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6 灵光乍现(合)

    更新时间:2015-12-16 15:08:40本章字数:3486字

    苏赫巴鲁担心肖定新的安危,马上做出战斗姿态,端着枪一脚踢开了店铺的后门,发现其后是一条狭窄的走廊,只供一个人通过。走廊的两边,靠墙摆满了巨大的木架子,上边陈列着乱七八糟的一团一团的白毛。

    苏赫巴鲁心里焦急,不敢多看,急匆匆地顺着走廊向前挺进。眼角的余光在木架子上一扫,便知道这些白毛并不是一般的羊毛。

    他本是蒙古族,年少时期自己就放过羊,剪过羊毛,绵羊毛质地柔软,富有光泽,即使未经加工,也有天然的蓬松特性。而摆在木架上的这些白毛,质地粗硬,虽然经过精心梳理捆扎,却还是显得杂乱不堪,恰如一把把用久的钢刷。

    苏赫巴鲁来不及细想,快速通过走廊,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出现在自己眼前。院子的正中是一块平地,上面摆放着一张十几米长的长条案板,桌子上杂乱地放着匕首和剪刀,案板上布满血污,案板下方白色的毛发积成了一堆。

    苏赫巴鲁心中一沉,一看这架势,就猜想这家店一定不干净。在这种前店后长的小作坊里,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秘密。再想起那店主看到自己是军人是窘迫惊恐的神色,苏赫巴鲁更是断定这是一家黑店。

    他躲在墙角略一张望,很快将院子的整个地形分析了一遍。在他的对面是一排大屋,窗户很小,还被报纸挡住。大屋的右方,是另一座建筑。这做建筑墙体颇高,有着拱形的房顶,从他的角度来看,既无门也无窗,苏赫巴鲁断定那就是个大仓库。仓库的周围还拉着铁丝网,隔离出一段空间,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苏赫巴鲁断定枪声是从仓库里传出来的,于是就沿着铁丝网走了七八步,一转弯,就看见两扇破旧的铁门,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撞击,现在歪歪斜斜地搭在旁边的铁丝网上。

    他蹑手蹑脚地走进铁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苏赫巴鲁仔细一看,就在铁门的背后的地上,躺着两具巨大犬科动物的尸体,他走近了一看,原来是两只藏獒!它们死相极为惨烈,身体已经被撕烂,血肉模糊,连白生生的肋骨都被折得支离破碎,内脏混着鲜血流了一地,因为天气冷,脏器的热气还未完全消退,兀自冒着白气。

    苏赫巴鲁心下一惊,这两头都是成年藏獒,看它们的体型,随便拿出一只,那都是比老虎狮子还要凶猛,究竟有什么东西能活生生地将藏獒撕碎?

    他咽了一口唾沫,食指搭在扳机上一刻也不敢放松。他沿着仓库转了一圈,发现不仅仅是在大门入口的地方有藏獒的尸体,其实在仓库的四周都有,按照东南西北的方向,每个方向分布两头。这8头巨型藏獒,无一例外地都已经死去,有的尸体还有被啃食过的迹象。

    他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确定身后的铁丝网和藏獒都是一种安保措施,旨在保护仓库中的东西,这样的设置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那8头藏獒,可谓是勇猛无敌,一般的人根本无法接近这座仓库。

    他心中更加担心肖定国的安危,不敢再耽搁时间,找到仓库的大门,推了推,居然纹丝不动,看来里边必然有钢制的门栓。苏赫巴鲁也管不了那么多,对着大门就是一梭子,后退几步卯足了全身力气,用肩膀撞开了大门。

    他走进仓库,发现这里摆放着更多更大的木架子,和之前看到的类似,上边也摆满了成团的白毛,密密麻麻不可尽数。在离自己较近的木架子上,放了许多布料和成衣,苏赫巴鲁此时才认识到,自己要买的那些棉大衣似乎就是这种白毛充填的。

    再往里走,眼前更是破烂不堪,几个巨大的木架子东倒西歪,有的已经完全倒在地上,受损严重,其上的白毛铺了一地,凌乱不堪,在白茫茫的白毛堆里,躺着一个人,苏赫巴鲁认出那就是刚才的店主。

    他急忙跑过去,发现店主早已经气绝身亡,他的左腹被划开一条大口子,也是脏器外流,惨不忍睹。苏赫巴鲁发现店主的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上边布满血污,看情形应该是店主自己留下的。仔细辨别下,苏赫巴鲁确定这是高压电棍。也不知道店主死前究竟在拿电棍对付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死相和仓库外的藏獒一模一样,这里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野兽。

    木架子的尽头又出现了一道黑漆漆的铁门。与之前苏赫巴鲁撞开的那扇不同,这道铁门开着一条缝隙,门板上凹凸不平,全是撞击的痕迹。

    也来不及多想,苏赫巴鲁挺枪就从门缝中钻了过去,映入眼帘的第一幕居然是房顶的巨大窟窿。这窟窿有两米见方,不方不圆,很难说清形状,但是从由内而外破裂出去的铁皮痕迹来看,一定有一股巨大的冲力,由内之外,穿透了钢制的房顶,留下这个大窟窿。

