命,前来攻取云中。各位兄弟,刘彻昏庸无能,早晚必亡。天下必当是大匈奴的。我奉劝各位兄弟,早日前来归顺,我定当厚待大家。倘若执迷不悟,负隅顽抗。城破之后,鸡犬不留!”

    赵破虏听闻此言,握拳大叫道:“好一个陈必达,果然投降了匈奴,给我乱箭射杀之。”顿时,城头上汉军万箭齐发,匈奴骑兵抵挡不住,一片混乱,转眼间便快速撤走了。

    赵破虏见已经击退了匈奴骑兵,立刻回到营房中,坐在案前,伏案写道:

    “大汉浚稽将军赵破虏谨奏皇帝陛下:

    匈奴骑兵日前猛攻我云中郡,攻破我七个壁垒,杀死六位将军,姜凌将军身负重伤,突围而出,并带出一重要情况。汉奋威将军陈必达,利令智昏,背叛大汉,投降匈奴,此事千真万确。末将和众位将士亲眼看到此人率领匈奴骑兵攻城,但被我云中守军击退。末将赤胆忠心,誓死报国,臣在,云中在。

    赵破虏

    元狩八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