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3 灵光乍现(起)

    更新时间:2015-12-13 22:25:40本章字数:3214字

    王庞清怀揣着廖教授的笔记本,心中说不出的高兴。本来此行他是想找到那块软盘的,但没想到收获如此巨大,这一失一得的事件,就仿佛坐过山车一般,让王庞清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经历了绝望和狂喜。

    他迫不及待地跑回医院,立即将好消息报告给欧阳和苏赫巴鲁。两人正对王庞清此行心里没底的时候,恰逢王庞清拿着笔记本兴致勃勃地跑了回来,两个人看他红光满面,也都是心下释然。

    欧阳向着病房的走廊探出头,确定没有可疑的人,才把病房的门关上。王庞清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这几个小时的遭遇说了出来。

    欧阳和苏赫巴鲁两个人认真地听着,脸上不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等王庞清说完,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表示对如此重要线索的发现,表示吃惊。

    苏赫巴鲁说道:“我说王工安达,你还真是有两下子,那么一个不通人情的老头子,都被你说服了,我还真是服了你了。要是我遇上那个老伙计,那两句话我就得气冒烟了,再说半句,那我可就要拔飞刀了。”

    欧阳也说道:“王工同志在我们小队里的作用是越来越大了。你说的这些内容对我们的帮助真是很大。”

    王庞清有点洋洋得意地说:“你那么看看,我王庞清是谁,这一张嘴,只要是上嘴唇碰了下嘴唇,说出来的话,那就好比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况且我说的话那是句句在理,说在根子上了,软硬兼施,虽然才不必诸葛亮,那怎么也得算是小苏秦,小张仪。”

    欧阳瞪了他一眼,说道:“还没怎么样就自我吹嘘上了,说到底,那位老教授能把这些东西告诉你,还不是因为你祖父王路遥和你父亲的缘故?再退一万步说,那也不是你真的说动了老教授,而是低三下四地求他说的,要不然他能将他毕生研究的结果无偿奉上?”

    王庞清听她这么一说,苦笑道:“大妞你也不要对我这么严格,我吹嘘两句那也是解解心宽,这一个星期,我不是给人家当儿子,就是给人家装孙子,实在没有什么地方可发泄了。”

    欧阳不再跟他争辩,说道:“还是说正事吧,你是当事人,你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

    王庞清将自己那一系列的问题说了出来。苏赫巴鲁和欧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欧阳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杜立巴人’和我们之前见过的‘夸父族’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这里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我们上次地下空间的冒险经历,到底是发生在哪一个时空。如果发生在这个时空的话,这两件事情肯定存在内在的联系,但是如果地下冒险时候我们被‘圣贤’送往了其他时空,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就很渺茫。”

    王庞清仔细一想,似乎的确是这个道理。一想起这个“圣贤”,就让他头疼的厉害,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可没法证明了。”

    欧阳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还有你说的,关于‘方舟’的事情。我想这有可能是一条对抗‘圣贤’的出路。不管这个‘圣贤’是谁,也不管他到底有多大能耐,他一定存在与这个宇宙之中,他也有发生发展的历程,只要‘方舟’真的存在,我们就有可能借住‘方舟’的力量,回到‘圣贤’初始的时空,或许我们还有一丝打败他的希望。”

    王庞清连忙点了点头:“对对,我也就是这个意思。你看地球联军估计就是用这个法子打败了强大的外星舰队。”

    欧阳继续说道:“最后,那就是这所有事情之间的联系,我也同意这些事情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有着某种联系,但是现在我们缺乏必要的证据,很难推断各个事件其中究竟有什么瓜葛,但是我们可以自己求证,可以去找答案。”

    王庞清手中颠着廖教授的笔记本,说道:“或许这里边能有一些线索,我想这应该是我们下一步应该进行的研究吧。”

    欧阳从他手里接过笔记本,翻看了两页,说道:“其实我们已经找到了突破口。那就是所谓的‘密码本石碟’。既然说‘方舟’的秘密隐藏在石碟的信息之后,我们想要找到‘方舟’,就必须找到那些石碟,和一本密码本。”

    苏赫巴鲁此时插话道:“我说二位安达,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为了找方舟,我们就要找石碟,还要找密码本,但是现在这个世道,就算找到了,也没有电脑能够识别啊。这不是白费功夫?”

