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自是冷情长恨水长东

    更新时间:2015-12-29 18:45:20本章字数:3950字

    马上就5月份了,我也该回学校了,回学校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他,不过,他并没有看见我,他也并不认识我,在熟悉的校园里,陌生的人群中,我们每天擦肩而过。

    回学校后我们聊的第一个话题是关于他处理感情的方式:冷情!

    我们聊了很久了,可是我从来不知道他以冷情为宗旨,有时候看见他,会觉得他有点冷清,但是我从来不认为他冷情啊。他说他的口头禅就是冷情,从此冷情,他觉得那是他得意的地方呢。他说他曾经给我说起过,可是我当时看到的是冷清啊。我还给他说我们的聊天记录还在,不信可以翻出来看看,真的是冷清。他让我仔细看看。的确是我看错了,是冷情。我很好奇,为什么是冷情呢?是要冷却一切感情的意思吗?他先给我说了一首词:李煜的《乌夜啼》。他说那个词出自《乌夜啼》,我很纳闷儿,我把这首词都背下来了,也没见“冷情”啊,我还反问他说:你确定不是唬弄我?

    我们是偶然聊起这个话题,那天晚上我心情不太好,晚自习的100分钟我都在操场转圈圈,我问了他很多问题,他也耐心地一一帮我解答。

    欣然:干嘛呢?在看书吗?

    念寒:嗯嗯,你呢?

    欣然:你们教室在几楼啊?刚刚经过以前属于,现在属于你们的教学楼。

    念寒:在三楼,毕业班的都在三楼。

    欣然:你在教室看书吗?

    念寒:嗯嗯

    欣然:那你好好看书吧,我继续在操场转我的圈圈。

    念寒:为什么啊?

    念寒:不好好看书。/敲打

    欣然:难过,伤心。

    念寒:为什么?/惊讶

    欣然:就是很难过啊。

    念寒:总归有原因吧?

    欣然:有点些事情面对了也不是,逃也没有出路。

    念寒:那就面对。

    欣然:太累了。

    欣然:我总想逃,总想停,可是……

    念寒: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欣然:我长这么大,没怎么叛逆过,可现在我害怕面对父母。

    欣然:我知道啊,可是我真的懦弱到了极点了。/难过/大哭

    念寒:我也有过你这样的想法。无论什么事,做到自己不后悔就可以,你尽力就行。

    欣然:可有时候我都搞不清楚我到底怎么想的,到底要什么……

    欣然:有时候是无力,有时候是有力没地方使。/难过

    欣然:有时候甚至越爱你,你越觉得沉重,越想逃,心里也越愧疚,自己又无能为力,怎么办呢?

    欣然:你看书吧,我继续消化我的悲伤

    欣然:占用你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呲牙

    念寒:你和我当初的想法一样。

    欣然:现在呢?

    念寒:我说过我变了。

    欣然:变的怎么样了呢?

    念寒:冷情啊。

    欣然:无所谓?

    欣然:冷清?

    欣然:好吧,以后给你换名字叫冷清吧。

    念寒:冷情!

    念寒:情!

    欣然:/疑问

    欣然:为什么是情?

    欣然:冷情?对家人还是恋人?

    念寒:对一切情绪。

    欣然:好吧?

    欣然:你能做到冷对一切情绪?

    念寒:我在尽力。

    念寒:比以前好多了。

    欣然:这个我可能永远做不到。/呲牙

    念寒:狠心就可以。

    欣然:做到了,会少很多烦恼吗?

    欣然:狠心?狠不下心呢?

    欣然:我觉得你不会彻底冷情,你信吗?

    念寒:为什么?

    念寒:我冷的是情绪,不是情感。

    欣然:情感不会通过情绪表现出来吗?

    欣然:其实我还觉得冷情和无情差不多呢。/憨笑

    念寒:不一样,那不一样。

    欣然:那儿不一样了啊?

    欣然:现在好像又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纵大浪化中,不喜亦不惧”的坦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豁达。

    念寒:这个出自于,李煜的,自是冷情长恨水长东。

    欣然:我以为那首词里是冷清哎!

