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8 虚实难分(承)

    更新时间:2015-11-22 11:54:04本章字数:3169字

    苏赫巴鲁和王庞清接到欧阳,欧阳还是不停的喊道:“我们快跑,那两尊塑像也苏醒了!”

    他二人抬头看着的时候,刚才欧阳身后的巨蛇塑像的表皮此时正在不断地剥落,发出“卡拉卡拉”的声响,地上已经落了一层石壳碎屑。这两尊蛇像比之前平台上的更为巨大,刚才打爆的那条跟它们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蚯蚓。

    两条巨蛇扭动着庞大的蛇身,蛇目圆睁,蛇嘴大张,用力地挣脱身上的石灰石外壳,顿时甬道中,碎石飞舞,尘土飞扬。

    三个人哪敢再看,苏赫巴鲁背起欧阳大叫:“这玩意太他妈大了,王工快跑!”

    王庞清心里一急,撒腿就跑,没跑两步,只觉得两腿一软,眼前一阵阵发晕,已下载就在倒在地。他挣扎着要起身,却觉得全身无力,眼前更是天旋地转。

    苏赫巴鲁见状,不由分说,架起王庞清的身体,连拖带拽,急急地向着上方的神殿石门跑去。

    苏赫巴鲁本来就已经体力透支的很厉害,如今又是背着欧阳,拖着王庞清个,直觉的眼前也是一阵一阵发黑,肺里像是被抽空了空气,一时之间憋得难受。他也顾不得这些,钢牙咬碎,双腿不敢停下半步。

    他身后的两条巨蛇此时已经完全挣脱了出来,“通通”两声,巨大的蛇身重重地落在黑色石阶之上。与之前的小蛇不同,它们身上的鳞片似乎是金属的,再向前行进的过程中,金属蛇鳞与黑石台阶摩擦,发出一声刺耳的尖鸣,每过一道阶梯都扬起一阵碎石!

    苏赫巴鲁忙乱之中 ,从地上顺手捡起一块晶石照明,此时他的体力早已经用尽,巨大的身体摇摇晃晃,只靠着意志的支撑向着神殿石门爬去。

    王庞清被苏赫巴鲁拖着走了一会就清醒过来,他绝望地看着身后逼近的两条巨蛇,嘴角不断地淌出血来,他试图挣脱苏赫巴鲁的手,说道:“老苏,我不行了,你放下我吧,这样我们你们都会被我拖累死。”

    苏赫巴鲁咬着牙,大手死死地攥住王庞清的胳膊,说什么也不肯撒开:“不行,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们,不能让你们死在我前边。”

    欧阳此时不停地甩着脑袋,刚才剧烈的爆炸就发生在她的头顶,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巨大的声响和冲击波让她的耳朵听不见了。他看到王庞清在试图挣脱苏赫巴鲁,就知道苏赫巴鲁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她一翻身,重重地摔在地上:“你们快走,快走吧。”

    苏赫巴鲁这时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也是重重地摔倒在地。尽管如此,他还是手脚并用,爬到欧阳跟前,用腋窝夹住欧阳的身体,另一只手托着王庞清,膝盖用力,继续向前爬去,一边爬一边神志不清地说:“小黑死了,小刘死了,我不能再让你们死。”

    他就这样夹着两个人向着神殿大门爬去,他经过的地方,留下两道血痕,那是苏赫巴鲁的膝盖被石阶磨破,流出来的血。

    王庞清和欧阳像是被大人保护的小孩子,他们望着石阶上的血痕,泣不成声。

    欧阳说道:“我虽然听不见你们的话,但是我也想通了,要死,我们就死在一起吧。到了天堂,我们还会在一起。”

    王庞清听了,说道:“你信基督教,肯定去天堂。老苏是蒙古人,死后回到腾格里,我这个窝囊废,估计要下地狱了。”

    他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也是白说。欧阳暂时耳聋,苏赫巴鲁早就神志不清了。他不禁笑了笑,伸出手,抓紧了欧阳的手,欧阳看了看他,也没拒绝。

    失去意识的苏赫巴鲁终于将两个人带到神门之前,他放下两个人,手指在石门上敲了一下,胳膊便慢慢滑落下来,整个人昏了过去,不知是死是活。

    王庞清和欧阳两人用力推动石门,很快他们就发现,这堵石门很重,凭借人力根本推不开。

    他们对望一下,嘴角都是浮现一丝苦笑,心中都知道,这已经是绝境了。

    他们两人用力,将昏迷过去的苏赫巴鲁的身体扶正,三个人背靠着石门,因为苏赫巴鲁的手里拿着一块蓝色晶石,敲门的时候滑落在地,此时正把他们三人的影子投射到对面的甬道上,巨大而颓废。

    他们两个人看着下方甬道中来势凶猛的两条巨蛇,心中再也没有恐惧的感觉,人一旦知道自己必死,那对一切也都看淡了。王庞清对于这种情绪已经非常熟悉,他想,这可能就是看破红尘的感觉吧。

    欧阳这时伸过手来,问道:“还想拉一会吗?”

