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 时空重置(承)

    更新时间:2015-12-06 20:23:18本章字数:3029字

    王庞清和苏赫巴鲁一听,便急着要听她的想法。

    欧阳说道:“你们先别急,先听一下我的经历。”

    于是,欧阳开始说起自己在石门之前昏倒后的经历。

    欧阳是在一辆军用卡车上醒来,身边坐了好些人,其中就有王庞清和苏赫巴鲁。她感到十分迷惑,便和他们说起话来,这一说话,才发现自己回到了400年前,自己被冷藏的前夕。与她的记忆不同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身份发生了改变,她不再是在美国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科学家,而是中国某大学里一位普普通通的博士生。

    王庞清的身份发生了变化,他居然是自己多年的同学,而苏赫巴鲁还是一名护送他们到西部的军人。

    欧阳对于突如其来的改变有些吃惊,他找到了那辆车上的领导,询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领导拿出了许多资料,这些资料都证明欧阳是如今的身份,欧阳陷入了迷惑之中。

    这辆卡出从北京驶出,将一行人送到石家庄正定机场,再由一架武装直升机送往西部。就在登机的时候,更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欧阳死去多年的父亲来机场送行,跟她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这些事情和自己的回忆有太多的出入,总体上已经让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欧阳更觉得诧异,在和父亲告别之后,一直茶不思饭不想,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此时的王庞清和苏赫巴鲁带领着一个心理医师过来,不停地开导她。据他们称,欧阳此前在爆炸中被掉落的石块砸中,其后又是长时间的昏迷不醒。可能是这些创伤,导致了她记忆紊乱,将昏迷中的梦境当成了现实。

    欧阳起初不相信他们的话,但是久而久之,自己也起了怀疑,毕竟王庞清和苏赫巴鲁对自己昏迷时候的描述,说的十分详细,那样环环相扣的事件,没有丝毫的破绽而言,不可能是编造出来的。

    当晚,他们一行人就到达了“108号基地”。在这里,她见到了之前的胡主任,这就让她心中再次起了怀疑。她想,就算王庞清和苏赫巴鲁能够进入自己的梦境,但是这个胡主任绝对不会,如果按照此时的逻辑,这是她和胡主任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胡主任对自己来说,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能够梦到真实的陌生人的概率基本为零。

    这就让欧阳的心情再次复杂起来,让她想起了之前网上吵得沸沸扬扬的“时空重置”事件。在一部分网友的记忆中,都觉得南非前总统曼德拉死过两次,而另一部分却没有这个印象。所以有人提出了“时空重置”理论,推测说在新世纪前后的几年里,整个时空似乎被重置过,所以,有的事情就发生了两次。

    而这个时空重置并不是对于所有人而言的。很可能只有一部分人被抛入了重置后的时空,另一部分还处于之前的时空。而人脑的记忆却是可以保存的,这就让这两批人的记忆产生了差异。

    欧阳想到这里,立即就断定自己身处的时空,应该被重置过了。这个时空中应该还有个自己,她也叫欧阳娜,但是和自己的经历却迥然不同。

    然而想通了这些,欧阳心里并不能轻松一些。毕竟“时空重置”理论不过是个猜测。没有任何一个科学组织或科学家进入研究,只不过是大众的臆想。虽然身为严谨的学者,她也只能哀叹如今无计可施。

    其后的遭遇,大致和王庞清相似。也是另外两个人不断地试图离间自己和另外一人的关系,试图让欧阳亲手杀掉对方。最终三人对峙,欧阳选择了离开,之后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王庞清听她说完,练练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还真是和我差不多。我想这都是‘圣贤’的手段。”

    苏赫巴鲁此时骚了搔下巴,说道:“我说二位安达,我怎么就没有这个经历呢。按理说,我手上也有那条傻蛇,那个‘圣贤’怎么没给我整一出呢?”

    王庞清听完,心里有些吃惊。同样是被选中的三个人,为什么苏赫巴鲁声称自己没有进入“考验”?是他在说谎,还是“圣贤”出了差错?

