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 远古威胁(承)

    更新时间:2015-11-12 13:25:12本章字数:3372字

    一行人毫无预兆地掉下了巨大的坑洞中,都是摔得七荤八素,眼前金星乱冒。在地上躺了好久,才挣扎着能说出话来。

    体质过人的苏赫巴鲁给大家粗略地检查了一下身体,王庞清和欧阳只是擦伤,并无大碍,但是身体瘦弱的小刘已经摔晕了过去。苏赫巴鲁把自己的军用水壶拿出来,给他喂了一口水,也就渐渐苏醒过来。

    大家开始整理同他们一起掉下来的装备,装干粮的野战背包倒是没事,但是储水的塑料桶摔破了,里边的淡水洒了一地。其他的东西,只找到一台高光手电,两把突击步枪,一把弯掉的工兵铲,庆幸的是,在野战背包中,他们找到了一盒固体燃料。

    几个人点燃了固体燃料,围在一起吃了一点干粮和罐头,因为没有水,谁吃的也不多。吃完之后,三个人开始分析如今的处境。

    他们身处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中,看起来像个地质岩洞。这个岩洞空间广阔,有七八米高,宽度在三四十米的样子。洞顶上倒立着许多石钟乳,欧阳判断其地质年代不下百万年。苏赫巴鲁拿出指南针确定方位,整个岩洞的走势呈南高北低,他们摔下来的地方就是地势最高的位置,再往北走十多米,就是这个岩洞的尽头。

    几个人商议如何离开。虽然身处岩洞的最高位置,但是距离头顶掉下来的那个大洞,还是有五六米的垂直距离,出发时带来的绳索落在了吉普车里,现在想原路返回,难度堪比登天,这条路算是走不通了

    王庞清望着头顶他们掉下来的大洞,心里还是有点惊魂未定,想起之前一连串的遭遇,一个不留神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如今局势算是稳住了,就感觉身体无比得沉重。

    根据欧阳的推断,整个岩洞里空气潮湿,洞顶的石钟乳上偶尔会有水滴下来,洞壁的表面长有苔藓,说明这个地下空间里空气新鲜,应该在黑漆漆的北面,有通风漏气的地方。最后决定,等众人体力恢复,就沿着洞穴查看一番,试试能不能找到出口。

    王庞清听着欧阳说着关于岩洞的知识,心里感到奇怪,便问道:“我说欧阳大妞,你不就是个计算机博士吗?怎么懂得这么多?计算机你也懂,考古你也懂,地质你也懂,你是活的百度百科吗?”

    欧阳双臂抱膝,冷笑了一下:“那算个什么,我有五个博士学位。”

    王庞清一听,心里感到惊讶。一般人一辈子能弄一个博士学位就了不起了,这个大妞居然号称有五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不由自主地打量了她一翻,这个大妞大胸细腰大长腿,算是个美人,此时虽然满脸泥土,但是难掩眉宇之间的傲气和英气,不知不觉就看入了迷。

    欧阳见王庞清盯着看,自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秀眉一皱,伸腿就踢了他一下。

    随即说道:“我还是空手道黑带,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王庞清撇了撇嘴,挪到了苏赫巴鲁的身边。

    几个人又说起了小黑的事情,都为他的牺牲感到惋惜。王庞清虽然没跟他说过话,但觉得好歹是同一小队,也算是有缘,便说了几句缅怀的话语。

    商议结束,几个人都觉得困意袭来。这一天之中,几番死里逃生,早就累得筋疲力尽。当下决定,先行休息,等体力恢复,再行上路。

    苏赫巴鲁为了节约固体燃料,将火势调到最小。先由自己守夜,并照顾伤重的小刘,四个小时后再换其他两个人。

    小刘虽然醒了过来,却不说话,愣愣地看着火堆,大口大口地喘气,苏赫巴鲁认为小刘可能摔坏了内脏,多半是肺。欧阳见小刘气息不顺,就搬来了一块大石头,将小刘的脑袋垫高,果然起了作用,小刘昏昏睡去了。

    欧阳嫌地面太脏,将装着军刺的突击步枪插在地上,她背靠着步枪,也睡了过去。

    王庞清看众人都睡了,也顾不得地面潮湿,枕着野战背包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王庞清突然被苏赫巴鲁叫醒,原来换班的时间到了。

    王庞清极不情愿地坐起身来,接过了苏赫巴鲁手里的枪。苏赫巴鲁嘱咐道:“烧完六块燃料,你再叫我。”

    王庞清骂骂咧咧,没等抱怨几句,就听苏赫巴鲁已经躺在地上,鼾声如雷了。

    王庞清叹了一口气,见到火堆快要熄灭了,又向其中投了一块固体燃料。

    一阵冷风吹来,王庞清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借着火光环视整个岩洞,除了这一豆火光,岩洞的大部分空间都是黑漆漆的,犬牙交错的石钟乳在墙壁上投下巨大的影子,奇形怪状,随着火焰的跳动而闪烁不定。他心里有些发毛,向着苏赫巴鲁凑了过去。

    一沾苏赫巴鲁的身体,一股透心的凉意就传遍了全身。他赶紧爬起身来,摸了摸苏赫巴鲁的身体,一摸之下,后背上就起了一层白毛汗,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苏赫巴鲁已经死了,而且身体早已经冰冷僵硬!

