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 敌友难辨(合)

    更新时间:2016-01-05 23:24:22本章字数:3274字

    王庞清之所以能看出这是喇嘛庙,是因为在这座小庙的旁边还有一个喇嘛塔。喇嘛塔又叫覆钵式塔,是藏传佛教特有的建筑。这种塔一般都不高,没有飞檐斗拱,它的塔身呈球状,上边是细高的塔尖。

    这种喇嘛庙他在承德避暑山庄见过,所以认得很清楚。但是冰台上这座看起来却十分怪异,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但是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欧阳此时正在端详这座喇嘛庙。这座庙规模并不大,正面是五六米的小墙,上边绘制着壁画,但是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上边的内容早就看不出来了。小墙的后边就是庙的主体,这座庙虽然小,但依然是个二层建筑,底下是三级台阶,其上是四根腿了色的红柱子,在中间两根柱子之间,就是小庙的入口。

    这时,崔离已经收拾好了绳索,也走了过来。他庄重地看着黑漆漆的庙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王庞清和欧阳看了之后,都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崔离还是个见庙拜佛的主。欧阳赶快从崔离和庙宇之前离开,免得有受拜之嫌。

    再看崔离的时候,发现崔离将双手举过头顶,深深地趴下身体,在地上拜了三拜。这才站起身来。

    王庞清看他跪拜已毕,说道:“没想到崔大仙还是信佛的。”

    崔离看了看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径直向着庙门走去。王庞清自己讨了个没趣,跟着欧阳也走进了小庙。

    这座庙的前殿大约有十平米。由四根红漆大柱支撑,不过这里地处雪山,气候潮湿,大柱的漆皮因为返潮已经剥落得不成样子,远没有店外大柱保存的完好。在大殿的两边,悬挂着八条黑布,也是因为年代久远破烂得不成样子。

    红布的上方,就是天花板。天花板被分为几十个矩形,每个矩形内都是彩绘的佛像,但是因为年久失修,这里的天花板应该漏水,这些壁画的表面已经被泡涨,剥落,根本看不出是那尊佛了。

    大殿的正中,挂着一道黄布帘子。黄布帘子经过鼠噬虫咬,上边充满了孔洞,透过这些孔洞,可以看到帘子之后也是斑驳的壁画。王庞清感到这座庙里实在太过奇怪,有点异域风情的意思。

    欧阳解释说,藏传佛教的庙宇都是这样,既保留了藏地建筑风格,又吸取了汉民族建筑的特点,所以看起来急切亲又陌生。这座庙无论从建筑的用料还是建筑的风格上,都符合晚唐时期的特点,所以这座庙已经有了1200多年了,可能在后来,也有人修葺过,也就是这几十年的事情。

    王庞清看着周围残缺不全的黑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问欧阳道:“大妞,你说佛家认为那种颜色最好呢?”

    欧阳回答道:“当然是红色和黄色。红色代表吉祥和奉献,金黄色代表了佛法的无边。”

    王庞清皱起眉头,说道:“那你说,这里为什么主色都是黑色?外边的庙墙,庙壁为什么都是黑的?还有这些挂在空中的布,怎么都是黑的?”

    欧阳听他这么一说,自己也奇怪起来,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不是佛教徒,心里只有上帝,对这些事情还真的没研究过。”

    王庞清笑道:“原力你欧阳博士,也有不懂的事情。”

    就在这时,崔离突然招呼两个人,他声音低沉地说:“你们最好来看看,或许就明白这里为什么都是黑色了。”

    王庞清和欧阳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发现了什么,便几步走到黄帘子前,向里面一探头,就被看到的东西下了一跳。

    原来,这黄帘子后边,还有一块空间,大小可以容纳两个人并排跪下。这里就是小庙的内殿了。在这不大的内殿中,铺着破旧的地毯,正对面就是一个香桌,向桌上摆着两个香炉,香炉的上方,是一副壁画。画中是一个人首蛇身,青面獠牙的怪物。

    他猪鼻,牛眼,蝙蝠嘴,长长的耳朵足有八只,他有着三只手,分别拿着方天戟,蛇矛和鬼面盾牌,下身是蛇,在云雾中若隐若现。这幅壁画应该是用料极好,经过千年的风吹雨打依然清晰可辨,除此之外,其画工粗犷豪放,线条极尽张扬之能事,由此来突出其中人物咄咄逼人的气势。

    王庞清和欧阳当时就看得呆住了,没想到这庙里供奉的主佛,竟然是这个青面獠牙的妖怪!更令人惊恐的是,就在那怪物的右脚方向上,在香桌的下方,赫然躺着一句黑漆漆的骨骼,这具遗骸手捂胸口,嘴巴张的奇大,全身扭曲,想必死前一定备受痛苦煎熬。

