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 绝望游戏(起)

    更新时间:2015-12-01 21:56:32本章字数:3155字

    听到王庞清的提议,苏赫巴鲁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仔细一想,如今找不到要塞入口,周围的气温又下降的很厉害,只能同意王庞清的计划。他有点不放心,将突击步枪交给王庞清,自己拿出了飞刀,这样两个人都有了武器。

    武器分配完毕,两个人开始向回走。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走出半个小时,由于气温骤降,周围刮起了风,王庞清感到周身一阵寒意,他招呼着苏赫巴鲁,开始跑动起来。

    据苏赫巴鲁看了看手表,凭他多年的巡逻经验,再过两个小时,气温可能会降到零下。他们身上的衣服是夏装,如果不能再两个小时内赶到飞碟遗骸,或者找到避风的地方,两个人很有可能被活活冻死。

    王庞清听了之后,心中觉得好笑。明知道这里昼夜温差这么大,之前苏赫巴鲁居然还打算就地返回“108号基地”。从这里回去的路途何止一百公里,光靠两条腿走,恐怕不吃不喝不休息也要走两天,期间必会在戈壁滩过夜,看着如今气温下降的趋势,不到午夜,极低的气温一定会冻死人。真不知道苏赫巴鲁为什么要说出这个提议。

    风从戈壁的方向刮来,越刮越大,将戈壁滩上的沙尘吹了过来,一时之间漫天黄沙,打在脸上生疼。王庞清都不敢开口说话,一张嘴就是满满一嘴沙子。

    天色越来越暗,刚才因为有星光的照明,还能看得见两人来时踩出的足印,如今刮起了沙尘,漫天飞舞,哪里会有一丝光芒?苏赫巴鲁处于无奈,也顾不上被人发现的危险,打开了高亮手电。

    两个人在狂风中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终于远远地看到了巨大的飞碟遗骸。如今的温度早就降到了零度以下。王庞清每次喘气,都能看到呼出的气在眼前变成了一团白雾。苏赫巴鲁也是冻得要命,他关闭了高光手电。

    两人虽然都是累的气喘吁吁,但谁也不敢停下来休息,气温还在不断降低,如果再找不到避风的地方,那可真要被冻死了。两人也不交流,急匆匆地向着飞碟遗迹跑去。

    跑到了近旁,发现这架飞碟远没有白天看时那么精致。碟身大部分的抗氧化漆层已经剥落,露出飞碟的合金本体,锈迹斑斑,落满沙土,看来在这里停靠的时间真的不短了。

    苏赫巴鲁大致检查了一下飞碟的整体情况,飞碟内部没有任何的发光和声响,确实是被遗弃许久的样子。

    周围的风声更大了,沙尘中开始出现巨大的飞石,打在飞碟的碟身上劈啪作响,两人知道不能在外边就留,得赶紧想办法进去。查看之下才发现这架飞碟的周身有很多大门,但此时都是舱门紧闭,苏赫巴鲁推了推,发现这些门似乎不是凭人力就能打开的。

    气温越来越低,两个人都被冻得浑身发抖,他们知道不能再等了,就地围着飞碟照了好大一圈,终于找到一个损坏的大洞。

    这个洞很大,苏赫巴鲁那个身形的,能够并排过去三个。洞口破损的边缘很粗糙,像是从其中打碎开来的模样,苏赫巴鲁打开手电向里边照了照,发现里边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地上积了一层沙土,一道清晰的脚印出现其上。

    两人想也没想,赶紧跑进走廊之中。果然,已进入飞碟内部,风沙小了很多,气温也不再低得令人难以忍受。

    两个人看着地上的脚印,断定这一定是欧阳留下的。看来他们猜的不错,欧阳并不是中途走丢,而是抛下了他们两个人,独自一人来探索这架飞碟,这就让苏赫巴鲁心下大慰。

    两人不断地搓手跺脚,回复身体的温度。等身体暖过来以后,两人商议,尽管这艘飞碟确实像是废弃的样子,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他们的目标就是找到欧阳,回到这里过夜,明天一早,继续寻找“119好基地”的入口。

    商议完毕,两个人打着手电,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

    这条走廊并不长,大约有二十米的样子,走廊两端都是巨大的舱门,也不知道其中存放了什么。苏赫巴鲁试图推开舱门,几番尝试,无果而终,看来这些舱门也绝非人力能够打开。两个人沿着欧阳的足迹继续前进,走着走着,就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原来走廊的前半段地面都是吹进来的风沙,后半段却很干净,欧阳的脚印也就消失了,走廊到这里也到了尽头,分为左右两条岔路。

    苏赫巴鲁此时说道:“王工,两条路,选哪条?左还是右?”