    王庞清心下大骇,怎么可能?苏赫巴鲁不是刚刚才叫醒自己,然后睡下的吗?怎么会这么快就死了?

    他吓得浑身发抖,赶紧跑到欧阳身边,试图叫醒她。哪知一碰,原来背靠着突击步枪的欧阳,直直地倒在了地上,看样子也是死去了多时。

    王庞清吓得大叫:“欧阳!老苏!你们,你们怎么了?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就在这时,一直冰冷的手搭在了他的肩头,王庞清回过头一看,这个人是小刘。

    小刘面色苍白,瞳仁中灰蒙蒙。慢慢地将毫无血色的嘴唇,凑到王庞清的耳朵上,轻轻地说:“我们都死了,你什么时候来?”

    王庞清“妈呀”一声推开小刘,向着北边无尽的黑暗中跑去,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小刘这时两只手也变成了脚,身体在地上爬行,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后。

    王庞清心里恐惧至极,哪敢再看?没命地在黑暗中夺路狂奔,跑着跑着突然撞到了一个东西,他眼前金星乱冒,恍惚中他看见跟前有一个巨大的人影。这个影子太大了,足有五六米高,他刚才撞到的地方正是影子的小腿。

    他的视野越来越模糊,最终变成了一片黑暗……

    “王工!王工!快醒醒!”苏赫巴鲁摇动着王庞清的肩膀,急促地大叫着。

    王庞清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欧阳和苏赫巴鲁的面庞映入眼帘。如今固体燃料的火堆已经熄灭了,全靠苏赫巴鲁手中的高亮手电照明。

    王庞清疑惑地看着他们:“你们,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欧阳面色沉重地说道:“没有,是你做噩梦了。快点起来,我们有麻烦了。”

    王庞清坐起身来,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他看了看四周,才确定刚才确实是做梦了。

    他缓了好一会,看着面色凝重的两个人,问道:“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欧阳的脸色苍白,说道:“小刘失踪了。”

    苏赫巴鲁这时略有歉意地说道,就在所有人都安顿好了之后,他一直在火堆旁警戒。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固体燃料就烧没了。为了节约手电的电量,他也没开手电,一直坐在原地抽烟。

    在点燃第二根烟的时候,映着打火机的火光,他突然发现小刘的身上有些奇怪。苏赫巴鲁用打火机照明,走了过去,一摸他的额头,发现他居然发起了高烧。苏赫巴鲁又喂了小刘几口水,这时才意识到小刘的位置好像动了,原来他平躺火堆旁,现在离火堆差不多有个一米的距离了。

    苏赫巴鲁有点纳闷,又看了看小刘头下还枕着那块石头,也就放心了,以为是小刘闲挨着火堆太热,醒来的时候自己挪了挪位置。

    他又给小刘喝了点水,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苏赫巴鲁准备叫王庞清换班,于是打开了高亮的手电,此时却突然发现,地上少了一个人,小刘不见了!

    于是他赶紧叫醒了欧阳,两人在火堆周围勘察了一番,最后发现一条歪歪斜斜的印迹,向着北边无边的黑暗中延伸开去。这时就听见王庞清大喊他俩的名字,于是也就叫醒了他。

    苏赫巴鲁说着这里,心里很是自责,如果自己能过在用心一些,小刘也不会失踪。

    王庞清听到这里,心里不免升起一阵寒意,他就讲自己的梦境讲了出来。其余二人听完也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王庞清哆哆嗦嗦地说:“我说老苏,大妞,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我怎么觉得小刘像是被我梦见的那个大个子鬼拖去了。”

    欧阳白了他一眼说道:“什么鬼不鬼的。小刘只会说通用语,他说的话你肯定听不懂,你就是在做梦,懂吗?年纪轻轻就这么迷信。”

    王庞清还是惊魂未定,他看着周遭漆黑的岩洞说道:“我说,我们是不是已经死了,这里就是,就是阴曹地府啊。”

    苏赫巴鲁说道:“哎呀王工,你怎么比我们那嘎达的老妇女还迷信,你真的是做噩梦了,从你睡下到现在也不到4个小时,我没找你换过班,再说了,那些固体燃料啊,顶大劲儿能烧两个小时。哎呀,还是年轻,没啥经验。”

    欧阳也说:“这里就是新疆戈壁地区的地下岩洞,在20世纪六十年代这个地区就发现过地下空间,你不要鬼迷心窍了。快点起来整理一下,我们要去找小刘了。”

    听他们这么说,王庞清稍微安心了一些,他和其余两人一同整理装备,就在出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欧阳的屁股上沾了一团馒头大小的东西,居然在慢慢向上移动!

    他走过去,摸了一下,那东西硬邦邦的。

    欧阳很快发现了他,回手就是一嘴巴,骂道:“你这人怎么回事,耍流氓吗?”

    王庞清结结巴巴地说:“不是,欧阳,你,你腰上趴着一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