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 绝望游戏(承)

    更新时间:2015-12-02 15:33:09本章字数:3020字

    王庞清看到如此,后背上起了一层白毛汗,顾不上之前的质疑,想把自己的发现和想法告诉苏赫巴鲁。一转过头,才发现,空荡荡的走廊之中,哪里还有他的影子?苏赫巴鲁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掉了,只留下地上一台孤零零的手电。

    舱口大洞传来若有若无的风声,像是怨灵的哀嚎,让这个密闭的空间变得更为阴森恐怖。王庞清咽了一口吐沫,端起了突击步枪,试探性地叫到:“老苏!上哪去了?黑咕隆咚的,你可别吓我!”

    他连连招呼了好几声,却许久听不见苏赫巴鲁的回应。他心里有些发毛,刚才惊人的发现还惊魂未定,如今苏赫巴鲁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个地方又是这样恐怖骇人,王庞清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原路返回。

    正在思考之时,一直冰冷的手从背后伸出来,捂住了他的嘴,压低了声音说道:“嘘,小点声。”

    王庞清一听声音,心里释然了一大半,这个人是欧阳。

    欧阳拖着王庞清,进入了一侧洞开的舱门。欧阳打开手中的迷你手电。两个人找到了一个角落,蹲下身来。舱内的空间并不大,门口的位置放了几张铁质的桌椅,上面除了厚厚的积尘,什么也没有,再往里走就是两张悬浮在空中的铁床。看来这是个类似宿舍的地方。

    王庞清再次见到欧阳,心里还是有点怨气,便开口说道:“你这大妞,为什么招呼都不打一下就离开?这是跟我们置气吗?”

    欧阳再次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我可没有那么小心眼。我是发觉这个苏赫巴鲁有点不对劲!”

    说着,她探出头向走廊里张望了许久,确定苏赫巴鲁没在外边,才放下心来。她将手电的光芒照向这件屋子的墙壁,说道:“你自己看吧!”

    王庞清借着手电光,向着墙上望去。就在铁质的桌椅上方墙壁上,悬挂着几面不大不小的玻璃告示栏。最近的一个,告示栏中陈列着很多张贴的文件,这些文件都有红色的大字标题,令人吃惊的是,标题的文字居然都是汉语方块字!

    王庞清看了看欧阳,吞了一口口水说道:“这怎么回事?外星飞船用中文?”

    欧阳说道:“这还不是重点,你再看看另一个。”

    王庞清继续向左边看去,另一个告示栏中陈列着人员列表。玻璃面上的灰尘已经被擦去,看样子应该是欧阳做的。这张人员列表上一共有十几个人,他们都是亚洲人的面孔,一个个穿着白大褂,面露微笑。

    王庞清仔细地看着这些人的名字和介绍。他们有的是物理学家,有的是工程师。王庞清不禁有些奇怪,这外星人的飞船上,怎么坐的都是中国人?这确实是有点出人意料,难道说这艘飞碟不是外星人的,而是我们自己的?

    再向下看,最后一行,陈列着为数不少的安保人员,这些人都是身着军装,面无表情。王庞清逐个观看,看到倒数第二个照片上,愣了一下,那张照片的下面赫然印着四个大字:苏赫巴鲁!

    王庞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揉了揉眼皮,再去看时,那确实是苏赫巴鲁的照片——宽阔的额头,直挺挺的鼻子,颧骨微高,一脸络腮胡子,只不过照片上的人略显年轻,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

    王庞清吃惊地张口结舌:“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苏赫巴鲁不是解冻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个飞碟,怎么看起来像是中国制作的样子?”

    欧阳又小心地向舱外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说道:“我早就觉得这个苏赫巴鲁不对劲了。你看我们发现飞碟的时候,他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按理说,他经常在这附近巡逻,不可能对这架飞碟残骸一无所知。”

    “并且,在我提议进来探索的时候,他立即以情况不明可能有危险的借口拒绝了。看来他是有意要我们避开这里,这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我就趁着天黑,偷偷地跑回来查看,果然,在这里发现了苏赫巴鲁的照片!”

