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千王府

    更新时间:2015-12-01 07:38:18本章字数:2529字

    深秋,京北密云县红叠山。这里是北京周边少有的高海拔山脉,三千二百七十七米。高,确实很高,可除了高之外似乎就再没任何别的特点。

    光秃秃的山脉覆盖着单调的针叶林,就那么直挺挺的矗立在浓到化不开的雾气中,与风景如画、雄奇险峻几个字也完全没有关系。因此,这里并不出名,也并不显眼,盘山公路到了山脚就中途截断,真应了那句穷山恶水。

    山路上,此刻正有一辆橙黄色越野车在艰难的颠簸爬行,沿着沟壑纵横的土道蜿蜒而上。

    车里坐了两个人,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青年眉毛很粗,双眼很大,算不上太英俊却有一种难得的宁定气质。车子上蹿下跳的过程中他几乎没有说过一句怨言。刚好与开车的同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说江哥!江大律师!我的江爷爷!您真确定咱们没走错?还要继续向上?我觉得我都快要散架了!”开车的青年对江闻道近乎咆哮般抱怨着。他已经连续开了六个小时,其中一半的时间都花在了这条该死的山路上。

    副驾驶座位上,江闻道只是低头看了看表蹙了蹙眉,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死党。等到曹笑如复读机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他才瞥了这个免费司机一眼,懒洋洋的道:“闭嘴,安心开你的车吧。烦了的话就想想咱们这个案子的委托费……”

    “神经病……你确定这个鬼地方真的会有委托人?拥有十几个亿遗产的人会住在这种鬼地方?不过……嘿嘿,也难说,鸟大了,什么林子没有……”曹笑低声骂了一句,又继续闷头开车,似乎是想到了七位数委托费到手后的情景,他竟是嘿嘿的笑了起来。

    三天前,江闻道接到了那封诱人的委托函,三天后曹笑就和他一起出现在了前往客户住处的路上,理由也是一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只是不知为什么,一向乐观无畏的江闻道这一路上却变得愈发沉默寡言。连带着没心没肺的曹笑也跟着变得凝重,总是疑神疑鬼会不会突然有什么意外发生?

    单调的旅程仍在继续,轮胎碾压石子的声音不断从窗外传来,听上去像是战争片里的机关枪。

    一路平安。

    直到……

    “砰——”的一声闷响,车子左前端骤然陷落,立马失去了平衡。车子在紧靠悬崖的山路上不断的打转,地面被滑出的车子梨出了两道深深的沟壑。

    在刹车声响起时车子的前段已经完全探出路面,刹车声停下时,车子已经如翘翘板挂在悬崖上,似乎一阵风就足够让它坠落。

    车子里,两个人的后背死死贴着座椅靠背,一口大气也不敢出。

    “别动!曹笑,千万别动!往后退!”江闻道喝止了想去开门的曹笑,身体使劲向后仰着。当车子的钟摆转过七轮后,终于是渐渐停稳。两人慢慢从后座爬过去,轻手轻脚的远离了鬼门关。

    “卧槽!防扎的越野轮胎居然也会突然爆胎?这特么是开的什么国际玩笑?”看着自己的越野车差点变成棺材,饶是曹笑以没心没肺著称于世可也免不了抓狂起来,看着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车身轻轻打着摆子。

    差点就英年早逝了啊……

    身旁,同样震撼不已的江闻道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便对曹笑问道:“刚刚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突然打了下方向盘?你看到什么了?”

    曹笑揉了揉苍白的脸,做了两个深呼吸道:“我不确定……我只觉得刚刚前面有个影子,看起来个头不小。下意识的就往左边打了下方向盘,谁知道就他.妈爆胎了!”

    说到这,两人都忽然有些醒觉,立刻便向来时的方向看了一眼。一道阴影一闪而没……两人都无来由打了个寒战。

    “喂喂!闻道!你……你刚刚看见什么了?你看清了没有?”曹笑抓着身旁的江闻道追问着,希望后者能给他一个答案。

    江闻道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一只山羊而已……”说罢,便走向越野车,边走边道:“快来拉车!”

    没心没肺的曹笑立马释然,“原来只是一只山羊……切,晦气……哎呦喂!我的牧马人啊!”。说罢他几步超过了江闻道,开始抢救爱车。也因为心急心切,他并没有注意到江闻道背在背后的手指狠狠的捏了几下。更没注意到后者嘴里在不停的念叨着

    “是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说着,江闻道不自觉又向身后看了一眼。

    山路的拐角处,一头浑身褐黄色的山羊突兀的出现在视野里,和之前他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这一次这头诡异的山羊并没有再度消失。它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江闻道,睁着三只眼睛,露出一副绝不应该属于山羊的诡谲微笑!而当曹笑出现在江闻道身旁时,它已经再度如风一般消失无踪……

    车子被拉回路面,已经黄昏。受损的不光是左前轮,因为剐蹭到车底的缘故导致刹车系统也出现了问题。这可就悲剧了……毕竟在这种山路上没有刹车完全等于找死。

    无奈之下,江闻道和曹笑只好收拾了随身东西步行上山,徒步去走这段几乎没有尽头的山路。

    夜,大风大雨。当山顶那座恍如城堡般高大堂皇的建筑在闪电映照下显露形态,江曹二人竟都有种亲临欧洲恐怖片的既视感。

    风雨夜,月黑风高

    这独自矗立在山顶的建筑里会不会有妖媚的骷髅女王身批华丽的婚纱?会不会有等待千年的亡灵冤魂在其中暗暗窥视?会不会有一身戎装的吸血伯爵德古拉?

    冷风吹过,两人湿透的鞋子和早已睁不全开的眼睛拒绝了他们继续耽误下去。赶忙走到高大的院门处按响了门铃。

    等待的间隙,江闻道抬头看到了一块匾额,上面三个烫金大字写着“千王府”,看得江闻道一头雾水。

    “还挺有古典范呢!啧啧啧,这三个字有点劲道,也不知是哪个书法大家给提的?”身旁,在北京大学的担任历史讲师的曹笑啧啧称奇,却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

    五分钟后,院门开启。江闻道在向侍者表明身份后顺利入内,穿过草坪旁长长的石板通道走向大厅。就在他们走到半路时,一道道光线同时亮起,眼前的建筑刹时间灯火通明!

    “我靠!老江!这该不会是座清朝的行宫吧?这么大规模?”曹笑在雨中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这座颇具古风的建筑群落。没错,是建筑群落。高低起伏的亭台楼阁足有十一二座,雕梁画栋,也难怪曹笑会说出“行宫”的比方来。

    千王府?

    难不成,这看似鸟不拉屎的红叠山上还当真住了一位王爷?

    该不会是什么鬼怪山精幻化出的幻象吧?等到第二天一早,这里就突然变成了一片乱坟岗?又或者,里面正有几只妖媚的狐仙在搔首弄姿,准备把两个精壮的男子收拾的精尽人亡……

    片刻停留,二人终于走入了大厅里,抖落一身水珠。身后,高大的木门在两个侍者的合力下轰然闭紧,将电闪雷鸣全都挡在门外。江闻道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曹笑微微一颤,赶忙要跟身旁的侍者说明来意。

    可还没等他开口,走廊拐角处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便踱步而来,微笑着道:“江闻道,江律师吧?我家先生已经等您一整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