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 雪峰日柱(转)

    更新时间:2016-01-02 20:16:04本章字数:3122字

    王庞清的头重重摔在车门上,摔的是七荤八素,要钱金星乱冒。情势的转换实在太快了,他根本没时间做出反应。这个崔离也算是个怪人了,刚才明明已经束手就擒,可是眨眼功夫,又来了个二进宫。王庞清心中既是气愤,又是恼怒,从崔离刚才的一一系列动作来看,这小子的确身手不凡,就算自己现在拼命,那也是螳臂当车。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发现崔离似乎没有要伤害欧阳的意思,心里也就稍微平静了一点。不过这个崔离到底何许人也,现在看不出任何的迹象,不过令他安心的是,既然崔离虎口也有衔尾蛇标志,那就证明,他不会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不过看他恍惚不定的精神状态,王庞清一下子就猜出,这个小子一定也是被“圣贤”折磨得够呛,并且他还一直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着什么。

    欧阳清了清嗓子,详细地说明了自己对于衔尾蛇,圣贤和绝望游戏的情况。崔离目不转睛地听着,生怕遗漏了什么。虽然他处于上风,手中还拿着枪,但是整个过程中他却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有提问。

    等到欧阳全部说完。崔离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似乎实在逼视欧阳,试图在她的眼中看出撒谎的证据。不过到最后,崔离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很显然,他并未从欧阳的眼中看到一丝彷徨。

    他缓缓地放下枪,松开了欧阳的衣领。双手捂着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呆坐在那里像是陷入了沉思。

    欧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对弄皱的棉衣很是厌恶,弄了好半天才算满意。王庞清在一旁看到崔离放松了下来,却不敢再次上前将他制服。他心里很清楚,恐怕此时就算苏赫巴鲁在场,合他们三人之力,也未必是崔离的敌手。刚才已经吃了亏,并且崔离似乎对他们二人并没有恶意,他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崔离沉默了好一会,情绪算是稳定了下来。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像是对着王庞清二人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地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没有将来的人。就算这些都是真的,对我的意义并不大。”

    王庞清看他情绪已经恢复正常,便继续安抚说道:“崔大侠,同为选中者,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们不过是‘圣贤’的玩物,这也是无奈的事情。”

    随即,他将自己的右手伸出来,将上边的衔尾蛇标志给他看了一眼。之后,他说起了自己的几段历险。

    崔离听过王庞清的话之后,说道:“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你们也比我幸运很多倍。起码你们记得自己经历过什么,而且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境遇。而我呢,我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我更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我仅存的记忆,那就是一个女人,我生命的所有目标,就是找那个女人报仇。”

    说着,他将目光投向欧阳。

    欧阳当然知道崔离指的是自己,或者说是“另一个自己”。她说道:“或许我能解释你的经历。你遇到的那个,很可能是另一个时空下的我,而且那个我和真正的我,十分相近。你只不过是掉入了‘圣贤’的时空重置里,那就是他对你的考验。”

    崔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也就是收起了手枪。一脸惨笑说道:“你不用说下去了,我已经明白了。你们所说的‘圣贤’好像对我十分苛刻,我经历过的‘考验’,统统没有记忆。他似乎故意将我的记忆抹去,让我在迷茫中徘徊。”

    王庞清看他收起了手枪,知道崔离完全没有了威胁,便站起身来,在后座拿出了罐头和水,分给几个人吃。因为三个人心中都有事,所以吃的并不多。

    崔离一边小口呷着水,一边说道:“我在黑暗中醒来,就到了这个平房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知道这是哪里。我拼命地回忆中,但是脑中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场景。其中一个,就是你欧阳娜。即便是这点残存的记忆,我也没法全部记清,只是模糊地记得,欧阳女曾经害过我。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欧阳娜是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直到很长时间以后,有一个老人找到了我。他带着头巾和面纱,像个当地的牧民一样。我看不到他的脸庞,只知道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就是这个老人,告诉我欧阳娜要来的消息,让我做好准备。”

    “我知道你们是前来勘探资源的,我本来的想法,是在雪山上结果你们。但是我在雪山上等了很久,也不见你们来。回到县城一打听,才知道是你们的队伍有人受伤,任务进程似乎受到了阻碍。我知道你们的伙伴受到了白龙的袭击,你们必然会对白龙展开调查,然而白龙这件事和一个叫追马的人大有关联。”

    听到这里,欧阳说道:“所以,你就凭借着自己的身手,将追马的口供放在了老高的办公室里,正好能让王工看到。你知道王工一定会努力查找下去,而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地方,王工又需要我做翻译。这样我们就被你牵着鼻子走,一步一步掉入你的陷阱。我说的对吗?”

