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远古威胁(起)

    更新时间:2015-11-12 12:44:47本章字数:3350字

    老苏的家乡叫根河,是大兴安岭的余脉,那里群山交织纵横,有着大片的原始森林。没入伍之前,他在内蒙也算是一号人物,善使飞刀,百步穿杨,是森林中有名的猎手,被称为“须该苏赫巴鲁”,意思是森林猛虎。

    苏赫巴鲁下车之后,瞧了瞧渐渐逼近的墙壁,也没思索。立即从武装带中拿出了三枚手解放军制式822手雷,这种手榴弹威力不小,内装钢珠,爆炸半径足有7米。老苏将三枚手雷绑在一起,做了个集束。

    王庞清在车里看到苏赫巴鲁拿出手雷来,心里有些害怕。他以为老苏看一行人求生无望,要自行了断,做了一枚光荣弹。他叹了口气,说道:“老苏,我真是佩服你们这些当兵的,连死都死的这么光荣。”

    苏赫巴鲁一听,吐了一口吐沫:“王工,你这还真是想多了。要不是不想死,就赶紧下来帮我,少在那边扯犊子”

    说完,苏赫巴鲁四指压住保险片,另一只手拽下拉环,大胳膊一挥,向着车头的前方,将集束手雷抛到了二十米开外。

    “通”地一声巨响,手雷爆炸,火光冲天,尘土飞扬,地上被炸出一个浅坑。苏赫巴鲁再次将手雷集束,向着地上的浅坑扔了过去。

    这时欧阳在车里“哦”了一声,便说:“看来我的祈祷起作用了。”

    王庞清瞪了她一眼,说道:“我看啊,老苏八成是吓傻了,怎么还扔起手榴弹了,还有你,大妞,你也差不多。”

    欧阳说道:“并不是那样的,他在挖洞啊。根据之前的观测,那堵墙只是沿着地面行进,连地上的石头都不碰,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是什么,但是我们挖个洞,藏在地下估计还有一线希望。”

    王庞清眨了眨眼睛,将信将疑:“这能管用吗?老苏不是说那堵墙接近地面的位置,都变成融化的蜡嘛,那肯定是个流体,我们藏在坑中,还是会找到我们,没准就把我们给推出来了。”

    欧阳点了点头:“也终于说了句有用的话。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用土把自己埋起来,那堵墙一定发现不了。”

    王庞清一听,不自觉地交出了声:“什么?这意思我们要自己把自己活埋?”

    欧阳叹了一口气:“现在只能这么一拼了。”

    二人来不及再交谈,旋即下车,跑到苏赫巴鲁身边,一问之下,正如两人刚才推测的那样,苏赫巴鲁正在用手榴弹炸开戈壁表层的砂石。他身上的手雷已经用光了,就跟司机小刘要了几枚,远处的浅坑已经初具规模,约莫有二十公分深度。

    众人看了看侧面的标识已经距离他们不足15米了,连忙从后备箱拿出一把工兵镐、两把工兵铲、防毒面具、一背包干粮、水壶、还有用来苫盖吉普车的大型遮雨布,小刘也被叫下了车,几个人拎着高光手电,跑到浅坑的位置,动起手来挖坑。

    苏赫巴鲁将遮雨布平铺在地上,王庞清和小刘各自拿了工兵镐与工兵铲,开始掘土。欧阳将活土铲到一边,苏赫巴鲁连忙制止了她,说道,这些土还有用,一定要放在遮雨布上边。这时的工具已经用尽,苏赫巴鲁无奈只能讲军刺装在枪头,帮忙翻土。

    夜色越来越深,气温骤降,几个人干得大汗淋漓,也不觉得冷。一边挖坑挪土,余光盯着绿布团,真的是越来越近了,现在墙壁距离他们不足10米了。

    坑的深度大约有五十公分,苏赫巴鲁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止,带上防毒面具,平躺在坑里。尽管这活埋看起来不靠谱,而且风险极大,却是如今唯一的出路。退一万步说,比起被压成肉饼,或者被碎尸万段,这或许还能死的体面点。

    王庞清也来不及细想,纵身跳下坑中,找好位置躺定。因为时间匆忙,这个坑挖的很不规则,宽度只能并排躺下两个人,那四个人势必要分成两层,有人在底层,其后的人趴在他们上边。

    在王庞清躺好之后,小刘也连忙跳了下去,也为心里紧张,落地不稳,摔了一个跟头,他连忙爬起来,在王庞清身边躺好,浑身不停地哆嗦着。

    欧阳看了看坑里的两个人,有点犹豫不决。虽然她带着防毒面具,王庞清也能猜到其脸上的表情。她如今一定是秀眉紧皱,而且心里还在咒骂。

    她是个爱干净的人,没想到要自己高傲的躯体居然要贴着这两个窝囊废。她似乎在选择,到底是小刘干净一点,还是王庞清身上的臭味少一点。王庞清看了看身边吓得快尿裤子的小刘,心里暗喜,看来这欧阳大妞一定会投入自己的怀抱,这个真不赖,临死还有艳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这时苏赫巴鲁在后边大喊:“干啥呢欧阳博士,别愣神啊!”

