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到达柳岩镇

    更新时间:2015-10-27 13:03:47本章字数:3382字

    没多久,车就停了下来,我睁开了眼睛,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旁边的李欣。

    直到乘务员的声音响起,我才回过神来。

    随着乘务员的叫喊,车里熟睡的人也都起身,按照座位的顺序,一个一个的下车。

    眼看就要到我这里了,可旁边的李欣却还没醒来,本来想要摇醒她的,可她睡觉之前的最后一句话突然就在我耳边响起。

    “我睡一会儿,不要打扰我,否则我就大喊非礼!”。

    有了前车之鉴,我心中也有些拿不定她到底会不会喊;为了保险起见,我最终还是没叫醒她,从前排的座位翻了出去。

    我站在过道中,回头看向还在熟睡的李欣,眼神在我外套上落了下来,本来想要伸手去拿过来,可想到这大晚上的,我突然给她披衣服,现在又拿开,这一冷一热的来回,就算不感冒也被我折腾感冒!

    最后我还是收回了手,把背包背上背后,看了李欣最后一眼后就下了车。

    下了车后,在乘务员的安排下,我们一个个的领了自己的行李箱,最后,就剩下了一个粉红色的特大号行李箱没人领了。

    我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虽然也不确定是不是李欣的,但我还是回头看向了乘务员,好心提醒道:“我刚刚下车的时候,看到后排的位置上还有一个人没醒!”。

    乘务员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了我一边,转身就上了车,应该是去叫李欣去了。

    在乘务员上车后,我拉着行李箱转身就离开,随手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延着柳岩镇的大街,开始找旅社。

    找了大约十分钟后,在街头处我终于找到了一家外表看上去装修还不错的旅馆,红色的招牌,在门口还站着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看上去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我拉着行李箱,跨上楼梯后,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把行李箱放在旁边后,我才缓慢的摸出了电话,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人是舅舅,刚刚受李欣影响而有些烦躁的心情变得好多了。

    接通电话后,我就笑着问道:“舅舅,这大晚上的打电话来,不会是想请我吃饭吧?”。

    舅舅在电话那头骂了我一句之后,问道:“怎么样,大岩村的情况还好吧?”。

    我微微一愣,邹着眉头有些焦急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去大岩村的?”。

    在来之前,我除了给舅妈说我要去大岩村任村支书一职之外,外公外婆的都没有告诉,一是怕他们担心,不让我去,二来我也有自己的私心;外婆和外公对我都很疼爱,知道我要下乡后,他们一定会在暗中插手我的仕途,不说一步飞天,但绝对会一帆风顺,官职节节高升。

    我之所以下乡,做这个村支书,自然不是为了那缥缈虚无的官位,更不是为了让人发狂的利;我只想为百姓做一点事情,用这几年来学会的东西,尽量的为他们创造属于他们的财富。

    可如果外公和外婆插手,就违背了我要做官的意愿,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我只想用自己任职的三年时间,为老百姓开辟一条现代化的大道。

    如今舅舅知道我要去大岩村,我心中怎能不着急,很怕外公和外婆也知道了这件事。

    电话那头的传来了一阵沉默,舅舅许久叹气的声音才响起,他沉重的说道:“阳仔,我知道你心中有抱负,又不想通过家里的关系为自己铺路,可你要清楚,官场就像战场一样,尔虞我诈,处处是别人处心积虑的陷阱,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我知道,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他们要发财,只要是不触及到老百姓的利益,我也乐得清闲,就当没看见就行了!”。

    “话虽这么说,可有事却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贵南的经济除了省城的好点,其他市和县就更不用说了,更何况你要去的是一个小村庄,想要带领一个村庄的百姓走出大山,谈何容易!?”。

    听到舅舅的这番话,我的心突然就沉了下去,是啊,我一个人,又怎么能带领一群人走出那囚禁他们已久的大山,带着他们走出那经过千年还不变的旧思想?

    舅舅继续道:“阳仔,舅舅也老了,公司总是要有一个接班人的,你舅妈她几年也没怀孕,如今这担子就落到你肩上了!你又何必执着于接近老百姓才能更好的为他们办事呢?你以后赚钱了,还不是一样可以捐款为他们修路搭桥!”。

    我叹了一口气,拿出了兜里的烟,点燃了一根后才缓缓的说道:“虽然目的一样,可效果却不一样,路和桥是给他们搭了,可还是不能解决最基本的问题,路给他们修了,没车在上面跑又有什么用呢?”。

