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 远古威胁(转)

    更新时间:2015-11-13 12:00:00本章字数:3336字

    苏赫巴鲁也“哎呀”一声,说道:“王工说的对啊,还真有块石头!”

    欧阳张大了嘴,伸手往后腰上一摸,奇怪地说:“咦,还真有一块石头。”

    她手中用力,试图将石头拿下来。但任凭她如何使劲,后腰上的石头就是纹丝不动,仿佛粘在了她的衣服上一样。

    其余二人看到如此情景,也过去帮忙。王庞清因为刚才吃了欧阳一巴掌,脸上还是火辣辣的,此时不敢上手。苏赫巴鲁探了探石头的大致情况,说了句“欧阳博士,得罪了”,便用老虎钳一样的双手抓紧石头,浑身用力一拽。

    只听“刺啦”一声,石头连着欧阳的一块上衣被扯了下来,漏出里边粉色的T恤。

    王庞清差点笑出声来,欧阳这样一个体体面面的人,如今不单单是蓬头垢面,而且衣衫褴褛了,这与她的气质出现反差的笑点,着实令人发笑。

    欧阳狠狠地瞪了王庞清一眼,没有说什么。众人开始研究起苏赫巴鲁手里的石头来。

    这是一块馒头大小的石头,质地均匀,其上纹路纵横,黒中透着熹微的蓝光。单从表面上看,这块石头与洞壁上的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有少许的深蓝色花纹。几个人看了一番,也没讨论出个结果

    王庞清仗着胆子将刚才石头从欧阳的屁股爬到腰上的事说给两个人听。欧阳听完又剜了他一眼,从苏赫巴鲁手里接过石头,一边自己观察,一边说道:“这事是有点蹊跷,石头怎么会爬到人身上,还粘在我的背后。”

    王庞清打趣道:“要我说啊,这就是块神石。女娲补天的故事都听说过吧,没准这就是补天时候留下来的。听说这石头有灵性,没准咱们这块,还是个公的。”

    苏赫巴鲁听完笑了笑:“我们老家那嘎达,我听我们那嘎达老人们说的,山上有石头会唱歌。后来还请了专家,说那是火山石结构挺复杂,风一吹就有响动。”

    王庞清一听来了劲:“看吧,这也不是没有过石头成精的故事,西游记里孙悟空那不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们得好好带着这块石头,没准里边就有一个孙悟空。”

    欧阳没有搭理他们吹牛打屁。她将石头翻来覆去地查看,一接触从自己身上撕下来的那块布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指像是被烫了一下,手里一抖“啊”地一声,将石头扔在了地上。

    其余两人问道怎么了,只见欧阳掏出了手卷,一边擦手,一边小声地说:“石头里边,有东西。”

    “啊?真有个孙悟空?”苏赫巴鲁赶紧将突击步枪的枪口对准地上的石头。

    欧阳定了定神说道:“不是,里边有小虫子。”

    王庞清走上前去,用工兵铲将石头翻了个,刚才还光滑洁净的石头表面,此时包裹了一蹦墨黄色的黏糊糊的液体,想必刚才欧阳用手卷擦手,就是这些粘液弄到了手上。

    他抬起头看了看欧阳,问道:“这石头还会撒尿?”

    欧阳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清楚,你把它砸开看看。”

    王庞清仗着胆子,抡起工兵铲,在石头上狠狠地砸了一下。

    石头应声开裂,一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小虫,从裂开的缝隙爬了出来。

    那小虫爬行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爬到了王庞清的脚下,王庞清觉得恶心,一铲子就把小虫拍瘪,暗黄色的体液流了出来。地上的石头被小虫的体液灼烧出一个小孔,还“呲呲”地冒着白沫。

    王庞清皱了皱眉,觉得奇怪,便俯下身去要查看一番。

    此时就听见欧阳大喊:“别碰那东西,那是酸!”

    王庞清一听到有危险,立马退了几步。

    欧阳说道,刚才她的手指碰到了绿色的粘液,就被灼烧了一下,她那时并不确定粘液的成分是什么。如今看到地上的石头被腐蚀,马上就确定那肯定会死某种生物酸。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石块的缝隙中不断地有小虫子爬出来,不一会,地上就已经黑压压的一片了,正向着他们跑过来。

    王庞清来不及细想,冲上前去,挥舞工兵铲,连续在地上拍打,不一会,地上满是绿色的粘液,“呲呲”的响声不绝于耳。

    苏赫巴鲁这时也走上前去,他没有工具,只靠着脚上的军靴乱踩,地上噼里啪啦地乱响,地上的绿水也来越多,原本好好的石头地面,如今已经千疮百孔。

    踩了好久,石头中再也没有小虫子爬出来,两个人才停止了捕杀。此时,王庞清手里的工兵铲已经被腐蚀得不成样子,苏赫巴鲁的军靴底,也已经凹凸不平。

    王庞清退到一边说道:“我说欧阳,幸亏我发现的早,要不然这些虫子就要在你身上撒尿了。”

    欧阳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是啊,这些小虫实在太可怕了。”

    苏赫巴鲁在地上擦了擦鞋底,说道:“欧阳博士,你说这些虫子是什么?”

