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 远古威胁(合)

    更新时间:2015-11-13 20:00:00本章字数:3085字

    王庞清停下脚步,向前望去,借着高亮的手电光,就看见眼前居然是条宽阔的地下河!这条河足足有十几米宽,河面平稳,没有一丝波澜,只是静静地流淌,难怪在远处听不到流水声音。

    苏赫巴鲁说,所谓静水流深,看着河面的样子,这条河肯定不浅。就算是这样,也得冒冒险。苏赫巴鲁当下就脱了上衣,准备游泳过去。

    欧阳此时说道:“你们不用管我,我是游不过去了,你们俩先走吧。”

    苏赫巴鲁嗔道:“咋就游不过去,我背着你,一点问题没有。”

    此时,身后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清晰起来,开来虫潮已经逼了过来,苏赫巴鲁用手电向后一照,在不足30米的地方,虫潮犹如漆黑的浪头一样,向着众人扑了过来。

    王庞清此时都快要哭出来了,一脸懊丧的表情说道:“我,我,不会游泳啊。”

    苏赫巴鲁急的脖子上青筋暴起,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这可咋整啊!”

    他的着急并非没由头,如今的局势,欧阳扭了脚,王庞清不会水,就是要靠苏赫巴鲁一个人分别背着王庞清和欧阳游过河,但是一次只能带一个人。这往来的时间内,虫群必然会到达河边,那个留在岸上的人肯定就成了虫子的美餐。这是个二选一的两难抉择,委实难坏了苏赫巴鲁。

    欧阳早就看透了情形,说道:“你快带着王工一起过河吧。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了。”

    苏赫巴鲁急的在地上踱步,他望着渐渐逼近的虫群,嘴里小声念叨着:“长生天呐,成吉思汗呐,村里的老毕力格呐,我现在该咋办啊!”

    看到如今这般形势。王庞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顿了顿,说道:“老苏,你带着大妞走吧。大妞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科学家,而我,我其实就是个小混混,以前冒名顶替,才被冷冻的。你快背着她过河吧。”

    此言一出,苏赫巴鲁和欧阳都是心里一惊。欧阳没想到事到如今,王庞清自己说出了这个秘密,不禁心里深深地自责起来,毕竟这次探险,都是自己坚持的结果。

    苏赫巴鲁一听,狐疑地打量了一下王庞清,又看了看欧阳,一时之间弄不清楚状况。他认为这是王庞清紧要关头的说辞,目的就是就是为了其他人能够逃生。

    王庞清看到了苏赫巴鲁眼中的犹豫,便说:“老苏,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这一辈子就会打游戏,最后阴差阳错地被当做科学家冷藏起来。其实,其实这个世界上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不像你们俩,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你要是不信,你可问问欧阳。”

    苏赫巴鲁又看了看后背上的欧阳,欧阳没有说话,低下了头去。

    苏赫巴鲁重重地“唉”了一声,他看了看王庞清,舔着嘴唇,想说点什么,但是张不开嘴,他想下河,却挪不动脚步。

    说话间,虫群已经逼近,离众人不到十米了。王庞清深吸了一口气,拉开枪栓,对着疯狂涌来的虫潮就扣动了扳机。虽然他们有开过枪,但是在以前的游戏经验中,已经估摸得八九不离十,没想到这个开真枪的机会,一直等到自己临死前。

    很快一梭子子弹打完了,王庞清知道大限已到,大喊:“老苏,快走吧!”

    苏赫巴鲁大骂了一句“操”,眼圈有些泛红。从武装带里拿出一个手雷,这还是属于小刘的东西,他将手雷塞给王庞清,也没有说什么。

    王庞清知道这是一颗光荣弹,他接过手雷,对着苏赫巴鲁点了点头。

    他将手中打完子弹的突击步枪向河中一掷,挺身向前,拿着手雷向着虫群缓缓走去。

    突击步枪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啪嗒”一声,却没有掉在河里,而是悬在了半空!

    几个人都是觉得怪异,楞了一下。

    欧阳这时候大喊道:“那里有座桥!快上桥!”

    苏赫巴鲁想都没想,背着欧阳就向着突击步枪跑去,在踏入水中的一瞬间,他咽了一口口水,最后还是踏了上去。

    她没有掉入水中,虽然看着脚底下什么都没有,带踩上去,确实实实在在的如履平地。苏赫巴鲁也顾不上细想,连忙往前走了几步,惊奇地叫到:“我了个长生天啊,这真是个桥啊!”

    他加快几步,捡起了地上的突击步枪,走到两岸之间,回头招呼王庞清:“王工!快来,这里真有桥啊!”