    欣然:/呲牙我说的差不多吧?

    欣然:今晚的夜色很美,只是有点冷。

    欣然: 不过,冷点也好,头脑可能会清醒点。

    欣然:谢谢你陪我说话,好好看书吧。/再见

    念寒:好吧,你要好好的。

    他看书的时候我百度了李煜的《乌夜啼》,原词是这样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依然没找到他说的那句“自是冷情长恨水长东”啊。之后他告诉我说,就是那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他给改成了“自是冷情长恨水长东”。他是想借此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也是给自己告诫:从此冷情!

    从此冷情,他是遭遇过什么事情,让他大彻大悟呢?我的好奇心牵动着我要不断了解他的过去,了解他的感情,了解他的心情,了解他的思想。到这一刻,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下晚自习之后他又和我聊了许久,也解决了那个我特别纠结的话题。那会儿我的心情好多了,该来的总会来的,无论我怎么难过伤心,也无济于事,我又何苦那么折磨自己呢?况且和他聊聊,我的心情自然就好多了,又怎么会让坏心情持续那么久呢?那也太对不起他花时间和精力和我聊天了吧?

    念寒:在干嘛?

    欣然:/微笑刚洗完脸,洗完脚,现在床坐着呢。

    念寒:嘿嘿,好吧。

    欣然:问你一个问题:你会有茫然失措,不知路在何方,不知是否还会有明天的时候吗?你会怎么做呢?

    欣然:当迎难而上只是一个词,你根本就已无力应对的时候,你又会怎么做呢?

    念寒:你知道我会怎么想吗?我会想明天总是会来的,无论如何既然我们无法预知,那么我们为什么不默默等待它呢?

    欣然:可是如果明天让你恐惧呢?

    念寒:两个字:面对!

    欣然:/流汗

    念寒:既然躲不过,我就会去面对。

    欣然:可我总想着逃避。 /难过

    念寒:呵呵,慢慢的你会发现,其实一切都没什么。

    欣然:等我发现一切没什么的时候,可能我心已死了吧?

    念寒:呵呵,死心?

    欣然:你的这种心态很好,躲不过,为何不去面对呢?

    念寒:我早就死心了。

    欣然:呵呵,那你的意思是我还是少不更事,而你已看遍人世沧桑了?

    欣然:死心了还能活的幸福吗?

    念寒:哈哈,没有啊。

    欣然:或者说,死心,代表着无惧,无畏,会让一个人变得更强大?

    念寒:或许是吧。

    欣然:物极必反,心如死灰,必定大彻大悟吧!

    念寒:呵呵,真的。

    欣然:只是代价太沉重了。/难过

    欣然:当然啊,这是古人的经验啊。/调皮

    念寒:我或许已经做到了。

    欣然:/疑问

    欣然:也许我应该穿越到你的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我就有发言权了,现在我只是好奇而已了。/憨笑

    念寒:嘿嘿,我的过去,是个阴影。

    欣然:我觉得不会吧,因为你还算乐观啊。

    欣然:是愈挫愈勇,越不在乎,所以越乐观了?

    念寒:我说,你看到的只是我的一面,信吗?

    欣然:信啊。

    欣然:只是我就更好奇了。/调皮

    念寒:/微笑

    欣然:不管那些伤心过往了,也许它也是成长路上的财富啊。

    念寒:呵呵,没必要,现在的我是装出来的。

    欣然:呵呵,在我面前就不用那么累了吧?

    念寒:当然啊!

    欣然:/微笑谢谢你们愿意拿最真的自己和我聊天。

    念寒:嘿嘿

    欣然:“呵呵,没必要,现在的我是装出来的。”

    念寒:我这人就是别人对我好一尺,我对别人好一丈。

    欣然:你说没必要,是什么没必要啊?

