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 辽河龙影(合)

    更新时间:2015-12-25 12:00:00本章字数:3193字

    烛光摇曳,屋里静悄悄的。欧阳和王庞清对钱教授讲的故事感慨不已。当然他们心中也是问题多多,但看到钱教授脸上心驰神往的神态,仿佛思绪早已经回到多年以前,便不好意思相问。

    钱教授接着说:“我在那个大队呆了一天,等暴雨结束了,上边就派了警察来找我。因为这边发了大水,采风的任务也就终止了。我被带回了沈阳,和老师同学们汇合,当然对于龙的事情,我也是信守承诺,对任何人都没说起过。”

    “但是对于龙的痴迷又让我不得不继续探索下去。根据那个大铁箱子上的文字,这件事情很可能跟满洲国和日本人有着莫大的联系。于是我就在沈阳多呆了几天,在沈阳的档案馆里,果然就找到了有关的信息。”

    欧阳此时插嘴道:“您说的是民国时期的‘营川坠龙’吧。”

    钱教授点了点头:“欧阳博士果然是冰雪聪明,‘营川坠龙’的事情现在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但在当时的情势下,根本没有人关注。当时我找的并不是《盛京时报》,而是民国奉天本地的一份小报,上边对于坠龙的事情寥寥几行字,但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

    “要知道伪满洲国成立于1932年,以溥仪为皇帝,以盛京(长春)为首都,是个地跨东三省的君主立宪国家。当然国际社会和当时的国共两党都是不承认满洲国的合法性的,我们周围的临近国家,也只有苏联承认它的合法性,其中的关系错综复杂,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坠龙这件事情正好发生在1934年的营口,正好是伪满洲国统治时期,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7月初,营口很多人说在田庄台上游发现一条活龙,人们用苇席给它搭凉棚、挑水浇,寺庙僧侣每天为它作法超度,数日暴雨后它消了。第二阶段在8月初《盛京时报》“龙降酿灾”文章报道:7月28日一条龙在营口的天空降而升,弄翻三只小船,卷坏工厂房子,九人死亡,掀翻停在车站的火车。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在8月8号,在距辽河入海口10公里处的芦苇丛中,发现一具与传说中的龙特征一致的尸体,腥味远飘,有双角且是鹿角那样的杈角,这在动物界罕见,鳞片装了两大筐,死亡前声音如牛叫。”

    “自从第二个阶段开始,坠龙的事情就广为传播,轰动一时。这种情况在全国当时各种报纸上可见一斑,但是因为当时的政治格局缘故,国统区的知识分子因为政治的原因没有办法去现场勘查,直到同年九月,一张闹市中龙骨的照片被披露,事情到达了高潮,但是很快1935年我党领导的红军占领了遵义,让国民党反动派很是头疼,于是就爆发了围剿我党我军的战争,国内形势很是混乱,民众都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行径痛恨不已,社会的焦点全部转向西南,坠龙这件事也就被慢慢忘却了。”

    “至于事件始末到底是什么样的,龙骨遗骸最后被运到了哪里,我们都不得而知。在那样的大时代环境下,坠龙这件事就如同昙花一现,给后人留下了无数的猜测。有人笃信那就是传说中的真龙,能够呼风唤雨,有感于人间社会的黑暗现实,所以下降人间,却不知为何葬身辽河。有人确认为这是满洲国搞出的闹剧,目的就是为了映照‘天降祥瑞’的古语,帮助新皇帝溥仪坐稳江山。还有人认为,这根本就是一个误会,声称那不过是小型鲸类误入海口,最后搁浅死亡,因为我们能够看到的实物证据不过是一具骨架,而鲸类的骨架也是长长的一条,再把下颌骨的两根差在眼洞中,正好像两根龙角……”

    王庞清听他这么叙述,好像对于以上的看法都不怎么同意,便问道:“那您,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呢?”

    钱教授的眼睛里闪出矍铄的光芒,说道:“不错,我根本不同意这些看法。因为我手中还有一个证物。那就是从小哑巴那里拿到的那块塑料板。当时我认为那是一块半导体收音机的电路板,所以一直也没当一回事。直到很多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计算机内部的电路板,当时我才发现,这件事的内涵有多大。”

    欧阳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钱教授说:“欧阳博士,王副组长,你们都是搞计算机的,都知道计算机的电路板上是不是有很多集成块?”