    王庞清回答道:“既然这些资料已经被人们解密过,我想一定放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找到石碟和密码本这件事,我想还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根据廖教授的话,密码本不止一个,我猜想,不同的密码本一定隐藏了不同的信息,说白了,密码本不过是个信息提取器。”

    苏赫巴鲁骚了搔胡子,说道:“哎呀,你们说的这些都太难了。没有一件我们能够办得到。你们想想,那些被破译的资料,那肯定被国家秘藏起来了,凭我们几个那肯定是找不到的。再说那个密码本,找到了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况且,我们也根本不知道那些密码本藏在哪里。”

    王庞清拍了拍苏赫巴鲁的肩膀,说道:“我说老苏同志,这革命事业尚未开始,你怎么就打退堂鼓了呢?老话说的好,所谓事在人为,你说我们不去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如何呢?说不定我们就能找到‘方舟’,再也不用收那个‘圣贤’的气了。”

    苏赫巴鲁点了点头:“王工安达,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害得试试,我身为一个军人不应该有这样临阵脱逃的想法,指定是这段时间生活的太安逸了,我钢铁般的意志被整天吃完睡睡完吃的生活所锈蚀了。”

    王庞清说道:“这就对了嘛,老苏同志,如今世道这么乱,我们就只有彼此为依靠,向那个‘圣贤’发起挑战,要不然下半辈子都得被他当猴耍!”

    苏赫巴鲁说道:“正是!我老苏一辈子都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怎么能让着老伙计当玩物?想当年我在老山前线……”

    “等等!”此时,一直在看笔记的欧阳突然喊了一句。王庞清和苏赫巴鲁赶快闭上了嘴,知道她有了重大的发现。

    欧阳的一直手举在半空中,仔细地看了一会,自言自语地问道:“廖教授到底是什么专业的?”

    王庞清皱了皱眉,回到道:“按他的说法,他也是搞计算机编程的。”

    欧阳摇了摇头,说:“不对吧,这本日记中有很多拉丁文和希伯来文,而且这都是古希伯来文,有的词汇在中世纪就已经不用了。他一个计算机教授怎么可能会古希伯来文?”

    王庞清接过日记本翻看一下,果然这里边的内容杂陈,书写的文字更是各式各样,其中的汉字并不多。难道这个廖老头还是个精通多种语言的天才?

    越想越不对劲,王庞清翻开日记的扉页,发现扉页已经残缺不全,似乎是被人故意撕下了下半段。王庞清突然意识到:这个日记本的主人应该不是廖教授,或许正是他撕下了那下半段,因为上面写着本来日记所有者的姓名!

    王庞清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欧阳表示同意,虽然廖教授声称这是自己多年研究的结果,但很有可能这是他发现的前人的研究手册。但是这也不意味着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毕竟是一点线索,管他所有者是谁呢,只要能给自己带来帮助就行。

    欧阳和苏赫巴鲁也是抱着这个想法,就没有多想。在欧阳的翻译下,几个人大致了解了日记的内容。

    正如廖教授说的那样,这本日记似乎跟他的叙述一模一样,就是记录了很多关于石碟研究的小道消息。其中有着大量日记所有者的推论,但是很快就被更进一步的发现所推翻,其实这本日记没有多大的价值,几乎就是在重复廖教授说过的话。

    三个人读完之后,都很失望,本来期待着能有新的发现,没想到毫无收获。

    苏赫巴鲁哼了一声说道:“我看呐,那个老伙计就是想卖个王工一个人情,好显得他大度。”

    王庞清叹了一口气:“毕竟人家是好心,我又不能回去找他,说这些东西一点用没有。再说了,我可不想再回去见他,真的,一面都不想。”

    欧阳并不甘心,来回地翻看日记内容,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其中的一页上,说道:“怪了,这是什么?”

    王庞清凑到笔记跟前,看到这两页发黄的纸上,密密麻麻地写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符号。这些符号非常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形状。这些细小的符号点彼此之间毫无规律地排布,有的地方密集,有的地方稀疏。

    在日记空白的地方,画着红圈,圈中写到:碑文?石刻?记录?它们的密文?

    又写到:这需要解密!

    又写到:不符合密码学规范!

    最后一个大红圈里写到:可能是涂鸦!

    王庞清和欧阳看完,面面相觑,很显然,日记的主人不知道在哪里弄到了这些图案,而且试图破译其中的玄机,经过尝试后,最终放起了。

    苏赫巴鲁见两个人都愣住了,走过来看了看,咦了一声,说道:“这不是地图嘛!”

    “地图,对啊,这是一幅地图啊”欧阳随即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