    电话那头的舅舅叹了一口气,换上了一种比较欢乐的语气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小子固执,既然我说不动你,那就只有等你回心转意咯,但作为你的好朋友,又是你的舅舅,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大岩村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你自己先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猛吸了一口烟,信誓旦旦的说道:“不管再苦再难,我既然选择了,不到最后自然不会放弃!”。

    “行了行了,老子倒想看看你是刚开始就放弃,还是到死不放弃?现在说这些都还为时尚早!”,舅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顿了顿,舅舅又继续道:“你外公外婆那里我和你舅妈就暂时帮你保密,但能隐瞒多久,这就要看天意了!”。

    我笑了笑,带着淡淡的威胁说道:“嘿嘿......你撒谎的功夫我还是相信的,我帮你在舅妈面前可没少撒谎,这一次你要是不帮我死撑着,我这张嘴指不定会在舅妈的面前说漏什么的!”。

    “你.........得,我陈强上辈子欠你小子的,这辈子注定是要栽在你小子手里!但是老子丑话可说在前头,实在隐瞒不了,你也不能怪我啊!”。

    我听舅舅答应了下来,心中安稳了许多,也不再为难他,爽快的回道:“行,只要你尽力了,我们以后都还是好兄弟!可你要是敷衍我,那我这嘴巴拿针缝上估计也会支吾出什么的!”。

    在最后,我还是不忘的再一次危险了舅舅一次,在记忆中,我也记不清这已经是第几次威胁他了。

    其实我心中清楚,舅舅是处于对我疼爱,才会答应下来的,他堂堂的公司董事长,又怎么会受我这个毛头小子的威胁呢。

    和舅舅聊了几句,他最后叫我有时间就回家看看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我就走进了旅馆,开了一间房间,上去就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在心中不停的响起舅舅的话。

    舅舅的话,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但也让我隐隐约约感觉这个社会的另外一面。

    社会是现实的,它不会给我任何悔过的机会,犯错就是错了,对了就是对了,错可以弥补,但时间却补不回来,肩上想要担起一份责任,我清楚自己还需要磨练,直到把自己磨练到一把无锋的利剑,我才能真正的担起心中的那份责任。

    想着明天就要面对新的生活和环境,我的心不由的有些烦躁起来,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这即将到来的一切;虽然早就做过心理功课,可当真正要面临的时候,我又突然心生退意。

    直到凌晨,我还是无法入睡,只能起床坐到窗子旁,看着窗外的夜空。

    说也奇怪,今晚的夜空繁星点点,没有任何遮挡的乌云,就连那些从来没见过的,也叫不出名字的星星,在此时竟然有要喧宾夺主之势,发出属于它自己的光芒。

    我的眼神在夜空群星中越来越迷茫,也越来越清醒,我在想,只要是金子,那怕舞台再小,它也有发出自己光芒的时候,就如同现在的星空一样。

    人也是如此,坚持或许不会得到回报,有时甚至没有结果,但争取过,一切也就如愿了。

    想明白一切之后,我整个人突然就空明了起来,睡意也在此刻突然来临。朦朦胧胧中靠在椅子上,缓慢的闭上了疲惫的眼皮。

    第二天,一阵女人的叫声把我从梦中叫醒了过来,我睁开眼睛后,看了看四周,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声音是从隔壁传来,当我聚精会神去听的时候,脸不由的红了起来,原来是在‘晨练’,只是这动作也太大了,也不知道这家旅馆是怎么活下来的,隔音这么差。

    暗骂了一句后,我用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手表,想不到已经八点过了,想到还要到镇政府报道,我急忙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空荡荡的房间中找着卫生间,可是找了半天,根本就找不到,最后我只能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想要洗脸的想法,用手使劲的搓了脸几下,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后,拿起行李箱和背包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刚好遇到了从隔壁走出来的女子,她脸色红润,还朝我抛了一个媚眼。我瞬间就一个激灵,要不是因为我意志坚定,恐怕已经沉迷在她那一笑一妩之间了。

    稳住心神后,我看着她头上蓬乱的头发,不整的衣着,我不由想到刚刚的那一声比一声还高还兴奋的叫声,心中突然就一阵厌恶,头也不回就下了楼。

    来到楼下后,我问了正在门口打扫卫生的大妈镇政府在那之后,就起身赶了过去。

    按照大妈说的路线,我轻松的就找到了镇政府。

    和脏乱的大街比起来,镇政府确实好多了,门口的卫生也要好的多,这镇政府看上去像是刚翻新过一样,墙壁刷得干干净净的。

    来到进入大楼的门口后,我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墙壁上的‘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心中不由一阵慷慨,多少人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暗地喝着人民的血,却还冠冕堂皇的说道:为人民服务是我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