    欣然:这样好啊,他们的付出你至少会真心回应啊。/微笑

    念寒:/微笑/微笑/微笑

    欣然:我这人是对投缘的人会非常珍惜,只是可能我的珍惜,偶尔反倒会给对方压力,会导致越走越远的。/憨笑

    念寒:啊哦?不是吧

    欣然:差不多是的,我确实出现过这种情况。

    念寒:好吧,我也是醉了。

    欣然:好吧,我早就醉了。

    念寒:哈哈

    欣然:但愿这种情况不要发生在你我之间。

    念寒:不会的吧。/憨笑

    欣然:至少你可以一直无所顾忌的和我聊天,不用伪装,不过过多思考。

    念寒:嘿嘿,不会的。

    欣然:但愿吧,那就看上天安排我们这样有话题聊的默契有多久了。

    念寒:内心的自己是存在的。

    欣然:哈哈,那是当然啊,要不你就不是你自己了,应该是别人了。

    念寒:哈哈

    欣然:只是真实的自己并不一定要给所以人看到啊。

    念寒:必须滴!不然太傻了吧?

    欣然:我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我就是拿捏不好那个度,更更分不清该给谁敞开心扉,该给谁淡然一笑。

    欣然:我可能就是太傻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吧。

    欣然:你去过宁夏吗?宁夏离平凉不太远吧?

    念寒:宁夏没去过。

    欣然:我们班同学有想考宁夏特岗的,宁夏应该稍微好考点。

    念寒:宁夏简单,人少。

    欣然:宁夏要是好考点的话,我想着考考宁夏也行,后面还可以再考回来。就是,就是太远了,人生地不熟,会有很多困难的。

    欣然:我实在不知道我要考什么? 更不知道我能考什么?/难过

    念寒:哎!这东西!

    欣然:哎……要是不考试了,爱干嘛,干嘛去该多好啊!

    念寒:太麻烦了。

    欣然:就是啊,可是我们的顾虑又太多。/难过

    念寒:就是啊!

    欣然:要是那么洒脱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念寒:不知道,这些事情……

    欣然:猜猜呢?

    念寒:猜不出来。

    欣然:你从来都是按常规出牌?不会有自己的行为超出了自己的预想结果或者超越常规的情况?

    念寒:也不一定,我有时候可能会剑走偏锋。

    欣然:那应该才是正常的。

    念寒:嗯哼?

    欣然:要不就太吃力了,老守着规矩,似乎也不是那么好吧?

    欣然:我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啊,要不啊就太没有情怀了。/呲牙

    念寒:肯定的啊,所以说还是正常点好。

    欣然:那猜猜应该是能猜几分的啊?

    欣然:是的,正常点的好,但是偶尔剑走偏锋也无伤大雅,甚至还能为人生增色。

    欣然:早点睡觉吧,不知不觉,灯都已经关了。

    欣然:休息好了,才能好好看书。

    欣然:晚安,好梦!

    人生要是洒脱一点会如何呢?这个问题本来就是无解的。在我们这穷山僻壤的,参加上岗考试做一个国家公职人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这么多年的惯性思维,一下子放弃,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就像是《肖申克的救赎》里管理图书的那个老人一样,离开监狱,一切都无所适从。如果让我们离开考试这个牢笼,我们可能就会像他一样出现前所未有的“饥荒”。

    也许都是这样,因为我对你有好感,所以你的一句话可以改变我的心情,你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可以让我惦念好久。你的心情不好,我会比你更加难过:你烦恼迭生,我心神也不会安宁:你心情愉快,我的笑容比你更灿烂。这算是蝴蝶效应吗?世界再大,再有力量,也会随着蝴蝶的翅膀而震动。

    幸运的是,你说的很有道理,不仅仅是因为我感情用事,而是你说的很符合我的心境。没有曲意逢迎,不用过多思考,就你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而言,于我这么契合,这算是缘分吧。

    只是这个时候我们谁也没有去求证我们对彼此什么感情,什么心情,只是就这样聊着,不去探究,就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何尝不好呢?幸福有很多种,我们的这种幸福注定短暂,但是没有任何的瑕疵。也没有多少世俗的干扰,仅仅是心灵和思想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