    欧阳连忙顺着坑壁滑了下去,看了看王庞清,最后还是选择了小刘,尽管如此她也是蜷缩在小刘和坑壁的缝隙中,侧着身体,面对着泥土。

    王庞清心里有些失落,但也没怎么在意。

    苏赫巴鲁看他们都已经躺好,先把他们的防毒面罩另一端的管子固定好,这是他们保障他们在地下呼吸的唯一气口,而后将食物包和淡水罐子,以及其他一些工具一股脑抛下坑里来,这些东西一个个都砸在王庞清身上,痛得他大叫。还没等他骂出声来,苏赫巴鲁就开始讲遮雨布上的泥土推下坑来,不一会王庞清等人就被泥土薄薄地盖了一层。

    苏赫巴鲁眼看着绿布团距离自己不足5米,后方的吉普车已经被墙壁向一根方尖碑推动过去。他在手里吐了一口吐沫,加紧向坑里填土。如果这些泥土不能覆盖众人,那这样的努力就是徒劳的。

    苏赫巴鲁挥动工兵铲,累的大汗淋漓,头上的汗水在手电强光中冒出白气。此时,墙上的飞刀离自己肩膀只有20公分了,他心知不能在稍作停留,于是弃了工兵铲,双手扯住装满泥土的遮雨布,纵身一跃……

    王庞清感觉身上的土越来越厚,身体几乎都动弹不得,他正想用力扒开脸上的泥土,还没伸出手,眼前一下子就变成了漆黑一片。他觉得头上阴风吹过,紧接着,一块大石头一样的东西,重重地砸在自己身上。

    他嗓子眼一甜,差点晕过去。伴随着这块大石头,一方沉重的泥土劈头盖脸地进入坑里。王庞清只感觉肚子一扁,肋骨都快被压折了,他呼吸困难,眼冒金星,大喊:“压死我了!我要出去!”

    说着,他就探出手去,一下子就摸到自己身上有一个人,原来不是什么石头,是大熊一样的苏赫巴鲁跳了下来,重重地落在了自己身上。

    王庞清骂道:“你个狗日的老苏,要砸死我啊。”

    他带着防毒面具,又被泥土深埋,声音闷了吧唧,苏赫巴鲁没有听清,以为他在欢迎自己回来。他拍了拍自己身下的泥土,说道:“王工老弟,我一点事没有,可惜了那辆吉普车,肯定是完犊子了。”

    王庞清听他这么说,鼻子都气歪了。他心里暗暗叫苦,欧阳大妞也是的,怎么就不自觉一点,躺在自己身边,这不就免去了这无妄之灾?苏赫巴鲁身高接近两米,膀阔腰圆,少说也有200来斤,这一下子砸的真是不轻,肯定砸出内伤来。

    他这样想着,就听见地面上的吉普车“咔嚓咔嚓”地发出金属受力变形的声音。他知道那堵透明的墙壁已经将吉普车压在了方尖碑上,现在肯定变成了一副铁皮子。这么想着,他心里也就不再那么抱怨了,他将这些话,一句一句地说出来。

    欧阳这时呼吸急促地说:“先别高兴太早,我们这样做也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那个墙壁来历不明,透着诡异的氛围,谁知道我们会不会发现,会不会被从土里掘出来?”

    王庞清一听,手心立即冒汗,他不敢再说话,闭上眼,听着地面上的动静,心跳越来越快,在无边的黑暗里,他的身体都有些微微发抖。

    过了几分钟,相安无事,众人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苏赫巴鲁笑了一声,说道:“哎呦我的妈呀,那玩意应该是过去了吧。”

    王庞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道:“要不是苏赫巴鲁想出这个办法,此时此刻,咱们呐,早就去阎王爷那报道了。刚才险些把我给砸死,不过我原谅你了。”

    苏赫巴鲁解释说道,东北的深山里有一种毒雾,叫做“林瘴”,是森林底部经年的枯枝败叶腐败散发出来的毒气。这种毒气随风飘散,移动速度极快,人一旦嗅到立即就会休克死亡。苏赫巴鲁就遇到过“林瘴”,好再他及时找了一个水潭,跳了下去,在水中憋着气坚持了几分钟,这才躲过一劫。

    刚才看到众人已经放弃希望,略一踌躇,就想起了这件事,于是故技重施,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幸亏他们带有长管的防毒面具,要不然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了。

    王庞清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看来他们是活下来了。估摸着时间,那堵墙似乎已经过去了,不知道透明墙壁和方尖碑之间有什么联系,也清楚那堵墙是不是能把方尖碑推到,如果这样的话,那可太好了。但是外边一点响动都没有,八成这样的好事并没有发生。

    几个人在沙土里埋着,身体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再不上去,恐怕不闷死,也得给压死,于是苏赫巴鲁顶着遮雨布就要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欧阳突然小声地说道:“你们发现没有,我们在正在下沉啊。”

    王庞清一听,刚刚平静下来的心脏又开始狂跳起来,怎么特么的又出事情了?

    还没等众人去检查欧阳的话,只觉得身下一空,一行人真就是陷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