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 时空重置(转)

    更新时间:2015-12-07 21:00:48本章字数:3117字

    说起这个轮回原则,在衔尾蛇这个标志中,就可见一斑。一个吞噬自己尾巴的蛇形,那本身就代表了无始无终,无穷无尽的意思。

    而这个轮回的原则,在三人经历过的“考验”之中,也是根深蒂固的。就拿王庞清的经历来说,他在地下空间的石门前昏迷之后,就立即掉入下一个“考验”之中。在王庞清个人看来,整个飞碟事件似乎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表面上看起来是对于那个时空中欧阳和苏赫巴鲁的考验。

    其实“飞碟事件”其实大有文章。第一个层面,它是对那个时空下欧阳和苏赫巴鲁的考验,这个是显而易见的。更深一层,其实这也是对王庞清个人的“考验”,主题就是考察他是否能在那种环境下能够表现出“自我牺牲”和“不杀害同伴”的精神。

    这就让单纯的单人单线“考验”变成了情势错综复杂的多人“考验”。在这样的情境中,所有参与者都是被考验的对象,只不过不同的“选中者”考验的内容是不同的。

    从他们的只言片语和闪烁其词中,能够推断出他们那次“考验”的主题就是如何联络王庞清,再借用王庞清的手杀掉对方。当时的王庞清对于“考验”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但是他们似乎对于自己的处境十分明了。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受到所谓不能言明的“规则”所限制,只能通过背后耍诡计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根据苏赫巴鲁在飞碟中看到自己照片时候的反应,说明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接受“考验”,这也让如今的几个人对“考验”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如今的三个人,很显然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了“考验”,成功过关。这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值得庆祝,但也暴露出另一个未知的难题,那就是如果没有通过“考验”会发生什么。恰好另一个时空中的苏赫巴鲁面对自己照片时候的表现,大致给了几个人一丝线索,那就是如果身为“选中者”,而没有通过“考验”,那就可能陷入无限的轮回之中。

    而这样的轮回,并不会存入“选中者”的记忆中去。这样的观点并未是空穴来风,根据另一个时空里欧阳和苏赫巴鲁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他们虽然经历过那次“考验”,并且无功而返,但是对于“考验”的内容并没有既得的经验而言。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王庞清经历的“飞碟事件”很有可能并不是这个结局。

    这样说起来,“选中者”如果未能过关,可能会陷入无限的轮回中去,并且更糟的是,关于之前失败的“考验”的相关记忆也会被一并抹去。

    不知基于什么原因,各个时空中的三个人,无论拥有怎样的身份和经历。都会被当做“选中者”参加“考验”。其实这是一个极为聪明的规则,因为这些“考验”本身,就是将此时空下的“选中者”置于彼时空下,在不同的环境下完成对应的挑战。这也很符合欧阳之前讲述的“平行宇宙”时空观点,因为时空中的物质和能量是恒定的,也就是说每个时空中,只有一个自己。

    这也就能过试着推测,王庞清在飞船的走廊尽头,看到的那具干尸,应该是就是那个时空下的自己。处于某种未知的原因,那个时空下的自己惨死在飞碟之中,年代久远才风化变成了干尸。由此也可见那个时空中的欧阳和苏赫巴鲁已经困在那个“考验”中很长时间了。

    欧阳如此推测出来,就发现了另一个头疼的事情。那就是时间和空间很有可能是无限的,同一时间线下,空间不同,或者同一空间中,时间不同,都会造就不同的三人关系。这样算起来,在无数的平行宇宙中,就有无数的王庞清,无数的欧阳娜,无数的苏赫巴鲁。借此推测,他们也就面临着无数的“考验”。

    当然这里不乏有人死亡的情况,但是这样的时空下,已经不能满足三人共存的条件,也就无法成为“考验”的空间了。这可能剔除了许多的麻烦,可就算这样算起来,平行宇宙的个数还是无限的。

    欧阳为了解释这个原理,打了一个比方。说一个人因为失恋而试图选择跳楼自杀。这个人站在大厦的顶层,下一秒就要纵身一跃。然而就在这下一秒,就有着无数的可能。

    他可能下了必死的决心,纵身一跃,就是粉身碎骨,就此死去。还有可能他想起了自己孤苦无依的父母,打消了自杀的念头,转身回家,他就没有死去。还有可能救援人员在下一秒赶到,救下了他的性命。这些可能的结果无情无尽,因为人的思想本来就是无穷无尽的,再加上分本人因素的干扰,导致下一秒的结果更是不可计数。

