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2 辽河龙影(承)

    更新时间:2015-12-23 19:54:35本章字数:3249字

    “龙?”钱教授听到老支书这么说,心里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在这辽东的穷乡僻壤,怎么会有龙出现呢?喜的是,自己停滞多年的研究,此时此刻似乎又有了继续下去的希望。他也顾不上烤衣服,坐到老支书旁边,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支书眼神不定,嘴唇不停地颤动着说道:“造孽啊,真是造孽。小钱同志,我可是一直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坚持马列主义,从来不信鬼,不信神,更不信狐黄白柳,可是今天,今天它就从我鼻子尖上飞出去一条龙啊!”

    钱教授看他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刺激,有点语无伦次了,心中更是好奇关于龙的事情,于是安慰他道:“您也不必自责。世界是物质的,思维只不过是物质的反应,你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再说了,毛 主席说过,马列主义最大的特点就是在实践中检验和发展真理,您这时的迷惑是可以理解的,只要说出来,大家一起探讨,依靠群众的力量,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呢?”

    老支书听他这么一说,似懂非懂,但是的确多了一点勇气。他定了定心神,看着草棚子外边滂沱的暴雨说道:“其实是这么回事。我不是派人去找你了吗,你是知识分子,说不定知道那个大铁箱子的来历。于是我们就在原地等你,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那铁箱子里‘咣当咣当’地响了起来。”

    “响了起来?”钱教授吃惊地问道。

    “是啊,就跟里边有个活物似的。”老支书继续说道:“我和在场的社员同志都是吓了一跳,心想这里边莫不是装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我反念一想,毛 主席教育我们,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神。这大铁箱子不仅装神弄鬼,而且发出黑水,污染了苇塘子,严重破坏生产,那就是工农的阶级敌人。”

    钱教授点头,表示同意老支书的看法。

    老支书又接着说:“对于这样穷凶极恶的阶级敌人,我们正是要发扬不怕吃苦,不怕牺牲的革命主义精神,迎难而上才能找到一条光明的道路。所以我们就一合计,管他里边是什么,先打他两枪再说。于是,我就命令民兵装上子弹,打了好几枪。”

    “然后呢?”钱教授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

    “然后啊,唉”老支书说道:“然后,箱子就不动了,我知道到底是我们人民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这个箱子屈服了。我们等了好半天,这箱子再也没动过。我就得也就安全了,便招呼人走上去,准备打开上边的盖子。那盖子上有三把大锁,我就叫人先除去这些锁头,哪知刚敲掉了一把,唉……”

    钱教授急忙追问道:“到底,怎么了?”

    老支书说道:“到底这个箱子是反动派,诡计多端。就在我们敲开第一把锁的时候,‘通’地一声巨响,就好比是过年放的炮仗似的,箱子盖被里边的东西冲了开了!一股黢黑的浓烟随着那个东西冒了出来,熏得我们是头晕目眩,离箱子近的几个人当时就被熏晕过去了。我定睛一看,一长串大蛇一样的东西‘噌’地一下,就窜入了苇荡子里!”

    “啊?”钱教授听到这里也是吃了一惊,问道:“您说的龙,就是这个东西?”

    “是啊!”老支书说道:“那时候黑雾很浓,但是我还是能看出来,那个东西就是龙,跟年画上画的差不离,只不过小了点。当时我心里真是害怕啊,没想到这龙也是反动派啊,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怎么站到老蒋的队伍里去,跑到我这里破坏生产!”

    钱教授一听如此,眼睛都发光了,连忙问道:“您说的话,可是真的?”

    老支书连忙回答道:“这可不敢胡说,那个东西放了烟雾弹,就逃跑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先后都中了招,晕了过去。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见到的,你去问问二娃子,狗剩,铁蛋,他们都在我身后,也都看见了!”

    钱教授“哦”了一声,心里却十分惊喜。没想到前几年中断的研究,如今歪打正着又有了新线索。不过如今那只号称“龙”的东西已经飞走了,要想研究恐怕也不是什么易事。唯一的线索,或许只剩下那口大铁箱子了。希望那箱子上边还能留有一丝的线索。到底这条“龙”是个什么东西,又是谁把它装在箱子里,沉入了苇塘中?

