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你被人骂 我笑不停

    更新时间:2016-01-12 08:00:00本章字数:3385字

    4月23号,是我们相识以来,我笑的最无所顾忌的日子。开怀大笑,只是因为好笑。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他问我,我们系上初教班有没有叫杨茜的。我还以为又是慕名找他问题的人,结果他说她把他骂的狗血淋头,我顿时就笑喷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觉得好笑,真的想笑,没有任何顾忌的开怀大笑。

    念寒:你们系上初教班有没有叫杨茜的?

    欣然:没听过。

    念寒:那就估计不是中文系初教的。

    欣然:又是加你问题的?

    欣然:估计不是我们系的。

    念寒:不是,是骂我的。

    欣然:啊啊?不会吧?骂你干嘛?

    念寒:有什么不可能,我说了句错话,把我骂了半天。

    念寒:我在幼教群里,开了句玩笑。我说:哎呀,如果今年限制专业考幼师该多好啊。

    念寒:结果……

    欣然:好吧。

    欣然:那应该是别的系初教专业的,或者音体美,又或者是与学前相近专业的。

    念寒:我估计是音体美专业的。

    念寒:把我骂着。

    欣然:这也没事儿啊,反正你又不是政策制定者。

    欣然:/偷笑

    念寒:说我几年的专业给狗学给了。

    欣然:哈哈

    念寒:你还笑?/敲打

    念寒:气的我饭都没吃。

    欣然:啊啊?今天没吃饭吗?

    念寒:你还笑……

    欣然:的确很好笑啊。/调皮

    念寒:气的我饭都没吃,你还笑。

    欣然:/偷笑

    欣然:我还是想笑。

    念寒:我不和你说了。

    念寒:气死我了。

    欣然:别别别,我忍着不笑了。

    念寒:人家骂了我半天,你在那儿一直一直笑。

    欣然:没事儿的,骂了就骂了呗。

    欣然:/拥抱

    欣然:别气了,气大伤身,为那点小事儿不划算。

    欣然:你没吃饭啊,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念寒:吃了,只是没吃完。

    念寒:哎!

    欣然:边吃边边挨骂啊?

    念寒:嗯啊!

    欣然:娃娃真可怜。

    念寒:/撇嘴

    念寒:哎,上自习去了。

    念寒:不想了。

    欣然:好吧,好好上自习哦,想不通了转几圈就好了。

    念寒:呵呵,上自习去了昂。

    欣然:我可能笑的太过分了,我们宿舍娃娃都起哄了。

    欣然:她们胡说的话,你别理睬就好。

    欣然:/玫瑰 送一朵花缓解一下情绪。

    念寒:嗯?你们宿舍?

    欣然:就是的。

    念寒:她们怎么知道?

    欣然:王雨你是知道的。

    念寒:嗯。

    欣然:我在宿舍笑着呗。

    念寒:好吧。

    欣然:我真的不是有心的,也不是气你的。/呲牙

    念寒:没关系啦。

    欣然:/微笑

    欣然:好好看书吧。

    念寒:“雨竹黄昏后”谁?

    欣然:我舍友。/难过

    念寒:好吧。

    欣然:她没说什么吧?

    念寒:没。/微笑

    念寒:我上自习去了。

    欣然:嗯嗯,好。

    念寒:你快吃饭吧。

    欣然:我吃完饭也去上自习。

    欣然:/再见

    我舍友看我笑的连饭都没法好好吃了,就加了他的QQ给他说了我在宿舍一边和你聊天一边狂笑不止的情形。她们都很诧异,觉得这个一点儿都不好笑,可是我却能笑到如此境地,真是很不可思议。从她们投来的眼神里我甚至读到了惊恐,她们可能觉得我要么疯了,要么喜欢上他了,而我觉得这两个理由是不成立的。她们的猜测,我的否定,加重了她们的好奇心,她们试图通过他知道一些我们之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让我如此癫狂,他到底哪里那么吸引我,让我一会儿狂笑,一会儿哭泣,疯疯癫癫达到了顶峰。

    听你说有人骂他了,我的确觉得很好笑,自己的思绪以及笑声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了,一直一直笑,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也有诸多疑惑。不是嘲笑他,也不是幸灾乐祸,更不是存心气他,那是为什么呢?难道对他的好感扭曲了我的人格吗?难道我这么希望他出糗吗?难道他的不快乐是我的乐趣吗?难道我真的希望他被人骂吗?难道……我百思不得其解。

    前几天翻看《杨澜全集》,杨澜采访过宋丹丹,她的说辞似乎能找到这个答案。宋丹丹说她记得她年轻那会儿,谈恋爱的时候,就特希望自己男朋友的腿断了。一来呢,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男朋友,他们相处的时间就会更多;二来呢,她的男朋友腿折了,至少有一个缺点了,这让她觉得她总算是配得上他了。

    难道我也是这个心理?他一直那么优秀,相比之下,我永远只是阳光下黑暗的影子,我期待在我最美的年华遇见他,但是遇见你的时候我哪那儿都不合适,别说最美了,连正常的水平都没有了。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他被人骂的那一刻,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可以稍稍弥补一下我的自卑。所以我很开心,笑容是从心底溢出来的,所以那么真切,那么狂欢,那么不受控制。这是最好的解释了。

    “就看在带给我快乐的份上,不要怨我,好吗?请相信,那只是因为我在乎你,不是嘲笑你。但是我笑的真的太过分了,真怕你会觉得我说有意的。”安静了一个小时之后,心里默默地对他这么说。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也为了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所以下了晚自习我问了问他。

    欣然:现在不生气了吧?