    欧阳顿了顿说道:“这些有点像‘食髓虫’。是地球上古老的昆虫,在人类出现以前它们就存在了,如今早就不存在了。在20世界七八十年代,罗马尼亚山区和智力海岸线附近都发现过它们的遗骸。没想到,在这新疆的地下,居然还有存活。”

    王庞清问道:“这些虫子为什么呆着石头里,真是怪异。”

    欧阳解释说:“据我推测,那块并不是石头,而是‘食髓虫’的卵,它们在这里沉睡了几百万年,不知道因为什么苏醒过来了。”

    苏赫巴鲁这个时候一拍脑门,说道:“哎呀,我知道小刘是怎么失踪的了。他不是枕着一块大石头吗。我寻思着,他一定让那块石头拖走了,这个小伙计,真是倒霉啊。”

    欧阳此时也点了点头,略带愧疚地说:“都是我不好,给他找了一块虫卵。根据一些考古发现表明,这些虫子的攻击办法,就是大型动物的鼻孔钻入,然后进入大脑,吸食其中的脑髓,‘食髓虫’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王庞清心里一惊,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想到刚才自己就躺在潮湿的地上睡觉,现在心里有些后怕。他借着手电的亮光,环顾这个黑漆漆的洞穴,不禁觉得周身一冷。

    就在这时,苏赫巴鲁皱着眉头小声问道:“我说王工,欧阳博士,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王庞清侧耳倾听,便真的听见一阵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像是石头破裂的动静,虽然细小,但很清晰,一阵一阵,此起彼伏。

    苏赫巴鲁将手电在四周的岩壁上晃了晃,众人发现洞壁上大块的岩石此时正在开裂,剥落,“咔嚓咔嚓”的声音就是来自这里。

    此时,眼尖的欧阳忽然惊叫起来:“你们看,岩壁上的石头在动!”

    王庞清定睛一看,只觉得头皮发麻。黑黝黝的石壁之上,点缀着无数块黑里发蓝的石头,有大有小,全部裂开缝隙,一只只黑色的小虫,正从里边爬出来!无数的小虫彼此交叠,黑压压的一片,布满了整个一面墙壁,何止有千万!

    “食髓虫”群迅速移动,汇成一道黑流,急急地向着三人冲了过来!

    众人健壮,哪敢在稍作停留,拔腿就向着北边的黑暗中跑去。王庞清跑在最前面,他心里向着那些黄色的脓水,心里实在害怕,只怪爷娘少生了两只脚,没命地向前跑着。

    欧阳跟在他的身后,她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发现苏赫巴鲁还在试图捡起地上的野战背包,于是大喊道:“快跑了,不要管那些东西!”

    苏赫巴鲁还想尝试,端起枪对着虫潮就是一梭子,地上很快留下一滩滩黄水。子弹对于数量如此庞大的虫群根本就是捉襟见肘,他骂了一句,不敢再停留,也跟着欧阳跑了起来。

    在高光手电的照耀下,众人都是没命地向着无边的洞穴深处跑去。王庞清逃跑心切,在漆黑的洞穴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摔倒了好几次,被锋利的石块划破了大腿,他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就地起身,继续奔跑。

    他身后的欧阳跑了一会,体力有些跟不上,再加上脚下的路看不清,一下子跌倒在地,她没有王庞清那样幸运,只是擦破了皮,而是脚腕子插在石头缝里,崴了脚。

    后续跟来的苏赫巴鲁见状,立即赶上来试图搬开石头,用手电一照之下,却发现那是一块巨大的岩石,苏赫巴鲁试了几次,那石头居然纹丝不动!

    眼见虫潮就要到来,欧阳说道:“你不要管我了,逃命去吧,这样我们都得死。”

    苏赫巴鲁太阳穴上青筋暴起,咬着牙说:“那咋行,我的使命就是保护你们。这石头太大了,我一个人搬不动啊。”

    说着,他就对着跑出去快一百米的王庞清喊道:“王工!回来!欧阳卡住了!”

    王庞清只顾着自己跑,也没向后看,突然发现手电的光芒消失了,又听见苏赫巴鲁叫自己的名字,心里一阵埋怨,这样的紧急关头又出叉子了。

    他看了看前方的无边黑暗,又想了想欧阳和苏赫巴鲁,咬了咬牙,暗骂了一句,便转身跑了回来。

    苏赫巴鲁和王庞清两人用力,一起搬开了石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虫群,也来不及细想,苏赫把枪交给王庞清,背起欧阳,一行人继续往前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后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变小了。王庞清就觉得肺里被巨大的抽风机抽干了空气一样,窒息得难受,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用尽了,奔跑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苏赫巴鲁背着欧阳,很快跑到了他的前边。

    他只觉得胸中难受,嘴里竟涌上来一股甜丝丝的液体,他也顾不上细想,就吐了出去,用手擦了擦嘴,继续跑起来。

    没跑两步,就发现苏赫巴鲁呆呆地站在前边,穿着粗气骂道:“妈了巴子的,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