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5 夸父神殿(转)

    更新时间:2015-11-16 12:00:00本章字数:3450字

    此时的三人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刚才是只是凭借着求生的欲望才走到这里,如今又看到了浮雕上如此颠覆世界观的内容,都是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苏赫巴鲁看了看表,从昨天下午在隔壁上遇到方尖碑开始,一行人一直都在疲于奔命,期间又没吃过什么东西,现在是又渴又饿,身上也脱了力。王庞清此刻才觉得肚子里空空如也,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他想找点东西吃,却意识到装食物的野战背包在逃跑的时候,落在了岩洞尽头。

    苏赫巴鲁在自己身上乱翻,终于在口袋里扯出了一块融化了半截的巧克力,这是他们仅剩的食物。苏赫巴鲁撕开了包装纸,剥去金属纸,将巧克力分给众人吃了。又喝了几口水,军用水壶已经空了。

    王庞清心里有点难受,他突然怀念起地下要塞里的各种罐头,尽管过去他对罐头食品充满鄙夷,但此时此刻,他决心不再厌恶那些铁盒里装的食物,就算是最难吃的黄桃或者橘子,如果摆在面前,他一口能吃十盒。

    吃完东西,他们检查了一下欧阳的伤势。她的脚腕子已经肿得很高,不得不忍着疼痛,将靴子脱了下来,虽然走不了路,但是没有骨折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欧阳还是对苏赫巴鲁和王庞清千恩万谢,说如果不是他们,自己早就成为了“食髓虫”的美餐。她温柔地看了看王庞清,想说一些道歉的话,毕竟自己之前没少欺负他,就在要说出口的时候,她皱起了眉头“咦”了一声,说道:“王工,你的嘴上怎么都是血?”

    苏赫巴鲁一听,心里有些着急,连忙走过去查看。不仅仅是嘴上,王庞清的下巴,脖子和手上都有黏糊糊的血迹。

    王庞清心里也是一惊,突然想到了在躲避虫潮追击的时候,他曾经一度胸中烦闷,最后还吐出一股甜丝丝的东西,难道那时候自己在吐血吗?难道是自己摔下来时候,摔坏了内脏?还是更早时候被苏赫巴鲁沉重的身体砸的?

    他将这些话说了出来,苏赫巴鲁听完表情有点凝重,说道:“王工安达啊,你这没准是跑炸肺了。我上学时候运动会,有个伙计万米长跑跑急了,一口血喷在地上就不行了。”

    欧阳也说:“很有可能是这样的,你毕竟解冻才一个星期,可能不适应这个时代的空气成分,身体的各项机能也许有点跟不上时代,再加上当时是惊恐之下的夺路而逃,很有可能炸肺的。”

    王庞清有点害怕,毕竟吐血不是什么好事。以前的电视里,吐血的人非死即伤,还少有人有好下场。他使劲咳嗽了一下,果然吐出来的东西,包裹着一层血丝。王庞清见状,脸色有些发白,问道:“我说欧阳,我这会不会马上死了啊。”

    欧阳说道:“也不见得,但是应该会危险,说不准是哪里的血管破裂。所以啊,我们必须早点离开这里。”

    苏赫巴鲁也说:“欧阳安达说的对,现在没吃没喝,王工安达又有内伤,就先别管这些浮雕和石像了。咱们先想办法出去,然后写个报告交给胡主任,让他来定夺。”

    欧阳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周遭的景物,点了点头。王庞清没有说话,他心里有点绝望的意思,毕竟此时自己是被困身处地下。这里空间广阔,道路纵横,也不知道从哪里才能走出去,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了内伤,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走出去的那一刻。

    其余两个人见状,也都是好言相劝,但似乎并没有起作用,王庞清情绪低落,使整个队伍的气氛都有些沉重,这让刚才发现未解之谜的惊喜一下自己冲淡了。

    三个人又休息了一会儿,为今之计,只有顺着宽阔的石板大道径直走过去,看一看那扇巨门后边是否会有出路。因为没有照明,苏赫巴鲁又从山体上挖下来几块蓝色的发光水晶,几个人分了,权当用作手电。这些蓝光虽然昏暗,但是好在能过照明,聊胜于无。

    他们走到黑石巨门的前边,发现两扇巨门已经被打开一个缝隙,这条缝隙不大不小,正好能供一个人侧身经过,但是相对于巨大的石门本身,这条缝隙就显得微不足道了。难怪一行人在远处并未发现。

    三个人相继从门缝进入了石门,举起手中的发光晶体。在灰暗的蓝色光芒造谣下,几个人才发现,眼前是一条宽阔的阶梯甬道。这条巨大的阶梯也袭承整个建筑的宏大特点,阶梯都是由巨大的黑石铺垫,每一根足有七八米长,两米多宽,向上延伸,似乎无穷无尽。

    三个人也没交谈,径直地沿着阶梯向上攀登。欧阳趴在苏赫巴鲁的背上,不断地用蓝色晶体的光芒查看四周的墙壁,发现其上都刻有巨大的衔尾蛇浮雕。这些衔尾蛇的身体一环套着一环,连续不断,沿着阶梯斜向上的方向延伸开去。

