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破军杀

    更新时间:2015-12-05 20:15:36本章字数:2105字

    “青甲蛮犀,一阶高级妖兽,擅长防御,具有极强的冲撞力,弱点,攻击单一,成直线……”

    夏禹的脑海内,有关于青甲蛮犀的信息,闪电般而过。

    同时,夏禹取下了一直背负着的亘古剑。

    残剑三式,是一门武技。

    之所以叫残剑三式,是因为当初夏禹在得到这本武技时,它只是一本残卷,仅有三式剑诀。

    第一式,剑诀、破军杀,第二式,剑诀、飞龙逐日,第三式,剑诀、天劫斩,三式剑诀,一式强于一式,修炼至极,可引天地之力,开山岳、断河川,武动苍穹。

    前世,夏禹凭借这三式剑诀,曾仗剑天下,挑豪杰无数,加上他灵纹宗师的身份,在圣元大陆,也算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一路上,夏禹其实遇到了不少妖兽,但是他都没有停下脚步,原因无它,那些妖兽的实力太弱。

    一阶高级的妖兽,在修为上,等同于人类武者中的炼体境九重,但是,在肉身的强度上,妖兽却是要远远高于人类武者。

    面对青甲蛮犀,夏禹非但没有胆怯,反而,体内的热血,开始沸腾。

    手握剑柄的他,此刻,将亘古剑直指青甲蛮犀。

    夏禹的挑衅,无疑,彻底激怒了青甲蛮犀。

    “吼!”

    青甲蛮犀发出一声愤怒的低吼,两只前蹄猛然往地面上一踏,下一刻,那庞大如一座小山堆般的身体,直接对准夏禹冲撞了过来,所过之处,尘土飞扬,碎石漫天。

    “来的正好!”

    夏禹轻吼一声,将全身的力量,汇聚于右臂之上,亘古剑出,一剑迎向青甲蛮犀。

    “嘭!”

    巨声响起,庞大的冲撞力,将夏禹直接震飞。

    半空中,夏禹的身体,如是抛飞的沙包,接连翻了三个跟斗后才是稳住身形,落地的刹那,夏禹扶着胸脯,体内,五脏六腑一阵翻腾。

    再看青甲蛮犀,低着脑袋,鼻孔中喘着粗气,两只刨地的前蹄,变的愈加有力。

    “再来!”

    夏禹深吸一口气,再度挥出一剑,落在青甲蛮犀的身上。

    这一次,夏禹同样被震飞。

    而青甲蛮犀,依然完好无损,夏禹的剑,丝毫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的伤害。

    “还真是变态!”

    夏禹咂舌,爆粗一句,手中的亘古剑,又一次指向青甲蛮犀。

    武技的修炼,可分为初入、小成、大成和圆满四重境。

    破军杀,一剑破千军,杀敌于无形。

    若将破军杀修炼至小成境,可将力量直接转化为锋刃,凝于一点,侵入敌人的身体之内,在敌人的体内直接产生爆炸。

    当然,小成境的破军杀,还有一个特殊之处,那就是在施展的过程中,对方根本就不会察觉到一丝力量的外泄,也就是说,在对方的眼中,这一剑,只是普通而平凡的一剑。

    而这,就是为什么破军杀能够一剑破千军、杀敌于无形的关键,因为面对这一剑,对方根本就不会有一丝的警惕之心。

    “嘭!”

    “嘭!”

    “嘭!”

    夏禹接二连三的被撞飞,但是,一次又一次的站起身来。

    青甲蛮犀那种蛮横的冲撞力,别说夏禹现在只是炼体境八重,就算是炼体境九重的高手,都很难承受,可夏禹,愣是坚持了这么久!

    对于面前的这个人类,青甲蛮犀也是越战越心惊,一个炼体境八重的人类,肉身的强度,居然堪比妖兽,另外,不知为什么,原本那对自己毫无伤害的巨剑,现在落在身上,居然能够感到疼痛,这种疼痛,很怪异,来自体内。

    “怎么,没有力气了吗?继续来呀!”

    夏禹喘着粗气,亘古剑,再一次指向青甲蛮犀,大声道。

    此时的夏禹,显的有些兴奋。

    因为夏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每当自己的身体,快要无法承受住一波又一波冲入体内的蛮力时,吞天造化诀都会如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兀自的运转起来,而随着吞天造化诀的运转,侵入体内的那些蛮力,就会被逐渐吞噬,转而成为一种精纯的能量,淬炼肉身。

    换句话说,青甲蛮犀的蛮横冲撞力,虽然给他造成了一些伤害,但是,同样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好处,他的肉身强度,在一次次的冲撞力下,正在渐渐变强。

    这个过程,虽说很是痛苦,但却十分快乐。

    痛并快乐着!

    或许,就是这种感觉!

    夏禹估计,若是一直这样子的持续下去,不出五百下,仅靠青甲蛮犀的冲撞力,就能够让自己踏入炼体境九重。

    不过,这种想法,显然不可能。

    别说青甲蛮犀只是一阶高级妖兽,就算是二阶妖兽,也没有那个体力来保证五百下持续不断的全力冲撞。

    另外,这边的战斗,已经造成了不小的动静,夏禹估计,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类武者或者妖兽过来,所以,当务之急,还是速战速决,尽快离开这里。

    至于破军杀,这个时候,夏禹已经成功修炼到了小成境。

    武技的修炼,对于别人而言,或许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对于夏禹来说,修炼残剑三式,只不过是一个温故与熟练的过程,因为它们,早就融入夏禹的灵魂,成为了一种本能。

    一念至此,夏禹的目光,陡然变的凌厉起来。

    “破军杀!”

    夏禹凌空跃起,一剑挥出。

    这一剑,是夏禹与青甲蛮犀交手以来的第一次主动出手。

    也是夏禹,倾其全力的一剑。

    在这一剑中,夏禹将所有的力量,全部聚集于手中的亘古剑上,凝于一点。

    在外表看来,这一剑,普普通通,没有音爆,连气流都没有搅动,简简单单,缓缓落下,甚至感觉不到一丁点儿的杀伤力。

    可是,就是这么平淡无奇的一剑,当那漆黑如墨的剑刃,轻轻点在青甲蛮犀头部的那一刹,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咔嚓!”

    片刻后,一道脆响,打破了这种宁静。

    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庞大如小山般的青甲蛮犀,轰然倒地,尘土飞扬。

    这一剑,夏禹直接给予了青甲蛮犀致命的一击,震碎了对方的头颅。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

    放倒青甲蛮犀,夏禹取出一把匕首,随手一划,轻易撬开了对方的头颅。

    很幸运,那里,躺着一枚火红的妖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