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 虚实难分(转)

    更新时间:2015-11-29 14:05:10本章字数:3170字

    如果一切都是梦境,那么这个梦可够长的了,按照欧阳和苏赫巴鲁的说法算起来,在遇见方尖碑之后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梦,可是,自己虎口上的衔尾蛇又该作何解释?

    他能清楚地突感觉出之前的遭遇有些蹊跷,但一时之间还理不出个头绪。

    正在踌躇间,他伸手插进了自己的衣兜,突然发现里面有一张字条。拿出来一看,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字:提防欧阳!阅后即焚!

    王庞清看完,顿时心里一惊。这究竟是谁留下来的字条?

    他仔细地回忆着,他从冷冻仓里醒来,是那个外国妞给自己拿的衣服,难道是她?这不大可能,因为那个外国妞根本不懂中文。

    王庞清思前想后,回忆着这几天接触的所有人:胡主任,欧阳,苏赫巴鲁。

    肯定不会是欧阳自己写出来的,这个逻辑上说不通。苏赫巴鲁也不大可能,他就在自己身边,有什么话直接偷偷告诉自己就好。难道是廖主任放在自己口袋中的?他是在提醒自己欧阳这个人不可靠?

    王庞清心乱如麻,理不出个头绪。就在这时,苏赫巴鲁远远地招呼他的名字,让他赶紧跟上去。

    王庞清不再想下去,将纸条一口吞下肚子里去。为今之计,只有跟随他们两人,先到达“119号基地”再做定夺。于是,他答应了一声,随即追上了两人。

    苏赫巴鲁嘴里叼着香烟,说道:“王工,你可是真好命。一觉睡了大半天,那么大声的爆炸都没把你整醒。”

    王庞清双手搓了搓脸,问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苏赫巴鲁呵呵地笑道:“你这身子骨实在是不怎么样。”

    在苏赫巴鲁的叙述中,王庞清得知,他们一行五个人离开“108号基地”之后,他和欧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着百慕大三角、他的爷爷王路遥,以及那块软盘的重要性。欧阳没等说几句,王庞清就背靠着椅背上,鼾声如雷了。

    欧阳对这样漫不经心的听众很是无奈,便也不再说话,低下头在笔记本估算着一行人的行程。

    这个时候,苏赫巴鲁突然注意到,开车的小刘和坐在后座的小黑,不时地看看手腕上的表,神色慌张。那个时候,旅程已经过了大半,再有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到达目的地了,就算心里急着早点到达,也不用如此频繁地观察时间。

    苏赫巴鲁凭着军人的直觉,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他通过欧阳翻译,问两个人为什么如此紧张地计算着时间。两个人的回答都是闪烁其词,言语之中,透露出惶恐和无奈。苏赫巴鲁觉得事情不对,便连忙让小刘停车。

    他怒瞪着牛眼,向小刘威逼,试图让他说出实情。小刘看看小黑,眼珠子一转,一脚油门踩到底,方向盘左打,将吉普车开得飞快。这一加速可不要紧,苏赫巴鲁庞大的身躯,撞破了车窗,整个个人好险没登时飞出去。

    苏赫巴鲁瞬间就被激怒了,他从武装带中掏出了飞刀,然而没有掷出去,他虽然生气,但是理智还在,平白无故地杀人,是个愚蠢的行为,更何况小刘是自己的同志,还是小队的司机。

    苏赫巴鲁伸出另一只大手,准备将小刘抓住。哪知此时,小刘脚下一个急刹车,苏赫巴鲁刚刚稳定住的身体,由于巨大的惯性向前冲去,他的头撞碎了挡风玻璃,整个人也撞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趁着这个功夫,小刘敏捷地推开车门跑下了车,连自己的自动步枪都落在了座椅上。要知道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枪就意味着多半条命,他这样弃枪离去,心中的急切慌张可见一斑。

    坐在后座的欧阳,也是被吉普车猛然加速与突然减速蒸腾地够呛,整个人都倒在了后排座椅的脚下。她挣扎着起来,用通用语大声招呼小刘和小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刘却不答话,打开小黑一边的车门,将已经摔倒昏死过去的小黑拉了出去。他脚一着地,就架着小黑的身体匆匆地向后跑去。

    此时苏赫巴鲁的意识缓醒过来,大骂一声,拿起小刘落在座椅上的步枪就冲了出去。他盛怒之下,试图鸣枪示警,可是一扣动扳机,却发现自动步枪里根本没有子弹!苏赫巴鲁凭着军人的直觉,感到这辆吉普车一定有问题。

    他来不及追击逃跑的小刘和小黑,急忙打开了后车门,将欧阳拉了出来,欧阳不明就里,还跟苏赫巴鲁问道那两个小兵为什么逃跑。苏赫巴鲁没空跟她解释,拉着她就跑出了十几米。这时,欧阳才意识到吉普车可能不安全,并且睡着的王庞清还在里边!

