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微妙的感情 心里的尺度

    更新时间:2015-12-14 19:34:29本章字数:3059字

    欣然:有些感情真的好微妙。

    念寒:嗯哼?

    欣然:怎么?不同意?

    念寒:同意。/呲牙

    欣然:/微笑不过,拥有那样的异性朋友真的是人生一大幸事。

    念寒:嘿嘿,也是。

    欣然:不过,要是尺度稍过一点点,或者自己的恋人和自己有些许分歧,恋人就成了最无辜的人了。/难过

    念寒:哈哈,我就想说这个,尺度必须把握好。不过,有些人做的很好的。

    欣然:可是,大多数人,很难把握。

    念寒:你指的是?/偷笑

    欣然:毕竟真的太难了,而且在那种朋友在心里的分量太重了。

    欣然: /呲牙没有特指啊!你想多了吧? /偷笑

    念寒:呵呵 /调皮

    念寒:确实,分量很重。

    欣然:所以很容易就会把恋人给忽略了,恋人倒成了“小三”了。/憨笑

    念寒:不会,重不重,不在忽略不忽略的。

    欣然:确定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情况,还会这么理智?

    念寒:已经遇到过了。

    欣然:不会才怪呢!

    念寒:之前,我就遇到过。你不信可以问问糖糖。/憨笑

    欣然: /调皮/偷笑 我还是直接听你说好,问糖糖,还要绕个弯弯。

    欣然:为什么是以前?为何会中断?你以前处理的很好吗?

    念寒:中断是因为我分手。

    欣然:为什么要分手呢?

    念寒:原因很复杂,或许是因为我不够好。

    欣然:啊啊?

    念寒:总之是分手了。

    欣然:你不够好可以改啊。

    欣然:好吧,不让你回望伤心过往了。

    念寒:再我没分手之前,我和糖糖她们就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和现在一样好。但是,我们没有发生任何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欣然:那她呢?认识你的那些好朋友吗?

    念寒:她认识的不多。

    欣然:说明我把最极端的情况摆出来了。/憨笑

    念寒:但是都知道,知道这些情况。

    欣然:哦哦,说明我想的有点多了,但是我的担忧依然是有道理的啊。/微笑

    欣然:也许从相恋到分手,才是恋爱完整的过程吧。恭喜你走完了全程!/憨笑

    念寒:呵呵,其实,幸好我分手了,终会分手,那个时间是最好的。

    欣然:啊啊?我以为你会说:你这人咋这么损啊?

    欣然:/疑问

    念寒:呵呵,怎么会?你说的是对的。

    欣然:难道真的恋爱的结果不是分手就是埋葬吗?

    念寒:呵呵,不一定哦,还有婚姻。

    欣然:哈哈,不过,我还真不想要那么完整的过程。

    欣然:/憨笑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嘛。当然了,婚姻爱情继续是最幸福的了。

    念寒:那要看如何经营。

    欣然:还要彼此的努力。

    念寒:嗯,是的。

    欣然:现在的离婚率越来越高了,为什么人们会那么不珍惜缘分呢?

    欣然:还是说我想的太美好了?

    念寒:婚姻儿戏。

    欣然:比恋人少一点,比朋友多很多……甚至有些话不能对恋人说,却可以对这种朋友说,这就是我认为的异性朋友最好的关系……

    念寒:嗯哼?

    欣然:和这样知心的人结婚,会不会情况更好点?

    念寒:我这么认为:不会。太了解彼此了,婚姻会淡而无味。

    欣然:啊啊?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那个才能行啊?太陌生了,又怕越了解,两个人会离的越远。

    念寒:合适的就行。/调皮

    欣然:合适的是咋样的啊?这个范围依然很大,而且没有确定性。

    念寒: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人。

    欣然:按照这样不确定的标准,再加上我这样神经的人,可能很难找到合适的吧?

    念寒:不会啊,每个人都会遇到。

    欣然:什么时间合适啊?

    欣然: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念寒:不是。

    欣然:不是安慰我,那我就耐心等待了。/调皮

    欣然:韩寒曾经说过:我们不是和自己爱的人结婚了,而是嫁给了时间或者娶了时间。

    念寒:对啊。

    欣然:时间是合适了,可是,缘分怎么就会那么按部就班啊?

    念寒:我们婚姻那个人不一定是我们爱的那个人,而是合适的那个人。缘分这种东西,处处都有。

    欣然:啊啊?又是合适?这个我也知道,可是……

    念寒:很微妙的东西!/偷笑

    欣然:在下愚钝。确实很微妙,微妙的不知所以然。/难过

    念寒:不要妄自菲薄。

    欣然:/呲牙我只是诚实而已。

    欣然:不过我觉得还是和相爱的人结婚好,至少有爱,彼此会为彼此着想,会为彼此改变。

    念寒:嗯,其实婚姻也会成为你说的那样。

    欣然:/微笑

    念寒:/憨笑

    欣然:那样的话,婚姻至少还是可以让人向往的,而不是想避开

    念寒:嘿嘿,不过我认为,对我而言,婚姻还是比较遥远。

    欣然:好吧,祝你将来的婚姻会很幸福哦!

