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喜欢曹操 向往西安

    更新时间:2015-12-08 19:20:14本章字数:2094字

    念寒:你知道我最喜欢的城市在那里吗?

    欣然:上海?家乡?

    念寒:错。西安。

    欣然:/调皮/呲牙

    欣然:西安很好,古都,我也挺喜欢的。但是,你为何最喜欢西安呢?

    念寒:你知道我最喜欢的历史人物是谁吗?

    欣然:李斯?秦始皇?或者唐朝的谁?

    念寒:曹操。

    欣然:为什么?

    念寒:我曾经写过一篇作文,写曹操的。

    欣然:写他的什么啊?你最喜欢曹操的什么啊?

    念寒:你先说说你心目中的曹操,大胆说,说你自己的想法。

    欣然:我觉得曹操很果敢,很有谋略,很有智慧。不光在军事上,在文学上,也有杰出的地位。

    欣然:在别的方面也很优秀,我们今天见到的历史说曹操的不好太多了,有点极端。

    念寒:那么我告诉你,我为什么喜欢曹操。

    欣然:洗耳恭听!

    念寒:曹操,他十胜于天下:道、义、治、度、谋、备、仁、明、文、武。

    欣然:/强

    欣然:听说曹操不会被威胁,如果有敌人拿人质来威胁他,他会先杀了人质。听起来,挺没有人性的,可是我觉得很厉害,毕竟能这样做的人不多,他不是惨无人道,而是不想太多人因此送命而已。你觉得呢?

    念寒:我很清楚的记得,我的作文题目是《奸雄?英雄!》。他白手起家,那时候他的理想就是匡扶汉室,不然他怎么会冲在十八路义军的最前面。他把天子带到许昌,以君臣礼相待。他不拘一格招揽人才,屯田养兵,事事都做到实处,而不是空话。他善用人,每个人都恰到好处。统一中国是他的理想,一步一个脚印。赏罚分明。这样一个人难道不值得敬仰?

    欣然:“事事都做到实处”,就这一项,足以称得上英雄了。当然值得啊!

    念寒:我很喜欢他。

    欣然:人是个立体的,你看到的是这一面也许别人看到的是他的另一面。

    欣然:你看到的品格让你赞赏,你自然喜欢了

    念寒:虽然晚年的他想要称帝,但是,天下为什么就一定要姓刘。

    念寒:不能姓曹吗?再说,曹魏的江山是曹操一步一个脚印打下来的。

    欣然:对的,上天是没有规定的,只是人们的观念而已。

    念寒:功劳是他的,干嘛要白白送给皇帝。经营一生的东西,反倒为他人作嫁衣裳,谁都不会愿意。

    欣然:现在你这样说,很对啊,也会有人也会赞同。

    念寒:我觉得他晚年想称帝,是对的,不想称帝的是傻瓜。

    念寒:所以说我很喜欢这个人,事事做到实处。

    欣然:可是在封建观念里,那是乱臣贼子。也许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

    念寒:“周公吐哺,天下归心”那么雄宏的诗句,乱臣贼子怎么可能写的出来?

    欣然:当然啊,曹操真的是一个值得人敬佩的人。

    欣然:可是只有一个曹操啊,大多数人都成不了曹操。

    念寒:呵呵,我这人有点异类。/调皮

    欣然:不会啊,我觉得很多志趣和你很相投啊。

    欣然:你在我这里不会是异类的,也许我也是个异类吧。/微笑

    念寒:想去西安,是因为西安的古韵,厚重的历史。

    欣然:西安的古代,保存的还算好。

    念寒:所以我很想去看看。

    欣然:有时间了,邀上几个知己,一起去转转,也是一大乐事。

    念寒:一定要去。

    欣然:/强 支持你!

    念寒: /调皮/调皮/调皮

    欣然:有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去也不错,至少快乐有人分享。

    念寒:嘿嘿,也不知道会和谁去。

    欣然:有机会去西安的话,多住些时日,也许才能感受更深一点。

    念寒:嗯哼,也是昂?

    欣然:那你将来找个志趣相投的妻子,你们可以是情侣还会是知己好友。

    念寒:那一定是我人生最美的旅途。

    欣然:那多好啊。

    念寒:哈哈,这个事情,真早。

    欣然:这样的情景,想着都幸福。幸福有早晚吗?

    念寒:幸福没有早晚,只有对的时间对的人。

    欣然:有些人可遇而不可求,要是遇到了,不管在什么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也许比事业还重要,你觉得呢?

    念寒:嗯,是的,那是要一辈子的。

    欣然:又聊了很长时间了,你平时也睡这么迟吗?

    念寒:呵呵,不一定。

    欣然:就是的,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或许还要努力争取,只要是对的人。

    念寒:一般12点过了就睡了。/调皮

    欣然:我也一样,甚至会更早。

    念寒:嘿嘿,愿我们都会很幸福。

    欣然:但愿。

    念寒: /微笑 那就早点睡。

    念寒:这几个月,不能放松。

    欣然:嗯嗯,你也早点睡觉吧。

    念寒:嗯,晚安喽。

    欣然:嗯嗯,一定加油,不管结果如何。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好梦!

    西安,一夜大雪之后,再去,一定是最好的时间。那时候,西安就是真正的长安了,站在长安的走廊里,或许会看到当年莘莘学子盘腿而坐、映雪答卷的场景。来到城墙脚下,你会嗅到唐朝国泰民安的味道,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眷恋。走到长安的宫墙边,或许会听到唐明皇新谱的《霓裳羽衣曲》,放慢脚步可能还能听到杨贵妃翩翩起舞的舞步声和丝质衣服摩擦的声音。每一块砖,每一篇瓦都能让你浮想联翩,久久不能忘怀。但是,在夏天,这种韵味就不足了,太热,太烦躁,你看到的也只是西安,而不是长安。

    虽然我们性格各异,但是,志趣却高度相投,就算是我没有多少感情的事物,他的理由也足以说服我,因为他的理由我无可挑剔,可能有些事情我太喜欢,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我也全力支持,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能支持他的想法是种幸福,能告诉他我的顾虑,是种默契。冥冥之中我们的交谈很倾心,这种感觉很好。虽然,不知道我们之间不会再有过多的交集,但是,仅此,足够了。人的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人,像我们这样用文字真诚聊过这么多的并不多。

    虽然我们只是遇见,不是有缘,但是,珍惜了,就不是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