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5 绿洲怨灵(起)

    更新时间:2015-12-28 20:52:26本章字数:3143字

    王庞清和欧阳听过钱教授的叙述,都是心绪复杂,一声不吭地离开了房间,在走廊里站定。

    王庞清看着欧阳,心里很是不快,他对之前欧阳拦住自己不让说出机械蛇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这也是他第一次对欧阳的决定产生不满。

    他说:“大妞,刚才为什么阻止我?”

    欧阳看到他义正言辞的模样,表情也严肃起来:“我觉得我们的事情不能这么简单就说给外人听。”

    “外人?”王庞清笑道:“钱老将自己差不多一辈子的经历都告诉了我们,我们这点事情还不能跟他说吗?”

    欧阳也笑道:“你说的不错,他是跟我们说了很多。但是这些是否是事情的全部,这还要另说,就算整件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哪些是真,那些是假,你能分辨清楚吗?” 

    王庞清反驳道:“你看那白虬的尸体有假吗?那可是真真切切的机械生命体遗骸,跟我们在夸父祭坛看到的机械蛇简直如出一辙,钱老为这这些事情搭上了一辈子的时间,难道我们不该把自己的消息提供给他?”

    欧阳耸了耸肩,说道:“我不否认钱老毕生研究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可是这并不表示我们就能完全信任他。”欧阳说完这些,脸色突然一变说道:“因为我们没法确定,现在是否处于新的‘考验’之中。”

    王庞清听她这么一说,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以你的推测,那个‘圣贤’不是暂时失去了能量,一时半会没办法将我们送入另一个时空?”

    欧阳回答道:“万一他的能量恢复了,我们是没办法知道的。我也只是猜测,所以事情就变得十分棘手。因为现实和‘考验’根本没有办法区分。你还记得‘飞碟事件’吗?那个时空下的选中者要严格遵守所谓的规则,如果现在我们说出了这些,很有可能打破了规则,你也知道,那后果似乎是毁灭性的。”

    王庞清在心中略一思索,欧阳的话似乎很有道理,虽然有机机械体的事情十分神秘,但是远不如“圣贤”那般匪夷所思。这个世界上解释不了的事情太多太多,这两件事也包括在内,按照王庞清自己的想法,以前的世界虽然千篇一律,毫无趣味可言,但是充满了安稳与平静。自从“辽东事件”开始,这一切都骤然起了变化,人类陷入生存危机,世界也变得怪异和不定,随便找出一件事情,就可能有着匪夷所思的前因后果。

    他这么思考着,心里越来越烦躁,问欧阳道:“我现在心里完全没了章法,你说现在究竟要怎么做?”

    欧阳思忖了一会,说道:“对于我们的冒险,当下还需要保密。寻找‘密码本’的任务还要继续完成,探索资源的任务也要同时完成。因为分不清现实与‘考验’,我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王庞清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终于发现‘圣贤’最厉害的,并非是他能过控制时空的能力,而是留给我们的迷茫和无措。”

    欧阳也叹了口,说道:“如今苏赫巴鲁和肖定新都受了伤,我们第一组的实力已经大打折扣,不知道现在还能否进山勘察。如果这次不行,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王庞清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如今他们三个人不过是身无分文的科学家,如果不是“刑天区”的李区长出资组建“自探会”,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获得如此整齐的装备。这次探索的任务为期两个月,两个月一旦过去,他们就必须回去复命。可是从苏赫巴鲁的伤势来看,两个月内他根本没法痊愈,更别提进入阿尔泰山区。

    王庞清垂下了头,心中不是滋味。欧阳在一边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还真不知道说点什么。

    直到第二天,王庞清和欧阳也没能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处理当前的局势。接下的几天里,他们频繁地来往于县政府和医院之间。王庞清的脾气似乎收敛了不少,但对当地的官员还是十分厌恶。欧阳的态度却非常好,她还特意从地下室中找到了过去这个地区的植物志,动物志和矿产资源分布表,将这些东西交给了钱教授,作为此次探索行动的蓝本。

    令人庆幸的是,苏赫巴鲁在第二天就清醒过来,跟欧阳和王庞清讲述了自己当天的遭遇,并且着重说了一下关于那股异香的事情,王庞清和欧阳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因为腰椎受到了猛烈的撞击,几个月的时间里是没有办法从事剧烈的身体活动,更别提登大雪山了,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要知道只要撞击的力度再大一点,苏赫巴鲁就有可能终生瘫痪。

