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9 无妄之灾(转)

    更新时间:2015-12-19 20:18:00本章字数:3118字

    看到王庞清和欧阳两人吃惊的模样,当下惨然一笑,看了看周围,没有说话。王庞清和欧阳知道钱教授是担心这里人多嘴杂,所有不愿多说。王庞清很理解钱教授的处境,毕竟现在他也是颇有故事的人,他心中隐藏的东西,对旁人也是不肯轻易透露的。

    于是他和欧阳商议,示意钱教授先回到住处,再作进一步的交谈。而他们二人,急着要去看看躺在病床上的苏赫巴鲁。钱教授对他们的建议表示同意,就带着几个小兵,自己先回去了。

    王庞清和欧阳走进苏赫巴鲁的病房,看见他硕大的身躯躺在病床之上,浑身插满管子。虽然身上的血迹已经被清洗的差不多了,但是脖子上和胸膛上依旧是嫣红一片。看到往日提体壮如牛一般的苏赫巴鲁此时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两个人都是心里一酸,不觉得眼圈泛红。

    王庞清像是在安慰欧阳,又像是自我宽心,说道:“老苏是铁打的身子,这点小伤对他算不了什么。放心吧,他一定会站起来的。”

    欧阳点了点头,嘱咐了旁边的大夫和护士几句,又和王庞清站了一会,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苏赫巴鲁的病房,去看重伤的肖定新,肖定新还在急救室中,他们没能进去,只能走出医院。离开之前留下了几个小兵,日夜监护,不得松懈,并嘱咐他们一旦有最新情况立即通知他们。

    回到住处,已经是晚饭时间,钱教授和其他小兵正在吃饭。王庞清和欧阳在饭桌前坐下,根本吃不下东西,没用多长时间,小兵们就收拾了饭桌,留下钱教授他们三人,兀自出去站岗。在小兵们看来,苏赫巴鲁和肖定新两人已经失去战斗力,保卫三个知识分子的任务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他们肩上。

    小兵们离开后,钱教授点燃了一根蜡烛,让屋子里显得更为亮堂。他坐在王庞清和欧阳二人的对面,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对于白虬的事情很好奇,就像我当年一样,对这样的怪物又是害怕,又是好奇。”

    王庞清挺喜欢钱教授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他之前遇到的人,大多说话都是云里雾里,从来不直奔主题,钱教授这么痛快地说出来,让王庞清对他多了一些好感。

    钱教授继续说道:“二位也不要埋怨老夫,今天在医院没有把事情说清楚。这里是‘刑天区’的边区,情况很是复杂,虽然政令通行,但是总有鞭长莫及的地方。我要说的这些,都是十分机密的内容,万一被不相干的人听去了,反而多生事端。”

    欧阳说道:“钱老您说的是。这样的大事的确应该封锁消息,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钱教授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今天看到的白虬,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生物。在这阿尔泰的山区,在那大雪山和草甸子之间,总有一些不同形态的绿洲。这些绿洲由于特殊的气候和植被,形成了特殊的生态系统。”

    “业界把这种生态系统叫做‘远古链’。因为这些绿洲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形成了,但是在其后漫长的地质构造年代里,几经毁坏,但是这里并非是造山运动的活跃地区,所以并没有出现生物大灭绝的现象。所以,极少数幸存的远古生物,就在那里存活下来,和其后发源的新物种构成了特殊的生态系统,这就是‘远古链’”

    王庞清看了看欧阳,表示根本听不懂钱教授的话。

    欧阳小声告诉他,钱教授所说的“远古链”,简单地理解就是古生物并没有因为各种各样的外界因素而灭绝,在特有的环境下活了下来,与后来出现的生物组成了新的食物链。举个简单的例子,澳大利亚其实就是一个“远古链”。我们熟知的袋鼠和鸸鹋,都产生于冰川纪,因为澳洲大陆一直在海上漂泊,没有受到过多毁灭性的地质灾害,所以和后来的猫狗动物一起安全保存了下来。

    王庞清吃惊地问道:“按照这么说,恐龙也可以了?”