    王庞清的目光在地上仔细地搜寻,试图找到欧阳留下的痕迹,但是结果令人失望。根本看不出左右两条岔路有什么区别。最后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

    苏赫巴鲁脱下了一只军靴,说道:“还是我来吧,这个法子老管用了。”

    说着,他将手里的军靴抛入空中,军靴“吧嗒”一下落地。苏赫巴鲁看了看鞋尖指向右边的走廊,说道:“就是这个方向,走吧。”

    说完,他又三下五除二将军靴穿在脚上,大步向着右边的走廊走去。王庞清无奈地笑了笑,心想这个苏赫巴鲁果然不靠谱,投鞋问路?原来他是个这样的人,看来地下空间的历险真的是自己的梦了。

    右边的走廊长度略短,王庞清目测大约只有14、15米,与刚才经过的那条不同,这条走廊的顶部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奇形怪状的乳白色物体,应该是这架飞碟的照明设备。走廊的两边也是巨大的舱门。

    随着两人的深入,洞口的风声渐渐变小,几乎弱不可闻了。寂静的走廊中只剩下苏赫巴鲁和自己的脚步声,虽然这里气温也不是太高,但不再像外边那样寒风刺骨了。王庞清进来的时候心中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害怕这里有危险,再有就是想看看外星的飞碟中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自从进入飞碟以来,尚未发现什么异样,这里的外星人早就撤走了,似乎也没什么危险,王庞清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但是走到这里,一直也没看到什么高科技的好货,这有点让他鄙夷,难道外星人的飞船就是这么个铁皮子?

    就在这时,苏赫巴鲁压低了声音说道:“王工,有情况!”

    王庞清一听,知道有危险,刚松下去的心弦,一下子又绷紧了。他端起突击步枪,慢慢地来到苏赫巴鲁的身旁,向前一看,发现在走廊接近尽头的地上,躺着一具干尸。

    这是一具脱水很严重的干尸,身上穿的衣服破烂得辨不出样式,红褐色的肌肉风干萎缩,紧紧地贴在骨架上,它死像恐怖,睁大了眼睛和嘴巴,仿佛死前见到了极可怕的事情。

    两个人远远地观察了一会,确定没有危险,向着干尸走去。

    庞清断定这是一具男尸,他身材中等,骨架偏小,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头上的卷发。

    一看这一头卷发,王庞清就想起了自己也是天生的卷发。一个诡异的念头在他的脑中闪过,说不定这具干尸就是自己!

    他这么想着,把自己也下了够呛。他咽了一口吐沫,旋即又排除了这个可能,本来也是不可能的,看这具干尸的状态,也不知道死亡多久了,自己如今好端端地活着,这具尸体怎么会是自己呢?

    王庞清定了定心神,思考到,这个男人一看就是地球人,他是谁?为什么回来到这架外星飞碟?为什么会死在这里?他在死前究竟遇到了什么危险,才在脸上留下那样惊恐的表情?

    他这么想着,用枪管在尸体周围翻看,希望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他很快就放起了,由于年代久远,这具干尸的遗物大多数都已经腐化。他的衣服破烂不堪,稍一用力,就会变成一堆土灰,其他的遗物更是如此。

    王庞清有些失落,那些问题就像是一群小虫,不停地啃噬他的脑袋,让他抓心挠肝地难受。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干尸的姿势有些奇怪。干尸的手掌紧紧地贴在墙壁之上,从他干枯的手指下,有暗红的条纹透露出来,这个男人的手掌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王庞清赶紧用枪管挑开了干尸的手臂,仔细一看,不禁心下大惊。

    那是用血画出的一个闭合圆圈,在圆圈的正上端,模模糊糊地画了一个蛇头的形象。因为年代久远,这个图案呈暗红色,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不过王庞清一看之下就立即明白,那并不是普通的血圈,而是一个非常熟悉的标志——衔尾蛇!

    王庞清感觉头脑中嗡地一下,头脑中更迷茫了。显然是这个男人在濒死的情况下,用自己的血液留下了这个标志。可是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个标志?这代表了什么?是提醒还是纪念?

    王庞清心下急于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顾不上干尸身上残留的臭气,连忙俯下身,拿起了他的右手,在他的虎口间寻找着什么。一看之下,王庞清头皮都炸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涌上心头。

    在这具干尸的右手虎口,在他褶皱得干巴巴的皮肤上,赫然有着一个和自己一样的银白色衔尾蛇印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我吗?我已经死了?”王庞清不觉说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