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 世界末日(转)

    更新时间:2015-11-08 10:52:13本章字数:3835字

    直到次日凌晨,前两批群众已经撤离成功。一少部分群众都积聚在车站,码头和机场。空旷的街道上,就剩下记者、军队警察、医护人员,还有的就是,王庞清这样的志愿者。王庞清是如何成为志愿者的,这事说来话长了。

    昨天晚上一听到撤离的命令,就知道真是要出大事了。类似的事情,他以前遇见过一回,那就是03年闹非典的时期。那时候他刚上初中,也是政府下了命令,每天上学都要测体温,一旦发现体温偏高的,立马隔离。王庞清的舅舅从北京出差回来,一下火车就被转移到医院隔离观察,这些事很多人都经历过。不过那次没有现在这样严重,都要求撤离了,那肯定不是小事。

    王庞清就立马弃车跑回了家里,将母亲送上了火车。因为担心父亲的安危,他来不及喘气,一路小跑,直奔计算机研究所。

    等他跑到计算机研究所大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此时的研究所已经被重兵保护起来,光是地对空导弹就停放了好几辆车,坦克和装甲车也是全副武装,大批解放军和武警战士更是不计其数,将研究所大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庞清知道这次事件不单单是原生病毒那么简单,连地对空导弹都用上了,那必然有大规模大的空中打击啊。这么一想,王庞清心里更谎了,他必须要见到父亲才能安心,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是否转移了,安全与否都不得而知。尽管两年都没有说话了,王庞清心里还是惦记着父亲,这就是血浓于水。

    他说明来意,试图进入研究所大楼,磨破了嘴皮子也是无功而返。

    王庞清急的发毛,便要硬闯,几个武警立刻拉动了枪栓,为首的队长苦笑道:这里已经是军事禁 区,我们在保护里边的科研工作者,年轻人,你还是赶快撤离吧。这里马上就要成为战场了!

    说完,他的手指了指向大黑山上空。

    王庞清一看,那里火光冲天,炮声不断,像是在进行一场空战。从空中呼啸而过的,应该是那几个“歼十”编队,一波又一波地向大黑山腹地投掷炸弹。在时明时暗的天空中,几个巨大的人形怪物时隐时现。地面上还有更多的原型探测器被投入空中,它们发出各色的激光,将天空点缀得五色流离。

    看来事情远比自己想象得复杂,看这架势,应该是什么东西入侵了。按照队长的说法,研究所大楼里必然有研究人员没撤离,也不知道父亲是否身在其中,那些怪物正在大肆捕杀科学工作者,他必须进入这所大楼。父亲虽然近在咫尺,而自己却无法进入。王庞清心里一沉,差点急的哭出来。

    王庞清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无论如何都进不去的,于是他旋即跑回市中心,报名参加了撤离志愿者纵队。

    这样的志愿者纵队分为若干个小队,每个小队配备两名医护人员,四名志愿者,四名解放军战士。这样的配备就是为了检查市内是否还有没来得及撤离的群众,帮助那些残疾人或者行动不便的老人撤离。

    王庞清主动请缨,他所在的小队承包了计算机研究所周围的区域。纵队长沉默了一会,说道,计算机研究所的老教授们坚决不肯撤离,是现在辽东地区唯一剩下的科学家。你们这次去危险性很大,那里可能会遭受攻击。

    王庞清坚持要去,并发愿说道,我们坚决不去计算机研究所,只在后边的居民区里行动,帮助那里的老弱病残撤离,请首长放心!

    纵队长千叮咛万嘱咐,说道,一旦听到炮声响起,你们小队马上撤离,这是命令!

    誓师大会之后,他们坐着军用卡车迅速开到计算机研究所周围。一下车,王庞清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队伍,径直奔着研究算大楼而来。

    再次到达这里,天都快亮了。王庞清看见原来那几枚地对空导弹只剩下一枚了,旁边的中型坦克也被炸毁,研究所大楼的一角不知被什么武器炸毁,乱石满地。远处的大黑山上空,“歼十”编队已经不见影踪,恐怕是凶多吉少。无数的蓝色小光点向着研究所的方向快速移动过来,他认得那是球形探测器。

    从情况来看,那些小球已经突破了“歼十”编队的防线,开始进攻计算机研究所了,毕竟这里是整个辽东地区,唯一有科学家的地方,这些小球的使命就是扑杀科技工作者,进攻这里一点都不意外。从地面上的探测器碎片也证实,这里已经遭受了好几轮攻击,以往繁华商场街道,已然变成炮火连天的前线。王庞清心里更是担心父亲了,看如今的形式,再来几轮攻击,这栋大楼就要被夷为平地了。

    医护人员在研究所前面往来穿梭,救护受伤的士兵。王庞清看到了那个刚才拒绝自己的解放军战士,他的腿受伤了,躺在担架之上,尽管如此,他还在哀求医护人员:“你们让我留下,我还能战斗,我要保护教授们的安全,这是我们军人的职责!”

    看到这样的情景,泪珠在王庞清的眼睛里打转,这也就是王庞清愿意当兵的原因,也是他尊敬军人这个群体的原因,每当国家有难,总是这些人民子弟兵首当其冲,抵在危险的最前线,98年洪水,08年汶川地震,随处可见这些子弟兵的身影。他抹一抹眼泪,拿着志愿者工作证,对着门口的哨兵,好说歹说,求爷爷告奶奶,也是趁着混乱,总算是溜进了研究所大楼。

    一进电梯,王庞清就碰见了一个高级军官,从肩章看来,是一个上校。上校一看是个平民跑了进来,对着身边的人大发雷霆;“志愿者怎么跑到前线来了!还嫌不够乱吗?谁让他进来的!下一波进攻眨眼就到了,赶紧给我把他送走!”

