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2 比特遗产(合)

    更新时间:2015-12-12 21:28:34本章字数:3458字

    此时的两个人已经抽了半盒烟,廖教授说兴正浓,一直给王庞清递烟,王庞清此时已经一嘴苦味,喉咙发干,不想再抽下去。可是看到廖教授满面红光,口若悬河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打断他的叙述,最后还是接过烟抽起来。

    廖教授接着说道:“那次是我跟那个同乡的最后一面,之后的许多年间,各种科学刊物上再也没有了他的踪影,这个人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个让我多少有点惋惜。后来我也考虑过他说的那个‘比特遗产’,虽然当时他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我知道这个消息一定颇具价值。其实反观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弥足珍贵的,寥寥数语的后边包含了太多惊人的信息,堪比金口玉言。”

    “我觉得‘比特遗产’最重要也是最有意义的一部分,那就是关于‘杜立巴人’和‘神’战斗的经验。我仔细想过,那些神有可能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外星人’。当然这个在当时的世界几乎是无稽之谈,但是后来‘辽东事件’发生之后,这样的资料就变得弥足珍贵起来,我们很有可能在‘杜立巴人’的记载中,吸取一些经验。”

    “并不是我一个人有着这样的想法。在外星人的先遣队开始捕杀地球科技工作者的时候,国内很多有识之士就开始着手关于‘杜立巴人’资料的采集和整理。虽然这个事情实在暗中进行的,但一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那次也是关于石碟规模最大的研究。”

    “你也知道,那时候由于智子封锁开始起作用,那个时代的许多先进设备都接二连三地瘫痪,变成一堆毫无用处的集成电路。我想他们一定是抓紧时间,在全面智子封锁到来之前动用了所有可用的设备,投入到石碟的研究中去。”

    “这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破釜沉舟,甚至是孤注一掷。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杜立巴人’是地球原生物种,还有他们对抗过的‘神’更是虚无缥缈。当时我已经被转移到后来的地下要塞中,被重兵保护起来,但是心里一直对石碟的着迷,便四处打探关于研究的研究的进展状况。”

    “在我被冷藏之前,我得到的最新消息,是说地球人开始组建地球联盟,一些美国的专家也参加到了关于石碟的研究中去,在他们的帮助下,解密了二战后期的一些资料,通过这些资料,他们顺利地跨越过那个僵局,就是遗失的那块‘密码本’。而且,其中提到了一个你非常熟悉的名字,王路遥。”

    王庞清一直在听他叙述,几乎不说话,可是听到自己爷爷的名字,实在吃惊不小,不自觉地叫出声来:“我爷爷?怎么会?”

    廖教授笑了笑,说道:“觉得吃惊是吧。我当时也非常吃惊,作为计算机领域的学者,你祖父的名号那是响当当的,在我们这些后辈人眼里,王路遥先生那就是中国的冯·诺依曼,是我国计算机事业的开拓者。但是我绝想不出,王路遥先生和石碟以及‘杜立巴人’有什么联系。”

    “据说啊,在资料揭秘之后,他们很快找到了遗失的‘密码本’。出人意料的是,‘密码本’居然不止一个,也就是说这样小型的石碟有很多块。根据保存在美国国防部的一块分析,‘密码本’一共有九块。其中五块是所谓‘元神’带来的,被称为‘会唱歌的思想’,还有四块是后来人仿制的,被称为‘会说话的思想’。”

    “美国国防部的那一块,就是‘会说话的思想’,这个微型石碟被揭秘以后,再次产生了轰动。那就是根据这本‘密码本’揭秘出来的数据来分析,后边的隐藏历史记录居然是对前一部分的修订和补充,其中提到的‘杜立巴人’只不过是那个时代种族的一支,他们在对抗‘神’的战斗后,被‘方舟水手’带走。而且,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些石碟的真正制造者,并非是‘杜立巴人’,而是那些‘方舟水手’。”

    “这就是这件事情最后的消息,之后我就被冷藏,直到最近不就才被解冻出来。说句实在话,我对石碟的事情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当我能够活动的时候,我就立即四下打听有关的情况,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四百年,如今物是人为,再也没有相关的信息了。”

    “所以我就开始整理自己关于整件事情的认识。我想,我们人类在最后关头,还是想出了对抗外星人的对策。据我跟人估计,那就是关于那个时空机器‘方舟’。因为事实证明,处于低维的人类,居然和高维的外星文明打了个平分秋色,其中必然是得到了一种力量的帮助,最有可能的,就是一个时空机器的能力。”

