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4 敌友难辨(承)

    更新时间:2016-01-03 23:03:42本章字数:3132字

    欧阳挥舞着登山镐,攀着绳索,三下五除二就到了平台之上。接下来是王庞清,他看了一眼光滑的冰面,虽然有着绳索可以拉,但是他心里还是没底,毕竟在此之前,他连梯子都没爬过,更别说登山了。

    可是看到欧阳这个女孩子都爽快地攀了上去,自己总不能不如女流之辈。智力上可以输给欧阳,但是体力上,绝对不能折了面子。想到此处,他也就不敢稍作停留,将登山镐悬在腰间,双手抓住绳子,就开始向上爬去。

    开始的积雪层还是比较好走,只要抓住绳子,慢慢向上走就能了事。可是到了坚冰层,他就有点力不从心,那镜面一般的坚冰,在阳光的照射下,表面有些融化,沁出了细微的水珠,一脚踩上去,还是滑的可以。

    王庞清的脚好几次都滑开了,整个人只依靠两只手抓着绳子才算没掉下去。他的胳膊被这样一折腾,很快就是酸麻得厉害,根本使不上力气。他不用抬头看,也没有闲工夫看,但是能够想到欧阳现在脸上一定是一副嘲讽的表情。

    王庞清感觉自己脑门上的汗水直流,手臂更加酸麻,脱力得都有些颤抖了。但一想到自己还不如欧阳一般有魄力,心中顿时有些火大,他咬紧牙关,拼了命地向上爬去。这一番攀登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最后还是崔离硬生生地将他拉了上去。

    王庞清双脚一着地,便躺在平台的坚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冰凉的空气。这一番折腾,氧气的消耗量极大,他的眼前又开始一阵一阵地发黑,要不是自己躺了下来,那是必要晕倒再在地了。

    他看了看欧阳,果然她脸上是一副想笑硬忍着的表情。这让他有些生气,没想到一直想要看崔离出丑的自己,反倒最为难堪,我大口地吸着气,只怪自己平时不注意锻炼身体,只顾着玩游戏,好好的身体,弄得病病殃殃。

    崔离倒是对王庞清没有什么鄙视,他收好了绳索,将鞋尖匕首也退了回去。等王庞清喘足了气,便再次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欧阳拉起王庞清,很快追了上去,刚才崔离攀登平台的一幕还在二人的眼前浮现,面对这样的奇人,谁也不能不好奇。

    王庞清顾不上眼前还是有些金星乱冒,便开口说道:“我说老崔,这回我可见识到你的厉害了。你已经不是崔大侠,看你的身手那就是大仙啊,以后叫你崔大仙了。”

    崔离说道:“我说过,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阿猫阿狗什么的都无所谓,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我知道你叫王工,就可以了。”

    王庞清对催了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有些不高兴,便说道:“我的确是王工,但是那可不意味着我姓王,叫工,因为我是个工程师,简称叫做王工。”

    崔离听出了王庞清实在讥讽自己,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地说道:“哦,原来是这样。”

    王庞清还想跟他争辩,但是刚才攀爬平台耗费了太多的氧气,有点元气大损的意味,他紧走几步,就感觉眼前要发黑,为了避免晕倒,他将步履减缓下来,并且不再说话。

    欧阳此时说道:“我对你的身手表示佩服,但是我却我发理解你是如何将手指插入冰块中的,冰块的硬度堪比金属,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还有,正常人的弹跳高度不过二三十厘米,最杰出的运动员也不过六七十厘米,你究竟是如何做到一跃两米多高的?”

    崔离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欧阳说道:“欧阳小姐,你问的问题,也正是我想知道的。也正是为了这部分记忆,我才要求你们帮助我进入绿洲。”

    他一停下脚步,欧阳也在原地站定,王庞清却有点恍恍惚惚,没预想到前边停住,一时之间没有收住脚,一下子装在欧阳的后背上。欧阳没有一点防备,经他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撞,只觉得脚下有东西一绊,便扑倒在雪地上。

    王庞清和崔离一起上前,试图将欧阳扶起。可是欧阳却伸出一只手,举在空中,随即说道:“等等,我脚下有东西。”

    王庞清看了一眼崔离,从他的眼中也找不到答案,便问道:“大妞,怎么了。”

    欧阳慢慢地爬起身来,在积雪正摸索了好一会,似乎找到了什么东西,她双手用力,向外一拉,一只残缺不全的手臂被拉了出来。欧阳一看是人的手臂,顿时吓了一跳,急忙撒手,站起身就躲到了王庞清的身后。

