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7 双龙禁地(起)

    更新时间:2016-01-06 20:24:08本章字数:3224字

    欧阳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住了,此时王庞清跑了过来,仔细检查了欧阳的身体,发现他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欧阳连忙问道:“王工,这是怎么回事?”

    王庞清看着万箭穿心一般的崔离,缓缓地说道:“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崔离就大喊这扑向了你家,一把将你扔了出来,而他却被那些大铁锥子穿透了身体。你还真别说,这崔大仙身手确实不凡,那紧要关头,还是能把你救下了。可是他自己,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欧阳惊魂未定地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崔离,他身上的铁锥子少说也有十七八根。这些锥子穿透了他身体的各个部分,离远了看,崔离似乎就是一只刺猬,这不过这只刺猬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

    欧阳立即开动脑筋,在大脑中思索片刻,立即猜测到,他们可能在天众壁画之前触动了什么机关。这是一种古老的机械机关,大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准备阶段,藏在壁画后边与地下的装置此时开始打开地上,和两侧墙壁中的暗孔,与此同时几十根铁椎被推动到暗孔中,开始蓄力。一旦准备工作完成,铁椎就会被机械力催动,以雷霆万钧之势刺出来,到那时,除非身手极佳者,才有可能躲过一劫。

    想到这里,欧阳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在这雪山的古庙中,还有着这种一个先进的机关武器。如果不是崔离豁出姓名救了自己,恐怕现在身上已经被扎出几十个透明窟窿了。刚才她所在的位置,一共有左右下三个方向的铁椎刺来,凭她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

    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王庞清看了看壁画周围的铁椎,那铁椎全身乌黑,尖端却白得发亮,一看就是一击就要人命的利器。再看旁边倒着的那具骷髅,那必然也是死于这铁椎机关之下,那痛苦的死状,一定是被铁椎刺穿身体,没有立即毙命,从而备受折磨直到断气。没想到在本应慈悲吉祥的佛家庙宇之中,却有着如此歹毒的机关暗器。

    在那骷髅的边上,便是崔离的身体。崔离就这样中招,王庞清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五味杂陈,要说这个家伙是好人,可是他又偏偏喜欢用枪指着自己的头,要自己做这做那。要说他是个坏人,可是他又曾几度救过自己和欧阳的性命。看如今这个情形,就算他崔大仙身手再了得,恐怕也挨不过这一劫。

    想到这里,他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招呼欧阳道:“大妞,崔大仙,死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欧阳一听之下,就立即明白了王庞清的意思。这双龙雪山人迹罕至,潜伏着无数的危险,如今又接二连三地出现了更危险的信号,要不是崔离一度逼迫他们二人,他们早就下山去了。现在崔离必然是命归西天,如今离开正是绝佳的时机。

    可是,她转念一想,刚才就在铁锥子刺出的瞬间,崔离还是将生还的机会留给了自己,要不然凭崔离的本事,逃生并非难事。可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间,崔离还是选择了救下别人,断送了自己的性命,这是一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如果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以后回忆起来,自己的良心一定会备受谴责。

    她望着崔离倒地的尸体和几十根铁锥子,想要过去看一下,却害怕另有机关,一时之间做不了决定,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王庞清看她站在原地,便催促道:“大妞,崔大仙死定了,我们还是走吧。我们先回到县里,再找人回来搬他的尸体……”

    “别说话。”欧阳突然将举起手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王庞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闭上了嘴巴。

    “你听到了吗?”欧阳一边侧着耳朵,仔细聆听,一边问王庞清。

    王庞清看到欧阳努力地听着什么,自己也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起来。果然,内殿中又有“咔哒咔哒”的齿轮咬合声音传来。这一次,咬合的声音比较大,再经过内殿的放大,显得格外清晰。

    王庞清一听如此,就知道又有机关,他不安地看着脚下,生怕地砖上再出现欧阳所说的孔洞。他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是有一点异常的情况,他就马上拽着欧阳跑出去。他已经列开架势,可是那“咔哒咔哒”的声音却消失了。

    霎时间,大殿里静的可怕,王庞清甚至都能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他咽了一口吐沫,向着欧阳说道:“大妞,我看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这地方太邪门了,是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机关。”