    这种可能性就造就了此后无限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表现在其他的平行宇宙中,就变成了现实。举个简单的例子,可能在这个时空,他跳下去了,最后摔死,但在其他的时空下,他有可能被消防员救下,从此认识到生命的意义,从此痛改前非,发愤图强,最后大有作为。

    也就是说,对于任意时空下的无限可能,都对应这其他平行宇宙中将要发生的现实。然而,一个平行宇宙中,只对应一个现实,这是无论如何都颠簸不破的真理。

    本来这些推断,不过是一些物理学家的猜想,而如今伴随着“圣贤”的到来,这样的推论就变成了活生生的事实。王庞清他们三个人的确被“圣贤”选中,不断地在各个平行时空中,参加“考验”。

    欧阳一口气说完自己的分析,王庞清和苏赫巴鲁都张大了嘴,快要听傻了。王庞清如果没有经历之前的一系列事件的话,他早就要打瞌睡不耐烦了,可是事实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也就不敢怠慢,一番话听下来,自己脑中也豁然开朗,觉得欧阳分析得很有道理。

    苏赫巴鲁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骂道:“啥狗屁‘圣贤’,这不就是拿我们当猴耍?我看咱们三个就是这老伙计手中的嘎拉哈(羊膝盖骨,内蒙古一种游戏道具)了?”

    王庞清也说道:“这老小子确实不地道。我玩了一辈子游戏,真没想到最后还要被这个狗日的东西玩!”

    欧阳也叹了口,说道:“我也很苦恼这件事情。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种感觉实在不好。”

    苏赫巴鲁说道:“这老伙计还挺有能耐,把我们玩的团团转,也不知道有啥法子能蹦出这把游戏去。对了王工,你不是说另一个我,管这个叫啥来着?”

    “绝望游戏,”王庞清回到道。

    欧阳接着说道:“想逃脱出去,似乎不是易事,这个‘圣贤’实在了不起,他应该是高维度的智慧生命。”

    随即,她又分析道,“圣贤”所表现出来的超能力,似乎和“时空重置”有着诸多的联系,但是他们之间还是有着很明显的区别。那就是“时空重置”属于单一平行宇宙下的“重置”,有一些“逆转”和“重来”的概念。相比之下,“圣贤”的能力更为强大,应该叫做“时空穿梭”或者“时空转换”。

    这种转化可能看起来容易,其实非常困难。“圣贤”寻找的平行宇宙一定要附和这几个条件:一,必须寻找一个与“选中者”本身记忆相互联系的时空。只有这样“选中者”才会很快进入到新角色中,从而忽视之前的记忆,从而完成新的任务。二,必须寻找一个“选中者”存在的平行宇宙。如果“选中者”在那里尚未出生,或者早已死去,那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通过这两个条件,就可以看出“圣贤”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在诸多的平行宇宙中,他需要检索各种错综复杂的信息网,从而找到能与“选中者”记忆相匹配的一个。足可见“圣贤”大数据处理能力之强。再者,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他还需要将彼时空下的另一个“选中者”剔除,为真正的“选中者”腾出空间。这就需要经过复杂繁琐的能量迁移,足可见“圣贤”改造物质和能量的能力之强。

    很显然,根据这寥寥无几的证据来推测,这两项能力不过是“圣贤”强大实力的九牛一毛。他的真正强大肯定远远不止于此,可以说,他接近我们所说的“神明”。

    听她这么说完,苏赫巴鲁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呀妈呀,这个圣贤是神啊。那我刚才的话岂不是谤神了?罪孽啊罪孽,腾格里保佑,我可真是有口无心的。”

    王庞清沉默了一会,说道:“老苏你不必担心,这个‘圣贤’肯定不是什么神明。哪有神明拿自己的民众当棋子玩来玩去的,他跟你的腾格里根本没法比,跟欧阳的上帝也没法比,他就是个贪玩的小孩子,还有点不要脸。”

    欧阳听他说完,嘴角浮现出微笑,说道:“听你的意思,心里似乎有个对策吗?”

    王庞清站起身来,对着天空大喊道:“你不是要玩游戏吗?我玩了一辈子的游戏,老子就跟你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