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重生百年

    更新时间:2015-12-01 09:46:25本章字数:2412字

    无尽的黑暗,冷冽孤寂,狰狞的电蛇,吐着黑芒,乱流中,盘踞着数之不尽的漩涡,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在这里,没有生命,没有终点。

    一缕灰暗的神魂,在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晕下,沉睡、飘荡、摇曳,远远望去,如是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渺小,毫不起眼,似乎,只要轻轻一吹,就可以将它倾覆、毁灭。

    然而就在这时,这一缕看似羸弱的神魂,突然迸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紫云帝国,帝都,镇国将军府。

    床榻上,一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眸,原本那已经涣散的眼瞳,渐渐的,凝聚起来。

    “我不是死了吗?这是哪里?”

    帝释天晃了晃脑袋,低喃一声,转过头来,打量着身处的这个房间,房间很大,布置的也十分讲究,古色古香,偌大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些书籍,书桌后,开着几扇窗户,微风徐过,带着淡淡的清香,拂面而来。

    帝释天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同时,有着许多的信息,正在脑海中闪现。

    “夏禹,十六岁,镇国大将军夏侯膺的孙子,父亲夏青山,骠骑将军,常年驻守边疆,大伯、二伯早年战死沙场,夏家,世代忠良,精忠报国,为帝国的开疆扩土立下过赫赫战功。”

    “夏禹,虎门将后,从小就表现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十岁踏入炼体境四重,按照这样的修炼速度,完全有可能在十六岁达到通灵境,十六岁的通灵境,即便在一些宗派、学院之中,也是天才一般的人物。”

    “然而,三年前的一场大病,让夏禹天才坠落,从此,废物之名,随之而来。”

    “……”

    良久,帝释天坐起身来,只不过,此刻的他,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惊愕。

    是的,帝释天发现,他重生了!重生在了百年之后!

    在圣元大陆,武者的修为,大致可以分为炼体境、通灵境、汇海境、造化境、通幽境、破虚境、涅槃境、帝尊境和圣王境九个不同的境界,其中,每一境界,从低到高,又分一至九重。

    一百年前,机缘巧合下,他在古迹之中获得一门功法,功法,名为吞天造化诀,据传,乃是太古之物,功法之内,蕴含天道,修炼之,可突破桎楛,成就永生。

    可惜,这个消息不胫而走,落入圣域之耳。

    于是,引来无数强者围追截杀,那一战,历经数日,尸骨成山,血染苍穹,最后,他因力不敌众、油尽灯枯,而命丧在了断天崖之上。

    只是,不知为何,他的神魂,却并没有彻底的泯灭,如今,更是重生在了这个名叫夏禹的少年身上!

    然而,这种惊愕,却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帝释天的眼神,变的很冷。

    就在刚才,他的神魂,感应到了一股灵纹的波动,那是一个封印灵阵,可以禁锢修为,自体内传来。

    为什么当年的天才少年,会在一场大病之后,修为尽失,所有的疑惑和不解,都在这一刻,全部迎刃而解。

    “现在,我既然成为了这具身体新的主人,那么,我就不能辱没了它,从今往后,本帝就是夏禹,夏禹就是本帝!”

    铿锵有力的声音,掷地响起,帝释天的嘴角,勾着一道弧度,那是自信的笑容,要知道,前世的他,不仅是一位帝尊境的强者,同时,还是一名灵纹宗师。

    “嗡!”

    然而就在这时,胸口处,突然绽放出一抹乳白色的光华,光华一闪而逝,没入他的眉心。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帝释天微微一怔,目光下移,这时候,他才发现,那里,胸口处,悬挂的项链上,有着一枚拇指般大小的乳白色碎石,只不过,此刻的这枚碎石,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

    “这碎石!”

    见状,帝释天的眼瞳,微微一缩,因为曾经的他,同样拥有一枚这样的碎石。

    为什么他的神魂没有泯灭,他,为什么会重生在这个少年的身上,这里,似乎冥冥之中,有着某种联系。

    时间缓缓而过,当碎石彻底变的暗淡无光时,碎石化作尘埃,消散而去。

    与此同时,帝释天的眉心深处,那里,原本神魂占据的地方,取而代之,出现了一个巴掌般大小的湖泊,湖泊上方,雾气缭绕,白朦朦的一片。

    “这是……识海!”

    帝释天的声音,带着轻颤,不过,随即,他便就仰天狂笑了起来。

    “哇哈哈!天助我也,这简直就是天助我也……”

    “四大圣域……!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就等着承受本帝的怒火吧!”

    笑到最后,帝释天咆哮、怒吼。

    因为当年,就是这四方超级势力联手将他逼入绝境,殒命身亡。

    ……

    “武者的世界,强者为尊,实力,才是王道的一切。”

    “吞天造化诀,可洗筋伐髓,可吞天地万物,可造万种生灵,可夺气运,可逆乾坤,可化腐朽为神奇……”

    “然而,想要修炼这门功法,只能从炼体境开始,而且,修炼者必须要求拥有识海,无疑,现在的我,完全符合这两个条件。”

    夏禹盘膝而坐,心如止水,此时的他,已经适应了现在的身份。

    如今,他名夏禹。

    片刻后,夏禹深吸一口气,开始在体内运转起吞天造化诀。

    关于这门功法,夏禹判断,应该是超越了天阶的存在,或者说,已经达到了某种从未触及过的层次,在圣元大陆,功法从低到高可分黄、玄、地、天四阶,每一阶,又分初级、中级、高级三等,修炼一途,除天赋秉性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功法,因为选择功法的阶别越高,未来的成就,也会越大。

    前世,夏禹未能修炼吞天造化诀,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大遗憾,这一世,老天有眼,给了夏禹这样的机会,那么,这一次,他必须牢牢抓住。

    另外,前世的仇,今世报,四大圣域,夏禹发誓,今生,一定要将他们统统的踩在脚下。

    一周天、两周天……

    随着吞天造化诀的不断运转,夏禹的脸色,变的有些苍白。

    此时,在夏禹的体内,奇经八脉、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无不在进行着翻天覆地般的蜕变,只是这种蜕变,让人痛不欲生。

    另外,那个封印灵阵,此刻,也是如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正在发生着扭曲和变形……

    当吞天造化诀在夏禹的体内,运转了整整五周天之后,床榻上,夏禹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脸色,更是煞白如雪。

    然而,夏禹依然没有放弃,挺直着腰杆,咬紧牙关,吞天造化诀,第六周天,毅然再次运转了起来。

    一分钟、两分钟……

    夏禹的衣衫,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然而,他浑然不顾,硬生生,承受着一波又一波非人的痛楚,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如雨滴一般。

    某一刻,当第六周天运转结束的那一刹,夏禹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这么沉沉的栽倒了下去。

    只不过,在夏禹倒下之后不久,他的身上,气势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着突变。

    炼体境一重!

    炼体境二重!

    炼体境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