    看到这里,王庞清的心脏突突突地狂跳起来。没想到在这大雪山的古寺里,居然还有一具黑漆漆的骨架,再联想到眼前这狰狞可怖的壁画,他背上马上就起了一层白毛汗。他看了看欧阳,发现她正拿着手绢捂着口鼻,脸上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而崔离此时却再次跪倒在地,对着那壁画磕了三个长头。

    王庞清压低了声音问道:“我说崔大仙,你怎么连这个……佛爷,都拜啊。”他刚想说妖怪,但是看此地的氛围,还是选择说了佛爷。

    崔离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土,说道:“这个不是佛爷,这是天众。这座庙就是天众庙。”

    “天众?”王庞清问道:“天众是什么?”

    崔离解释说道:“佛教中除了佛和尊者,还有许多护法天神。这样的天神一共有八种,被称为‘天龙八部’。天众就是这八部中的一部,是面貌凶恶的护法神。我们经常说的夜叉,就是天众的一员。”

    王庞清“哦”了一声:“我以前只当‘天龙八部’只是小说,却不知道原来是八种神仙”

    说着他瞄了一眼那龙众的壁画,双手合十心里默念道:“龙众大护法,不知者不怪啊。刚才说你的怪物,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个屁民计较,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欧阳此时问道:“这么说来,这座庙就是为了供奉护法神的,所以没有使用佛教常用的红色和黄色,而用了黑色。我想这黑色一定是代表了惩罚的意思。”

    崔离说道:“欧阳小姐冰雪聪明,全让你说出来了。”

    欧阳瞥了一眼香桌下的遗骨,说道:“看这具骨架的颜色,死亡时间超不过两年,也不知道是为了躲避什么,才在这个庙里殒命。”

    王庞清看了看那副骨架,心里还是觉得发毛,便说道:“这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我想我们还是先离开吧,还是登山的事情比较要紧。”

    崔离又对着天众的神像拜了拜,三人就掀开黄布,迈步要走出去。王庞清早就想溜之大吉,于是抢先一步走出了内殿,来到前殿,看着欧阳和崔离走出来。就在他回头的一霎那,突然发现那龙众的眼睛似乎闪动了一下。

    王庞清登时觉得心里一惊,心想难不成这龙众天神是要活了?他害怕自己看错,揉了揉眼睛,屏住呼吸,再次盯着龙众的眼睛看。此时欧阳最后一个走了出来,就在她放下黄帘子的瞬间,龙众的牛眼果然又闪动了一下。

    王庞清顿时就觉得一股冷气窜上脊背,不觉后背发麻,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妞,崔大仙,我刚才,看见,壁画的眼睛,闪了两下。”

    欧阳和崔离听他这么说,都皱起了眉头,连忙问他怎么回事。王庞清就把刚才的经历复述了一遍。崔离和欧阳互看了一眼,都感觉有些奇怪。他们又转回身去,掀开黄布,走进内殿。

    欧阳对着龙众的眼睛看了看好一会,最后“哦”了一声,说道:“他的右眼里有东西,好像是一块玻璃?”

    王庞清听欧阳这么一说,也顾不得害怕,凑到了黄帘子旁边,向里张望。

    欧阳说着就要爬上香桌看一看,因为天众的壁画高,欧阳的个子够不到。她这一上香桌,崔离忙上来阻止,在他眼里,爬上香桌那就是对佛的不尊重,这样大逆不道的行为就快赶上谤佛了。

    崔离想上前阻止,刚一伸手,就听到欧阳大叫:“别动。你听。”

    崔离慌忙住手,屏住呼吸一听,便有细微的“嘎达嘎达”声音传来,但是这种声音极为细微,如果不是细心去听,根本就会被庙外的风声掩盖。崔离将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聆听声音的来源。

    欧阳觉得这声音耳熟,有点像机械齿轮咬合的声响。她也将耳朵贴住墙壁,发现这声音好像来自墙壁的后边,又好像是来自地下,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时,她的目光无意中投向了那具骷髅下方的地面。

    她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小孔。她感到有些奇怪,刚才站在那里并没有看到那里有小孔啊,她一边思考,一边在地上寻找,却发现那地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小孔,自己的脚下也有。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那“嘎达嘎达”的声音突然变大了,她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似乎要出什么事。

    就在这时,一直贴着墙壁听声的崔离,大叫一声“不好”,猛然向她扑了过来。欧阳不明就里,更来不及反应,一下子就被崔离撞出去很远。

    她摔的浑身生疼,站起身就要骂人,这时,他看到王庞清指着自己的身后,支吾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她一回头,看到了惊悚的一幕:自己刚刚站立过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下刺出来十几根铁椎,而崔离,身体完全被这些铁椎穿透,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