    欧阳说道:“也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就如今的勘探结果,还尚未发现。”

    钱教授看着欧阳点了点头,说道:“欧阳博士还真是一点就透啊。”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民间常说的白虬,就是这种保存下来的远古蟒蛇。但是这种蛇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在世世代代的基因选择中,它们的种群发生了基因突变,变成了白化病。按照我们人类的原则,白化病是一种疾病,但是对于白虬来说确实一件大大的好事。因为他们生存在阿尔泰地区的大雪山边,白色的身体倒成了天然的保护色。以至于,其他颜色的巨蟒都被环境淘汰掉了。”

    王庞清听到这里,便问道:“不是吧钱老,那白虬体型如此巨大,性格有如此的凶猛,怎还需要保护色?如果说绿洲中存在‘远古链’,那么白虬一定处在绿洲食物链的顶峰,它们还惧怕什么呢?”

    钱教授摇了摇头,说道:“这就要说到白虬真正的天敌了。你们今天看到的白虬并非是纯种的生物体。纯种的白虬,不过是患了白化病的蟒蛇,是一种爬行动物。按照基本原理,爬行动物身上是没有毛发的,可是你们也见到了所谓的‘白毛龙’。”

    欧阳眉头一锁,问道:“您的意思是,这些白虬经过了人工的改造吗?”

    钱教授说道:“正是。我今天在现场检查了一下白虬的尸体,发现他们拥有两套生命系统。”

    “啊?”王庞清和欧阳同时惊呼道。

    “是的。”钱教授说道:“今天所见到的白虬不单单有着身为巨蟒的生物构造。在它们体内还另有一套机械装置。你们所看到的黑色爪子,那根本就是人造的蛋白质合成体,就像我们的指甲和头发,只不过其中蛋白质的密度比较大,所以表现出强悍的硬度和锋利程度。还有,我们都知道蛇类是没有牙齿的,身材越大的蟒蛇牙齿越少,可是这些白虬却有着两排锋利的钢齿!”

    王庞清和欧阳听到此处,心里都是大惊,彼此看着,说不出话来。

    钱教授继续说:“这黑色爪子和锋利的钢齿,就属于另一套机械只能系统。这一套系统和白虬本身的脑神经切合得恰到好处,也就让他们拥有了巨大的破坏力。至于它们身上的绒毛,我想这应该是在两个系统磨合过程中,发生了意外,所以制作这套系统的人,不得已才对白虬的身体进行了改造,当然这些改造是有副作用的,那就是让本来属于爬行动物的白虬长出了白毛。”

    欧阳这个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我想,他们改造巨蟒的方式一定利用了基因突变。要不然,身为生物体从爬行门过渡到哺乳门那实在是太难了。”

    钱教授笑了笑,对欧阳说:“欧阳博士真是学士广博,老朽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样的白毛巨蟒就成为阿尔泰山区‘远古链’真正的霸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们被这里的居民俘获,并且成为了制衣的材料。我想今天那里的店主也一定是看中了白虬的白毛,才发狠心决定豢养它们的。”

    王庞清叹了口气,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都是为了吃一口饭,才这么铤而走险,只是把苏赫巴鲁和肖定新也搭了进去。”

    欧阳看到王庞清对这件事的态度有所缓和,不在那么激进,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其实她在王庞清对县委书记大发雷霆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惴惴不安,他害怕这个一事无成的家伙一旦获得权力,就失了本心,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随即说道:“人各有各的难处,互相理解也就是了。对了,钱老,对于这样的有机机械体形成的时间,还有究竟这些东西是什么人研制的,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钱教授迷上了眼睛,叹了口气,说道:“我能看的出来,你们很好奇我的态度,毕竟发现机械体的白虬这件事情大多数人都会表示吃惊,但是我却没什么反应。其实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

    “我虽然干了一辈子的考古工作,但是我本职的专业却是民俗学。我前半生的研究也不过是收集全国各地的风俗民俗,然后编纂成册。远在我上大学的时候,那是1963年的夏天,我和系里的老师,奉命去营口采集辽东半岛的嫁娶风俗,在那里遇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王庞清一听到“辽东半岛”,那是自己的家乡,心中就来了劲,问道:“您遇到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和外星侵略有关?”

    钱教授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那样的。那是我第一次走出校门,采集民间风俗资料,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足迹也走遍了大江南北,但是只有那一次是那么惊心动魄,颠覆了我的整个世界观。”

    欧阳知道这其中必然有着大为神秘的故事,急忙问道:“钱老,您当年究竟遇到了什么,是不是也见到了白虬?”

    钱教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或许你们也听过这件事,那就是‘营川坠龙’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