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 探险小队(起)

    更新时间:2015-11-09 11:37:18本章字数:3452字

    王庞清在编号为“108”的军事基地里呆了半个多月。

    这段时间他的身体各项指标,都经完全恢复到冷冻前的水平。他发现自己好像吃不下什么东西,其实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

    这里的主食是冷藏的午餐肉和牛肉罐头,偶尔还有黄桃和葡萄的水果罐头做配菜。王庞清生平最不喜欢吃的东西,就是各种罐头。他觉得好好的食物,不趁新鲜吃了,反而灌在瓶子里拿防腐剂泡着,简直就是糟践东西。

    趁着不做恢复训练的时候,他将整个地下要塞转了个遍。这个要塞并不大,不过二百个平方,主要的功能就是为了保护那些冷冻的科学家。地方小,生活在其中的人也就不多。这里有五六名工作人员,一个班的战士,再加上胡主任等三个管理人员。这些人员中各国人都有,有白种人,有黄种人,有黑人,甚至还有印第安人,据说这些印第安人是过来饲养动物作信使的。王庞清觉得好笑,世界是要退回到刀耕火种的年代吗?

    在这里,每隔一星期就有一位冷冻人苏醒过来,做一些恢复体力的运动,本来这样的人身体完全恢复以后就被送离要塞,派遣到该去的地方参加科研活动,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向外输送人员了,听说好像是很长时间没有接到地面上的消息了。

    王庞清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非常尴尬,虽然自己不是科学家的事情,暂时没有暴露,但是何去何从始终是个问题。就算自己被派出去参加研究,那岂不是自投罗网?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旦自己加入某个项目,不学无术的本质必定暴露无遗。

    或许跟着欧阳博士去那个“119号基地”也不是坏事,也许就是能够脱身的机会呢?话又说回来,去不去的自己也是身不由己,那都得欧阳博士说了算,谁让自己有把柄攥在这个大妞手里呢。

    话说简短。又过了一天,一大早胡主任就叫醒了王庞清,跟他说起了组织小分队的事情。

    本来胡主任是不同意这种私自的探险活动的。其原因有二,第一,王庞清和欧阳博士都是“末日人才储备计划”的人员,都是现在不可多得的大科学家,他们的战场不在这里,而在实验室中。第二,地面上的形式不是十分乐观,地球联盟和外星舰队的战斗已经过去了100年,地面上的情势,现在不是很明朗。据说一百多年前使用了热核武器,现在的地面上恐怕是一片废墟了。胡主任接到的命令就是坚守地下要塞,保护冷冻人的安全。

    但是,最近一个半月,补给车队也不过来了,要塞间间通讯的猎狗和信鸽,也是又去无回,眼看要塞里苏醒的人越来越多,食物和淡水恐怕要捉襟见肘了。

    王庞清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沉,有些难过。原来外星人的舰队早就到达了地球了,还跟地球联邦干了一架,也不知道谁输谁赢。听胡主任话里的意思,如今这局势不妙,自己在这个时候解冻,会不会倒了大霉啊。

    胡主任自当他是因为局势不明朗而伤心,便劝说:“小王同志,你不要泄气。虽然如今我们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但我们可以自力更生。想当年,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那不就是白手起家嘛。歌子怎么唱的来着,对,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现在正是学习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时候。”

    王庞清哪里是担心局势,他正是担心自己,正好是极端的自我功利主义。

    这时胡主任舔了舔嘴唇,尴尬地说:“小王同志不瞒你说,其实这个事情我也是合计挺长时间了,无奈人手不足一直没有实施。你也都看见了,我这里的人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实在是走不开。另外呢,这个要塞冷冻的都是年近古稀的老科学家,他们也不适合出去完成这个任务。正好,你苏醒过来,算是给我们增添一个有生力量。”

    王庞清一听要出去,心里有些打鼓,昨天他还想着趁这个机会溜走,可是一听外边的局势不好,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这个要塞虽然闭塞,但还算有吃有喝,出去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

    他想推辞,却看到欧阳博士站在门口,掂了掂手里的档案袋,意思是你小子别临阵退缩,要不然小心我告发你。

    说着,胡主任紧紧握住了王庞清的手,指着欧阳博士接着:“欧阳博士已经将你愿意参加小队的心思都告诉我了。我代表组织和全体‘108要塞’的人对你的自告奋勇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要不是处于无奈,我也不敢让你冒这个奉献。哎呀,想你这样的年轻人真是不多了。”

    王庞清瞥了一眼门口的欧阳博士,她正在偷笑。王庞清心里暗骂,原来这个大妞早就做好了套,就等着自己去钻。还拿胡主任当枪使,让自己落入难以反驳的境地。难怪这几天看不到胡主任,一定是欧阳博士故意断开自己与胡主任的交流。

