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9 雪峰日柱(起)

    更新时间:2016-01-01 21:17:13本章字数:3099字

    王庞清一听巴桑买起关子,心里立即明白,这小子是又来要钱了。王庞清摇了摇头,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一叠钱分成两份,将其中一份放在桌子上,晃了晃手中剩下的一份,说道:“有什么就说什么吧,说完之后,这些都是你的。”

    巴桑脸上笑逐颜开,却佯装拒绝说道:“哎呀,不必这样啊,这我可如何承受的起。”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滴溜溜地看着网盘请手里的钱,喉结鼓动了几下。

    欧阳说道:“你就放心大胆地说,只要你说的是实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巴桑笑呵呵地点头道:“当然,我这就开始说。”

    原来,在“追马组”遇到亡灵回来之后,在交付任务的同时,也将亡灵的事情报告给当地政府。县委当时没有做出表态,宣称这些年轻人劳累过度,看花了眼。这样不置可否的回答让十九个年轻人有些失望。

    但是,没过多久,这些人都被一一请到警备厅,而接待他们的人正是老高。巴桑是最后一个呗请入的人,因为巴桑对追马的情节比较深,而且异常排斥把追马送上刑场的老高。这次见面,巴桑做好了心理准备,试图像老高从实说起自己在绿洲的见闻。

    但是老高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在他嘴里说出的话,几乎又将追马犯过的罪行重申了一遍。巴桑对此颇为生气,甚至当场和老高起了争执。最后两个人不欢而散,就在巴桑离开的时候,老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那就是:追马生前不老实,作了鬼魂也要捉弄人。

    巴桑对老高的话感到异常火大,他挥舞着拳头冲向老高,却被军警拦了下来。老高这时说道:回去问问你的同伴,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巴桑心中愤慨,对这句话却弄不清楚状况。他气哄哄地离开警备厅,找到了几位较好的朋友,他们也同是“追马组”的成员。巴桑将自己的遭遇说给同伴听,并且问他们究竟是怎么老高说的。

    同伴们开始的时候支支吾吾,似乎有难言之隐。但是在巴桑的软硬兼施的手段下,最后还是给出了一个意外的回答:追马组在绿洲中见到了追马本人的怨灵!

    巴桑当时心中就明白了,原来老高故意一对一地和“追马组”成员谈话,就是为了捏造事实,故意用追马的怨灵替代绿洲中看到的那些怪人。也不知道老高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这一群和自己一样敬仰追马的人,居然和他同流合污!

    巴桑当时十分气愤,又因为喝了点酒,对变节的昔日好用大打出手。他还因为这件事,被“追马组”除了名,并且被关进了监狱。等他十五天的监禁结束出来后,才发现之前的“追马组”早已经解散,其他十八个成员也各某职业,不知影踪。

    他心里既生气又悲哀,于是到处诉说自己的遭遇,每每提到绿洲中看到类似僵尸的时候,人们就把他当成疯子,日久天长,牟骏县大街小巷都把他当成一个精神病,而且是因为看到追马的怨灵而被吓疯的。

    巴桑心中更是气愤,决心调查事件的原委。这一调查他才知道,在绿洲中看到追马的怨灵,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因为“追马组”的其他十八个成员都已经发过公告,而且“追马组”就是因为如此,才被迫解散,因为绿洲已经不再安全,现在这件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都知道追马的怨灵在绿洲徘徊,似乎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地狱一般恐怖的地方。而这些事情,都是“追马组”的成员说出来的,和县委政府没有一丝瓜葛。

    尽管如此,巴桑还是闹了好一阵子,最后弄得县城人人都烦他,人人都认为他得了精神病。处于无奈,巴桑只好认命,又回到建筑工地做力工,即便如此,他心中还是对自己的不公待遇有些愤恨,逢人还是那一套话,以至于工地上的所有人跟他关系都不好。

    也就在这时,不幸发生了,巴桑从三层楼上掉了下来,摔断了腿。当时由于没人愿意跟他一组,旁边并没有人看到他的坠楼。等到有人发现,将他送进医院,他的腿已经感染,凭借如今的医疗水平,只能截肢。

    巴桑就这样失去了一条小腿,同时也失去了劳动的能力,日子过得越来越惨淡。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他出院正愁无处为生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个好人,崔离。崔离帮巴桑卖掉了家产,自己也出了一点钱,算是帮助巴桑还清了医药费用。并且在这郊区给他找了一个住处,也就是现在这个地方。

