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2 雪峰日柱(合)

    更新时间:2016-01-02 21:55:13本章字数:3095字

    欧阳无奈地发动了汽车,挂档,踩油门。汽车在破旧的公路上飞驰起来,公路的尽头,就是皑皑的雪峰。不过此时正直夜色最浓的时候,瑰丽的雪山奇景,她是看不到的。

    阿尔泰地区最早在汉朝就有人居住,西汉时期这里属于匈奴的最北端。唐代以后依然是突厥的大后方,直到蒙元时代,这里才正式设立行政区域。不过因为此时海拔高,空气稀薄,常年苦寒,居民一直不多。到了民国时期,这里被称为西蒙,以便于与当时的“南蒙(就是现在的内蒙)”区分。主要居民都是蒙族和维吾尔族,几千年来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到了如今这个时代,因为这里自然资源稀缺,人口数量不多,外加苦寒荒芜,居民的数量更是少之又少。牟骏县已经是阿尔泰地区最北端的城市,那距离最近的雪上已然还有56公里的路程。

    这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开出少说也要走两个小时。王庞清坐在后座上,看着崔离手中的手枪,心中不但没有觉得不自在,反而有点窃喜。

    这并不是没由头的。这还要从他们自己的“秘密”说起。虽然这次勘探,是区政府授权并组织的,但此次的任务确实收集这一地区的生物和自然矿产资源。王庞清和欧阳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并非是科学考察,他们是按照地图上的标记,找到失落的“密码本”石碟。

    本来王庞清对这件事很是发愁。因为小组勘探必须是大家一起行动,这个小队里组长是钱教授,另外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知识分子,如果这些人一起进山,势必会碍手碍脚。在苏赫巴鲁负伤住院之后,他们又失去了一个得力干将,形式又是雪上加霜了。

    王庞清正愁着没有办法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个崔离。这个崔离虽然性格古怪,有点神经质,但好在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身手了得。跟这样的人进了山,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也许正好能借此机会,寻找一下“密码本”石碟。

    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没由来地杀出一个崔离,却也给寻找“密码本”找到了出路,这就是福祸相依的道理,要不然,一切都进展顺利,大部队一起进山,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

    这么想着,王庞清看了看崔离。他从来没见过这样怪异的人,在王庞清有限的人生阅历里,也见过许多人,其中有好人有坏人,更多的都是不好不坏的人。要说起来,不好不坏,或许就是人的常态,因为这个世界是复杂的,人不可能一点坏事都不干,只不过不同的人,做的坏事或大或小罢了。

    可是这个崔离,王庞清却一点也看不懂。你说他是好人,可是他为了复仇,多大的心机都肯费。你说他是坏人,他又照顾了残疾的巴桑,并且在得知此欧阳非彼欧阳之后,没有痛下杀手。你说他不好不坏,他却在该示好的时候,拿出枪顶着你脑袋,他就是这样一个怪人。

    汽车开始剧烈地颠簸起来,破旧的柏油公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前方都是坑坑洼洼的石子路。这条路落满了经年的枯枝败叶,估计近些年来已经很少有人走过这里了。此时东方的天际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太阳就要出来了。

    王庞清坐在车里,突然感到呼吸不畅,从刚才开始,汽车一直在爬坡,他心里估计他们现在开始爬山了。阿尔泰地区本来海拔就很高了,如今又爬了半个多小时的颇,空气已经稀薄到县城不可比拟的程度。王庞清胸闷难当,打开车窗想透透气,他一直听过高原反应这个词,却一直没有经历过,看来这次就要来一次了。

    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冒出头来,将整个大地撒上一层红彤彤的光辉,昨晚地上结下大的白霜经过阳光一照,慢慢融化,蒸腾出白气来。王庞清将口鼻伸向车窗的小缝,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全然不过刺骨的风吹。

    就在眨眼之间,他看见向着太阳的方向上,在广阔的大地之上,突然竖起了无数根巨大的,五彩斑斓的光柱。这些光柱粗细不一,却都顶天立地,仿佛是天地之间的支撑物,是擎天的栋梁。

    王庞清以为自己因为缺氧导致了幻视,便揉了揉眼睛,大口地呼吸了几下,再去看时,那红彤彤的光柱却越发地清晰了。他一看如此,心中大惊,这让他想起了在戈壁滩上看到的巨大方尖碑,如果这些东西是真的,那只意味着一件害人听闻的大事:圣贤又来了!