    王庞清查看着另一边的情况,与衔尾蛇相对地,另一边的浮雕是一个个巨人双膝跪地,双手上扬,似乎是下跪祭拜的姿势。

    几个人交换了意见。欧阳推测,阶梯两边的浮雕可能表现了“夸父族”对于衔尾蛇的崇拜,这段阶梯这么长,又这么高,对于下方的祭坛和广场来说,阶梯的尽头应该是整个地下建筑群的最高点。高就意味了地位和权势,如此说来,阶梯的尽头很可能就是供奉衔尾蛇的神殿。

    这些巨大的石头台阶相隔很高,足有五六十公分,虽说是“走”,其实就是“爬”,这样行进十分消耗体力。三个人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达了一块宽广的平台,再也爬不动了。

    三人决定停下来休息。这个平台其实也是阶梯的一层,只不过这一层的阶梯宽度很宽是普通台阶的四倍,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的两边,各耸立这一尊巨大雕像,雕刻着正常人大小的一条蛇。

    王庞清借着蓝光看这些雕塑蛇,它们的身体呈阿拉伯数字“6”的形状,下半身连同尾巴组成一个圈,上半身连同蛇头弯成弧形,向平台中心探出。这些蛇雕刻得栩栩如生,面目狰狞,吐着毒信。特别是圆睁的蛇眼,连瞳孔都雕刻得惟妙惟肖。如果不是在前方的祭坛见过那些巨人雕塑,王庞清恐怕要把这些蛇当做真的了。

    欧阳解说道:“这可能是衔尾蛇的变体,表达了巨人族对于蛇类的崇拜。虽然是变体,还是离不开封闭的圆形,所以这些毒蛇雕像的尾端仍然蜷缩为圆形。”

    苏赫巴鲁一直在背着欧阳,身体似乎有些吃不消。他从口袋里拿出香烟抽起来解乏,他看到王庞清一直闷闷不乐,便将烟盒和打火机扔了过去,说道:“来一颗,解解乏吧,”

    王庞清心里的确郁闷,想也没想,抽出一支烟,就在压动打火机的瞬间,只听“通”的一声,自己正上方的空气剧烈地烧烧起来,将整个甬道照亮得黄如白昼,不过还好,火焰那么一瞬就消失了。

    王庞清吓得将打火机扔了出去,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是不是被刚才爆炸给燎荒了,一摸头发还在,总算是放了心。随即大喊道:“我了擦,这怎么回事,老苏你的打火机是炸弹吗?”

    苏赫巴鲁摊了摊手:“那我自己点烟怎么没事呢?难道是鬼火,我老家那嘎达还真有鬼火。”

    欧阳也都是吓了一跳,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起火了呢,还只是那么一瞬。欧阳叫大家都不要动,她仔细地观察刚才着火的地方,注意到王庞清的正上方正是那些晶体照射出的蓝色光斑。原来几个人在休息的时候,将手中的发光晶体放在了地上聚在一起,蓝光四射,有的光斑就停留在王庞清的头顶上。

    欧阳回过头,看到自己身后也有光斑,便捡起了地上的打火机,她挣扎着站起来,对着自己身后的光斑点燃了打火机,只听“通”地一声,自己的身后果然再次燃烧起来,也只是一瞬,便消失了。

    王庞清和苏赫巴鲁有点摸不着头脑,觉得欧阳怎么一句话也不说,难不成疯了吗?

    欧阳没有搭理那两个人,眼睛直直地盯着地上的蓝色晶石,说道:“原来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更是着急,相问之下,欧阳解释说,那不是鬼火,只不过是由于氧气含量过高,在混合空气中的灰尘颗粒,引起的小型爆炸。

    王庞清擦了擦鼻子,问道:“氧气含量过高,怎么会啊,这里没有绿色植物,哪来那么多氧气?”

    欧阳指着地上的蓝色晶石说道:“我推测石头的蓝光会这造出氧气。尽管其中的原力不明,但刚才我的实验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有蓝色光斑的地方,氧气浓度一定很大。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整个地下空间空气如此清新。并且,我断定,那些‘食髓虫’并不是怕蓝光,而是怕高浓度的氧气。”

    她继续解释说,那些“食髓虫”的苏醒可能跟空气的充分含量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他们掉下来的前几个小时并没有从石卵中孵化出来。而是在一行人就地休息,并且升起了火堆之后才渐渐苏醒。人的呼吸和固体燃料的燃烧都会释放出二氧化碳,而那些“食髓虫”是因为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上升才渐渐孵化的。

    王庞清和苏赫巴鲁听完,都“哦”了一声,欧阳的分析很有道理。原来在刚才的祭坛广场并不是因为害怕蓝光,而是害怕蓝光制造的氧气。

    王庞清不由地赞叹欧阳:“大妞,五个博士学位真不是白拿的,关键时候真的有用,小生佩服,五体投地地佩服。”

    欧阳白了王庞清一眼:“你还是少说话吧,以免暴露自己不学无术的本质。”

    就在这时,苏赫巴鲁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二位安达,你们抬头看看,那两尊大蛇伙计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王庞清抬头一看,突然发现,刚才看过的蛇像,的确有点奇怪,可是哪里奇怪却说不上来。

    欧阳这时却小声说:“王工,那条蛇,好像盯着你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