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两封信函

    更新时间:2015-12-09 21:18:06本章字数:1836字

    “真没想到,在这边隅之地,也能有如此堪比洞天福地的修炼之所,照这个速度,不出五天,我就可以冲击通灵境,这可比预想的,快了很多很多。”

    “当然,若不是因为吞天造化诀,以我炼体境的修为,别说三十六周天,恐怕一周天都无法在里面坚持下来。”

    夏禹盘坐在峡谷外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啃着食物,心中如此想道。

    三十六周天,是夏禹现在可以运转吞天造化诀的极限,当然,关于极限这个问题,夏禹毫不担心,只要跨入通灵境,肉身强度就会迈入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到时候,夏禹相信,不论是吞天造化诀的运转次数,还是速度,都会进入到一个崭新的领域,而那时候的自己,必然会迎来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

    填饱肚子后,夏禹调息片刻,感受着体内那一股充溢的力量,夏禹估计,如今的自己,就算不施展剑诀,通灵境之下,也难寻对手。

    站起身来,夏禹将黑匣子从储物袋中取出。

    黑匣子的材质,并不昂贵,做工也不算十分精细,但是,却有一把铁锁扣着。

    这把铁锁看似普通,可夏禹,却是在这把锁上,发现了一个触发灵阵。

    也就是说,这个黑匣子,只能通过这把铁锁来打开,否则,一旦有任何外力将它触动,里面的东西,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在转瞬之间化为灰烬。

    而到底是何等贵重的东西,才需要如此保管?

    这一点,让夏禹产生了好奇。

    不过,很快,夏禹的嘴角,便就露出了一抹笑意。

    “一品灵阵!”

    夏禹的眼神微眯,低喃一句,随即,眉心大开,一股灵魂之力透体而出,涌向铁锁,既然不能外力使然,那么,夏禹决定采用最直接的办法,那就是抹去这个灵阵。

    对于一名灵纹宗师,什么样的灵阵没有见过,何况,只是一品。

    所以,仅是片刻,夏禹便就找到了这个灵阵的阵心所在,所谓阵心,其实就是整个灵阵的起始灵纹,或者说,是刻画灵阵的第一道灵纹,然而,正当夏禹准备抹去这个灵阵时,体内吞天造化诀却是兀自运转了起来,紧接着,一股吞噬之力,自识海之内而出,瞬间,将铁锁之上的灵阵吞没,转而,激射出一丝乳白色的灵魂本源,没入了自己的识海。

    整个过程,发生在瞬息之间,就连夏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直到夏禹发现自己的灵魂之力,莫名增长了些许时,脸上才是绽放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再看铁锁,此时,已经没有了灵阵的波动,也就是说,那一瞬间,是真实的,并不是幻觉。

    “吞噬灵阵!”

    夏禹惊呼,这一发现,让他喜出望外,要知道,灵魂之力的修炼,极其不易,即便有修炼灵魂的功法,那速度,也是相当缓慢。

    当日,封印灵阵的莫名消失,夏禹并没有能够详细的目睹整个过程,如今,事实告诉他,吞天造化诀就是拥有这么逆天的能力。

    你说,夏禹,能不激动?

    在圣元大陆,灵魂之力的强弱,同样是武者实力的一种体现,一个拥有强大灵魂之力的武者,他的战斗力,绝对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激动之后,夏禹意识到,自己对吞天造化诀,似乎还不够熟悉,它的许多强大之处,还需要自己去不断的挖掘和探索。

    没有了灵阵的铁锁,对于夏禹而言,只是一个摆设,掌心微微一用力,就把锁扣震开,翻开黑匣子的上盖,愕然发现,里面是两封信函。

    “信?”

    带着疑惑,夏禹打开了这两封信函。

    两封信,一封写自三年前,一封则是写自半年前。

    “楚天翔?”

    看到落笔处的名字,夏禹的眼神,微微一凝,楚家之人?

    随即,将目光移到信件的内容上,仔细阅读了起来。

    而随着视线的下移,夏禹的身体,在轻颤。

    “楚家!好!很好!”

    片刻后,夏禹的声音,冷如冰霜,一股滔天一般的寒意,以身体为中心,弥漫而出,黑发飞扬,罡风如剑,天地之间,都似乎蒙上了一片灰白。

    夏禹一连用了两个好字,此刻的他,剑眉之下,吐着冷芒。

    三年前,正是这个楚天翔,带人对他做了手脚,在他体内刻画下了封印灵阵。

    半年之前,同样是这个楚天翔,将自己的爷爷夏侯膺,重伤劫走,囚禁在百剑宗。

    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楚家所为!

    若不是有信函为证,夏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楚家居然与宗派之间有着联系,而这楚天翔,不仅是一位汇海境的强者,更是百剑宗的一位长老,难怪楚家能够在紫云帝国如日中天,这背后,原来还有这么一个隐秘。

    只是,有一点让夏禹很是不解,这楚天翔,既是楚天骄的二叔,那也就是说,他同样是楚家之人,但是楚家,却从未对外公布过有这么一个人。

    “皇室?”

    忽然,夏禹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拥有汇海境强者坐镇的家族,足以向皇室发起权力的争夺。

    “呼!”

    夏禹吐出一口浊气,肩膀之上,陡然,压力了许多。

    楚家,夏禹无惧,但是牵扯到宗派,这里面的难度,可就不小。

    不过,夏禹是谁,在夏禹的字典中,从没有退缩二字。

    是宗派又如何?

    伤我亲人者,一样诛之!

    冷风下,夏禹的目光,眺望向远方,拳头紧握,此刻的他,渴望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