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0 雪峰日柱(承)

    更新时间:2016-01-01 22:44:36本章字数:3114字

    王庞清双手举过头顶,连声打马虎眼说道:“我不动,我不动,你别开枪。这位兄台,我身上一点钱都没有了,你要是喜欢,我的裤腰带不错,要不给你?”

    欧阳立即会意,举起了没拿手电筒的手,说道:“有话好说,千万别冲动,我这里还有一些钱,都给你,放过我们把。”

    那人冷笑了一声,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之前的以前都是为了这一刻吧。”

    王庞清咽了一口吐沫,看来自己这招胡搅蛮缠没有奏效,便说道:“你如此费尽心机,难道就是要大冷天的,拿枪指着我的脑袋?”

    那人说道:“对不起,这就是我的作风。”

    欧阳此时插话道:“阁下就是巴桑嘴中说过的崔离吧。我们对您十分佩服,可是说您有着侠义的精神,才帮助了巴桑。可是这样侠义的人,为什么把我们骗到这里?”

    那人说道:“名字不过是个代号,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味。我叫崔离也好,不叫崔离也好,这都不重要。你也不需要给我戴高帽,我不是什么侠义人士,我这样做一定有我的原因。而你们,最好乖乖地听我的话,那样我才能保证,不会扣动扳机。”

    王庞清知道这个崔离是默认了,他远远地看着欧阳,知道她现在也是没什么办法。随即说道:“好,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们为您马首是瞻就是了。”

    崔离一只手掐住王庞清的后脖颈,另一只手用枪顶着他的头,这一下可不要紧,王庞清只感觉脖子似乎是被老虎钳夹住了一般,酸麻且疼痛,难受得直咧嘴,连忙说道:“崔大侠,您还是下手轻一点,我这凡夫俗子,真受不了您的神功!”

    崔离也不答话,对着远处的欧阳说道:“欧阳博士,还请你走在前面,我们需要回到你的车上。”

    王庞清一听到崔离知道欧阳的名字,心里一沉,感觉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这个家伙似乎是有备而来,而且他的目的是什么,至今也没有透露半个字。既然他知道欧阳的名字,自己更不在话下,难道他是想利用自己是李区长义子的关系,大做文章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太糟糕了。

    这个家伙是巴桑的朋友,是不是因为巴桑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他要替巴桑出头?不管怎样,事情的发展一定会对自己不利。

    崔离拿王庞清做人质,跟在欧阳的后边穿过了灌木丛。此时王庞清才想到苏赫巴鲁的种种好处,如果老苏不是住院,而是在自己身边,哪能任这个小子如此猖狂。不过反念一想,他又有些自责,这今天他一直沉迷于所谓的真想,反倒对完全问题放松了警惕。

    三个人穿过灌木丛,来到公路之上,王庞清见到公路心里还窃喜了一下,心想公路上车来车往,一定会有人发现他被劫持,说不定就会有人来救他。可是上了公路才发现,这里比乞丐舔过的盘子还干净,在公路上走了十分钟,别收过汽车,就连一个行人也没发现。

    此时欧阳已经找到了开始的汽车,崔离让欧阳打开车门,他压着王庞清坐在了后座上。他又要求欧阳坐在驾驶室发动汽车。欧阳坐在驾驶室里,佯装不会开车。崔离笑道:“欧阳博士,您有六个国家的驾照,难道自己忘了吗?”

    欧阳一听如此,心里一惊,她的确有很多国家的驾照,可是这件事情崔离是怎么知道的?她随即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崔离说道:“欧阳博士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也难怪,6年的时间,是足够一个人忘掉某些事情的。”

    王庞清听到这里,知道这个崔离的身份不一般,便插话道:“崔大侠和欧阳博士是老相识啊?”

    欧阳此时却冷笑道:“我看还是您记错了吧,六年前我还在冷冻舱里。”

    崔离“恩?”了一声,说道:“冷冻舱?那是什么东西?”

    欧阳看了看王庞清,皱起了眉头说道:“你不是对我们很了解吗?连我们是解冻人都不知道吗?”

    崔离摇着头,说道:“你不要骗我,我记得很清楚,六年前就是你欧阳娜在最关键的时刻将我打晕,我才落到这步田地,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跟你要一个说法。如今事实如此摆在眼前,你却还要狡辩!”

