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期待已久 终于见面

    更新时间:2016-01-05 08:00:00本章字数:4653字

    期待了好久,今天终于见面了。

    虽然我认识他,也时不时的也和他擦肩而过,但是我们正式没见过面,还只是属于陌生人的行列。我希望我能从他的这个行列浮出来,加入到熟悉的朋友行列,也奢望能进军到他好朋友的行列,也幻想过……

    我们见面的理由很勉强,我一个舍友打算考幼师,想找一本学前专业的课本看看,恰巧他是学前教育专业,恰巧我和他还算熟悉,而且我舍友听我说起他的时间和见我的次数一样多,她们觉得我和他不是恋人,至少也是铁哥们了吧。所以自然而然的,这项任务就落到我的头上了。我也不会反对,至少这是和他见面的一个很好的机会,虽然有故意的嫌疑,不过,这是一个机会啊,错过了,可能他永远都不认识我。虽然我其貌不扬,但是还是希望他将来回忆起我的时候,我的脸庞不是一片模糊,他的脑海不是一片空白。而且,我希望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他,让他记住我最美好的时刻。

    五月的下午静谧安详,处处又都洋溢着生命的气息。小草争相吸收最后一缕阳光,春花竞相绽放,生怕错过最后一抹夕阳。掬一掬今天的夕阳,对着拥抱夕阳的山头许一个愿望:把这一掬阳光送给他,让他的心情时刻洒满阳光。也愿我们见了面之后还能一如既往。

    提前给他说了借书的事儿,我们约定在那天下午取书。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人很多。我的眼睛对着人群扫视了好几圈也没发现他,天天在见,现在却找不到了,明明他就在那里,我却死活都看不到,也许脑海中没有了他的样子,所以分辨不出那一个才是他。我没找到他,你也没看见我,没办法只能打电话了,我接电话的时候,我舍友指着他给我说:你看那个打电话的是不是?顺着舍友指的方向,看到了他。见他那么多次,这是第一次仔细打量他。

    他的身影被夕阳拉的老长,原本的瘦弱身驱那一刻异常高大。身材修长,脸庞有很多羞涩和高傲,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他站在高处,我是仰着头和他说话的,也许忘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仔仔细细地欣赏了一番。看了他多久,我不知道,直到他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我才知道自己太不礼貌了,刷的一下脸红了。不知道是夕阳打在我的脸上映射了它的温度,还是心里的温度在脸上呈现,那一刻我只觉得我的脸好像被烙铁灼伤,除了滚烫就是红热……平时都是和他用文字聊天,很少听到过他的声音,今天这么近的听他给我说话,很温暖,他的声音很好听,普通话也很好,只是他更习惯说方言。我们的交流很简单,大多还都是关于上岗考试的。

    伴随着夕阳西下,我们也各自掉头,影子被夕阳吞没,结束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见过你之后,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晚自习的时候,坐在座位上一直发呆,一直在回味,一直在想象……

    会不会我们见过面之后,聊天就不会像以前那么无所顾忌了?是不是还可以敞开心扉?我对我自己没有一点信心,尤其是外表,但是也许就是不能让我足够自信的外表,才不会让你有所顾忌,才不会让你乱了方寸,才给了我们继续做朋友的机会。我这算是自我安慰吗?

    不过,我就这样,就那么傻,无论多么委屈,只要你一句无关紧要的安慰,一切便烟消云散了,况且我们依然天马行空的聊了那么多,沉浸在幸福里的我又怎么会去想你对我的看法呢?虽然说,爱情不是一张脸到一张脸的,但是美貌的力量我从来不否认,男生更是如此了。不过,每一个女孩子都有她自己的美丽,如果你觉得那个女孩儿不美丽,那是你没有发现她美的地方。

    晚上我们还是照旧聊了许久,消除了我的所有疑虑。

    欣然:谢谢你的书,我拿我们宿舍王雨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借书的。/调皮

    念寒:/惊讶/惊讶/惊讶 你怎么自己不借啊?

    欣然:来拿书的是我啊,可是我用不到啊,我不能考幼师的。/呲牙

    欣然:不管谁借都一样啊,反正你都会借。/调皮

    念寒:那你给谁借?

    欣然:我舍友啊。

    欣然:王雨。

    念寒:知道啦。

    欣然:电话是她的,没错。

    欣然:/微笑

    念寒:赵亚,认识吗?

    欣然:我们宿舍王雨的同班班同学,我也认识。

    欣然:你怎么认识赵亚的?

    念寒:好吧。

    念寒:加我问题。

    欣然:哦哦,你的确成了名人了。/调皮

    欣然:你在教室看书吗?

    念寒:是啊。/调皮

    欣然:你的专业课是报的追求卓越?

    欣然:好吧,你好好看书吧,不打扰你了。

    念寒:对啊,卓越。

    欣然:我翻了一下你的书,你看的好烂啊,肯定看了很多遍吧?