    借着大窟窿照射下来的光芒,苏赫巴鲁环视整个屋子。惊奇地发现,整个屋子的天花板上倒垂下来许多巨大的铁链,这些铁链成直线型排布,一排与一排的距离大约有两米多。在每排铁链的下端,悬吊着很长的金属圆筒,这些圆筒的外皮像是筛子一样,布满了细小的孔洞。

    这些圆筒一共有六根,全部吊在半空中,前几根是空的,中间的一根由于屋顶的破洞而掉落在地上,再往里看,最后的几根圆筒中,似乎有着白花花的东西。那东西的身体完全被铁桶所束缚住,像是装入竹筒的米饭一样。

    苏赫巴鲁越看,心里越明白。他心想,是了,这家前店后厂的服装店是自产自销的,那些充填在棉大衣里的白毛,可能就是从圆筒中的那白花花的东西身上剃下来的。怪不得那些圆筒都是筛子型的,这样的设计就是为了让那东西身上的白毛从小孔穿过来,便于白毛的采集。

    这么一想,苏赫巴鲁心中不免迷惑。按说一般大衣用的都是棉花,这里没有棉花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用这种白毛呢?那白花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动物,如果是生物的话,那又是那种生物呢?

    他心中不免好奇,于是就想走近里边的那几个圆筒去看,刚迈出一步,忽然一个身影蹭地一下,将他铲到在地,让他摔了个嘴啃泥。苏赫巴鲁试图反抗,却感觉自己的手脚都被向后拉,被拧成了麻花,只是一瞬间,自己就动弹不得了。

    苏赫巴鲁心下大怒,却又动弹不得,手脚又吃痛,气得想骂人。就在要出声的瞬间,一只血琳琳的手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活生生将骂人的话吞下肚里去。紧接着,一张熟悉的面无表情的面孔几乎贴到了自己的面颊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苏赫巴鲁一看这张血琳琳的脸,心下大惊,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肖定新吗?

    肖定新浑身是血,咬着嘴唇,太阳穴上青筋暴起,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苏赫巴鲁心下大骇,不明就里,这个老肖怎么把自己制服了?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打一家人?难道说这个家伙对自己怀恨在心,存心报复?

    肖定新一边慢慢地松开捂在苏赫巴鲁嘴上的手,一边示意他别出声,苏赫巴鲁看他神情严肃,也就不敢出声。苏赫巴鲁感觉肖定新解开了自己四肢的麻花锁,回过身来看着肖定新,却发现他脸色惨白,浑身战栗不已。

    仔细一看,才发现肖定新单腿跪在地上,他的右侧大腿,连衣服带肌肉,少了一大块,如今是血肉模糊,血流如注。

    苏赫巴鲁心下大惊,心想一定也是那头野兽干的,便急着要给他包扎。肖定新摇了摇头,指着大门口,神情急迫。苏赫巴鲁立即会意,他的意思是赶紧离开这里。

    苏赫巴鲁不再想什么,立即背起肖定国,捡起地上的冲锋枪,说着就要向大门口跑去。

    苏赫巴鲁虽然对肖定新刚才的行为很是不解,但对他的身手却是心服口服。试想自己十九岁当兵,军人生涯快有三十年了,南征北战,经验丰富,别的不敢说,格斗技击那还是拿的出手的,一般的人三四个都近不了自己的身。而这个老肖,瘸着半条腿,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让自己动弹不得,足以证明他武功卓绝,身手了得。

    苏赫巴鲁背着肖定新,刚刚跑到木架子前,突然“通”地一声,前方仓库的正门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开了。苏赫巴鲁连忙停下脚步,将枪口对准前方的大门,这一看之下可不得了,一条白花花的巨蟒凭出现在他的眼前。

    苏赫巴鲁瞬时就看傻了,这条巨蟒不是一般的大蛇。因为按照日常经验来说,蛇类就是身负鳞片的爬虫,可是眼前这条白蟒身上却布满一层白毛,更为可怖的是,它卷曲扭动的身体下方,赫然有着四只黑灿灿爪子!

    看着巨蟒这幅模样,苏赫巴鲁脑袋里嗡地一声,嘴里叫到:“我的长生天啊,这,这他妈不是龙吗?”

    那白毛龙对着苏赫巴鲁张牙舞爪,眼看就要冲过来了。苏赫巴鲁背着肖定新,后退了两步,对着白毛龙的三角脑袋就是一梭子。

    白毛龙吃痛,也后退了两步,嘴里发出嚣张的吼叫。尽管如此它还是吃痛,对苏赫巴鲁手中的冲锋枪有了一些忌惮,一时之间不敢再逼过来。

    苏赫巴鲁不敢怠慢,赶紧换了弹夹,又给了它一梭子,这一梭子打在了白毛龙的身上,一股异香再次飘来,苏赫巴鲁嗅着香气,突然感到一丝不祥的预感。

    此时背上的肖定新拍了拍苏赫巴鲁的肩膀,急急地让他向后看,苏赫巴鲁侧身站立,枪口对准白毛龙,让它不敢冲过来,自己用眼角余光看了看身后,这一看,不由得心中一惊。

    在最里边那个圆筒中,另一颗三角脑袋慢慢地探了出来,那白花花的身体使劲撞击着裹在身上的铁皮,看这架势,不一会它就会挣脱出来。苏赫巴鲁此时才认识到,这个仓库本来就是这些白毛龙的养殖基地,那些圆筒就是禁锢它们的牢笼!

    苏赫巴鲁暗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今天要折在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