    崔离笑了笑:“虽然你不是那个欧阳娜,但是你敏锐的思维几乎跟她一模一样。但是有一点不同。”

    欧阳说道:“哦?哪点不同?”

    崔离回答道:“如果你是她,你不会一身犯险,亲自来到这种荒郊野外。因为她知道自己做过亏心事,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看,一直在寻找机会复仇。”

    欧阳笑了笑:“对不起,这也是我的风格。”

    崔离继续说道:“其实我并没有想到,计划会这么成功。你们真的就掉入了我的陷阱,一步一步,来到了这里。不过到最后,我也是功亏一篑,你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这件事比任何事情都要恐怖。因为我要找的那个人,似乎并不在这个世界上。”

    欧阳叹了口气:“不过你也算是机关算计了。一年前救下巴桑,难道也是你计划的一环吗?难道两年之前,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老人,就告诉你我们要来吗?”

    崔离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水,说道:“当年救下巴桑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太多,只不过看着他的模样有些面熟,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时我就知道,我要救下他。没想到一年之后,他却成为了这次计划最终要的一环。至于那个老人,他是半个月前来找我的,之前的计划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们,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正是将计就计的结果。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我注定不知道自己是谁。”

    王庞清听到这里,已经大致理清了这件事的始末。崔离和自己一样同为“选中者”,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圣贤”将他的记忆移除了。这就让他弄不清楚自己是谁,尽管如此,他还是对于某次“考验”中的欧阳娜怀恨在心,于是开始了复仇之旅。

    他在一年前,救下了刚出院的巴桑,并且一直在照顾他。与此同时,他已然在打探欧阳娜的消息,直到半个月前,出现了一个蒙面的老头,这个老人告知崔离小队要到来的消息。于是崔离就开始设计,想要擒住欧阳复仇。

    但是就在这时,苏赫巴鲁和肖定新发生了一些事故,小队并没有走进大雪山。崔离的计划落空,所以才将计就计,直到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而且顺理成章。事情的关键就在于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蒙面老人。王庞清一下就知道,这个老人并非善类,而且对整件事情直到的很清晰。其一,他明知道崔离要对付欧阳,还专门给他送来情报,说明此人是敌非友。其二,他对第一小队的行程很清楚,又知道崔离的心思,说明他一直在关注“选中者”的情况。综上两点,王庞清猜测这个老头子一定是个了解“绝望游戏”的人。

    他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不好说出什么,只能跟崔离问问老头子的情况。

    崔离的回答也很干脆,那就是:“我并不认识他,而且只见过他这一面。”

    欧阳看到王庞清沉默了好一会,知道他心中肯定有了新的想法,于是就像从这里脱身。她和崔离说道:“既然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们该说的也都说了。现在快天亮了,我们就此作别吧。同为‘选中者’,我们很理解你的处境,这件事我们不会宣扬出去。”

    崔离听出了欧阳话里的意思,嘴边惨然一笑,说道:“我本该放了你们,毕竟这件事是我一手造成的,不过不是现在。我还有一件是需要你们帮忙,我还有些事情要做。我一直记得我曾经翻越过两座雪山,到达了一片绿洲。”

    说着,他又掏出枪来,对准王庞清的脑门,跟欧阳说道:“这是我记忆中最后一个场景,麻烦欧阳小姐开车,我要你们跟我一起去寻找一下。”

    欧阳无奈地耸了耸肩,反讽道:“请我们帮忙,不必这么客气的。”

    王庞清此时苦笑道:“没办法,这就是他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