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5 敌友难辨(转)

    更新时间:2016-01-05 21:16:39本章字数:3351字

    见到崔离又掏出枪来,王庞清心里当时就是一惊。心想好你个崔离,真是个杰出的精神病代表,喜怒无常不说,这等紧要关头还要唱一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那地上的残尸,一看就是被什么大型动物活生生撕出来的,说不好这些猛兽就是白虬一样的东西,这曲龙雪山还没爬多少,就遇见如此危险的信号,再往上去,谁知道会遇到什么?

    可是崔离这个死心眼,似乎对这些危险视若不见,非要去送死,还要搭上自己和欧阳做垫背,这就是带着别人送死啊。虽然崔离身手了得,但说到底还是血肉之躯,连训练有素,全身武装的雇佣兵都死在这里,崔离更不会是那怪物的对手。

    所谓自寻死路就是心智不健全的特征,这么说来,崔离不仅仅精神病,而且智商也成问题。他这么有爱心,资源给怪物当午餐,自己和欧阳可不奉陪。如果说前路是一片坦途,王庞清还愿意走下去,爬雪山不外乎就是克服缺氧和体力不支,这对他来说都是一咬牙就能挺过去的,但是,如果说这里有危险,而且是将自己撕成碎片的危险,这成本可就太大了。

    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拿不到“密码本”石碟,没办法对抗“圣贤”,会再次落入他的“时空转换”。可是就算如此,还是能凑合着活下去。活着,就是最大的资本,只要还有一口气,那就能积极想办法。如果死了,一切都玩完,其他一切也就是空谈罢了。

    想到这里,他也没去征求欧阳的意见,便说道:“我说崔大仙,这回兄弟就不能奉陪了。我没有你那样的身手,就算没有这些事情,我能不能爬过双龙雪山都是问题。现在的形式,那就是进一步自寻死路,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可不想让什么东西撕成好几块,然后曝尸雪野。”

    崔离听他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手里这把枪,也能让你曝尸雪野,你是选择现在曝尸,还是跟我向前走?”

    王庞清听他这么一说,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他看了看崔离充满威胁的眼神,知道他那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此时,王庞清才意识到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此人是敌非友。

    崔离虽然性格阴晴不定,让人难以捉摸。但是他这一系列的行为都有一个严谨的目的,那就是为了自己。之前设计控制住自己和欧阳,那是为了报仇,然后裹挟他们二人进山,也是为了找回自己的记忆。

    如此说来,自己和欧阳在崔离的心中,自始至终都不过是完成自己目的的工具。王庞清此刻才意识到,或许自己受到了崔离的小恩小惠,已经拿他当自己人,而崔离却没有这样的想法。

    这样想来,自己之前的想法都是白费。因为那都是建立在“崔离是自己人”的设定之上的,如果是朋友之间,这样的想法一定会被理解和接受。但是,他悲哀地意识到,崔离并不是朋友,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很强大。

    他有些失落地看了看欧阳,发现欧阳的脸色也很难看,心知欧阳也理解到了这一点。

    欧阳定了定神,对着崔离说道:“崔先生,我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你一定我们跟你一起进山?凭你的身手,翻越过这两座山根本不成问题。多了我们两个,反倒不成了累赘了?”

    崔离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欧阳的问题,只是说道:“我自有打算,但是很抱歉,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原因。”

    欧阳听他这么一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心里很不舒服,但也没有办法继续问下去。再说下去,最后还要搞到开枪这件事上来,自己和王庞清毕竟是受制于人,追究下去反倒最自己不利。想到这里,也就不再说话。

    崔离看到他们两个都不再说话,说道:“我想你们的沉默就是表示,我们的合作关系会继续下去。你们会帮我到达我要去的那个地方,我也会帮你们找到你们要的东西。这是双赢。”

    王庞清哼了一声,说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你拿着枪,当然是你说了算啊。”

    王庞清和欧阳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崔离继续向上攀爬。

    崔离倒也痛快,自己快步在前方探路,留下欧阳和王庞清在后边跟随。王庞清和欧阳故慢走,和崔离拉开距离,两人商议此后应该怎么办。王庞清的办法是,如果崔离一直这样在前方开路,那么一旦距离拉开较远,他们便可以就此逃跑。

    欧阳马上否决了他的办法。她分析道,崔离既然如此放心大胆地探路,必然有信心能抓回他们两个,凭他的身手,这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一旦两人逃跑被抓回来,那情况很可能转向反面,万一他丧心病狂,让他们二人开路那就太不值当了。

    欧阳认为,如今的计划,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如果能够平安到达阿尔泰山,成功找到“密码本”石碟,那是最好的情况。从现在的形式来看,也不是没有这种机会,崔离身手较好,说不定就能克服困难翻越过双龙雪山。