    巴桑说完,眼圈有点湿润,看来是动了真情了。

    王庞清和欧阳也为他的遭遇感到惋惜。王庞清拿起桌子上的钱,连同自己手里剩下的一叠一起塞进了巴桑的口袋,看着巴桑脆弱的表情,王庞清想说点安慰的话,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什么来,只是呆呆站在他的跟前。

    他心里虽然为他苦命的经历感到难过,但是还是还在衡量着这件事情的始末。如果说巴桑这些话都是真的,那么老高一定在撒谎。如果真的是这样,是老高授意“追马组”其他十八个人,将看到绿洲上出现的那些僵尸一般的怪人替换为追马的灵魂,用意是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抹黑追马?可这对老高有什么好处?

    不过反过来看,也有可能是眼前这个巴桑在编造故事,更糟糕的是,可能巴桑真的是个精神病。一边是阴谋论,一边是疯言疯语,王庞清觉得哪一边都不好相信。

    此时,欧阳问巴桑道:“你刚才说,在你出院之后,是崔离一直在帮助你。这个崔离是谁,们认识吗?”

    巴桑答道:“不认识他,他对我好,我相信他。”

    欧阳继续问道:“我们可以见见他吗?”

    巴桑答道:“我也见不到几回,都是他来这里,我找不到他。”

    欧阳看了看王庞清,示意事情已经告一段路,如今可以离开了。王庞清骚了搔后脑勺,感觉一头雾水,这件事情到底该听信哪一边,他实在拿不定主意。如今欧阳招呼自己离开,说明欧阳一定有自己的想法,而不能在这里说明。

    正在王庞清跟着欧阳要离开的时候,巴桑突然说道:“对了,今天是星期四,他回来。”

    “谁?崔离吗?”欧阳停下脚步,问道。

    巴桑点了点头:“他会给我送粮食的。”

    欧阳继续问道:“他一般会几点来?”

    巴桑看了看表,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崔离很守时的。”

    欧阳暗了一声不好,没等王庞清发问,便向着外边跑去,王庞清不明就里,也追着跑了出去。他跑过狭窄的院落,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欧阳蹲在地上,像是在摆弄着什么东西。王庞清跑过去一看,原来在大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放了一堆东西。米面粮油,样样俱全,旁边还放着几把手电筒。

    欧阳拿起一只手电筒,打开了就在狭窄的胡同中搜索,昏暗的光斑投射在胡同尽头的拐角处,一个黑影“蹭”地划了开去。欧阳大喊一声:“站住!”,便忙不迭地追了过去。

    王庞清虽然心中满是疑问,但是看到欧阳脸上神情严肃,知道她已经发现了大秘密,于是也拿了一把手电,跟着追了上去。

    跑到胡同的拐角,欧阳发现那个黑影跳上了破旧的矮墙,在巴掌宽的矮墙上健步如飞,她深知这个家伙不简单。一边大喊,一边追了过去。王庞清用尽平生力气,终于追上了欧阳,他也终于看到在前方不远处,一个瘦小的黑影在狂奔。

    他们二人就这样追着黑影跑过了几条巷子,一边追还一边大喊,弄得鸡鸣犬吠,贫民区里乱成一锅粥。王庞清和欧阳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但总是追不上那个黑影,他总是不快不慢地跑着,跟它们拉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王庞清一边跑一边问道:“大妞,你发现了什么,这个人谁啊?”

    欧阳说道:“我想这个家伙就是崔离,我们来这里,就是这家伙一手策划的。白天那个小孩给我们的纸团,估计也是这个人指示的。所以,我们必须抓住他!”

    两个人更加奋力地跑着,终于狭窄的胡同跑到了尽头,前边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两人跑到这里,却发现那个黑影不见了。他们停下来喘气,一边用手电照亮,环视周围的情况。他们累的穿着粗气,嘴里呼出的气立即变成腾腾的哈气。

    欧阳看了一会,认出了这就是他们来的地方。穿过灌木丛就是公路,他们来时开的车可能就停在那里。王庞清继续借助手电光在四外寻找,可是就是找不到那个黑影了。跑了这么久,王庞清累的大汗淋漓,被夜晚的寒风一吹,不禁打了几个喷嚏。

    就在这眨眼的功夫,王庞清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冷风吹来,冰冷的枪口顶在了自己的后脑勺上。

    “别动,子弹可不长眼睛!”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背后说道。

    王庞清顿时心里一惊,暗骂道,在这里还中了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