    念寒:嘿嘿,谢谢,借你吉言。

    欣然:哈哈,我又没说让你毕业就结婚。

    念寒:/调皮/调皮/调皮

    欣然:还是那句话,合适的人可遇而不可求,遇到了,就要好好珍惜哦!

    念寒:嘿嘿,但愿。

    欣然:不是但愿,要一定。

    欣然:结婚迟了也好,一切都可以慢慢开始。

    念寒: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干嘛呢?我是认识还是不认识?我估计不认识。/偷笑

    欣然:也许在睡觉,也许在上网,也许在看书,也许和你一样在想着她将来会遇到个什么样的人。

    念寒:哈哈,该出现会出现的。

    欣然:对的,命里有时终需有。

    念寒:这算是心有灵犀吗?/偷笑/偷笑

    欣然:也许吧。/呲牙

    欣然:偶尔这样想想,挺浪漫,而且又多了个盼头。

    念寒:嘿嘿,也是,这么一说,真的有盼头了。

    欣然:所以啊,人和人在一起呆久了,会有对方身上的优缺点的。

    念寒:肯定的。

    欣然: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以前我不懂这句话,现在隐约知道一些了。/憨笑

    欣然:好吧,那你在看书看累的时候,或者伤心无助的时候,就盼盼吧。

    念寒:/偷笑/偷笑/偷笑

    念寒:哈哈,还是不要太盼望了。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欣然:不会啊,你说的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啊。所以这是没有风险的投资。/偷笑

    念寒:嘿嘿,就是,最没有风险。

    欣然:今晚的网速还好?

    欣然:/微笑就是。

    欣然:不会我问了网速,你的网速立马就拖延了吧?

    念寒:不是,我在充电。/偷笑

    欣然:哦哦,你充电吧,改天再聊。边充电边玩手机不好。/呲牙

    念寒:好吧,费电的手机。

    欣然:现在研制出来了不费电的电池,充电快,管的时间长。

    念寒:/惊讶

    欣然:这是新闻上说的啊。

    欣然:早点睡觉吧。

    念寒:嗯嗯,你也是。

    念寒:少熬夜。/调皮

    欣然:嗯嗯,我基本上不熬夜,也许是太懒了。/调皮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好梦!/微笑

    欣然:不做梦都行,只要别是噩梦就好。/难过

    欣然:说了不说了还说?/敲打 打我自己。

    念寒:没有啦。

    念寒:嘿嘿,晚上好好睡,手别放在胸口,就不会做噩梦了。

    欣然:真的?

    念寒:嗯。

    念寒:手别放在胸口,否则肯定睡不好。

    欣然:我都记不起我的手是放在那里的了。好吧,我尽量不把手放在胸口。

    欣然:在梦里喘不过气的感觉真的太不好受了。

    念寒:嗯嗯,就是,记好了。/调皮

    欣然:好的,谢谢你的提醒。

    念寒:这么客气?/惊讶

    欣然:但愿会是好梦,再见!

    念寒:好梦啦!/微笑

    念寒:/微笑

    每天以这样的聊天来结束,以聊天的方式来总结,会让人的心灵纯净、静谧,也会让人觉得充实,觉得生命并没有在荒废,活着也在被自己感知着。不奢求和你牵手环游世界,只求和你探讨我们喜欢的话题。

    度,可能是世界上最难把握的东西了吧?过犹不及,谁都知道,但是做起来总是太难,况且度是个区间,不是某个确定的点,到底怎么样就是适度,没有人能给一个准确的答案。恋人,异性朋友,就是用度在衡量。

    微妙的感情,心里的尺度。我们第一次探讨了婚姻和爱人,他的观点很鲜明:在对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有缘在一起的话,好好经营婚姻。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我总觉得感情并不是那么循规蹈矩,它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听话,那么顺利,那么平和。所以我会一直追问他,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你会怎么处理,怎么选择,他的回答总是很理性。虽然我知道他是一个内心丰富的人,并不安于现状,可是他的回答依然那么理性。这也很好,我问他,并不是想听到我想听到的答案,只是想听听他的想法而已。只要是真诚的交流,我就觉得分外高兴,就格外珍惜这份默契。

    这是他第一次给我提及他的前女友,是我第一次开始窥探他内心的感情。他和糖糖、七七的关系特别好,好到让我羡慕,但是那时候的我还并不是十分了解他们之间的那份感情,直到6月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