    王庞清心里顾不上嘲笑欧阳,连忙向着地上的手臂看去。这是一条成年男性的右臂,虽然已经冻得硬邦邦的,但是从食指指肚厚茧和粗大的关节仍可辨别这条手臂的主人如果不是军人,那也是个猎人。

    欧阳此时说道:“这曲龙山上怎么好端端的还有死人的手臂?如果是整个的尸体还比较好解释,那可能是因为翻阅山峰冻饿而死,有可能是以前的登山者,或者牟骏县的居民,或者是那群翻山而来的难民。但是一条受损的手臂就很难解释了,看手臂的伤口,应该是受到锋利的撕咬,又遭到了巨大力量的撕扯,才有这样的效果。”

    王庞清说道:“这很好解释啊,这山里很可能有雪狼啊,白熊啊,这类野兽,看到这个家伙就当成晚餐了呗。”

    欧阳摇了摇头,说道:“这条胳膊上并没有啃食过的痕迹,这个太不自然了。”

    崔离俯下身去,仔细地检查着手臂上残缺不全的衣服,他看了一会,然后“哦”了一声,似乎知道了什么。

    看到如此,欧阳连忙问道:“崔先生,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崔离并不答话,他蹲在地上,伸出双手在积雪中不断地摸索起来。不一会,他似乎摸到了什么,用力一拉,一条人腿从皑皑白雪中被拖了出来。

    王庞清和欧阳看到之后,都是大惊。原来这厚厚的积雪里,居然还隐藏着断肢残骸!崔离继续在积雪中摸索,十几分钟后,更多的断肢被拉出,拼凑在一起,正好是两个人的尸体!这两具尸体的死法十分惨烈,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获活生生地撕碎了一般。虽然遗骸都已经冻得坚硬,但是衣服上的大片的血污看上去依然那么触目惊心。

    崔离看了看两具尸体说道:“这两个人都是是‘白海雇佣兵’,刚才我就看那只胳膊上的袖标觉得很熟悉。现在看了胸章,就更能肯定了。”

    “雇佣兵?”王庞清重复道:“这里居然有雇佣兵?”

    崔离解释说:“我也是前几年听当地的人说过。在大战期间,在边界有着很多雇佣兵组织,他们大多是战败的外国军人,流窜到边境地区,成立了雇佣兵组织。因为当时的政策是实行全民配给制,所以他们的酬劳并不高,最多一小袋大米就可以结果一个人的性命。而‘白海雇佣兵’,就是他们之中最为强大的组织。听说直到现在,这群人还在边境附近活动,军警似乎那他们没什么办法。”

    欧阳看着尸体胸前的标志,那是一个土色的背景上镶嵌了一个青白色的湖泊样式。她知道,白海就是西边的一个大湖,估计这群雇佣兵的基地就在白海附近。

    王庞清骚了搔后脑勺,问道:“雇佣兵为什么来到曲龙山?难道也想去绿洲吗?”

    崔离摇了摇头,说道:“这群家伙唯利是图,没有人给报酬,他们是绝对不会出动的。更不会来到这大雪山里。”

    欧阳皱着眉头说道:“也就是说,有人雇佣了他们,为了什么目的来到了这里,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非常的状况,所以惨死在这里。地上没有留下枪支弹药,他们还有同伴幸存下来,并且带走了他们的武器装备。但是他们为什么冒险来这里?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王庞清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大妞说的很对,你能不能断定这些人的死亡时间?说不定他们的同伴还在山上,那样我们就有些危险了。”

    欧阳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说道:“刚才我就看过了,这些死者死亡时间超不过一个星期,说明他们也是最近才来到此地。这地上没有子弹壳,说明这群雇佣兵受到了压倒性的打击,最后败退,我想他们一定逃跑了,这点不用担心。我更担心的是,那个将他们撕碎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欧阳这么说完,三个人都向着茫茫的雪山身处望去,有着如此瑰丽景色的胜地,没想到也是埋葬人命的地狱。

    王庞清看着悄无声息的雪山,又看了看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不禁感到脊背发麻。雇佣兵都着了道的东西,会是什么?如果那个东西来袭击他们,那后果又会是如何?前路千难万险,如今有多出这样的插曲,是不是这次旅途就到此为止,会比较明智呢?

    王庞清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欧阳点了点头,说道:“如今的情况确实太危险了。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多找一些人来,或许那时我们会想出一个办法来。”

    就在这时,崔离却掏出手枪,枪口对准欧阳的脑袋,说道:“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我想你们也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