    “此后的事情,你也都经历过了。底下要塞遭受了攻击,我们这些冷冻人都被送到了这里。我当然还是要继续自己的探索,正好我发现了你父亲的名字。当时我有点喜出望外,如果能找到你父亲,或许这些事情就有出头之日了。但是很可惜,在写着你父亲名字的冷冻仓里醒来的,却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工程师。”

    “我有点失望,只能根据他留下的东西来判断他的去向。结果就发现了那些文件,其上标明里边有一块软盘被某某组织借调出去,从此杳无音讯了。我当时就对这块软盘有所怀疑,因为以今天的科技水平,不可能再有计算机能够读取其中的内容。所以我断定,那块软盘在被封存之前,就已经被人拿走了。”

    王庞清清了清嗓子,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抽了太多的烟,太阳穴有点涨疼。然而他却顾不上这个,连忙问道:“廖老,您跟我说这些的意思是,那块软盘有问题?”

    廖教授干笑了一声,摊开手掌,说道:“你想想看,‘密码本’石碟的规模很小,还没有我的巴掌大。”

    王庞清恍然大悟道:“那块软盘就是石碟‘密码本’!”

    廖教授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说,是你的祖父打败了外星人,给我们争取了一定的时间。我想你带出来的那块‘密码本’一定是‘会唱歌的思想’,它给了当时人类一个希望,并且根据这个希望,我们真的找到了出路。”

    王庞清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的爷爷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活着的时候为计算机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在死后还留给人类一个打败外星侵略者的希望。不仅如此,廖教授的话给了自己一系列重大的启示。

    首先,就是矮人族‘杜立巴人’。这早就让他想起地下探险中所见到的“夸父族”,虽然这两类族群表面上看起来相差悬殊,夸父族人身高在三米到七米之间,而‘杜立巴人’却少有身高到达一米四的。而然这并不能掩盖他们背后的相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生活在远古时期,并且都对抗过“神”,而且得到了未知力量的帮助。如此类似的历史,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其次,是关于“方舟”。“方舟”是一个“时空机器”。这自然而然让他联想到“圣贤”的时空操纵能力。廖教授的言外之意,人类可能就是利用这个“方舟”的力量才和外星侵略者打了个平手。这对他又启发意义,那就是这种力量是不是跟“圣贤”有关系,亦或者自己是不是也能够利用这个力量对抗“圣贤”?

    最后,一个整体的概念在他的头脑中清晰起来。祖父在百慕大地区失而复归,外星舰队的入侵,自己和同伴被拖入“绝望游戏”,所有这些事情似乎在本质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首先是计算机理论的循环法则,其次就是关于时空变换和平行宇宙的理论。如果这件事情真如自己想的这么庞杂,自己到底在面对什么?

    王庞清想到这里,已经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他必须找一个人分担一下。但是这个人肯定不是眼前的廖教授,而是等在医院里的欧阳和苏赫巴鲁。虽然这个廖教授对自己看起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他总觉得那里怪怪的,具体地想来,有说不出怪在哪里。所以他决定对“圣贤”的事情闭口不言。

    但是,他还是希望根据廖老给出的信息去碰碰运气,自己正愁没有办法对抗“圣贤”和他给出的“考验”,如今正好能从廖教授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这么想着,王庞清说道:“廖老,你看我是我们老王家最后的一点血脉,对于‘方舟’这个事情又很感兴趣,您还有没有关于这件事的资料,如果有的话,还请无比赐教。我也算是个学者,如果我能凭着爷爷的优良血统,在作出什么贡献,那也是全人类的福祉不是。”

    廖教授听他这么说,沉思了片刻,最后缓缓说道:“其实我刚才心里就有个想法。你看看我,都年过古稀的人了,没有几年活头。之前我也挺担心自己的身后事,我本人死不足惜,就是这个为揭开的秘密恐怕要跟我一起埋进棺材了。我早就想找一个继承人,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也是缘分,既然你来了,我也就把我的衣钵传授给你吧。”

    王庞清一听如此,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他马上站起身来给廖教授鞠了个躬,廖教授满面愁容,站起身走到写字台后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发黄的笔记本说道:“这是我这小半辈子的研究成果,今天全交给你了,毛 主席说过未来是年轻人的,我也就把未来交给你了。”

    说着,他用左手,颤颤巍巍地将笔记本交给王庞清。

    王庞清毕恭毕敬地结果来,千恩万谢,心里暗喜道,装孙子还是值得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王庞清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他急需找到欧阳和苏赫巴鲁,向他们报告这个好消息。

    在王庞清走后,廖教授走到窗子前,点燃了自己的烟斗,望着窗外王庞清跑远的身影,看了看自己右手的虎口,那里有一块几乎和皮肤颜色相近的圆圈,上边画着一条衔尾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