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 夸父神殿(合)

    更新时间:2015-11-17 12:06:13本章字数:3094字

    听欧阳这么一说,王庞清心里那自是一惊。他连忙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尊蛇像,果不其然,原来盯着平台正中央的蛇眼,如今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看。他扭过了脖子去看另一边的蛇像,这一看不要紧,就在他目光射去的一瞬间,突然看到那用头刻成的瞳仁居然动了转动了一下!

    王庞清背上的白毛汗都下来了,他赶紧站起身来,将这些情况告诉给另外两个人。众人一听,哪敢稍作停留?急忙收拾东西,捡起了地上的蓝色晶体,向着无尽的阶梯上方每名爬去。

    爬了差不多十几阶,王庞清听到身后的黑暗中发出“卡拉卡拉”的声音,他心想不好,一定是那些蛇像的石刻也爆裂开来,这事之前遇到过,那些“食髓虫”的虫卵开裂就是这个声音,这次又是什么?要跑出来一群蛇吗?

    王庞清心里暗骂,妈的这个鬼地方,是个石头都能成精,如果自己能够活着出去,这辈子也不会再碰任何石头一下。

    他也顾不上自己的内伤,再次甩开双腿,双臂用力,一下子再次跑到了最前边。

    苏赫巴鲁和欧阳很显然也听到了石像剥落的声响,苏赫巴鲁咬了咬牙,背着欧阳连滚带爬地向上攀登。欧阳不时地举起发光晶体向身后照去,心里很害怕,但是蓝光所及的地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几个人都是拼了命地向上逃跑,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借着微弱的蓝光向前望去,前边黑咕隆咚地,似乎没有终点的样子。

    苏赫巴鲁和王庞清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已经支持不住了,抬头一看,眼前居然又是一个大平台。他们爬上平台之后,就再也爬不动了。欧阳警惕地向着下方的石阶望去,似乎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他们担心的毒蛇群也没有出现。

    王庞清剧烈地喘息着,发现这个平台和先前到达的那个几乎差不多,也耸立着两尊蛇像。这时他想起了地面上无穷无尽的方尖碑,心里突然一寒,会不会这条巨石阶梯也和衔尾方尖碑一样,是个无穷无尽的死循环呢?

    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其他两个人,欧阳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平台和之前的那个很不一样,这里的构造似乎有些粗糙,平台的平面也有些坑坑洼洼,不像之前的那个一般平整光滑。最显眼的就是这两尊蛇像,与之前的不同,这两尊似乎更高大但是做工更粗糙。”

    王庞清听欧阳这么说,稍微安心了一点。如果这里再是一套死循环,那一行人真的就是要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这里不同地上,黑咕隆咚不说,还暗藏危险。就算没有那些怪蛇,如今没水没粮,体力又透支得厉害,根本不用怪蛇来攻击,他们一会困在这里,渴死饿死或者活活累死。

    苏赫巴鲁此时说道:“王工安达你也别气馁,我刚才数了一下阶梯数,从上一个平台到这里,一共是64节,这比之前的那一段阶梯,少了很多。”

    欧阳这个时候喜出望外地说道:“64节?我数过第一段阶梯,一共是81节。后来因为一直顾忌后边的形式而没有数。现在看来,上边的一段应该有49节,台阶数应该是有规律的,这是一个阶乘函数。”

    网盘请听到这,长吁了一口气。这么说来,越往上走,每段台阶的数量都会相应减少,这个消息无疑是黑暗中的闪耀灯塔。如果只是这么埋头苦爬,过不了多久不把自己累死,也得因为无穷无尽的阶梯而憋闷死。

    就在这时,寂静的空气中,突然发出一串“呲呲”的声响。三个人一听,不禁心里一阵,这就是毒蛇吐信子的声音,难道毒蛇真的追上来了?

    三个人不敢怠慢,集合了所有的晶石,向着下方的台阶照去,可是在黝黑的台阶上,空无一物,哪里有蛇的踪影?

    找不到声源,三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王庞清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另外两尊蛇像,以为是它们发出的声响,他盯着看了好久,最后发觉那就是两块大石头,并没有什么异常。王庞清骚了搔后脑勺,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其他两个人。

    就在他转过头的档口,只见苏赫巴鲁和欧阳正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王庞清觉得奇怪,刚要说点什么,苏赫巴鲁此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顺势从背后拿出了一把飞刀,也是电光火石之间,苏赫巴鲁的飞刀就向着自己的脑袋掷过来。

    王庞清大惊失色,心中骂道,好你个老苏,这是要我的命啊。也来不及想太多,赶紧抱头蹲下。只听自己的头顶“噗嗤”一声,一个冰凉的东西掉在了自己的脖颈上。王庞清用手拽到面前,在蓝光的照射范围内一看,不禁心下大惊,居然是一条大蛇!