    听她这么一说,王庞清也将苏赫巴鲁各种异于军人的反常举动说了出来。并且告诉欧阳,他们并没有找到“119号基地”的入口。

    欧阳说道:“据我所知,西部的地下要塞虽然修建的隐秘,但在地上一定有迹可循。据说这些要塞在修建的时候是根据天上星座的指向,来确定入口的。就拿我们离开的‘108号基地’来说,在这个月份,它的入口对应着北斗七星的第一颗。如果往东走,按照北斗七星的排列,应该还有六个地下要塞。”

    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但是,我们出发的方向,刚好是向西,可能在我们的西边根本没有地下要塞!”

    王庞清听完,心里无限惶恐。如果按照她的说法推测下去,这次旅程根本没有目的地!他这么想着,连忙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欧阳顿了顿说道:“这还不简单吗?一定是苏赫巴鲁故意将我们带到这里,把我们逼入了无人的绝境,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还推测不出来。”

    王庞清听她这么一说,似乎感到哪里有些不对。的确,苏赫巴鲁的举动不像一个军人,这里的照片也有些诡异。但这并不能证明苏赫巴鲁对他们不利,不仅如此,苏赫巴鲁还发现了之前的蓄谋爆炸事件,救下了他们的性命。如果说要对他们不利,那个时候他自己逃跑就好,何必要救走他们二人呢?

    这么想着,突然想起了那张字条:提防欧阳!

    他看了看欧阳,发现她的眼睛紧盯着自己,表情很是真挚。越是这样,王庞清越感到有些不安,这让他想起了那些推销安利的大妈,欧阳难道在试图给自己洗脑,离间他和苏赫巴鲁的关系?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想起了之前苏赫巴鲁不停地跟自己说话,仿佛在套近乎,虽然他们有说欧阳的坏话,但是只言片语之中,他还是能听出其中苏赫巴鲁对欧阳的反感。两个人同时在拉拢自己,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难道说,那张提防欧阳的字条就是苏赫巴鲁留下来的?难道他所表现出来的,只不过是一种装出来的假象,真正的目的是慢慢地瓦解自己和欧阳之间的关系?

    这两个人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沉重的脚步声从舱外传来,那是军靴脚底的铁掌叩击金属地面的声响。王庞清心里一惊,知道这肯定是苏赫巴鲁。

    欧阳吸了一口冷气,赶紧关闭了迷你手电。随后便止住呼吸,静静地听着脚步声临近。

    苏赫巴鲁此时招呼道:“王工,你在这里吗?我来找你了。”

    王庞清刚想站起来回话,却被欧阳一把拉住,指了指墙上的照片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个苏赫巴鲁来历不明,最好不要应答。

    王庞清迟疑了一下,突然感觉心乱如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两个人变得这么怪异,难道这次探险行动真的不那么单纯?欧阳试图离间自己和苏赫巴鲁,苏赫巴鲁也是在暗中原样奉还这一招,这两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王庞清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已经承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他大骂一句妈的,站起了身。这一喊,将其余两个人都吓一跳。苏赫巴鲁甚至从武装带中拿出了飞刀,右手举在半空,要不是手里的高光手电发现这是王庞清,飞刀恐怕就掷出来了。

    苏赫巴鲁慢慢地放下飞刀,笑呵呵地说道:“王工,我还以为你被干尸拖了去了。真是吓人,这里我都看了,欧阳没在这,咱们走吧,路上要在遇到什么危险,只要那不是我,你就开枪。”

    王庞清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感觉冰凉一片。这里是废弃的飞船,除了他们三个,根本不会有其他人,如果在遇到危险就开枪,苏赫巴鲁言外之意,就是要自己打死欧阳!

    王庞清缓缓地将枪口对准苏赫巴鲁:“老苏,我不知道你和欧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非要痛下杀手,而且,还非要借我的手除掉对方!”

    此言一出,苏赫巴鲁的脸上突然出现不自然的表情,他佯装笑道:“王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都是好同志,为什么要互相残杀呢?”

    王庞清哼了一声,侧过头指了指墙上的照片:“那你就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有你的照片?”

    苏赫巴鲁此时一愣,皱着眉问道:“我的照片?在这里?”

    说着,他将手电的光亮在墙上一扫,看到照片之后,他整个人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浮现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尴尬地笑出了声:“为什么?为什么历尽艰辛,我有回到了原点,什么时候才能过关?”

    “过关?”王庞清皱起了眉头,问道:“老苏,你说什么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