    钱教授这样想着,看到外边的雨势减小。众人都张罗着要离开这里,如今下了暴雨,辽河水位见长,一会肯定有洪水冲过来,到时候苇塘子里水位涨高,会威胁到岸上人们盖起的简易草棚。队长老崔和其他几位队长已经开始商议转移人员和苇子的计划。

    钱教授心里有些担心那口铁箱子,如果待会苇塘里水位上涨,那口箱子可就被水淹没,再难找到去向了。当下他就和老支书说道:“您能不能派几个人跟我一起去把那口箱子弄回来,我想那东西值得研究一下。”

    老支书也说:“我也正想着这个办法呢。那铁箱子是反动派的老窝,一定有着些许蛛丝马迹。这一次不过是斗争的开始,以后少不了和那条虫打交道,毛 主席教导我们,不打无准备之仗,我看把箱子没收,也是一条做准备的路子!”

    钱教授听老支书这么一说,心里也很高兴,当下就挑选了几个人,推了一个双轱辘车,冒着雨,准备再次向着“南湾子”走一遭,却被老支书拦住了。老支书说道:“小钱同志,你是知识分子,出苦大力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吧,你还是先跟大部队回村里,如今下了暴雨,过不了多久洪峰就到了,你得赶快转移!”

    钱教授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极大地不悦,说道:“您老怎么能这么说。什么知识分子不知识分子的,我们都是团结在毛 主席共 产党领导下的普通大众,本质上都是新社会的主人,农民兄弟能干的事情,我也能干,农民兄弟能去的地方我也能去。”

    老支书一听这话也有道理,并且钱教授还说了毛 主席,这话是及有分量的。于是也就不在阻拦,说了句快去快回,就站起身来组织撤离工作。

    钱教授跟着几个老乡,推着双轱辘车,再次来到南湾子,发现苇塘子里的水位果然上升了,那黑漆漆的大箱子已经泡在水里了。众人不敢怠慢,赶紧推车上前,众人一起发力,将大铁箱子抬上了双轱辘车。

    就在众人要走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南边的铁链还固定在南岸上,这一条铁链像是拴住了老牛的缰绳一样,让众人犯了难。有人自告奋勇,准备游过去砸断铁链,但是被钱教授制止了。

    他说:“有革命热情是好的,但是要看清楚革命形势。如今水位已经上涨这么厉害,千万不能一身犯险!”

    说着,他立即改变了策略,决定就地勘察一下这个铁箱子。他让几个人推着车子,将大铁箱子推出一段距离,直到铁链的最大长度。这样一来,众人都身处茂密的芦苇丛中,这里地势颇高,短时间内,水位淹不到这里。

    钱教授让一个人回去报告情况,一个人站在开阔地观察水位变化,自己则俯下身来仔细观察面前的大铁箱子。

    这铁箱子内部都是黏糊糊的液体,紧紧贴在箱子底上,说不出的恶心。钱教授捡了一根棍子,在里边搅了搅,一股腐败的臭气混合着汽油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他差点吐了出来。他干呕了几下,突然感觉棍子的那头,碰到了什么硬物。

    他心里有些惊奇,赶紧用棍子将那硬物挑了出来,原来是一把锈迹斑斑的盒子炮。钱教授知道这是二战时候,德国产的手枪。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铁箱子本身就是二战时候留下的?

    他有点不甘心,于是又在黑水里搅了搅,这下可不要紧,一大截人的胸骨连着肋骨被挑了起来。钱教授没见过白骨,当时吓得就把棍子扔进了箱子里。惊魂未定地想着,这里边怎么还有死人啊?难道是给那龙陪葬不成?

    几个人听见钱教授的大叫,都跑了过来,也都看见了白骨,心里不禁发毛。钱教授摆了摆手,说道:“这箱子实在太古怪了,你们来的正好,帮我看看,这箱子还有什么不一般的地方。”

    几个人蹲下身去,检查起来。其中的一个叫到:“钱同志,你看这是什么?”

    钱教授付下身去,在铁箱子斑驳的铁皮字上,白花花地像是印着什么字,但是腐蚀的很厉害,上边有布满了水草和贝壳,根本看不清写着什么。钱教授急忙拿了一根撬棍,将上边的杂物除去,就露出这样一段文字:

    “大满洲国奉天警备厅”。

    紧接着下边就是一段模糊不清的日文。

    “满洲国奉天警备厅?”钱教授不自觉地说出了声。他知道,奉天就是沈阳,满洲国也就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在东三省建立的一个伪政权,这样的字体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个箱子是抗日战争时期放在这里的!

    就在这时,狂风四起,吹得千里苇荡呼呼作响。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响声从西南传到东北,犹如在天空中过火车一般!钱教授捂着耳朵向着天空望去,在若隐若现的云彩中间,一条细长的,青蓝色的蛇状物扭动着飞过。

    钱教授张大了嘴,不由自主地看着天空,站起了身来,嘴里叨念着:“这,这,这真的是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