    念寒:有一本不是我的。

    欣然:学前教育概论不是的?

    念寒:嗯

    欣然:你在一班?

    欣然:你借你舍友的?他在二班?

    念寒:嗯。

    欣然:还记得我看完你的论文给你的意见吗?

    欣然:事半功倍,事倍功半?

    欣然:你用的是对的,我的纠正是错的,功是达到的效果,而非花的功夫,我却理解反了,不好意思啊,建议却适得其反。/呲牙

    念寒:/调皮/调皮/调皮

    念寒:嘿嘿,我全文看了好几次的。

    欣然:你把书看的好旧啊,我翻看你的学前教育概论,突然看到了这个词。/调皮

    欣然:论文定稿了吗?

    念寒:我怕我会被答辩。

    欣然:答辩也没事儿啊,你能行的。

    欣然:/微笑

    念寒:哎!没精力。

    欣然:这个花不了多少精力吧?

    念寒:我不会。

    欣然:你自己写的自己的观点,答辩相对容易些啊。

    念寒:我不知道具体过程。

    欣然:听别人说,答辩完全是自己论文内容啊,他们问的问题也全是你的论文里涉及到的啊。

    念寒:那就好。

    欣然:那没关系的,如果真的要答辩,会有人告诉你具体过程的吧。

    念寒:我老师说把我的弄成优秀论文。

    欣然:那好啊。/鼓掌

    欣然:说明你的论文的确写的很优秀。

    念寒:唉唉唉,我都羞死了,抄了那么多。

    欣然:抄的很多吗?我觉得还好啊,

    念寒:是啊,抄了好多。

    欣然:好吧。

    欣然:不过,整体还是挺好的啊。

    欣然: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

    念寒:嘿嘿,只是结构还算明确而已。

    欣然:条理很清楚。

    念寒:优秀论文一定要答辩?

    欣然:啊啊?不会吧?我不知道我的论文是那个等级。

    念寒:没有啊。

    念寒:现在我没看书。

    欣然:优秀论文一定要答辩?

    念寒:我也不知道。

    欣然:我们老师没说,我也不清楚。

    念寒:你问糖糖。

    欣然:学前教育学和心理学就只有这两本书吗?

    念寒:我们的课本就这两本。

    欣然:我和糖糖的论文是同一个老师指导的。

    念寒:那就是。

    念寒:她说你们老师说论文优秀的要答辩。

    欣然:啊啊?

    欣然:我记错了,我和琴琴同一个论文指导老师,我一个舍友和糖糖同一个老师。

    念寒:好吧。

    欣然:上学期的事儿都觉得好远了啊。

    念寒:嘿嘿,你就不怕让你答辩去吗?

    欣然:怕啊。

    念寒:/偷笑

    欣然:我的论文应该不会被答辩吧?很一般,除了是自己写的之外。

    欣然:/敲打你还笑?

    念寒:自己写的才有可能答辩。

    欣然:可是我写的可能只有我自己知道写了个啥吧。

    念寒:那就更要答辩。

    欣然:为什么啊?

    欣然:讲给老师听啊?

    念寒:对,讲明白。

    欣然:好吧,我醉了。

    念寒:/憨笑

    欣然:有时间了,让你看看我的论文吧,看看你能不能看懂。

    念寒:哈哈,好。有时间给我发过来。

    欣然:你自己有电脑吗?

    念寒:有啊。

    欣然:好的,那你那天上网的时候我给你发吧,我也电脑给你发。

    念寒:嗯嗯,或者你发我邮箱。

    欣然:星期六给你发过来。

    念寒:嗯嗯,没问题。反正发邮箱什么时候都可以。

    欣然:好的。

    欣然:你看过《九三年》吗?

    欣然:《傲慢与偏见》呢?

    念寒:都没。

    欣然:我写了两篇,交的是写《九三年》的。

    欣然:都挺好的,建议你以后有时间了看看。

    念寒:好吧,估计我就晕死了。

    念寒:嗯嗯,以后绝对要多看书。

    欣然:两个都给你发过来,不过我写的像作文,只是在说自己的看法而已。

    念寒:行,可以对比这看看。

    欣然:哈哈,还好。其实你看过的书也挺多的,只是看的外国的少而已。

    念寒:嗯,就是,外国的真的少,几乎没有。

    欣然:我很喜欢外国名著。

    念寒:我喜欢中国文学。

    欣然:就像我们老师说的,不管外国名著的故事多么凄惨,总能让人看到希望。

    念寒:古文字的韵律。

    欣然:哈哈,中国文学也很好啊。

    欣然:/强

    念寒:嗯哼?

    欣然:看看西方名著,对你的思想会有很大的帮助的,也有助于你看中国文学,真的。

    念寒:以后肯定会看,现在只是时间太紧张,以前没意识

    欣然:我是都喜欢,只是最近比较喜欢西方文学而已,我们外国文学老师也很好。

    欣然:没事儿,以后还可以看啊。

    念寒:嗯嗯,还有本书。

    念寒:《新君主论》,一定得看。

    欣然:《傲慢与偏见》是写婚姻观的,你也应该有话说的。

    欣然:很好看吗?