    王庞清顾不得身后的虫群,一股脑跑到隐型的桥上,桥下的流水清晰可见,自己此时就是身处半空之中。

    几个人喜出望外,急急地跑过了河,一到对岸,还没顾得上高兴,就发现虫群已经匆匆下水,像是要游过来。一些眼尖的虫子则跟随三个人也上了桥,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眨眼之内,就已经过了三分之一的距离。

    苏赫巴鲁当机立断,跟王庞清说道:“王工,赶紧炸桥!”

    王庞清笨手笨脚,弄了好一会,也没弄懂这个手雷究竟怎么用。

    苏赫巴鲁和欧阳面面相觑,这个小子刚才不是还要拿着光荣弹炸虫子吗?原来连手榴弹都不会用啊。

    苏赫巴鲁不由分说,夺过王庞清手里的822式,拉了保险环就向着仿佛飘在空中的虫群掷去。

    “轰”地一声,无形的桥当即被从中炸断,虽然看不到碎片,但能听到沉重的东西入水的扑通声,正在急忙冲过来的虫群没有了依托,也是一股脑掉入了河里,不见了影踪。

    虽然如此,三个人还是不敢怠慢,顾不上休息,又开始向前跑起来。

    苏赫巴鲁一边跑一边说道:“王工,你也算是条汉子啊,手雷都不会用,刚才是咋想的挺身而出?。”

    王庞清干笑了一声:“我那时说的,就是我当时想的。也不知道是哪条筋搭错了。”

    欧阳说道:“每次都看你贪生怕死,遇到危险总是第一个跑掉,没想到生死关头还挺有男人气概的。”

    王庞清顿了顿:“唉别说这些了。老苏,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是不是要给胡主任打个报告,告诉他实情?”

    苏赫巴鲁沉默了好一会,才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哪怕长生天塌下来,你王工就是王工,别人不认,我认。咱们呐,是生死之交,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好安达。”

    安达在蒙语里就是“朋友”的意思,这可不是广义上的好朋友,只有那些共患难的人才能成为“安达”,有点异姓兄弟的意味。

    王庞清虽然不知道安达的意思,但心里还是热乎乎的,他觉得自己的新人生似乎刚刚开始,以往的混沌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此时苏赫巴鲁问欧阳说道:“欧阳安达,你咋知道刚才那里有桥啊,如果不是你,咱们真就是喂虫子了。我估摸着,就算在水里,那些虫子也能追上咱们。”

    欧阳说道:“我也就是那么一猜,没想到猜中了。以前在中东考古的时候,读过一些关于‘水晶桥’的记载,据说耶路撒冷的圣山上,就有一座这样的水晶桥。这种桥使用特殊的‘透明水晶’打造。‘透明水晶’矿产稀少,属于稀世珍宝。由于其内部的结构特殊,能够吸收大部分的可见光,再加上这种水晶本身就是晶莹剔透,清澈如水,成色好的内部没有杂质,就如同空气一样。”

    王庞清听欧阳这么一说,突然想起了戈壁滩上那座巨大的透明墙壁,会不会那座大墙也是这样的“透明水晶”制成的呢?

    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欧阳听完,打了个响指,说道:“对啊,我那时怎么没有想到呢?估计这里边一定有些联系。听说这样的水晶价值不菲,2011年市场价格大约是6000美元一克。真没想到在新疆戈壁之下,也有一座这样的桥。”

    王庞清砸了咂舌头,说道:“一克就是6000美元,刚才咱们炸毁的那座桥,少说也有个几吨重吧,真是糟践东西了。”

    苏赫巴鲁笑了笑:“王工安达,你说这个可真就是过时了。现在钞票都不流通了。大家的吃喝用度都是配给制的,有钱也花不出去。”

    他们边聊天边小跑,一直跑出了也不知道多少米,才停下来喘口气。王庞清向着身后侧耳倾听,窸窸窣窣的声响又传了过来。

    王庞清暗骂了一声说道:“看来啊,虫子大爷还是没哟放过我们。”

    这时,苏赫巴鲁手里的高光手电已经电力不足,光线也变得十分暗淡。几个人喝了点水,也顾不上休息,急忙往前跑去。

    没跑几步,手电的光亮越来越暗,最后闪了闪,完全熄灭了。众人心里都是一谎,在这黑暗无边的洞穴深处,没有了手电,那就变成了睁眼瞎。

    苏赫巴鲁拍了拍手电,扔在一边,骂道:“完犊子玩意,没电了。王工安达,你抓住我的手,我还有个打火机呢。”

    王庞清拽住苏赫巴鲁的袖口,一行人借着打火机微弱的火光,慢慢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欧阳指着前方说道:“你们看了没有,前边好像有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