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0 比特遗产(承)

    更新时间:2015-12-10 20:41:18本章字数:3099字

    王庞清随着工作人员走出大楼,远远地就看见李区长在车内等他。工作人员一看王庞清大有来头,不禁吐了吐舌头,一改刚才不耐烦的态度,对王庞清毕恭毕敬起来。

    王庞清跟李区长打了个招呼,说自己需要见一个叫“廖教授”的人。李区长神秘一笑,说道:“廖教授已经是我们的人了。我还有事,你自己去忙,我先离开了。”

    王庞清送走了李区长,心想这个区长对自己倒也挺好,但说到底是个政客,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究竟是个什么位置。

    工作人员带着王庞清走向另一座大楼,一路上问这问那,笑脸相迎。这倒让王庞清感到自己有点不自在,他以前也见过这种见人下菜碟的家伙,但都没有他这样面目可憎。王庞清也不怎么搭理他,随着他走进了大楼。

    王庞清在他的引导下,来到三楼的一个房间,敲了半天的房门,才有一个干枯瘦小的老头子打开了门,王庞清上下打量着他,这个老头子头发稀疏,眼袋颇大,要不是带着金丝眼镜和白大褂,根本看不出一点学者的信息。

    他警惕地看着王庞清,很不客气地问道:“有事吗?”

    工作人员赔笑了一下,说道:“廖教授,您那天借走的资料,就是这位同志的。他现在回来取,还希望您能行个方便。”

    王庞清一听他这么说,心里就知道今天是碰上茬子了。从他的话里就能听出这个廖教授不是一般的人物,明明是别人的东西,本家过来讨要得如此地恭维客气,足见眼前这个老教授性格之霸道。

    廖教授也没搭理他,对王庞清说道:“你是王继业?”

    王庞清个听到他这么问,心里还犹豫了一下,王继业是他父亲的名字,是欧阳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的说辞,这几天中,欧阳和苏赫巴鲁叫他王工,李区长和刘云大夫叫他小王,几乎没有人叫过他这个名字,所以感到有些陌生。

    “哦,是的,我是王继业。”王庞清答道。

    廖教授从金丝眼镜上边仔细打量着王庞清,看了好一会才说:“资料我还没看完,你跟我进来吧。”

    说着,他就转身回到办公室里,头也不回地打发那个工作人员说道:“这没你事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工作人员吐了吐舌头,在王庞清耳边说道:“你说话客气点,廖教授的脾气可不好。”

    王庞清点了点头,走进了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不不是很大,里边也设施也很简单,就一张大写字台和一把椅子,剩下的空间全被各式各样的书籍和文件堆满了,看起来一片狼藉,凌乱不堪。

    廖教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不给王庞清找一个椅子,自顾自拿起来桌子上的烟斗,用嘲讽的语气说道:“王继业,你还真的挺年轻啊。”

    王庞清听出他了话中的弦外之音,知道老头子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一时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若是在这里被他揭穿了身份,传到李区长和刘云大夫的耳朵里,自己恐怕就麻烦了。他尴尬地笑了,心里想道,如今也是寄人篱下,反正孙子都装了好几天了,也不差这一次,要是能搞定这个老家伙,说不定就能追查到软盘的下落了。对于这个老东西还得是智取,不能顶着干,毕竟文件在他手里,撕破脸皮对谁都不好。

    这么想着,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但还是笑道说:“我就是王继业,今天见到廖老,真是三生有幸。”说着,他发现廖教授的烟斗似乎灭了,就随手拿起了火柴,要给他点燃。

    廖教授哼了一声,推开了王庞清的手,说道:“2007年,我在北京计算机科研探讨会上见到你的时候,你有五十多了吧。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仙术,怎么还越活越年轻了呢?”

    王庞清听他这么说,心中有些吃惊。心想道,这可真是撞到枪口上了,没想到这个姓廖的居然跟自己的父亲见过面,看来他也一定是个冷冻人。见到这个老家伙不依不饶,他心中不免有些生气,但是也不好发作,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吹灭了火柴。

    廖教授说道:“你也别跟我打马虎眼,你说你是王继业,有谁能够证明呢?那些表明冷冻人的文件早就丢的丢,毁的毁,正是死无对证的时候,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再说,如今世界的形式已经乱套了,地球联盟内部矛盾重重,濒临解散,外星势力又有大量的残余,很难说你的身份不是间谍!”

