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8 时空重置(合)

    更新时间:2015-12-08 19:32:27本章字数:3352字

    听到王庞清这么一说,苏赫巴鲁和欧阳也似乎受到了感染,纷纷说道:“我们一定要逃脱‘圣贤’的手掌。”

    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太难。面对神一样的对手,尽管众人此时都是慷慨激昂,从如今的情势来看,想要跳出“绝望游戏”,真是老虎吞天,无从下口,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欧阳是最先冷静下来的,她顿了顿说道:“我们这样做,很可能是以卵击石,因为那个‘圣贤’过于强大了。虽然他没有直接影响我们的意志,但是他可以操纵时空变换,让我们处于迷茫之中。很有可能,这一秒我们还在这里计划着逃出他的魔掌,可能下一秒就会被他送往另一个时空。”

    苏赫巴鲁的激情还没有退却,朗声说道:“管他啥东西,就算是下地狱,我也得掰阎王爷两颗门牙下来!我还真不信了,这么个拿人不当人的东西,腾格里还能放过他!”

    王庞清听到欧阳这么说,思考了一会说道:“大妞是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圣贤’似乎没有将我们马上送入下一个游戏中去。这很有可能是他留给我们的休息和整理时间。”

    欧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她说道:“我早就发现手上的衔尾蛇标志有些黯淡无光,想必这与‘圣贤’本身的能量多寡有关。频繁地操纵时空转换,我想一定会耗费他很大的能量。说不准,现在就是‘圣贤’能量的空白期,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段真空期有多长,但是我们要好好利用一下。”

    王庞清说道:“说道这个衔尾蛇的标记,不知道你们之前留意过没有,它上边的颜色是会改变的。”

    欧阳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在我被送往另一个时空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一点。那时候它的颜色是银白,现在又变成了金黄色。我推测,不同的颜色很有可能代表了我们不同的等级,或者过关的次数。”

    “妈了个巴子的,”苏赫巴鲁此时骂道:“我从小就膈应(讨厌)这些纹身,但是咱们这纹身,怎么都弄不掉,真是气死我了。以前我当协警的时候,见到身上有纹身的小流氓就来气,恨不得一把把他抓过来打个半死!”

    欧阳说道:“也不知道这写标记的原力是什么。但能肯定,这是某种刺激导致的蛋白质变色,肯定是弄不掉的。不过这些也无关紧要,现在重要的是,需要一个突破口。”

    王庞清挠了挠脖子,说道:“这些屁事就和一团乱麻似的,真理不出个头绪。”

    欧阳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突破口。我之前曾经和你们说道关于王路遥在百慕大失而复归的事情,我敢打赌,他的那次失踪一定也是时空转换事件,和我们如今的遭遇可能大有共同之处。”

    王庞清说道:“就算是这样,我爷爷早就死了八百年了,有关系又有什么用呢?”

    欧阳笑道:“你爷爷虽然死了,但是他还有东西留了下来啊。”

    王庞清听她说完,脑袋里一个激灵,忙说道:“是那块软盘!”

    欧阳说道:“正是!”

    此时,苏赫巴鲁插话道:“哎呀,你们不说,我倒是给忘了。咱们之所以离开基地,组成探险小队,本来组队的目的,就是到‘119号基地’去找软盘啊!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咱们是不是还得回去,再怎么说,我们都要完成任务啊”

    听苏赫巴鲁说完,欧阳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她说道:“不用回去了。现在的‘119号基地’就在这里。”

    “啊?”王庞清和苏赫巴鲁同时疑惑地叫起来。

    欧阳解释说道,在她醒来之后的几天里,一直在暗中打探关于西部地下要塞的事情。十分庆幸的是,她得到可靠的消息,一个星期之前,“119号基地”已经转移到他们身在的“刑天区”。

    这对于三人来说是一种方便和幸运,但是对于其他地下要塞成员来讲,确实灭顶之灾。

    早在几个月前,编号为“103”的地下要塞遭到不明身份的武装力量袭击,地下要塞被完全捣毁,其中的人员无一生还。在此之后,又有两座要塞遭遇袭击,因为这些要塞属于“末日人才储备计划”之中,属于绝密的军事设施,为了自身的隐蔽性,从来不与外界交流,这就导致消息闭塞,几个月之后,才有人将消息上报。

    在最近的一次袭击发生半个月之后,“刑天区”接到了上边的命令,组织了一个救援小队,开赴戈壁滩深处,实施救援。救援小队找到了“148基地”的遗址,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要塞里中无人幸免于难,因为没有目击者,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下此毒手,但从废墟被毁坏的程度来看,一定是遭受了高科技武器的打击,所以怀疑这一系列袭击是外星残余势力的恐怖袭击。