    王庞清笑了笑,拉住了她的手。

    欧阳笑着说:“你是不是从来没交过女朋友?”

    王庞清苦笑一下,点了点头。

    欧阳说道:“凭你对女生的态度,能有女朋友就怪了。”

    王庞清心头涌上一丝酸楚,但是就那么一瞬也就解脱了。

    他看了看下方的台阶,那两条巨蛇的已经冲了上来,距离他和欧阳不足两米,他能很清晰地嗅到,巨蛇嘴里的腥臭和汽油混合的味道,只要两只巨蛇发起攻击,他们三人马上就玩完了。

    王庞清见状也就不再想什么,闭上了眼睛,眼角不禁流下泪来。

    就是那么一瞬,他突然感觉眼前一阵香风扑来,眼前似乎站了一个人。他睁开眼睛,一个修长的背影映入眼帘。这个人个子很高,身材偏瘦,头发很长,只是背影,看不出是男是女。

    就那么一瞬,他看见这个人伸出一只手,大喊了一声,整个甬道之中,顿时白光闪耀,晃得王庞清的眼睛难以视物。紧接着,巨大的冲击波刮起了大风,眼前这个人的衣摆不断地打在自己的脸上,很疼,他伸出手捂住脸,突然感到一片片雪花掉落在自己的手上,凉凉的,痒痒的。

    他担心欧阳和苏赫巴鲁的安危,扭过头去挣扎着去看,发现其他两个人在剧烈的白光中已经失去了意识,如今都靠着石门晕了过去。

    他拉了一下欧阳的手,她却没有任何反应。王庞清意识也有点模糊,想象着这可能就是死亡时候的幻觉,眼前这个人,必定是阎王爷派来的阴差,来带自己下地狱的。

    白光渐渐消失,眼前那个人转过头来,那是一张极为标志的美女脸,他慢慢地向着王庞清伸出手。

    王庞清心里笑了一下,阴差居然这么好看,不是牛头马面,这么死了也就算值了。他这么想着,渐渐失去了意识……

    “王庞清!王庞清!”一声声熟悉而陌生的呼唤传来。

    王庞清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是欧阳英气逼人的脸庞。在此之前,欧阳从来都是叫他“王工”,而不是“王庞清”。

    他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自己居然身处广袤无垠的大戈壁之上!巨大的太阳散发出灼灼的光辉,天空中一朵云也没有。在自己的身边,是一辆吉普车的残骸,苏赫巴鲁正蹲在残骸旁边寻找着什么。

    王庞清睁大了眼睛看着欧阳,半天挤出一句话来:“我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欧阳瞪了他一眼,说道:“死什么死?我们的吉普车不知道被什么人放了炸弹,要不是我和苏赫巴鲁,你早就炸死了!”

    “什,什么,吉普车炸毁了?”王庞清一听到欧阳这样说,一阵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他咽了一大口吐沫,向着之前的所有经历,没错的,他们一行人遇到了方尖碑和石柱,然后掉入了巨大的地下洞穴,发现了“夸父族”的巨大祭坛和神殿,最后他们走投无路,被巨蛇杀死。

    这时,苏赫巴鲁背着枪走过来,笑呵呵地说:“王工你可醒了,我以为你炸死了。这可是腾格里保佑。”

    王庞清分辨说道:“怎么会这样?你们都不记得了吗?我们在‘夸父’神殿门外被巨蛇逼得走投无路啊!”

    苏赫巴鲁撇了撇嘴说道:“哪来的夸父和巨蛇啊,之前你一直在睡觉啊。要不是我们把你拖出来,你早就炸飞了,我看呐,你八成是做梦了。”

    王庞清心里一阵惊慌,难道自己真的做梦了?可是梦境为什么真么真实?

    他还不甘心,继续问道:“那小刘呢?小黑呢?他们怎么样了?”

    欧阳脸上浮现出悲哀的表情,说道:“就是他们放的炸弹,苏赫巴鲁已经将他们解决了。”

    “什么?”王庞清大叫起来,“这究竟他妈的怎么回事?”

    苏赫巴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件事就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王庞清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跳着脚骂道:“这他妈都是梦?都是梦?你们居然说的那一切都是梦??”

    欧阳这时不耐烦地说道:“哎呀,做个梦还这么当真,我看你身体没事,赶紧收拾东西,我们还得赶在天阳落山之前到达‘119号基地’。”

    说着,欧阳和苏赫巴鲁两人从地上捡起背包,背在身上。

    王庞清双手捂脸,不能接受如今的现实。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死里逃生,难道就是一场梦境?

    此时已经走出很远的欧阳招呼着王庞清赶紧跟上。他一低头,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虎口上,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圆形疤痕。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居然是一个灰色的衔尾蛇标志!

    王庞清心里骂道,妈个比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