    王庞清越听越糊涂,他疑惑地看着欧阳,发现欧阳也是眼神迷茫地看着自己。他意识到这里边一定有些秘密。要么是这个崔离是个疯子,在编瞎话,要么欧阳确实有问题。毕竟在自己醒来的时候,欧阳早就解冻了。

    欧阳摊开双手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居然对我很了解。但是你说的那些事情我全都没有印象。六年前我尚未解冻,更没跟你有过接触。包括我解冻之前,我也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更别提打晕你了。”

    崔离听她说完,呼吸有些急促,王庞清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枪口在颤抖,崔离掐着自己的脖颈更用力了。这种情况越发地严重,王庞清实在痛苦难忍,刚要破口大骂,却感到背后的崔离猛然松开了掐住自己脖颈的手,将自己摁倒在椅子上。

    崔离一只脚踏在王庞清的背上,身子向前一探,一把将自己脸上的黑布扯掉,露出一张布满胡茬的脸庞,随即他向着欧阳叫到:“欧阳娜,你难道不认识这张脸了吗?”

    欧阳仔细端详着崔离的脸庞,他头发凌乱,脸上藏污纳垢,布满浓密胡茬,眼睛瞪得很大,对着欧阳怒目而视,似乎都要燃出火来。

    欧阳眯着眼睛,在自己的记忆力来回思索,对这张脸实在没有印象。最后耸了耸肩说道:“对不起,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我真的不认识你,对你也没有一次印象。”

    崔离难以置信地看着欧阳,嘴巴一张一合,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他愣了一会,脸上立即凶相毕露,一把抓住欧阳的衣领,将枪口对住欧阳的眉心:“欧阳娜,你不要装蒜,我说过,我的子弹不长眼睛!”

    欧阳叹了口气,说道:“就算你把我打死,我也不认识你。如果你愿意就这样找我复仇,那你就开枪吧,你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你宰割。”

    崔离恶狠狠地用枪口盯着欧阳眉心,胳膊不停地颤抖。王庞清知道欧阳有危险,想要去救援,可是自己趴在椅子上,又被崔离的一只脚和膝盖压着后背与腰椎,一时之间上身竟然动弹不得,只能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用脚猛踢崔离的身体。

    崔离一点都不在意王庞清对自己的攻击,他咽了一口口水,盯着欧阳的眼睛渐渐低垂了下去,持枪的手臂也慢慢滑落。王庞清瞧准这个机会,双手用力一撑,随即翻转身体,一下子将崔离摔了出去。

    欧阳也看准机会向着崔离的右手猛扑过去,一个擒拿的姿势,就夺过了他手中的枪。王庞清跟了过来,将崔离重重地压在身下。崔离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趴趴地倒在地上,整个过程中没一丝反抗的意图。

    王庞清从欧阳手里夺过手枪,顶着崔离的脑门,说道:“崔大侠,怎么现在不嚣张了?你不是要干掉欧阳复仇吗?”

    欧阳拍了拍王庞清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这样。王庞清有些纳闷,这样一个拿着枪指着自己的头,还扬言要找欧阳复仇的家伙,怎么对他都不为过吧。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客气?王庞清说道:“大妞,你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欧阳摇了摇头,指着崔离右手的虎口说道:“王工,你看这里。”

    王庞清俯下身去,发现崔离的右手虎口有着一个硬币大小的标记,没错,就是衔尾蛇的印记,而且崔离的印记是血红色的。

    王庞清当即叫到:“衔尾蛇!他,他也是……”

    欧阳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我也是一头雾水,我根本没见过他,更没打晕过他。但是看他这么肯定,其中必有原因。直到他拿枪指着我的头,我才发现,他也是被‘圣贤’选中的人。”

    崔离听到欧阳这么一说,眼睛里霎时间再次有灵光闪动,他略一吸气,一个鹞子翻身,将骑在自己身上的王庞清摔了出去,同时再次夺过了手里的枪,对准欧阳的脑门。这一串动作兔起鹘落,丝丝入扣,打得王庞清措手不及。

    崔离看了看自己虎口的印记,盯着欧阳的眼睛问道:“你所说的‘衔尾蛇’,‘圣贤’,‘选中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跟我如实交代。自从这个标记跟了我之后,就没发生过好事,所以,算我请求你们,把真相告诉我。”

    欧阳对崔离这一番动作,也是看得惊呆了,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之厉害。开来刚才若不是他束手就擒,就凭自己和王庞清两个人那肯定是制服不了他。

    欧阳顿了一下,让自己恢复了平静,她听出崔离话中没有恶意,便说道:“我们没有恶意,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为什么非要这样,用枪指着我的头?”

    崔离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这就是我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