    救援队无功而返,将消息上报。中央政府大为震惊,旋即下令,组织大批军队,护送西部所有“末日人才储备计划”的有关人员撤离到“刑天区”。

    救援行动持续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最后所有的幸免于难的“末日人才储备”计划相关人员都被安置在“刑天区”,这件事情才告一段落。

    王庞清听完这些,心里又怒又喜。怒的是,这些战败的外星人真是丧心病狂,又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来。喜的是,他们历尽千辛万苦向找到的“119号基地”,此时就和他们在同一所城市中。

    此时的苏赫巴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也不知道胡主任他怎么样了。妈了个巴子的,我是没看到过这些外星种,要是让我看见,一枪一个,不,一梭子一个,全把这帮畜生打成肉酱!”

    “那还等什么?”王庞清叫到:“我们快去看看那块软盘到底还在不在,顺便也看看胡主任!”

    欧阳垂下了头,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这些撤回的人员被安置在北城,为了防止外星人再次袭击,那里已经被戒严了,没有通行证根本进不去,我和苏赫巴鲁试了好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苏赫巴鲁附和道:“欧阳安达说的不错。我们这个样子,没有通行证,那肯定进不去。所以,这件事情还要考王工安达。”

    王庞清皱了皱眉,问道:“怎么就靠我?难道他们让病人进去吗?”

    苏赫巴鲁说道:“那怎么行,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没有通行证,谁都进不去。我和欧阳安达早就把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不过还有一个办法没试,就等着你醒过来了。”

    说完,他和欧阳对视,神秘一笑。

    王庞清看了看欧阳,又看了看苏赫巴鲁,说道:“你们俩要搞什么鬼?是不是又想借我的手干掉对方?”

    欧阳说道:“不是的。你听我说,要想拥有通行证,那就需要区长的授权。整个‘刑天区’的大权都在李区长手里,想要得到通行证,就要想办法接近李区长。”

    王庞清听完之后,更加迷惑不解,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接近李区长?”

    欧阳说道:“那也不是,你听我说完。”

    欧阳缓缓说道,这个李区长,是苏醒于海洋之下的解冻人,是干部中的精英,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平易近人,但是骨子里原则性极强。苏赫巴鲁和欧阳为了进入戒严区,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都是被卡在了李区长手里,所以搞定这个李区长是整个行动的关键。

    李区长虽然难以对付,但是凡是人都有弱点。李区长的弱点就是他的妻子,那位名叫刘芸的女大夫。这一对夫妻并不是原配,李区长解冻的时候,因为年纪稍大,身上又患有疾病,很不适应海底要塞的生活,这个时候同为解冻人的刘芸负责照顾他。

    刘芸每天陪伴着他,帮助他回复了身体健康。久而久之,两个人之间产生了情感,最后结婚。李区长身体回复以后,马上被派遣到“刑天区”入职,刘芸担心他的身体健康,也跟着一同离开了海底要塞。

    李区长对于妻子的精心照料之情很是感激,于是对她很好。刘芸在冷冻以前,是位医术精湛的大夫,他的儿子是广州某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在“辽东事件”爆发以后,他的儿子很不幸地被外星人杀死,刘芸对这件事一直很伤心。

    欧阳说完这些,顿了顿,看着王庞清。

    王庞清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的意思是,让我现身接近刘芸?”

    欧阳连忙点了点头,说道:“你不知道,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刘芸对你真的是悉心照料,据她说,你和她死去的儿子很像!”

    王庞清搔了搔头:“这意思是,我去给她当儿子?不行,不行。再说为什么非得是我啊?苏赫巴鲁不行吗?还有你,大妞,你也可以给李区长当干女儿啊?”

    欧阳一听他这么说,秀眉一挑,抬手就给了王庞清一嘴巴:“王庞清,你别胡说,别看我在美国长大,我可是知道‘干女儿’的话外之音是什么。我告诉你,这事就是你去办,这个团队里,我出智力,苏赫巴鲁出武力,你出什么?”

    王庞清捂着脸,心里虽然委屈,但是看到欧阳发怒,结结巴巴地辩解道:“不是,大妞,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看,你别生气,我干,我干还不行吗?不就是认个干妈,这有什么难的。大丈夫能屈能伸,人家韩信都能受胯下之辱,我这算得了什么啊。”

    欧阳瞪了他一眼,骂道:“早答应不就好了,哪来的那些废话!”

    说完,起身向着医院走去。

    苏赫巴鲁笑着拍了拍王庞清的肩膀,说道:“我说王工安达,现在还怀疑我们要借刀杀人吗?”

    王庞清苦笑道:“不怀疑了,这个欧阳肯定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