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4 绝望游戏(合)

    更新时间:2015-12-04 22:26:30本章字数:3274字

    王庞清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被无穷无尽半透明的深蓝所包围。他似乎像是悬浮在蔚蓝的大海中,又像是被蓝色的水晶胶体环绕,这种感觉有点奇妙,有点惊喜。

    渐渐地,一个高大的轮廓显现出来。王庞清觉得这个轮廓有点像巨大的坐佛,他全身闪着金灿灿的光辉,离自己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时而远在天边,遥不可及,时而近在眼前,伸手既触。无论什么角度看去,这尊坐佛永远高高在上,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王庞清想问道自己在哪里,那尊坐佛有是谁。可是自己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心里有点焦急,试图动弹一下身体,此时他才惊愕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身体。在这无尽的深蓝之中,自己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点。

    就在此时,那尊坐佛说话了。他的声音浑厚有力,充满磁性,语调温和,却暗藏威严。

    他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问题,但是恕我不能一一解答。我想你此时肯定很在乎自己的身体去了哪里,自己是不是已经死去。我可以告诉你,不要担心,你没有死,这里是另外一个位面,在这里的,不过是你的思维。”

    王庞清听到坐佛的语气慈祥,还有他那无形的压迫感,顿时萌生无限的崇敬之情。虽然只有轮廓,王庞清似乎能看得到他的慈眉善目。

    那坐佛轮廓继续说道:“你现在不能说话,思维也无法跟我交流,这就是规则,无论是谁都要遵守这个规则。我在这里只能告诉一些,如今情势下你应该知道的事情。首先,我要恭喜你,你成功过关了。我要嘉奖你一下。在圣贤选中的人中,你也许算一个异类,很少有人能够如此顺利地连过两关,而你就是其中之一。当然,我的话外之意,你应该明白,你之前的经历不过是圣贤对你的考验。而对于考验的内容,就算是我,也无权知道。你在这两次考验中,表现出了团队合作和自我牺牲的精神,这两种精神可能好,也可能坏,但是在特定的时候能够表现出来,正是你的过人之处,这也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我的原因。”

    “其次,我知道你对之前的经历充满了疑问,然而这些疑问在我这里并没有答案。所谓答案,无论是在你生活的位面,还是我这里,乃至所有位面,我想都不会专门有个人来告诉你。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的问题只有自己才能解答。我知道你对‘过关’这件事情几乎一无所知,你如今还是为现实和梦幻孰真孰假伤透了脑筋。这在所有被选中的人中,是十分常见的现象。正如无所说的,所有的问题,都需要自己找到答案。你有你的苦恼,我也有我的苦恼,自己的苦禅,还需自己去参透。”

    “再次,你可能会怀疑自己身处的世界,甚至怀疑自己的身份。有很多这样的人都因为这两种怀疑而走向毁灭的深渊。我在这里要提醒你,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同时也是虚幻的。当你再次迷惑的时候,向着自己心中的方向前行,那就一定不会错。当然,我现在这么说你肯定更加迷惑,不过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消除这种迷惑,或者,走向毁灭。”

    “最后,再次恭喜你过关。我觉得我们还会再见面,或许下一次见面,规则会稍有改变,我们或许会有交流,那种情况也是很有可能的。记住我的以上所说的,对你的将来或许会有帮助。好了,我们的会面已经结束,愿你安好!”

    随着坐佛声音的消失,整个空间中的深蓝色像坚冰化水一般地分散开来,王庞清觉得自己身边的物质像是被压碎的果冻一样,渐渐地剥离开来。随着而来的,就是蓝色的光芒渐渐变淡,变淡,最终完全消失,世界再次变成纯白刺眼,王庞清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你醒了?”一个慈祥的女声传来。

    王庞清再次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一个中年女人的脸。她头发灰白,眼角充满褶皱,带着金丝眼睛,穿着白大褂,眼神中透着慈祥。

    “你终于醒过来了,让我们担心了很久,你等一下,我去找李主任。”女人笑逐颜开地说道。

    说完,她转身走出了房间。

    王庞清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发现身处一个病房之中,他的口鼻上带着氧气罩,身上贴满了输液管。身边的电子监控设备此时正在“哔哔”作响,王庞清虽然不知道这是在哪,心里却没有着急,这种突然在陌生的环境中醒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早就习惯了。

    他回想着之前遇到坐佛的事情,心里有些烦躁。坐佛说的话,跟自己的遭遇连起来,那是说得通的,也就是说,自己不过是所谓“圣贤”选中的人,不过是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跳梁小丑。