    苏赫巴鲁一拍脑门,大骂自己不负责任,居然忘了里边还有一个人!两人又赶紧跑回吉普车,将依旧熟睡的王庞清拉了出来。苏赫巴鲁借此机会,将自己座椅上放着的突击步枪也拿了下来。此时,吉普车的底盘中,突然发出“哔哔”的倒计时响声,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惊呼:定时炸弹!

    两个人来不及想太多,拖着沉睡不醒的王庞清再次跑离吉普车,刚跑出不到十米,吉普车“轰”地一声爆炸了!顿时浓烟滚滚,铁片飞舞。巨大的气浪将三个人推出去两米多远,欧阳的黑长直头发都被热气烫成了卷发。

    苏赫巴鲁大骂一声:“王八羔子,想阴我!”。旋即站起身来,两脚开立,将枪口对准已经跑出一百多米的小刘和小黑,“啪啪”两个点射,二人应声倒地。苏赫巴鲁故意避开了他们的要害,只打中了他们的双腿。

    苏赫巴鲁俯下身去,检查欧阳和王庞清的伤势,发现欧阳只是头发被烧焦了一些,王庞清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觉还是被气浪击晕过去了。

    看到两人并没什么大碍,苏赫巴鲁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向着几百米外的小刘和小黑跑去,他过去一看,才发现这两个人早已经咬舌自尽了。苏赫巴鲁大骂一阵,检查两个人的装备,发现小黑背上的枪中也没有子弹。

    如今的情况不言而喻,一定是这两个小兵在车底放了炸弹,所以一直才神色慌张默不作声,目的就是要炸死其他三人。他们一定再出发前就做好了定时炸弹,所以在路上不停地看表。要不是苏赫巴鲁警觉,现在三个人早就被炸成了三具焦尸,那真是腾格里保佑。

    苏赫巴鲁跑回欧阳和王庞清身旁,跟欧阳说出了自己想法。欧阳显然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心有余悸,听苏赫巴鲁这么这么说很是同意,她对这两个小兵的来历表示怀疑。他们的枪中没有子弹,身上有没有什么武器,只靠着一枚炸弹就像结束他们三人的性命,这种事情无论怎么看,都透露着诡异。

    苏赫巴鲁很同意欧阳的话。这两个小兵由于任务失败,宁愿咬舌自尽,也不愿被俘,说明其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至于小兵炸车的动机,恐怕只有他们的幕后主使才知道了。

    当下,苏赫巴鲁和欧阳简单地分工,由欧阳照顾王庞清,而自己去汽车的残骸中找一些能用的东西。几个人没被炸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如今任务还没有完成,眼看天色将晚,打道回府那是不可能的,为今之计只有等待王庞清醒来,几个人徒步走到“119号基地”。

    也就在这时,王庞清醒来了。

    听完苏赫巴鲁的叙述,王庞清吸了一口冷气。他看了看苏赫巴鲁和欧阳的神态,也不像是编谎话的样子,这时他有点相信之前自己的经历都是在做梦了,他一低头,就看到了右手虎口上的衔尾蛇标志,马上又迷惑起来。

    他心里合计是否要将自己的经历都说出来。这个想法还是挺矛盾的,眼前的苏赫巴鲁与欧阳,似乎跟自己之前遭遇中的完全判若两人。如果是在地下空间中遇到这个问题,他会不假思索地跟它们说出自己的经历。然而现在,这两个人与自己的关系,似乎远了不少,这从苏赫巴鲁竟然把自己忘在车里的细节,就可见一斑。

    他越想越烦,随口骂了一句:“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欧阳此时却说:“王工,我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连一声谢谢都不说也就算了,怎么还骂起人来了?”

    王庞清看着欧阳的脸,发现她的脸上满是被烟熏过的黑斑,然而却难挡眉宇之间的英气。这让他想起了“梦”中的那个欧阳,他们濒死关头还手牵手,一种难以抑制的情怀涌上心头,他说了一声谢谢,并且想把自己的遭遇说给两个人听。

    这时,他又想起了那张匿名的纸条,里边提醒自己要“提防欧阳”,他心下又纠结起来。这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会不会地下空间里的遭遇是真实的,而现在却是个梦境呢?这么想着,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顿时,他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

    其他两人看到王庞清的举动,都觉得好笑。

    苏赫巴鲁说道:“我说王工老弟,是不是又觉得困了,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清醒一下?”

    欧阳也说道:“我看是睡迷糊了,是不是做梦娶媳妇呢?”

    听完两人的话,王庞清心里突然灵光一闪——不对劲啊,这个欧阳居然会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