    王庞清看了看欧阳,脸上浮现出尴尬的表情,此类知识他一概不知。欧阳旋即答道:“您说的是第三代计算机,因为硅单质的运用,集成块技术兴起,正因如此,计算机才有可能越做越小,运算速度也越来越快。大约在九十年代,又产生了csp技术,又让集成封装技术得到了标准化的改进。”

    钱教授点了点头,说道:“我带出来的那块电路板,上边都是csp芯片尺寸封装的集成块,可是这个电路板却是我在1963年发现的。”

    “这,怎么可能?”欧阳惊呼道:“您怎么会得到这样的电路板?”

    王庞清虽然听不懂那些技术,但明白这预示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钱教授在1963年得到了一块具有90年代才应该有的一块电路板!这难道穿越了不成?

    钱教授说道:“我想,这块电路板应该和南湾子苇塘子下边的铁箱子有着某种联系。再说,对于坠龙事件最后不了了之,我想也跟南湾子脱不了干系。我推断,南湾子里的铁箱子一定是日本人放下去的,至于原因为何,现在已经无从查证,但是他们的目的再明显不过,那就是要掩盖那条龙的信息。至于后来战时的龙骨,我想那就是鲸类的遗骸,是日本人瞒住民众眼睛的花招而已。”

    王庞清越听越糊涂,问道:“那日本鬼子为这么大的劲,到底是为了掩盖什么?”

    钱教授说道:“我想,这和电路板有着巨大的关联。或许那个时候,日本人已经知道所谓的龙,并非是纯种的生物体,而那些电路板,很有可能是他们解剖活龙剩下的遗物。至于他们发现了什么,我们根本不得而知,因为这些资料很可能被送往关东军司令部,而二战后期,关东军是被苏联红军打败的,他们的一干资料,也就作为战利品运往了苏联,至于此后这些资料最终到了那里,那就真的无从查证了。”

    王庞清和欧阳都低下了头,心里都想着,这样一来,这种事就真的是石牛入海,再也没有音讯了。再说现在的形式这么不好,连俄罗斯这个国家还在不在都没有了消息,更别提那些重要的研究文件了。

    欧阳说道:“钱老,您认为几十年前在南湾子看到的那条青龙,和我们见到的白虬是一类东西吗?”

    钱教授点了点头:“我想这些生物都是有机机械体。这是我一个大胆的设想,我认为人类历史上描述的大量怪兽,都和有机机械体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但是古人并没有我们这种科技水平,所以只能把怪物如实地描述下来,又为了解释这种离奇的现象,进而编造了一系列关于怪物的神话故事,就例如希腊神话中的狮身人面兽,还有我们中国的《山海经》,都可以归于这一类。”

    “关于这个大胆的设想,我在八十年代就开始搜寻资料。我的学术生涯也就因此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从民俗学转到了考古学,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证实我的猜想。90年代末期,我曾经在大兴安岭地区,找到过一个天然的洞穴,里边就存在巨大的骸骨和遍地的电路板等设备,这也就再次印证了我的猜想。所以,对于那些白虬,我倒不时很惊奇,我这么一说,你们都明白了吗?”

    王庞清和欧阳都点了点头,表示终于明白其中的缘由了。王庞清看着欧阳,心中想起了地下冒险时候打死的怪蛇。那怪蛇不也是有着两套生命系统?虽然分不清那次冒险到底发生在哪个时空,但是那蛇却是真真切切的有机机械体,也就是说,和可能和这里的白虬大有关联。他现在正思索着,要不要跟钱教授把话说清楚,说不定会得到什么指点。

    欧阳看到王庞清沉思的模样,一猜就知道他想到了夸父祭坛那里的蛇。她拍了拍王庞清的肩膀,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说。

    钱教授看到两个人神情恍惚,心知有事,便沉吟:“我知道你们二位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但是我还是要奉劝二位一句,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你们最好还是不要介入的好。以我现在的研究成果,我感觉这些有机机械体和冷战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东西是苏联或者美国制造的,所以我想你们还是不要深入研究。”

    欧阳叹了口气,说道:“那我们就听钱老的,这件事情就这样让它过去吧。”

    钱教授说道:“这些事情我且说你们且听,千万不要节外生枝。我们现在是同一个小组,主要的任务是勘察这里的自然资源,别的事情,暂且搁置。”

    王庞清又想说点什么,看了看欧阳的脸色,知道欧阳心中必然有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