    欧阳没有答话,眼睛盯着崔离身上的铁锥子,一刻也不肯放松。

    王庞清还想说话,就在这时,只听“刷”地一声金属摩擦响动。崔离身上的铁锥子霎时间就缩回了地下,两侧墙壁上的铁锥子也同时收了回去。

    欧阳看到这里,才喘了一口大气,紧接着,她又听到了极为细小的“咔哒咔哒”声响,地上和墙上的小圆孔,也就依次消失了。

    王庞清也看到了这些,心中也有些释然。原来这几关是个永久性多次使用的装置,铁锥子发射之后,过一段时间就会收回去。其实这个不难理解,崔离旁边那具骷髅就是最好的佐证,那骷髅被铁锥子扎死,其旁边有没有凶器。那原因一定是,铁椎到时还会缩回地下。

    王庞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环顾整个大殿,心里想着多亏那几关只在内殿里。要是整个大殿都有,自己现在可能真的被戳出几十个透明窟窿,像那具骷髅那样痛苦挣扎一番,最后变成一具无人认识的白骨。

    欧阳看到危险已经解除,便大胆起来,她招呼着王庞清,要将崔离的身体拖出来,看看还有没有救。王庞清本来只顾着想走,但看到如今的形式,欧阳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主,确定不了崔离的生死,她是不会离开的。

    于是王庞清迎着头皮走进了内殿,他此时都不敢抬眼看一下那壁画上的天众护法神,他轻手轻脚地靠近欧阳,生怕脚下踩到什么机关,他这样多心并不是多此一举,这样诡异的小庙里,又出了人命,天知道还会出现什么。

    欧阳看到王庞清这样,便说道:“王工,你不用太害怕,我估计只有香桌附近才有机关,目的可能就是保护神像的眼睛,你刚才不是说过,那眼睛闪光吗?我觉得那一定是一块价值不菲的玉石。”

    听欧阳这么一说,他才回想起来,刚才都是因为自己看到了天众的眼睛闪动了一下,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这么说来,这崔大仙的死,倒是和自己也有了关系了?王庞清想到此处,不觉叹了口气。看来无论从哪里论,这崔大仙的尸体,自己还真得搬出来了。

    他和欧阳两个人拽住崔离的双腿,一用力就将他拉了出来,因为王庞清仍然害怕内殿中有机关陷阱,在他的坚持下,两个人将崔离的尸体拉到了前殿之中。

    王庞清看着崔离的身体,如今还是一动不动。心说这也难怪,崔大仙就算再神武,那也就是血肉之躯。那十几根铁锥子根根刺入要害,说不定这家伙已经当场毙命了。想到这里,王庞清突然为崔离感到惋惜,甚至有些可怜他。按理来说,这崔离和自己同为“选中者”,都是“圣贤”手中的玩物,可是他偏偏被抹去了记忆,他的喜怒无常似乎跟记忆的丢失有着莫大的关联。

    这已经是大为不幸,没想到再追寻记忆的时候又为了救自己的“仇敌”,英勇献身,死在了这个巨龙雪山之上,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说的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就在王庞清胡思乱想的时候,欧阳突然站起身来,退了好几步,说道:“王工,你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王庞清看到欧阳退了几步,也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跑,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说大妞,你怎么也一惊一乍的,这么吓唬人,会弄出心脏病的!”

    欧阳没有答他的话,自顾自地说道:“不是我吓你,你发现没有,崔离身上怎么没有一点血?”

    王庞清听欧阳这么一说,连忙看了看崔离的尸体,又看了看拖出其尸体的道路,以及内殿崔离躺过的位置,果然地上除了灰尘和冰屑,哪有半点血迹?刚才自己练练受到惊吓,神经一直绷紧,后来又为崔离的身世感到惋惜,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一个大活人,被十几根铁锥子刺透身体,怎么可能不流血?

    他吞了一口吐沫,看着欧阳,惊讶地说道:“大妞,这崔大仙会不会真的是仙家?身子都穿成马蜂窝了,怎么一点血都没有?”

    欧阳脸上也出现了少有的惊恐神色,不停地眨着眼睛,自言自语地说:“这不可能啊,人怎么会没有血液呢?难道是铁锥子会吸食人血?”

    王庞清一拍脑门,说道:“大妞,你说会不会是那大铁锥子会吸血啊?”

    欧阳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那就是普通的铸铁,怎么可能有那种功能,那也太离奇了。”

    此时,一阵阴风吹来,前殿中悬挂的黑布帘被冷风吹动,飘飘摇摇。欧阳望着崔离的尸体,吸了一口冷气,缓缓地说道:“那,那就是说,这个崔离不是人?”

    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崔离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他慢慢地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