    欣然: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很好笑,不是有意的,就是觉得想笑而已。/偷笑

    过了10分钟,他依然没有回复我。

    欣然:对不起,你不会不理我了吧?

    念寒:怎么可能?

    念寒:你猜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欣然:没关系的,不就被骂了几句嘛。

    欣然:什么事儿?

    念寒:骂了一个小时了。

    欣然:啊啊?

    欣然:打电话骂啊?

    欣然:她也太厉害了吧?不就一句话嘛,至于吗?

    念寒:我们学院那帮女生,今晚把那女的骂了一晚上。

    欣然:嘿嘿,好吧,帮你出气啊?

    念寒:最后,那女的被我们老师踢出去了。

    欣然:你们学院女生很仗义啊。/憨笑

    欣然:好吧,她是得罪了你们整个学院的人啊。

    欣然:她是什么专业的啊?

    念寒:整个学校

    念寒:她说成州师大的学生没素质。

    欣然:她不是吗?

    念寒:骂我们学院的娃娃贱。

    念寒:然后就被群殴。

    欣然:啊啊?她才没素质呢。

    念寒:然后,二十几个人骂一个人。

    欣然:把她没骂哭吧?

    念寒:不知道,估计没。

    念寒:最后本来结束了,人家又来了句。

    念寒:然后所有人都开骂了。

    欣然:这个女生确实挺泼妇的,还是被上岗考试给逼的啊?

    欣然:她的确挺欠骂的。

    念寒:我们学院的娃娃骂着说:让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好好睡觉,别在这里丢人。

    念寒:还骂了好多说不出口的话。

    欣然:她是重点名牌大学的吗?

    念寒:不知道,估计就是。

    欣然:哎!现在大学生的素质有待提高啊。

    念寒:哎,太难听了,难以启齿。

    欣然:谁要娶了这样的女生,是不是整天得帮她骂人、打架啊?

    欣然:哎!难以启齿的部分就不说了,反正说不出来。/调皮

    念寒:真的太那个了。

    欣然:/撇嘴

    念寒:哎!

    念寒:不过今晚特感动。

    欣然:因为你的同学对你很好?

    念寒:真的感动。

    欣然:/微笑

    念寒:为了我,全然不顾女生形象。

    欣然:哈哈,好吧,确实挺感动的。

    念寒:哎!

    欣然:感动,干嘛还要叹气啊?

    欣然;今天早上我看见你了,和你一起走的是你们班同学?

    念寒:什么时候?

    欣然:早上十一点多吧。

    欣然:在我们学院楼前啊。/呲牙

    念寒:和什么人一起走?

    欣然:一个女生。

    欣然:没有吗?难道我看错了?

    念寒:哦哦,知道啦,我一个朋友。

    欣然:一个朋友?

    念寒:对,看书的时候碰见的。

    念寒:回来的时候就一起走过来了。

    欣然:不是咱们学校的?/偷笑

    念寒:就是的。

    欣然:哦哦/偷笑

    念寒:八班的。

    欣然:哦哦,反正我又不认识。/调皮

    欣然:今晚你的这事儿让你很气愤,然后又很感动,可是我却笑了好几个小时,我都觉得我挺欠揍的。我要是在你跟前,我估计你都揣我两脚了吧?/调皮

    欣然:我舍友非常不理解的问我:有那么好笑吗?我也问自己,可是还来不及回答,就笑者停不下来了。笑完之后呢,也没个合适的答案,因为我自己真的不知道。

    欣然: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因此。

    念寒:没,电话刚刚关机了。

    欣然:/憨笑我自己也莫名其妙,所以才这么猜想。

    念寒:所以,不用担心。

    念寒:早点睡觉吧。

    念寒:明天看书去。

    念寒:早点睡觉,晚安!

    他那么长时间没有回复我,我以为他睡着了,或者忙着,或者不愿理我。无论哪一个理由我都不该傻傻等待,所以只能睡觉了啊。第二天看到他回复的消息,就只给他回复了一句:“好吧,其实那会儿我已经睡了。”

    我们聊天很多时候都会聊到凌晨,甚至一点多。我一个舍友还很不解的问过我:“你们之间真的就哟那么话题聊不完?我觉得和他没有多少共同的话题,更别说一天聊几个小时了,我会受不了的。可是你和他为什么就有那么多话题,为什么就能聊得如此投机呢?”我只是嫣然一笑,从一开始,我们就天马行空、无所不聊,倒忘了我们没有话说的话题,好像什么话题,我们俩都能聊聊啊,我还真想不出我们没话说的话题是什么。

    我们都还算健谈,但是这并不代表各自和所有人都有这么多的话题可以聊。没话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那个人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不会因为谁有所改变;还有一种就是情况就是,没碰上到聊得来的人,所以沉默寡言,一旦遇到了聊得来的人,那话语便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当然了,遇到的时机(包括时间,心情等。)也决定了,有无共同话题的可能性。