    欣然:谁写的?

    念寒:是的,社交的一本书。

    念寒:我还没看,只是听说。

    欣然:哦哦,好的,以后看看。

    念寒:嘿嘿,

    念寒:对人帮助很大。

    欣然:《新君主论》,记住了。

    欣然:社交,对我来说是个难题。

    念寒:那就看看,可以帮你。

    欣然:我好像只适合和一些人交往,和有些人直接没话说。

    欣然:好吧,但愿。

    欣然:呵呵,八卦一下。

    念寒:嘿嘿

    念寒:八卦?

    念寒:?

    欣然:你说别人对你好一尺,你会对他好一丈。

    念寒:对。

    欣然:推理可得:如果有个女孩喜欢你,你也会喜欢她了?

    欣然:/偷笑

    念寒:哈哈

    念寒:这没有规定性吧?感情是要靠感觉为基础的。

    欣然:这是推出来的啊!/调皮

    欣然:哈哈,那要是没感觉,你不觉得对不起人家姑娘啊?

    念寒:那又不是我让她喜欢我的。/撇嘴

    念寒:感情这东西,很微妙。

    欣然: 你看你委屈的,她喜欢你,还是她的错喽?

    念寒:是我的错?

    欣然:好吧,是丘比特的错。

    念寒:啊?/惊讶

    欣然:你相信一见钟情多一点?还是日久生情多一点?

    念寒:都相信。不过,我认为日久生情更可靠。

    欣然:莎士比亚的笔下一见钟情很多。

    念寒:一见钟情中的不是情,是脸。

    欣然:我也觉得。

    欣然:脸重要呢?还是心和人重要?

    念寒:必须是人和心。

    欣然:/握手

    欣然:人的性情和心灵的美好,可以盖过所以缺陷。

    念寒: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那种人……

    欣然:/憨笑还好,我既没有金玉也没有败絮。

    念寒:那种人我最讨厌,真的。

    欣然:这种反差让人会很受不了。

    念寒:就是,所以我很不喜欢。

    欣然:还好,我达不到你讨厌的标准。/呲牙

    欣然:但是美貌是个女巫,它会让所有忠诚的在热情里溶解。

    欣然:美貌到一定的境界,我似乎觉得是有魔力的,《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就是一个例子。

    念寒:嘿嘿,陪我一生的人,这会儿也许也在努力呢。

    欣然:等你将来看了《安娜卡列尼娜》,咱们再可以说说。

    欣然:“嘿嘿,陪我一生的人,这会儿也许也在努力呢。”

    欣然:啊啊?没看懂?求解释

    念寒:嘿嘿,那个以后陪我一生的人,这会儿也许也在和我一样努力呢。

    欣然:也许吧,祝愿你们早日见面。

    念寒:哈哈,不知何年何月了,还是珍惜当下。

    欣然:只是你们见面了,我们聊天的时间就肯定少了。

    念寒:该来的总归来的。

    欣然:说不定还会是你见过的人,人生啊,什么事儿都会发生。

    欣然:遇到的时候好好珍惜,哪怕和别人聊天的时间少了,也要好好珍惜。

    念寒:嘿嘿,这不矛盾。

    欣然:这是我这个朋友忠告。

    欣然:不矛盾才怪。

    念寒:珍惜是肯定的啊。

    欣然:难道你要陪着她,然后和我聊着天啊?

    念寒:哈哈,没那么严重。

    欣然:短时间还行,时间长了,她就该不答应了。

    欣然:要是我的话,我也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整天和别人聊天,聊的那么投入,把我凉在一边啊。

    念寒:嘿嘿,也对啊。

    念寒:的确是问题。

    欣然:女生的心思应该都是一样的啊。

    念寒:对。

    欣然:要不你以为呢?

    念寒:嘿嘿,这是门学问。

    欣然:所以找个有话说的人还是好,要不就会把所有的时间花在无聊上了。

    欣然:是的,你好好学吧,遇到问题了可以请教我,至少我也是女生啊。/憨笑

    念寒:哈哈,好顾问。

    念寒:真的。

    欣然:当然啊,我也可以向你请教嘛,互帮互助。/呲牙

    欣然:你明早有课吗?

    欣然:你们现在要跑早操吗?

    念寒:不跑。

    念寒:有一节课。

    欣然:哦哦。

    欣然:你不瞌睡啊?十二点多了,我今天不怎么能睡着。

    念寒:好吧,那我要睡觉了。

    念寒:明天还得去交作业加上课。

    欣然:我要是不说睡觉的话,你可以一直陪我聊着?

    欣然:/偷笑

    欣然:嗯嗯,好的。

    欣然:快点睡吧,

    欣然:晚安,好梦!

    念寒: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