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 绿洲怨灵(承)

    更新时间:2015-12-29 23:33:09本章字数:3142字

    王庞清一想多日的辛苦中有有了结果,就忙不迭地拽着欧阳,一同回到了军警戒备所。军警戒备所是新时代军警一体化的军事治安机构,整合了战前一定区域内的公安和军队力量,成为军警一体的新部门。既负责本区域内的公共治安,又维护周边地区的领土安全,是个多功能的武装机构。

    王庞清他们所在的牟骏县,军警一共四百多人,分别驻扎在下属的各个城镇中,牟骏县里,留有一百多人的军警戒备厅,王庞清近日总去的,就是这个戒备厅。

    王庞清和欧阳二人,拿着那份口供走进军警戒备厅,直奔着一位老探员的办公室走去。王庞清知道,这种陈年老账,找到领导是没有用的,只有找到资深探员,才有可能得到最为细致的信息。

    这位探员年过四十,说通用语,是个当地的维吾尔族人,汉名叫老高,长得中等身材,皮肤很黑,大家都叫他高黑子。王庞清跟他见过几次面,老高都是笑脸相迎。碍于语言障碍,王庞清没怎么跟他说过话,但是他一看就是个和和气气的人,他在这里最资历最老,又是干刑侦的,早就活的很明白了。

    王庞清二人开门见山,问起老高,这张口供的详情。老高是笑脸相迎,给他们两人倒了茶,又给王庞清递了一根烟,这才接过口供看了起来。

    短短的几页纸,老高看了很长时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但是这件事情始终没有发生,他抬起头满脸堆笑地看着王庞清和欧阳,说了一长串的通用语。

    王庞清看这个人有点奇怪,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便让欧阳翻译老高的话。欧阳说,老高的意思是,这件案子早就结案了,不知道二位今天来,有什么指教。

    王庞清这下才明白,这个老高果然是老油条。他这么半天不出声,其实不是认真看口供,实际上是在等他和欧阳说话。老高因为不知道他们的来意,唯恐这件事情对自己不利,一直沉默着等待两人说话,这一说话,从语气和口吻中便能猜出来意。

    果然是物老成怪,人老成精,果然这老探员深知处世之道,王庞清和欧阳都是“刑天区”派来的专家,王庞清更是李区长的义子,这老高真是一点点都不想得罪他二人,做事才如此地谨慎。

    王庞清想通了这些,心想千万不能惊动这只老狐狸,万一那句话不注意,让他起了戒心,他没准会按照自己想听的方向编一个故事,这样的结果可是太糟了。他暗叹了一口气,这世界上的人啊,真是千奇百怪,什么性格都有。

    王庞清装出一个笑脸,说道:“是这样的,高同志,今天来找您并不是公事,就是我自己的一点小爱好。我也是偶然看到这张纸,我对上边的那个嫌疑犯十分好奇,这就是来跟你打听打听状况,没有别的意思。”

    欧阳将王庞清的话,翻译给老高。老高听完,脸上的笑容自然了一些,他站起身来,为王庞清点燃了香烟,王庞清为了套近乎,也给他点着了。

    老高吐了一口烟圈,开始说起这份口供的由来。

    经过欧阳的翻译,大致是这样的。三年前的春天,牟骏县成突然来了一群来自东边的逃难者,这些人都是原来内蒙的居民,因为家园遭到了毁灭的打击,所以携家带口地跑到了雪山上避难。

    他们在雪山上望见了阿尔泰山山脚下有很多绿洲,于是再行搬迁,在绿洲中建立了新的村落。但是好景不长,几年来,通天与夏天的温差越来越大,到了夏季,高山冰雪开始融化成水,绿洲旁边的河流水位暴涨,发生了洪灾。几年之间,他们被洪水逼迫得走投无路,穿过两座小雪山,发现了牟骏县,于是就在这里定居下来。

    那位叫追马的年轻人,就是同这群难民一起来的。他年纪不大,身材壮实,听说是从俄国那里逃难到绿洲,以前做过雇佣兵,跟当地的土匪打过仗,后来大战结束,土匪都被消灭了,雇佣兵也就解散,他也就无处可去,最终背井离乡,到达了绿洲。

    他能说好几种语言,身手很好,枪法也挺准,和他一起的人都把他叫“猎人”。当时县里的领导就很快安置了这群逃难者。牟骏县正是需要生产力的时候,这些人无遗是为我们带来了新的生机。