    胡主任拍了拍王庞清的肩膀,又说道:“所以啊,我准备组织一个小队,去临近的要塞查看一下。一来呢,希望打听到一些最新的消息。二来呢,我们这里人满为患,粮食恐怕不足,也希望得到其他要塞同志的支援。”

    王庞清看了看欧阳博士,又看了看胡主任,一咬牙说道:“就请领导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上午九点,探索小队坐上了吉普车,带了必须的食物和水以及其他物资出发了。小队一共五个人,除了王庞清和欧阳博士,另外还有三个全副武装的大兵保驾护航。

    老一点是个蒙古人,名字叫做苏赫巴鲁,这个名字在蒙语里是猛虎的意思,王庞清管他叫老苏。

    老苏人如其名,身高一米九多,膀大腰圆,一脸络腮胡子,是个两年前的解冻人,操着一口正宗的东北话。

    另外两个人是则是年轻的战士,看脸上的模样不过十七八岁,半年前派来的新兵蛋子,一个叫小刘,另一个是黑人,王庞清管他叫老黑。这两个人只会说通用语,王庞清没法跟他们直接交流,全靠欧阳从中做翻译。

    小刘开车,老苏作为向导坐在副驾驶,其余三人坐在后座。“108号要塞”与“119号要塞”相隔并不远,按现在的行程,下午三四点钟也就到了。只是这些要塞都深处大西部茫茫的戈壁滩之下。要想到达那里,必须穿过荒芜的戈壁滩,在这里,上百里都不见人烟,其旅程必然是枯燥的。

    车子径直从地下要塞的斜面公路驶出地面,在西部广袤无垠的大戈壁滩上跑了起来。

    王庞清四百年来第一次看见太阳,很是兴奋。顾不上眼睛的刺痛,向着车窗外不停地张望。他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茫茫无际的大戈壁滩,顿时感到胸襟无尽地舒展,很是自在。

    这时他想起了这次旅程还不是被坐在身边的欧阳所赐,便讥讽道:“欧阳大小姐这先斩后奏,借刀杀人手段实在高明,在下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我有一事不明,为什么这次出来非要拉上我呢?”

    欧阳将白皙的十指交叉,放在胸前,缓缓说道:“你听过百慕大三角海域吗?”

    王庞清哼了一下:“知道能怎样,不知道又能怎样。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欧阳正色道:“是跟你没关系,可是跟你的祖父王路遥可有很大的关系。”

    原来,王路遥这个名字,欧阳略有耳闻。欧阳的母亲是个美国人,她的大学导师名叫菲克多里,也是当年冯·诺依曼带过的研究生,但是比王路遥要小了几岁,也算是同门师兄弟。据菲克多里说,王路遥天资聪颖,数学功底扎实,对“博弈论”很感兴趣,深得导师的欢心,多次被冯·诺依曼请到家里吃饭。

    冯·诺依曼本来是匈牙利人,1930年移民到美国,做了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据说二战结束之后,大约是1945到1946年间,他曾经回归故里一趟,王路遥受到邀请,陪同自己的导师一同到达匈牙利。

    然而返回美国的路程却花费了十三个月之久。他们的行程是:从匈牙利出发,坐火车途经捷克,经过当时的盟军占领区,到达法国。在马赛港坐上了“马赛之星号”邮轮,取道大西洋,准备回到休斯顿港。但是,在途经百慕大海域的时候,“马赛之星号”在一场大风暴中失去了联络。

    在邮轮失联的一个星期内,美国,法国,西班牙相继派出了救援船只,赶到百慕大海域搜救。经过几个月的搜索,各国救援队一无所获。那时声呐科技还不发达,在茫茫的大海之上,搜索一艘遇难船只谈何容易。最后,美国军方派出了潜艇编队,潜入水下探索,依然是无功而返。“马赛之星号”邮轮就这样生不见船只,死不见残骸,凭空消失了。

    又过了半年多,当大多数救援队都相继撤离的时候。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马赛之星号”邮轮居然在巴哈马群岛的一个小港口靠岸了,这就偏离了原来的目的地休斯顿一千海里远!

    经过检查,船上的淡水和食物都很新鲜,仿佛是昨天刚刚放在船上的一般,根本不像是失踪了一年之久的样子。最令人称奇的是,在邮轮的餐厅,许多餐桌上还放着温热的咖啡,说明一刻钟前,这里还有人进餐。但是,找遍了整条邮轮,就是没有发现一个人!

    这个事情传的沸沸扬扬,轰动一时。百慕大“魔鬼水域”的传说由来已久,二战时期就有好几艘商船在这里失踪,甚至有战斗机飞行员在这里失联,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几乎在同时,冯诺依曼和王路遥两个人却做着另一艘邮轮在美国大陆的另一边,西海岸的洛杉矶港下船了。

    听到欧阳这么一说,王庞清倒是想起来了自己听过百慕大魔鬼海域的传闻,心里不禁一颤,这事怎么还跟自己的爷爷有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