    此时的大蛇并未断气,苏赫巴鲁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劈手躲过大蛇狠狠地摔在地上。那条大蛇扭曲了几下,还试图逃跑。苏赫巴鲁举起突击步枪,用枪托将蛇头砸了个稀巴烂,墨绿色的毒药流了一地。大蛇受到了致命的创伤,身体疯狂地扭曲着,最终不动了。

    苏赫巴鲁将蛇身上的飞刀拔出,仔细地查看蛇尸。

    王庞清双手抱头,惊恐地看着苏赫巴鲁,又看了看地上的蛇尸,变天说不出话来。

    欧阳此时说道:“多亏了苏赫巴鲁的飞刀,要不然你的小命就没了。”

    王庞清此时才意识到,刚才苏赫巴鲁的飞刀并非是射向自己,而是为了结果自己身后的大蛇。他心惊胆战地看着地上的蛇尸,这条蛇的形象就是方才那个平台上的雕塑,没想到这里的石头真的能成精,塑像都变成了活蛇,想必刚才的“呲呲”声就是这个家伙发出的,难怪几个人找不到他的踪影,原来是躲在自己的身上。

    王庞清这样想着,浑身又被冷汗浸湿了,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并对着老苏说:“老苏,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

    老苏一听大手一挥:“王工你的我的安达,可别这么见外。”

    欧阳听他说完,补充道:“我推测这条蛇并非是石像,而是出于冬眠状态,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被唤醒了,就像那些沉睡中的‘食髓虫’一样。还有这条大蛇并没有躲在王工的身上,王工一直走在前边,身上有东西我们一定能过看得到。你看这条蛇的颜色和台阶差不多,一定是沿着甬道的角落跟上来的。”

    王庞清看着地上一大滩墨绿色的毒液,心里默念着菩萨保佑,不,是老苏的长生天,成吉思汗的天灵,还有那个村里的老毕力格保佑,自己才幸免于难。

    苏赫巴鲁已经检查过巨蛇的身体,他疑惑地问欧阳道:“欧阳安达,你‘长虫’的骨头有可能是铝的吗?”

    欧阳皱了皱眉,没有回到反而问道:“蛇的骨骼怎么肯能是金属的?”

    苏赫巴鲁提着地上的蛇尸说道:“那就怪了,这‘长虫’的骨头就是铝合金的。”

    此言一出,欧阳和王庞清都感觉十分诧异,凑到苏赫巴鲁身边一看,果然,在蛇头被砸烂的位置,大蛇的脊椎骨居然闪烁着金属般的光芒,苏赫巴鲁用军刺拨弄了几下,还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响。

    欧阳手指扶额,眨巴这眼睛自言自语道:“真的是合金骨骼呀。”

    王庞清害怕另外一条蛇也跟上来,便掏出匕首在周围警戒,对于金属蛇骨这件事,他也感到惊奇,但是更让他担心的是另外一条。不知道那货躲在哪个旮旯犄角,正准备攻击一行人,突然闻到一股浓重很浓重的气味,便问另外两个人道:“你们闻见没有,又一股怪味。”

    苏赫巴鲁嗅了嗅,说道:“哪来的汽油味?这里难不成还跑汽车?”

    欧阳俯下身去,说道:“是这条蛇,这条蛇发出来的。”

    苏赫巴鲁将军刺装在突击步枪的枪头,豁开了大蛇的肚皮,众人发现,巨蛇的肚子里居然除了内脏以外,还有一个薄金属的油罐。由于刚才被飞刀扎出来洞,其中的汽油顺着缝隙流了出来。

    欧阳心下大惊,结结巴巴地说道:“这难道是一条人造的机械蛇?”

    苏赫巴鲁继续解剖蛇尸,发现果然像欧阳推测的一样,这条蛇的外部虽然是有机体,但是内部却交杂着复杂的内燃机系统和精密的电子勘测系统。

    再这样一个远古的建筑群中,居然有着如此现代化的有机体与机械体结合的生物,这是在是令人感到迷惑。如果说,祭坛中关于“夸父族”的浮雕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现在面对地上的合成蛇,她的世界观已经被扯得粉碎。

    欧阳将她的想法说出来,苏赫巴鲁嘬了嘬牙花子,也觉得难以接受。

    王庞清倒不是十分在意这个,他一直在警惕另一条蛇的靠近。虽然如今没有发现它的踪迹,但根据他们的尿性,一定会追来。

    王庞清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一行人不敢在做停留,苏赫巴鲁背起眉头紧锁的欧阳,接续向着阶梯上边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