    廖教授这样说着,语速越来越慢,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几乎是一字一顿。

    这让王庞清听得心惊肉跳,没想到这个老头子抓到自己的把柄不说,还把这点破事上纲上线,自己如今处于完全的劣势,根本没有跟他博弈的条件。无奈之下,只能叹了口气,说道:“廖老果然是目光如炬,我的确不是王继业本人,是他的儿子。只是这期间发生了诸多的事情,恐怕说来话长了。”

    “哦?”廖教授自己点燃了烟斗,狐疑地看着王庞清,说道:“我不怕话长,你就慢慢说吧。”

    王庞清心中叹道,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不好对付,但是为了找回那块软盘,也就只能将“辽东事件”前后发生的事情和自己被弄错名字的缘由,和盘托出。

    王庞清为了排除廖教授心中的疑惑,每一个细节都说的很详实。廖教授闭上眼睛听着,不时点了点头。

    最后王庞清说道:“我的父亲在交给我那块软盘的时候,特别嘱咐我要好好收藏,那里边有我爷爷王路遥对新计算机体系的设想,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处。”

    廖教授听到此处,猛然睁开眼,几乎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说道:“此话当真?”

    王庞清点了点头:“明人之前,不说暗话,我虽然是个混不吝,但是也不敢欺骗廖老。”

    这当然是王庞清的阿谀之词,他连这个老家伙是干什么的,都不清楚,但是迫于无奈也只能这样说来。再说自己之前的叙述真就是半点没掺假,这样说也不为过,只不过如此卑躬屈膝,让自己心里感到委屈。

    廖教授点了点头,两只眼睛都有些放光。他拍打着桌子,嘴里不住地说:“正是这样,正是这样。”

    王庞清见他自说自话,不再搭理自己,心中有些尴尬,便试着问道:“廖老,该说的我都说过了,那份文件,能不能还给我,好让我完成家父的遗愿?”

    廖教授此时对王庞清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他笑呵呵地走到王庞清身边,让他坐下说话。

    王庞清往地下一看,满是文件和书籍哪有能坐的地方?但看到廖教授席地而坐,便也坐了下来。

    廖教授递给了王庞清一根烟,自己也点燃了一颗,说道:“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要不是你来了,这个道理我到现在也弄不懂,弄不懂。”

    王庞清觉得这个老东西有点好笑,刚才还对自己横眉冷目,冷嘲热讽。如今又对自己如此客气,说的话又是颠三倒四毫无逻辑,真就是个怪人。王庞清想点燃香烟,却发现这周围都是纸张,似乎不是个抽烟的地方。

    廖教授看出了王庞清的心思,说道:“没事的,放心大胆地抽,这满地的烂书旧纸,还不如你的一句话有用,不用顾忌,不用顾忌。”

    王庞清点燃了香烟,抽了一口,心里苦笑,这个老家伙是不是精神病啊。这些书籍和文件都是耗费了几代人的心血,历经400年的时间才保存下来的,到他这里倒全变成了破书废纸,这根本就是不尊重那几代人的呕心沥血啊。

    廖教授此时也不对刚才的态度表示歉意,自顾自地说道:“既然你是王继业的儿子,这些事情你也该知道。我看过那些你要找的文件了,其实你带出来的那块软盘根本就没有封存起来。”

    “啊?”王庞清有些吃惊:“怎么可能呢?这么重要的东西是被弄丢了吗?”

    廖教授说道:“那倒没有,正相反,那块软盘早就被悉心保护起来,不,是早就已经使用起来了。”

    王庞清听他这么说,心里更是迷惑,便问道:“怎么使用起来了?”

    廖教授神秘一笑,说道:“先不跟你说这个事情,你知道你的祖父王路遥来头不小吧?”

    王庞清点了点头。

    廖教授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和外星舰队打个平手,这还都是你祖父的功劳。你也知道,高维打低维那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我们能坚持到现在,还能跟外星舰队打了个两败俱伤?”

    王庞清之前也听自己的父亲说过这件事情,但是后来自己解冻后,也就没怎么关心战争的具体情况,一来是因为在地下要塞里信息比较闭塞,二来是之后他就被卷入“圣贤”的考验之中,知道现在才脱出身来。

    听廖教授这么一说,心中便好奇起来,连忙问道:“廖老,您就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廖教授眯起了眼睛,缓缓地说道:“这就要从‘比特遗产’说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