    他大声疾呼,招呼着欧阳,让她看看窗外的光柱。欧阳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你一看到了?漂亮吧。”

    王庞清紧张地看了看那些色彩斑斓的光柱,几乎带着哭腔说道:“大妞,你看那些柱子,圣贤的力量恢复了,我们又被送入别的时空了!”

    欧阳抿着嘴笑了一下:“王工,你别担心。那只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学名叫做‘日柱’,是因为空气中成群的小冰晶反射太阳光造成的,经常发生在日出或者日落的时候。现在我们正处于雪峰的下方,早晨清风一刮,雪峰上的细小雪屑飘落下来,就会形成日柱。这可不是以前看见过的方尖碑,王工你有点太敏感了。”

    王庞清听欧阳这么说着,稍微安了心,他向着前方望去,在朝霞的红光里,一座巨大的雪峰出现在车前,雄浑壮丽,洁白无瑕。在雪峰的周围,也散落着无数的日柱,这些色彩复杂的柱子,围绕在雪峰的周围,将其围在中心,将这里妆点成圣地一般。

    王庞清望着壮丽的美景,一时之间竟被惊呆了。他忘去了汽车的颠簸,也忘却了自己缺氧的事实,愣愣地看着前方。

    崔离也眯起眼睛看着前方仙境一般的雪峰,喃喃自语道:“这个我好想见过,不过并不是在这里。”

    欧阳知道崔离自言自语,更不答话,对着王庞清说道:“日柱其实是很罕见的,并且持续的时间也不长,一般几分钟就消失了。一辈子能看到一次,也算是一种幸运。”

    她话音未落,伴随着太阳越升越高,阳光穿透力也原来越强,那无数根五彩缤纷的日柱也就相继消失了。

    欧阳这时突然停下了车子,说道:“前边没路了。”

    王庞清此时才缓过神来,推开车门。一阵冷厉却清爽的山风吹来,让一夜未睡的他神清气爽。崔离也跟着下了车,他将手枪收起,揉了揉酸痛的胳膊,他这一路几个小时,一直抬着胳膊拿着枪,对着王庞清的脑袋。

    欧阳是最后下车的,她走到后备箱,拿出了几件厚衣服,分给众人,自己也穿了一件。毕竟现在是隆冬季节,就算此地景色好比仙境,可彻骨的寒冷还是会要命的。她又从车里拿出昨天剩下的罐头和水。

    崔离对欧阳的这一系列举动感到颇为奇怪。吃了一点东西,说道:“欧阳小姐,你们对我这个劫犯很客气啊。”

    欧阳吃喝完毕,说道:“你是请我们帮忙,当时你的方法有些怪异,不过我们能够理解。话说回来,我们同样需要你的帮忙,给你吃穿,这就是我们方式。”

    王庞清听到这里,早就知道了欧阳心中的打算。原来她和自己想的一样,就是要借助这个机会,进山寻找“密码本”石碟。想到这里,他有些高兴,看来这段时间自己有所进步,在也不是那个毫无贡献,没有头脑的那个吴下阿蒙了。能和欧阳想到一块去,就是自己进步的标志。

    崔离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方式还真的温和。那么先跟我说说,你们到底要找我帮什么忙。”

    欧阳一边收拾残羹剩饭,一边说道:“我们再找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很有可能是了解‘圣贤’的关键。我想你已经知道,‘圣贤’最突出的能力就是能够实现‘时空变换’,将我们这些‘选中者’投放到其他的时空中去。我们要找的东西,也有同样的功能,或许其中隐藏着其他的信息,这个也说不定。”

    崔离说道:“那这么说,这件事情还和我大有关系了?毕竟我也和你们一样,虎口有着衔尾蛇。”

    欧阳说道:“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最好不过了。你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也需要你的帮助,我们这是合作共赢。想必你也知道,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想要翻阅眼前这座小雪山,到达阿尔泰山腹地,几乎是做不到的。”

    崔离抬头看了看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又看了看汽车后备箱中的绳索和其他物品,笑道:“看来,还是欧阳小姐技高一筹,早已经把这些事情都想了进去。这倒是和我认识的那位一模一样。”

    欧阳笑道:“我这也是将计就计,后备箱里的东西我们从离开‘刑天区’就一直携带。我也并没有耍什么诡计,你还是把我想的太聪明了。”

    商量已定,三人不在说话,各自拿了装备,向着眼前的大雪峰进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