    欧阳此时说道:“这个情况我和苏赫巴鲁之前也分析过,我的推测是,在地下空间的那次,应该就是对苏赫巴鲁的‘考验’。当时我们都受了伤,是他拼了命地保护我们,爬上了阶梯,最终到达了石门。”

    王庞清和苏赫巴鲁都点了点头,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欧阳此时嘴角浮现一丝微笑,随即说道:“所以啊,王工你说的这些事情,对我很有帮助,但是对你自己却没什么意义。”

    王庞清刚要争辩,仔细一想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掳掠纵观所有事件,尽管他最后见到了那尊坐佛,这一系列事情似乎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仔细想来,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严格地说起来,他并没有把握,证明如今的情形不是另一个“考验”。

    这种证明缺乏必要的证据。这正是王庞清如今苦恼的原因,他已经确定有一位“圣贤”选中了自己,虎口上的衔尾蛇标志很可能就是他留下的。这位“圣贤”似乎拥有匪夷所思的力量,将自己当做玩物一般,玩弄于鼓掌之中。最可怕的,就是“圣贤”给出的“考验”真实得可怕,让自己在梦幻与现实中苦苦挣扎。试图要区分现实和“考验”,需要一个有力的证据,而这个证据,王庞清始终没有得到。

    再说那尊坐佛的话,似乎给了自己很多的提示,让自己意识到身处“考验”之中。但他的话说的太笼统,其后隐藏了大量的未知信息,虽然他说了很多,但对自己有用的内容少之又少。

    所以欧阳这么一说,王庞清才意识到,如今的局势并不明朗,自己仍然是任人把玩的跳梁小丑。虽然自己很不情愿承认这些荒唐的事情,但事实摆在那里,不由得你不信。

    这么想着,王庞清感觉自己的抬头纹都多了几条。还是那句话,自己玩了一辈子游戏,没想到最后连自己也陷入了一个真人游戏,这说起来实在可笑。

    想着这些,他不禁苦笑道:“怎么没有意义?起码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叫欧阳娜。”

    欧阳瞪了王庞清一眼,虽然脸上表现出不屑的表情,还是安慰道:“王工你也不要过于担心,我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有合理的解释。我们生活在物质世界里,任何东西都跑不出宇宙中的规则和定理。我们想在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原理,但是经过探索和实验,一定可以找到其背后的运作机理。对于未知,先不要害怕,更不能退却,要悉心收集证据,从而做出合理的推断,这就是所谓的科学精神。”

    王庞清将手指插进头发里,说道:“大妞你说的是,我已经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你们,我脑子已经失灵了,你给分析一下吧。”

    苏赫巴鲁早就按耐不住好奇的心情,刚才欧阳又买了一个关子,实在吊足了他的胃口,便催促道:“欧阳博士,你就快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阳说道:“这也是我的一些推测,很多的事情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取证。”

    欧阳从头分析道,这个“圣贤”显然是选中了他们三个人,并给他们制造了一系列的“考验”,三人右手虎口的衔尾蛇标志,很有可能就是“选中者”的标记。而从圣贤设置出的各种“考验”来看,那并非是王庞清认为的“梦境”,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这个从王庞清“炸肺”这件事就可见一斑,他是在地下空间发病,而如今依然没有痊愈,而自己被巡逻队发现的时候,脚踝上的伤也还在。

    从宏观上来看,虽然不知道这个“圣贤”是何许人也,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他能轻松地将三个人置身于各种不同的时空,换句话说,这位“圣贤”能够进行“时空重置”这种能力就说明“圣贤”一定拥有极为发达的科技能力,要知道在人类历史上,时空旅行还只能是一种想象,可是这位“圣贤”就做到了。

    至于“圣贤”为什么要挑选三人,根据现有的资料,还看不出来任何端倪,唯一能肯定的是,这样的“考验”绝对没有结束。根据已有的情报推测,圣贤似乎在寻找一个小组,这个小组的成员必须具备优良的品性,其中就包括团队协作和必要时期的自我牺牲这两种精神。并且可以确定,他们所在的主时空是这里,其实这可以分辨出来,因为人的记忆是不变的,在众多的事情中,都可以看出破绽。

    从这一轮的考验中,很明显能看出“自我牺牲”就是主题。并且,在这些“考验”中,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轮回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