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楚天骄

    更新时间:2015-12-03 20:35:57本章字数:2520字

    楚家,位高权重,楚家府邸,占地千顷。

    楚家府邸的东院,有着一片楼阁,分散而立,富丽堂皇,其中一幢,此时,灯火通明,映在不远的湖面上,留下摇曳的倒影,这里,是楚天骄的居住之所。

    楼阁内,歌舞笙腾,舞池中,粉纱帷帐,十一位身材火辣的娇艳美人,衣如蝉翼,翩翩起舞,妩媚如妖。

    高座之上,楚天骄满面笑容,手中,一只琉璃玉杯轻轻把玩,心情大畅。

    今天,是高兴的一天。

    因为,那个废物,死了!

    终于死了!

    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夏禹这个人,而三公主,只能属于他,楚天骄。

    三年来,夏禹的存在,已经成为了楚天骄的一个心魔,为此,楚天骄的修为,寸步不前,若不是有着丹药堆积,如今,别说炼体境九重,就是炼体境八重,楚天骄都难以迈入。

    楚天骄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嘴角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弧度。

    楚家,即将崛起!

    宏图,就要展开!

    而夏禹的死,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又或者说,这只是楚家故意而为的一个导火索。

    舞池旁,围坐着五人,左拥右抱,这五人,都是锦绣华袍,他们是官宦之子,其家族,在帝国之内,身居要职。

    这时,一人站了起来,此人,名叫李兆,御史李家次子。

    不过,这李兆显然喝的有点多,起身后,身子一直在摇晃,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举了举手中的酒杯,面向着楚天骄,大着舌头道:“楚少,我李兆,今天,敬,敬您一杯,将来,您若是当了驸马,咯……,可,可要照顾着一些小弟!”

    “诶,我说李兆,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若是当了驸马,咱们楚少,那是一定会当驸马的,你也不想想,咱帝都,除了楚少,还有谁,能够配的上公主!”李兆的话音落下,对面,一黄衫青年虎目一瞪,立马就不干了,酒杯一放,咬着字眼,直接反驳了道。

    这黄衫青年,来头也不小,是城卫兵统领大人家的一名嫡系子弟,名庞虎,现任城卫兵小队长一职。

    “对对对,我也这么认为,公主,只有楚少才能配的上!”

    “是啊,是啊,整个帝都,唯有楚少!”

    一时间,楼阁内,热闹了起来,马屁十足。

    至于那个曾被皇帝贺无极允下亲事的少年,则是在他天才坠落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人所遗忘。

    对此,楚天骄眼神微眯,这种高高在上,被人追捧的感觉,很好、很享受。

    “其实啊,要我说,你们这话,都错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司徒易,却是开口了,而他的话,不出则已,一出惊人。

    司徒易,司徒家嫡系子弟,若论修为,这里,谁都比他厉害,可若论才智,在座的,无人可及,这一点,哪怕是楚天骄,也自叹不如。

    “都错了?”

    庞虎微微一愣,伸手将怀中侍女推开,目光看向了司徒易。

    其他几人,也都将目光都聚向了司徒易,这家伙,每次说话,都只说一半。

    高座上,楚天骄把玩玉杯的手停了下来,司徒易的话,也让他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很简单,两个字,主次!”

    司徒易伸出两指,一脸的风轻云淡,解释道。

    “主次?”

    此话一出,庞虎更糊涂了,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

    倒是高座上的楚天骄,眼神微微一凝,看向司徒易的目光,有些不同。

    “报!”

    突兀的,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通报,而这一声通报,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

    阎宏,炼体境八重,是楚天骄的一名侍卫,只不过,此刻的前者,神色间,有着几分慌乱。

    “何事?”

    楚天骄的眉头微微一蹙,望向门口,盯着阎宏,质声问道。

    “这个……”

    阎宏答道,目光环视一周,欲言又止。

    这一幕,落在司徒易的眼中,后者的眼眸深处,不着痕迹的闪过一道精芒,当即,司徒易便就起身,向着楚天骄拱手拜别。

    聪明人,能够看清场合,认清形势,懂得审时度势,而司徒易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知道,这时候再留下来,显然,有些不太适合。

    而有了司徒易的带头,其他几人,也都纷纷起身拜别,就连李兆,也是打着酒咯,拱手道别,在座的,看似玩世不恭,放荡不羁,实则上,哪一个,不是精明之人,这一点眼力,他们还是有的。

    “也好,那改日翡翠楼再聚,到时候,不醉不归!”

    楚天骄点头,略带歉意,倒也没有继续挽留。

    很快,整个楼阁就只剩下楚天骄与阎宏,就连侍女、舞女,也都被遣开了去。

    待到众人离开之后,楚天骄的脸上,转而变的冰冷无比。

    “说!”

    楚天骄直接道,眼神,阴暗的可怕,看向阎宏。

    楚天骄的目光,让阎宏的身体,陡然一颤,对于自己的主子,他十分了解,一怒之下,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性命。

    “夏,夏禹没死,他,他还活着!”

    于是,阎宏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急忙回答道。

    “什么!”

    阎宏的话,顿时,让楚天骄脸色骤然大变,一声惊呼。

    要知道,他那一掌,就算是炼体境八重,都承受不住,一个废物,怎么可能还活着?

    “到底怎么回事?”

    楚天骄问道,这一刻的他,声音有些发颤。

    若是夏禹真的没死,那他,岂不是白白高兴了一天?

    另外,同时也意味着,他失去了一个绝佳的表现机会,这对于他未来的高度,可是有着不小的影响。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今天下午,在轩辕宝阁……”

    阎宏滚动了一下喉结,当即,鼓起全身的力气,一五一十将整个事情的前前后后都给讲述了一遍,说完,阎宏发现,他的背脊上,已经汗如雨下。

    如果说,刚才听到夏禹没死的那一刻,楚天骄是惊讶,是怀疑,那么,此刻的楚天骄,是震惊,是不可置信。

    张莽是谁,他的侍卫,炼体境七重。

    而夏禹,一个废物,能将张莽一掌击杀,五脏六腑尽碎?

    一时间,楚天骄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刚才说,事后,轩辕宝阁非但没有出面严惩,甚至,还送给了对方一张贵宾卡?”

    片刻后,楚天骄开口,追问了一句。

    “是的,这事千真万确。”

    阎宏如实回答道,面对楚天骄,他不敢有任何的谎言。

    “好!很好!”

    话音落下,伴随着一道脆响,楚天骄的手中,玉杯被握成了粉末。

    “通知下去,明日行动,照旧。”

    当即,楚天骄挥手道,简单的话语中,杀意泠然。

    “是!”

    阎宏躬身退后,随即,离开了楼阁。

    “夏禹,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还有轩辕宝阁,敢公然挑衅我楚天骄,呵呵,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楚天骄一声冷笑,阴暗的声音,回荡在楼阁内,让人毛孔悚然。

    这一次的失手,让楚天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夏禹的身侧,很有可能隐藏有一位高手,而且是一位很厉害的高手,一个连轩辕宝阁都要忌惮的存在,否则,一个废物,还不至于让轩辕宝阁如此交好。

    而他的那一拳之势,无疑,正是被这一隐藏在暗处的高手给无形的化解了去。

    否则,如何解释,为什么夏禹还能活着?

    至于张莽之死,是被夏禹一掌击杀?

    呵呵!笑话!

    一个被封印了修为的废物!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