    苏赫巴鲁对此表示歉意,王庞清和欧阳表示这件事大可不必自责,谁又能想到在这小小的县城里,豢养了一批那么恐怖的白虬呢?欧阳跟他解释了有机机械,并且将钱教授的故事讲给他听,苏赫巴鲁身子很虚弱,没听完就睡着了,让王庞清和欧阳两人无限唏嘘。

    肖定新已然昏迷不醒。这样所有人都变得非常沮丧,要知道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进行野外考察,武装力量的保护是有多么重要。但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两位身经百战的老兵双双倒下,那些小兵一下子失去了指挥官,战力也就大打折扣。

    接连几天,王庞清和欧阳情绪一直低迷。为了排解忧愁,王庞清就督促当地的军警尽快处理相关人员的调查。这一调查可不要紧,在县城的成衣店里售卖的棉衣,几乎百分之六十往上,都是用白虬的毛充填的。

    这在当地已经成为一种工艺。王庞清和军警顺藤摸瓜,将一系列有关的人员一网打尽,抓了三十几人。在审讯过程中,他们得知,平常店铺手里的白虬毛,都来自同一个店铺,就是苏赫巴鲁和肖定新遇险的那个。

    可是那位店主已经被白虬抓死,白虬的来源也就成了迷。王庞清每天都要到军警处查看口供,希望在其中找到一丝线索,这么往来几日,效果甚微,这三十几人的口供都只是叙述自己如何从已死的店家那里购进白虬毛,然后自己缝制进棉大衣中,千篇一律。

    与王庞清不同的是,欧阳和钱教授走的很近,他们一起研究了白虬的尸体和那只瞎了眼的活体。研究结果领欧阳大为诧异,根据解剖的结果来看,正如钱教授所说的那样,白虬的牙齿和黑色爪子的确是后来加上去的。

    白虬的身体内有两个系统。除了本身作为爬行动物所具有巨蟒的一切特征之外,白虬还有一个智能控制的机械系统。这个系统结构复杂,其中穿插着大量的导线和电路板,这个机械系统的功能就是为了让身为巨蟒的白虬灵活地使用四只黑爪和锋利的钢牙。

    令人惊讶的部分就是在白虬脑袋里的微型芯片。这种芯片科技水平很高,有一点人工智能的影子在里边。但实际上不过是血肉大脑和机械系统的一个交流器。白虬就是通过这块指甲盖大小的芯片控制机械系统的。

    然而经过这样改造的生命体,浑身上下却找不到任何外科手术的刀口与缝合痕迹。机械系统金属的齿轮和液压管,就像是本来就长在白虬体内一样,完全看不出任何组装的痕迹。欧阳当时心里十分震惊,如此天衣无缝的合成技术,到底是何方神圣完成的?

    而对于那只侥幸活下来的白虬,因为不敢靠近,欧阳也就打消了实验的念头。有一点令她感到奇怪的是,在白虬的机械系统里,很明显有着很多传感器,其中就包括红外线传感器,就算这只白虬眼瞎,它依然可以通过这些传感器来辨别物体,然而它的表现的的确确像个无头苍蝇。也就是说,那些传感器已经失灵,可是究竟因为什么,她就不得而知了。

    钱教授最为第一队的队长,对这些发现都事无巨细地写入报告中,也算是为这次探索开了个头。欧阳将这些事情告诉王庞清的时候,王庞清脸上也表现出吃惊的神色,如此厉害的猛兽,真不知道苏赫巴鲁和肖定新是怎么干掉两只的。

    王庞清还是每日都要去看口供资料,其实他早已经厌烦得行,接连打着哈欠,不住地抽烟提神。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整摞的口供旁边,放着几叠脏兮兮的纸,他随手拿过来一看,上边的文字用通用语写成的,但是上边的一些汉字他认识:追马,捕猎,白龙,鲜血满地。

    再一看这些口供的时间,是去年的二月份。王庞清的脑子里突然热了起来,感觉这件事肯定和白虬有着莫大的联系。他当即拿着这份口供,跑回旅馆找到欧阳,让她翻译给自己看。

    欧阳看完,缓缓地说:“这里边是说,有个叫追马的年轻人是个猎手,在巴音绿洲杀死了一群白龙一样的‘有害生物’,同时也屠灭了当地的一个村落,让那个绿洲,鲜血满地!”

    王庞清听完,喜上眉梢与欧阳略一合计,便知道这个追马杀死的白龙“有害生物”似乎就是白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