    王庞清挣脱前来送他走的几个军人的手,说道自己是王老爷子的儿子,想见父亲一面,越说越急,涕泪交流。

    军官沉默了一会,让手下退了下去,拍着王庞清的肩膀说道:“这些老教授说什么都不肯离开。你是王教授的儿子,快去劝劝他。我们这些军人死不足惜,可是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技术支柱,是未来的希望,不能和我们一起死在这!你快去快回!”

    王庞清点了点头,擦了一把鼻涕,走进了电梯。

    所有人都知道,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那些人形的入侵者和小圆球,虽然其貌不扬,但毁灭性极大,装配着未知的高科技武器。在他们面前,人类的军队就像小孩子一样。而这些铁血硬汉选择留在了这里,他们是真正的人民卫士,是共和国钢铁的脊梁!

    军官一行人迈着整齐的步伐,神情肃穆,背影高大,向着门口走去……

    一走进主控室,王庞清的眼圈又红了起来。

    王老爷子西装革履和几个同事坐在电脑面前紧张地工作着,旁边几个省政府派来的专员正苦口婆心地劝他们离开。一个领导模样的特派员苦苦哀求道:“几位教授,这里太危险了,这些外星人就是要封锁我们的科技,捕杀我们的科学精英。你们不撤离,不是正中了他们的下怀?”

    几个老学究气定神闲,慷慨陈词:“不走,我们不走。对付外星人,那就是打信息战,我们都走了,外边那些士兵怎么办?我们虽然在实验室呆了一辈子,但我们骨子里还是无产主义战士!以前毛主 席说得好,朝鲜战争要打,而且狠狠地打,美国人的核 弹我们都不怕,难道还怕了外边那几个小圆球吗?如今有人欺负到我们头上了,那更要正面还击!”

    特派员好话说尽,只能苦笑。

    王老爷子一回头,便看见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嘴唇微微颤动了一下,走过去,将他拉到走廊里。

    王庞清突然感觉自己很对不起父亲。回想起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有点后悔,他想说点什么,却又张不开嘴。

    王老爷子摸了摸王庞清的头,也是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问了一句,你妈安全撤离了没有。王庞清点了点头。

    王老爷子欣慰地点点头,说道,你刚才也听到了,我们这次真的遇到外星人入侵了。不过他们的母舰会在300年后到达。大黑山掉落的那个,不过是他们的先遣队。他们害怕我们的技术发展,所以派来先遣队,杀害有建树的学术精英,破坏我们的知识体系。

    也许你早就发现了,我们的互联网,手机网都已经瘫痪了。从今以后,恐怕所有的冯·诺依曼体系计算机都会报废。

    他们采用了智子所技术,限制人类科技的发展。也许这就是世界末日,而且是以300年为倒计时的末日。

    王老爷子顿了顿,又说道,高维打低维,那就如同现代化部队打冷兵器部队,我们的失败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我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一生都要为国家做贡献,在这个紧急关头,我是一定要挺身而出的,趁着我们的计算机没有完全被封锁,打败这些先遣队我还是有信心的。

    王庞清听出了父亲执意留在这里的决心,不觉得眼圈一红,哽咽着说道,我辜负了你的期望,老爷子,我对不起你。

    王老爷子低下头,眼泪顺着布满皱纹的眼角流了下来,他的手有些颤抖,从衣兜里拿出来一个塑料盒,交给王庞清。

    王庞清认得这是个软盘,是最初的dos系统采用的存储介质。

    王老爷子说道,这是你爷爷对新型计算机体系的构想,一定要保管好,算是我给这个世界留下的一点希望,也算是稍微弥补一下我对他老人家的亏欠。

    “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让整个研究所大楼剧烈地震动起来。王老爷子来不及说再见,他急忙跑回控制室,对着那个刚才那个特派员说了几句话,又指了指站在走廊里的王庞清。

    特派员重重地叹了口气,带着人向着王庞清走来,两个解放军架起了王庞清就进入电梯。王庞清死命挣扎,想回到父亲身边,无奈被控制住,脱不了身,只能看着电梯门一点一点地合上。

    王老爷子在站在控制室正中央,面带微笑。他身形似乎变得高大了,向着王庞清挥了挥手,转身指挥导弹的运作。

    王庞清痛哭流涕,这一辈子也没有这样大哭过。他被两个解放军押上了一架直升机,他多次想摆脱他们,却始终没有成功。

    直升机起飞了,很快飞离了市区。

    王庞清回头张望远去的研究所大楼,那里炮火连天,将乌黑的夜空照明亮,恍若白昼。一个发光的小球盘旋在研究所大楼的上空,这个小球与其他的探测器不同,它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辉。

    它迅速在天空中伸展开来,不到半分钟,就伸展成了一架巨大的机械昆虫,足足有几百米高。它四肢着地,向着研究所的大楼发出了一道淡紫色的激光,瞬间将那一片区域夷为平地,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辽东半岛!

    王庞清歇斯底里地狂叫。他失去了理智,掏出手枪,打碎了直升机的窗玻璃,试图跳下飞机!

    突然,他感觉脖颈遭到了重重的一击,看着火光冲天的大黑山,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