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血脉之力

    更新时间:2015-12-12 19:39:10本章字数:2363字

    深谷外,贺潇潇的脸色,有些苍白,时间已过去很久,可是,冷鹰十三卫,却没有回来。

    “石虎大哥,给我辟毒丹,我要进去找他们。”

    摇晃的身体下,贺潇潇坚决说道。

    冷鹰十三卫,是父皇留给自己的精英力量,她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抛尸野外。

    “公主要进去,那就让末将一同前往。”

    夏石虎沉声道,冷一他们没有按时回来,他同样担心,他们是生死的兄弟,但是,他更加知道,他不能抛下公主一人,留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九幽森林,没有他的保护,公主随时都有可能殒命。

    “石虎大哥……”

    贺潇潇哽咽,然而话到一半,前方处,突来传来一阵脚步声。

    “是冷鹰他们!”

    夏石虎眺目望去,声音有些颤抖,那是激动。

    闻言,贺潇潇一愣,随即,疾步迎了上去,这一刻,她抿着嘴唇,梨花带雨,是高兴,喜极而泣。

    一旁,夏石虎沉沉点头,见到大家都还活着,心中,同样高兴。

    “石虎兄,陛下有危险!”

    然而,下一刻,冷一的话,却是让夏石虎身体陡然一僵。

    “出什么事了?”

    夏石虎脸色微变,急声问道,面前,贺潇潇闻言,更是差一点,没能站稳身体。

    接下来,冷一将深谷内发生的事情,如实,细细道来了一番。

    同时,将木盒和夏禹留下的纸条递上。

    在深谷之内,在倒下的那一刻,他们就意识到了不对,可是,已经晚了,毒性迅猛,侵入五脏六腑,然而,一觉醒来,居然发现自己还活着,而且已在深谷之外。

    那一刻,他们的心,是颤动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被人给救了。

    而当他们看了夏禹留下的纸条后,他们愈加的肯定,那一刻,他们的意识,没有错,辟毒丹,被人动了手脚,有人,要他们冷鹰十三卫的命。

    他们不怕死,但是,这样的死,让人憋屈。

    他们宁愿抛头颅,洒热血,血染疆场,也不愿,就这么,死的毫无价值。

    于是,他们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事情,牵扯太多,甚至,关乎着帝国的安危。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当夏石虎见到纸条上的字迹时,他的手,不着痕迹的颤抖了一下。

    因为上面的字迹,他太熟悉,就在几天前,还见过。

    “三弟!”

    夏石虎在心中,呐喊了一声。

    对于这个三弟,夏石虎忽然发现,似乎,有些看不透了。

    “辟毒丹除了我们几人外,就只有侍卫统领李腾接触过,若真是李腾所为,那么,如冷一所言,陛下,可就真的危险了,当务之急,我看只能这样……”

    片刻后,夏石虎沉声道,虎目下,透着杀意。

    冷鹰十三卫,是他的兄弟,如今,居然有人要他们的命,他,夏石虎怎能不怒。

    另外,夏石虎知道,对方的矛头,同样也指向了他!

    对方,这,是要一石三鸟。

    想到这里,夏石虎的目光,不由看向了贺潇潇。

    ……

    同一时间,古殿内,夏禹正在向着石雕一步步走去。

    高台之上,弥漫着淡淡的灵气,夏禹估计,这里,当初应该是一个专门用来修炼的闭关之所,另外,若是夏禹所料不错,这个古殿,应该,便就在那泥潭的下方。

    “灵土的形成,不在朝夕之间,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日积月累而来,如此,可以想象,这个古殿的存在,是多么的久远。”

    夏禹深吸一口气,略有感叹。

    话音落下,夏禹的目光落在了那巨型的石雕上,距离越近,那种感觉,越是强烈,似乎面前的不是一尊石雕,而是一条拥有生命的巨龙,摄人心魂,随时都会苏醒过来。

    对此,夏禹不胜唏嘘,这个古殿,充满了神秘。

    “嗡!”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然发生,面前那原本静止不动的石雕之上,突然迸射出一道金色的流光。

    流光的速度,极其之快,还没等夏禹反应过来,便就没入了他的眉心。

    “啊!”

    夏禹发出一声嘶吼,识海之内,传来一阵巨痛,这种痛,比之刚才强上数百倍,深入灵魂,头痛欲裂。

    与此同时,夏禹的体内,血液,如是被瞬间点燃了一般,一股灼热,疯狂乱窜,所过之处,一条条的经脉,纷纷爆裂。

    “这,这是血脉之力!”

    夏禹的声音颤抖不已,此时的他,喘着粗气,双目赤红。

    身为帝尊境的强者,自然知道什么是血脉之力,那是只有高阶妖兽或者上古古族才能够拥有的力量。

    然而如今,这一股力量,却是出现在自己的体内,夏禹,焉能不惊!

    而且,若是夏禹所料不差,这股血脉之力,很有可能,来自龙族。

    那个,拥有九阶血脉的强大种族。

    而那金色的流光,是龙血!

    因为,夏禹从这一股血脉之力中,感受到了龙族的气息。

    不过,夏禹更加明白,现在,根本就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因为若是再这么继续下去,他,迟早,会爆体而亡。

    “血脉之力,恐怖非常,即便是上古古族,也只有那些拥有神体之人才能够驾驭这股力量,普通人,根本就只能望尘莫及。”

    关键时刻,夏禹一咬舌尖,努力让自己恢复几分清明。

    “然而,我命如妖,怎能被这血脉之力所折服,我夏禹不愿,不从,我要逆了这天,这地,龙血如何,血脉之力,又如何,天下万物,唯我所趋,我要为王!”

    夏禹的声音,如滚滚洪雷,此时,他,已是血人一个。

    然而,夏禹目光坚定,执念如山,话音落下,夏禹体内,吞天造化诀,疯狂运转。

    “吼!”

    也就在这时,夏禹的识海内,突然传出一声低沉的咆哮,那是龙吟,随即,一道龙之虚影,缓缓浮现,眼中充满了忌惮之色。

    见到这一虚影,夏禹双目瞪的滚圆,因为这虚影,居然与高台之上的石雕一摸一样,只是缩小了许多倍,少了几分威势。

    此刻,在龙之虚影的上方,一柄剑之虚影,虚空悬浮,那是亘古剑的器灵,此刻的它,高高在上,如是这片天地之间的君王,俯瞰众生,一切,兼要俯首称臣。

    “吼吼吼!”

    龙之虚影,继续发出低沉的咆哮,然而,那剑之虚影,却是不为所动,甚至,冷漠。

    夏禹站在那里,捂着头颅,身上,血洒如雨,但是,他依旧坚持,没有倒下。

    时间一分一秒而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禹突然发现,他的血液中,似乎多出了一些什么,那是一抹金色,虽然很浅,但却真实的存在。

    而随着这一抹金色的出现,夏禹顿感,整个人,如是沐浴春风,这个感觉,就如明媚的阳光洒在大地,万物呈现一片生机,欣欣向荣。

    同时,识海内,那种刺痛,也渐渐消失。

    另外,此刻,识海之内,已经没有了龙之虚影,至于亘古剑的器灵,剑之虚影,则是依然静静的悬浮在识海高空,似乎,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