    如果中途发生了什么危险,那么崔离应该会上前对敌,真有什么好机会可以逃脱,那么他们二人大可以甩开这个精神病,结伴下山。

    最次的情况,那就是最糟糕的的结果,那时候必然是遇到了了不得的困难。只要情况发展到这一步,二人可以先各自逃命。

    王庞清听到欧阳如此分析,心中似乎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他决计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但是欧阳分析得有理有据,方法也是恰当得紧,当下点头同意。

    不一会,崔离果然回来了,他已经探明了上方的情况。

    他叙述道,这巨龙雪山不算很高,并且坡势平缓,一般的地方,只要闷头向上走就可以。尽管如此,通往山顶的路却只有一条,那就是从正南的方向呈“之”字型攀登。

    虽然巨龙雪山迫使平缓,但山谷沟壑较多。此时正是严冬,白毛风一起,就将大堆的积雪吹入沟壑里,直至填满。平日里看时,和平地是一样的,谁也分不出来。但是只要一脚踩了下去,整个人就掉进了十几米深的大雪窝子,越挣扎,陷得越深,人踩在积雪上向下陷,头顶的积雪又往下填,只消几分钟,整个人就完完全全被大雪淹没,不直接闷死,也得慢慢冻死。

    就算是走这个“之”字,也有着许多的困难。其中最大的就是爬冰台。

    这个冰台,就是之前他们爬上来的那个平台。在巨龙雪山上,这样的平台有很多。在“之”字型道路上,就有着六七个。这些平台都是山坡上地势极为平缓的地段,当冰峰融化,雪水下流,到达这样平缓的地区就会形成积水。积水在夜间会凝固成冰,日久天长,冰层慢慢积薄为厚,就会形成冰悬崖,高山融水再次留下的时候就变成了小瀑布。这样的瀑布到了冬天,就变成了冰台。

    因为各个平台的积水量不同,也就形成了大小各异的冰台。大的足足有二十几米高,小的也有四五米。三人之前爬上来的那个,就是比较小的冰台。到达这样的冰台后,就需要欧阳的气枪打钉,将绳子固定在冰台之上,爬山者再沿着绳子攀爬上去。

    欧阳不耐烦地点点头,说道:“这些不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我肯定是没有问题的,等遇到了大冰台,我在详细给王工介绍。既然我们决定要翻过雪山,那就赶快行动吧,天黑之前,我们得到达双龙山之间的谷地,凭我们的燃料储备,没办法在山上过夜。”

    崔离点了点头,也就不再说什么。三个人继续向前攀登,很快到达了“之”字路线第一个拐外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大悬崖,同样也是他们遇到的第一个大冰台。

    这个冰台有十米多高,整体晶莹剔透,宛如一块大水晶。众人也来不起细看,只顾着向上攀登。欧阳很快拿出气枪,拴上绳子向着平台开了一枪。气枪的铁头深深地嵌入冰台顶部的石壁中。欧阳拉了拉绳子,试了试承重,凭借着过去的登山经验,她觉得没问题。

    崔离这次没有打头阵,让欧阳先行上去。欧阳知道他是害怕一旦自己先上去,他们两个人会扭头就跑。于是也没争辩,自顾自地攀了上去。等她爬上冰台,向着上方定睛一看,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王庞清在下边问欧阳看到了什么,欧阳回过头来,满脸疑惑地回到道:“这里有座庙。”

    王庞清听后也觉得奇怪。这大雪山人迹罕至,走了这么长时间,除了看到两具死尸,连根鸟毛也见过,说明这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在这大雪山上,怎么还有人修了庙了?

    他这样想着,心里有些好奇,便要攀着绳子上去。这是,崔离走过来,说道:“我们一起攀上去吧。”

    王庞清以为他又犯病了,没有搭理他,硬是要拽着绳子往上爬,这是才发现,这个大冰台比之前的那个比,简直就是难如登天。之前的那个小冰台,好歹有些陡坡下脚,可眼前的这个,真就是直上直下,冰面又滑,真的是攀不上去。他试了好几次,有点气急败坏。

    崔离这时走过来,用绳子将王庞清绑在自己身上。王庞清此时理解了他的意思,崔离是要将自己带上去。

    崔离拉了拉绳子,试了试承受力,这绳子还不错,能够禁得住他们两个人的重量。崔离抓住绳子,两脚鞋跟一靠,鞋尖的两把匕首就钻了出来,他纵身一跃,蹭蹭蹭几下,便拖着王庞清来到了平台的顶部。

    王庞清一到顶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纯黑的喇嘛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