    政府很快给这些人找到了工作。现在的世界局势都是这样,百废待兴,大家都等着过好日子,当然也愿意多工作,自谋职业。这些难民里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只能干点力气活,所以都被招为建筑工人,牟骏县正在大兴土木。

    其他一些都是手艺人,能干一些自己适合的事情。但是这个追马是个例外,他当时就和政府申请一把弓弩,说自己不适合干这些活计,他要上山当猎人。我们的政府希望人民安定搞发展,最后先搞建筑,这样大家都有钱拿,最后也都有住处,所以就忽视了他的请求。

    这一拒绝可不要紧,这个年轻人,拿了一把柴刀,自己就上了雪山。一连五天,也没见他回来。当所有人都认为他不是被冻死了,就是被野兽吃了,一定是生还无望的时候,他牵着一头野生的乳牛回来了。

    要知道,一头乳牛对牟骏县来说那是十分重要的。虽然这里的人都说着通用语,但骨子里还是原来的老维吾尔,维吾尔不吃猪肉,喜欢喝牛羊奶。但是大战期间因为猪的饲养成本和生产周期比较短,就成为了这里的主要牲畜,牛和羊数量相对减少,维族人民都是苦不堪言。

    追马的这头乳牛不仅仅能够产奶,最重要的是,它是雌性的,可以和当地的公牛繁殖下一代,这就让许多维族人对他很有好感。他就这样孤身一人翻过大雪山,在绿洲中找到了乳牛,证明了自己猎人的价值,政府也就给他配备了枪支,但是他决绝接受,原因很简单,他喜欢用弓弩。

    当地的木匠就为他做了一把,追马拿到弓弩后很满意,自己收集白寒号鸟的尾羽,做了一筒白羽箭。从此就成了一名职业的猎人。他的任务很简单但是也很危险,那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翻越雪山,从绿洲上弄各种野生的牲畜回来。

    他也很有能力,每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有的时候,他能够全身而回,不受一点伤,有的时候,也会被野兽留下伤口,最危险的一次,据追马自己叙述,是见到了白毛的巨龙,虽然受伤不轻,但他还是成功带回来牲畜。

    就这样,一连几个月,他在牟骏县声名大振,就连隔壁的县里都知道他的名字,这一下,他不仅完成公家的任务,也开始接受普通民众的委托,并为此挣了不少钱。

    直到第二年的夏季,追马的终于出现了一次失误。那一次他的任务是捕捉山鸡,以便带回牟骏县饲养,这一次他出走了九天,最终空手而归。不仅如此,他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遍体鳞伤,连甚至都有些模糊。

    等他养好伤后,人们问起那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要么是闭口不言,要么说自己不注意从雪山上滚了下去。人们虽然对他的答案表示怀疑,但是没人敢深问下去,毕竟谁都会有失手的时候,像追马这么骄傲的猎手,肯定不愿对自己的失败多说。

    他再次进山,已经是第二年的春天了,这一次,他进山之后差不多半个月都没有回来。有些人总是太爱较真,越是出色的人越是如此,人们都认为追马肯定是对上次的失败耿耿于怀,所以这次钻了牛角尖,失去了冷静的判断,遇到了危险。

    所以,政府就组织了救援队,费劲气力,九死一生,才翻过雪山,希望在河流水位没有暴涨之前找到追马。救援小队勘察了几个绿洲,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倒是遇到了很多的野兽袭击,幸亏军警都有枪支,要不然这些人一定会全军覆没。

    救援小队又往前搜索,终于在一个山脚下的绿洲上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追马。这一次追马身受重伤,几乎没了半条命。小队成员发现追马的身上都是牙齿咬过的痕迹,但是压印并不是野兽的,倒像是人咬的。

    小队成员很好奇,向着绿洲深处走了几百米,突然发现了一个被烧毁的村落。这个村落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似乎遭受了一场大屠杀!小队成员当时就十分震惊,原来在这靠近阿尔泰山的绿洲上,还有人生活。更令他们惊愕的是,这些村民的尸体上,很多都插着白羽箭!他们一下子就意识到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昏迷的追马,可能就是这场屠杀的制造者!

    救援小队当即就将追马背回了县城,送进了医院。等他醒来之后,老高带着军警立即将他逮捕,并且对他审问。老高当时心里也是很害怕,对于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情况。

    但是见到追马之后,他还没说话,追马先问道:“看到哪些尸体了吗?”

    老高点了点头,正想细说,但是被追马阻止了。

    他脸上浮现出惨淡的笑容,说道:“带我去刑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