    他叹了一口气,心里烦躁得要命,不想再去考虑这些事情。他此时想起了欧阳和苏赫巴鲁,虽然分不清真实与梦境,但是心里早已经把他们当做好朋友。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是留在了地底空间的石阶之上,还是留在了那艘飞碟中。

    就在这时,刚才的女大夫带着一个身着中山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看着约莫六十岁上下年纪,双鬓斑白,却精神矍铄,梳着和之前胡主任差不多的大背头,中山装的口袋里插了一只钢笔。

    他一进屋就径直地走到王庞清床前,秘书给他搬了椅子,扶着他坐下。他说道:“感觉怎么样啊,王继业同志?可把我们担心坏了,你都这样在这里躺了三天了,我们还以为就要这样失去一个大科学家呢?”

    说着他对着身旁的女大夫笑了笑。

    王庞清一皱眉头,心想道,王继业同志?那不是老爷子的名字吗?这个男人怎么用父亲的名字称呼自己?难道自己又穿越了?在“108号基地”醒来,胡主任就叫错了自己的名字,难道在这里又要出差错了?

    这么想着,他心里一惊。这次不会是那个“圣贤”又将自己送回了刚刚解冻得到时候了吧!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说着,他便骂出了声音:“狗屁圣贤,又要玩我!”

    众人一听他的话,不明就里,面面相觑,尴尬了好一会。最后还是那个男人说道:“哎呦,忘了自我介绍了。鄙人姓李,名五一,现在是这里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李区长。我身边的这位是第一医院的大夫,叫刘芸,是我的现任妻子。”

    王庞清一听不是“108号基地”,心里长吁了一口气。他自知失语,尴尬地笑了笑,伸出手去和两个人握手。并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呢?”

    李区长握着王庞清的手说道:“这里是刑天区的首府,以前叫乌鲁木齐,现在叫刑天城。至于王同志你,这可说来话长了。”

    原来,100年前,地球联盟与外星人的大战中,由于人类启用了热 核 武器,以焦土抗战的指导方针,同外星人拼了个两败俱伤。核 战之后,中国大地的损坏极为严重,如今已经是赤地千里,白骨无数,再加上原军队损耗殆尽,现今的政 府不得不将残损的地区重新规划,而“刑天区”正是这个规划中的一个分区。

    再说起王庞清。两天之前,巡逻的军警发现城外的戈壁滩上,大白天电闪雷鸣,狂风怒吼,便派出小队前去察看。一看之下就发现了三个昏迷不醒的人,倒在茫茫的大戈壁之上。搜索其中的证件,才发现他们隶属于“108号基地”,当时三个人已经完全脱水,性命堪忧。小队的战士立即将他们带回了“刑天城”,送入医院加以治疗,王庞清就是这三人之一。

    另外两个人在经过治疗之后,几个小时便清醒过来,向李区长汇报了之前的情况,并表明自己的身份——一个女科学家,一个老兵,两个人都是解冻人。对于昏迷不醒的王庞清,女科学家说承认他的名字叫“王继业”,也是个被冷藏的科学家。

    听李区长这么说完,王庞清心中一沉,那种滋味恰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通通搅在一起,难受的很。

    要说这两个人,究竟是那两个人?是地下空间彼此帮扶的那两个,还是飞碟中尔虞我诈的那两个?他们就在这里,与他们见面是不可避免的了,可是见面又要和他们说点什么呢?再说“王继业”这个名字,他从来都没告诉过任何人,怎么他们会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难道又来了个新的欧阳和苏赫巴鲁?这次他们又要对自己怎么样呢?

    王庞清这样想着,心里有乱成一团麻,他用双手搓了一下脸。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右手虎口的衔尾蛇印记发生了变化,原来的银白色居然变成了金黄色!

    还没来得及吃惊,他便听到有人敲门。

    随即,一男一女,一个高大,一个苗条,两个身影便站在王庞清眼前。他定了定神,那果然是苏赫巴鲁和欧阳。

    苏赫巴鲁嘴角微笑,也不顾及周围的人,跑到王庞清身边,紧紧地将他抱住:“哎呀妈呀,王工安达,我还以为你这老伙计活不成了呢!”

    王庞清一听“安达”这个词,心中一暖,知道事情在向好的一面发展。

    李主任看到他们如此,笑了笑说道:“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们叙旧了,还有点事情要办,你们聊吧。”

    说着,他带领众人离开了。

    欧阳送走众人,关上了门,向着王庞清伸出削葱一般的玉手,莞尔一笑:“还想拉一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